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74黄天战旗2更

674黄天战旗

“秦天,你快下来,这里有东西!”这个时候,洞穴下面传来了凌雨的声音,听起来凌雨没出什么事,声音穿的很远,估计洞穴很深。

秦天看着四周,似乎不像是有人埋伏的样子于是将战剑收了起来,走到洞口,冲着下面看去,下面很黑,什么也看不到,不过却是能感觉到凌雨的存在。

“你等等,我这就下去!”秦天冲着下面喊道,随即四处看了看,看看有没有藤蔓之类的,让自己下去,不过可惜什么都没有,只有灌木丛。

“算了,跳下去好了。”秦天暗道。

“小妞,你给我站在旁边躲开,我跳下去。”秦天冲着下面大喊道,得到凌雨的回应之后,秦天便猛的朝着下面跳下了下去。

“咻咻!”

“轰!”

秦天瞬间便落在了洞底,足足二十多米,秦天的双腿直接便是陷入了地里面去了,还好是沙地,很容易拔出来。

“秦天,你没事吧!”旁边的凌雨顺着秦天的能量气息走过来扶住秦天。

“没事。”秦天将腿拔了出来,朝着四周看了看,两人此刻身在一个通道里面,这个通道并不是全部黑暗,在两人前方不远处便有一些亮光,越往前越亮,捅到尽头隐隐约约传来一道极为沧桑古朴的能量气息,很是微弱,似乎是从什么地方泄露出来的一样。

“这是什么地方啊。”秦天看着前面暗道,拿出战剑,牵住凌雨的手,两人踩着沙地小心的朝着前面走去,越走越亮,两边的东西也能看清楚了。

两边的墙壁都是用一米长的大青石砌成的,上面一片斑驳,显然是有些年月了,墙壁上挂着一颗颗拳头大的明亮珠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发出明黄sè的亮光。

秦天试着伸手去摘下一颗拿在手里,极为光滑,拿在手里面凉凉的,很是舒服,不过却没有丝毫的能量气息,没什么作用,似乎只能用来照明。

秦天便将珠子给了凌雨,因为凌雨是女人,看着这闪亮的还是挺喜欢的。随即两人继续朝着前面而去,走到一处拐角地方,一扇门便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这扇门不是很大,但是看上去好像很重的一样,全身都是青铜打造,极为厚重。

走上去仔细一看,上面还有许多密密麻麻的雕刻在哪里,不过刻得是什么就看不出来了,因为这扇大门也被腐蚀的很是残缺了。

秦天试着伸手推了一下这门,发现居然能推动,于是一用力,秦天便将大门直接给推开了。

顿时一股汹涌的杀气猛然从里面飞shè了出来。

“小心!”秦天立刻大喊道,瞬间便是挡在了凌雨的面前,手持战剑横在胸前。

“轰!”

一面残破的战旗的虚影从里面杀了出来,轰杀在了秦天的身上,瞬间便将秦天直接轰飞出来,重重的撞击在了墙壁上。

“秦天!”

凌雨立刻惊叫,快速的超则秦天奔去,伸手扶住秦天。这瞬间,又是几道战旗的虚影朝着秦天两人轰杀而来。

“小心!”秦天大喝道,一把将凌雨推开到一边去,猛的整个人从地上暴起,瞬间手里的战剑猛的朝着横扫而来的这把战旗砍杀了过去。

“轰轰轰!”

恐怖的爆炸声响起,秦天手持战剑,直接便是将这几面战旗的虚影给轰成了碎片。

“岂有此理,居然敢偷袭我,找死!”秦天怒喝一声,瞬间整个人爆发全部实力,恐怖的杀气瞬间布满了整个空间,秦天持着战剑朝着门里面冲了进去,看到一边残破的黄sè战剑悬浮的前面不远处,无风自动,猎猎作响。

“出来!”秦天怒喝道,浑身血红sè光芒,滚滚翻腾,很是恐怖,好事一尊杀神一般。

那一面猎猎作响的战旗猛的飞了起来,朝着秦天狠狠的横扫了过来,一股沧桑而古朴浑厚能量瞬间便是从战旗上面爆发出来,如cháo水一般朝着秦天席卷过来。

“给我破!”秦天怒喝一声,爆发出无云伦比的战力,一把血红sè的巨大剑芒瞬间飞shè出来,直接轰击在了黄sè战旗的身上。

“轰!”

“轰!”

