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25余娇有约(第一更)

秦天一看歹徒倒在地上,顿时松了一口气,而这个时候,外面的jǐng察也冲了进来,快速的制住了还没死的歹徒,将他拷了起来。“谢谢你,真是太谢谢你了。”被歹徒挟持的那个女生看着秦天感激的道。

“没事!”秦天笑笑道,猛的一看,发现这个女生居然是个大美女,长的和自己的那些女人不相上下,约莫二十岁左右。

“这是谁发出的飞刀,有人看到么。”jǐng察看着众人问,朝着秦天看来,秦天直接走过去,将自己的军官整件拿了出来。

“我的,不用查了。”秦天看着jǐng察道,jǐng察一看秦天手里的军官证,在看看秦天顿时大惊,随即立刻便离去。

“我的画,我的画!”这个时候,宜老一副失魂落魄的摸样跑了过来,一把抓起地上的话,看了看,随即紧紧的抱在怀里面,眼泪猛的流了出来,哭了起来。

“爷爷,爷爷,你没事吧!”刚才被秦天所救的那个女生立刻便蹲下身看着宜老担心的道。

“没事,我没事。”宜老看着女生道,慢慢的站了起来。抓过头看向了秦天。

“年轻人,谢谢你了,跟我来吧。”宜老看着秦天慢慢的道,随即自顾自的朝着休息间走去,女生急忙搀扶住,那个四十来岁的女人也赶忙走过来,外面许多的媒体记者看到宜老和秦天,立刻便要冲进来采访,但是被保安给阻止了。

秦天跟着宜老进了休息室里面。

“你喜欢那一幅画你就那走吧,算我报答你的对我还有孙女的救命之恩,只希望你不要炒作的太厉害就好了。”宜老看着秦天淡淡的道,手上已然紧紧地抱着那幅画,生怕会不见了一样。

“呵呵,宜老,你误会了,我不是拍卖行的人,只不过有朋友喜欢你的画,我想买一副送给他收藏而已。”秦天笑道,宜老一听,顿时有些吃惊。

“那就更好了,年轻人,今天要不是你的话,我这把老骨头可能就倒在这里了,不知你今天可有时间,老夫想请你吃顿饭,以表谢意。”宜老听到秦天不是拍卖行的人,立刻态度发生巨大的转变,因为这些年拍卖行将他的画虚高了十几倍,作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看重的是作品本身的价值,是否有人能够欣赏,而不是想看自己的画变成别人牟利的商品。

“呵呵,宜老,今天恐怕不行,我还有事要去做。”秦天笑道。

“那就改天吧,你把你的联系方式留给我,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下,失陪了,筱雨,你带他去展厅,他喜欢哪一副画,你就让他带走了。”宜老道,说完很是抱歉的看了秦天一眼,随即朝着休息室里面走去。

“呵呵,你好,我叫莫筱雨。”女生看着秦天笑笑道。

“我叫,秦天。”秦天笑道,随即两人一边聊着一边朝着外面走去,一出门秦天便看到了西岛合站在不远处,看到两人立刻便走了上来,秦天急忙为两人介绍道,随即一同前去挑画,秦天很快便跳好了,但是画太大了足足有一米半高,无法拿走,秦天便打了个电话给疯子,让他叫天帮的小弟过来,将这幅画先送到天盟里面去。

很快,天帮的小弟便来了,将画给搬了出去,随即三人又聊了一下,便分开了。

看完画展之后,秦天便带着西岛合去逛光州比较出名的地方,两人一直玩到下午五点多,累得半死,随后秦天便送西岛合先回去了,送完西岛合之后,秦天便去了天盟那里找疯子。

……

“怎么样,伤势如何了。”秦天看着身上还缠着绷带的疯子问。

“没事,一点点皮外伤而已,对了,这个月我们赚翻了,现在收了飞车党的全部产业,还有酒吧街的那些小势力都被我们吞并了,目前,酒吧街一半都在我们手里,这个月我们的收益可能达到五千万。”疯子看着秦天兴奋的道。

“嗯,不错,你要多收点小弟,月底有大动作,我要吞了整条酒吧街,还有,你去把小弟分一下等级,最开始跟着我们的那些小弟丢给我涨工资,给我挑出一批jīng锐出来,训练成天盟的死忠。”秦天看着疯子道。

“好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办的漂漂亮亮的。”疯子道。

“嗯,对了,给我找一把好点的砍刀过来。”秦天道。

“你要这个干什么,你要去打架啊,叫下面的人去就好了。”疯子道。

“不是,我另有用处。”秦天道。

“没问题,你那天用的那把我给你拿过来,那把是最好的。”疯子道,随即便叫人将砍刀给拿了过来,秦天拿在手里仔细的看了看,随即让疯子包好,便带着离去了。

离开了,天盟,秦天便让巴巴卡将砍刀给带进了神藏星球里面,不过这又扣了秦天十分,让秦天不由的暗骂巴巴卡混蛋。

……

出了天盟,秦天便接到了余娇电话。

“喂,老师,找我什么事啊,是不是想我了啊。”秦天对着电话调侃道。

“你说呢,老师下面好痒,你要不要过来帮老师止一下痒啊,啊……。”余娇说完,**的叫了一声道,听的秦天一片chūn心荡漾。

“你个银荡的女人,看我不好好的教训一下你。”秦天对着电话道,说完直接便挂了电话,打了辆车,朝着余娇家里面而去。

很快,秦天便来到了余娇家里,一打开门,便看到余娇穿着xìng感的透明蕾丝裙子看着面前,一脸娇媚的摸样,看到秦天来了,直接一把将将秦天拉了进来,顺手将门反锁上,然后整个人直接便攀在了秦天的身上,一条美腿微微抬起,在秦天的大腿上轻轻的摩擦了起来。

“秦天,我今晚要榨干你。”余娇看着秦天诱惑的道,嘴里吐出一口香气,伸出那条滑腻的小香舌,在秦天的嘴唇上添了一下,表现的极为风sāo,一副欠rì的摸样。

“嘿嘿,榨干我,老师,我怕你到时候又下不了床。那就麻烦了。”秦天看着余娇坏笑着道,一只手在余娇的大乃子上面狠狠的抓了一把,弄的余娇顿时大叫,满脸绯红。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送上,这几天长时间坐着码字,要非常的痛,修养几天先,月底会爆发,求月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