恐怖的剑芒直接便是将黄sè战旗的攻击瓦解,瞬间将换sè战旗给轰飞了出去,撞在了墙壁上,直接镶进了里面,墙壁上出现一个一米多深的大坑,那扇战旗直接掉了下来,落在了地上。

秦天看着黄sè战气被击落,随即快速在四周围搜寻偷袭之人,但是却没有发现有人偷袭。

“巴巴卡,能不能找到偷袭的人。”秦天问道。

“主人,依巴巴卡看,这次攻击似乎不是人为的偷袭,是那面黄sè战旗自主攻击你的。”巴巴卡道。

“自主攻击我?什么意思啊!”秦天很是不解的问。

“这面战旗是一件武器,和你的战剑一样,属于战斗武器,这面战旗刚才是出于自我保护对你进行了攻击,现在它已经被你击败了,你可以将那那面战旗收起来,这面战旗从刚才爆发出来的气息来开,绝对属于上品战器。”巴巴卡道。

“上品战器?巴巴卡,这是什么意思啊,你给我解释一下,我不懂这些。”

“主人,所谓上品战器呢,就是指一件武器的厉害程度、武器一共分为四个等级,分别为下品战器,中品战器,上品战器,还有一种就是圣器,最为厉害,像主人你这把战剑,很可能就是圣器级别的战器,只不过你实力太差了,而且缺少心法,所以连它万分之一的威能也发不出来,只能用来简单的砍杀,要是有心法配合的话,连七星境界的高手你都可以横扫。”巴巴卡道。

“草,这么逆天啊!”秦天暗暗震惊,随即快速的朝着那面战旗走了过去,伸手将战旗拿起来。

“好重,这是纯钢打造的啊。”秦天手拿着战旗惊道,猛的,这个时候,突然一道黄光钻进了秦天的脑海里面,还没等秦天回过神来,秦天脑海里面便出现了大量的文字。

居然是这面战旗的祭炼方法,还有一些关于这面战旗之前主人的信息,这面战旗叫做黄天战旗,是上古年间一名大修士的战器,威力极为恐怖,战旗横扫,足以嘣碎一座巨山,后来这名大修士遭到百人围攻而是,战旗也破损了,这名大修士死后,这面战旗便被人收走,带到了这里,成为无主之物,任何人知道能够降服这面战旗,就可以得到修炼心法,cāo控这面战旗战斗。

“祭炼的方法居然这么简单。”秦天查看着战旗的祭炼方法惊奇的道,猛的将自己的能量灌注进了战旗里面,顿时这面战旗立刻便是猎猎作响,好像有了生命一样,秦天着战旗的手柄猛的一挥,瞬间战旗立刻变大,发出滔天的气息,很是恐怖,几乎要将这里嘣碎一样,让秦天极为吃惊。

这战旗爆发出来的战力堪比自己的一百零八剑啊,而且还损耗能量很少,太恐怖了,秦天心里狂喜,这以后杀人就多了一个好帮手了。

“秦天!秦天你没事吧!”这个时候凌雨从外面冲了进来,看到秦天手持着战旗站在那里毫发无损的,顿时便松了一口气。

“没事!”秦天看着凌雨到来,意念一动,战旗瞬间缩小,直接化为了指甲大小,落在了秦天的手心里面。

“刚才发生什么事了啊,这是什么啊”!凌雨指着秦天手里的战旗问道,很是好奇。

“刚才这面战旗在作怪,我已经把它收了,没事了。”秦天给凌雨解释道。

“战旗?这是一件战器!”凌雨看着秦天手里面的战旗很是惊讶的喊道,这让秦天很是疑惑,这战器有什么好惊奇的啊,你们不是个个都有武器么。

“废话,战器啊,我们整个百花宗也就两件战器而已,其中一件还是破损的,你这么容易就得到一件战器,看着品质,好像还是中品战器,你说能不惊讶么。”凌雨没好气的看着秦天道。

随即便跟秦天讲解了一下战器之所以重要的原因,每个修炼者手里面都有自己的武器,但是武器和战器是完全不同的,你随便拿起一把菜刀,那也是武器,但是战器不一样,战器可是利用极为罕见的材料炼制而成,炼制极难,稍微不小心,就全部材料毁掉,最为关键的是,战器都在内部刻写了阵法,这样能保证战器即便落在实力很垃圾的修者手里也能发挥出强大的能力,这才叫战器。

上古年间战器到处都是,但是现在却是没有几件了,尤其是上品战器,因为炼制战器的方法已经失传了,或者残缺不全,即便是各大家族门派那些,也只有一点点残缺的炼制方法,家族里面,也没几件战器。,

所以凌雨看到这面战旗才会如此惊讶。

“哦,原来这样啊,看来战器还是很罕见的。”秦天听完自言自语的点了点头,心里暗想,要是告诉凌雨这件战旗是上品战器不知道凌雨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罕见,简直是稀有,你走大运了。”凌雨看着没好气的秦天道。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继续写第三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