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休息了几天,《潜溺3》正式开拍,第一幕有叶晓晓的戏份,这天她难得的起了早赶到了片场。

今天拍的是外场,远远地就能望见围在片场外的粉丝们高举着牌子,叶晓晓到的时候正碰上保安们出来赶人,她心头一喜,正打算进片场时被一个保安拦住了。

“小姑娘,你还是快回去吧,你再待在这里会妨碍拍摄的。”保安上下打量她,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我知道你也希望拍摄顺顺利利的对吧?唉,既然你都这么爱你的偶像了,也不希望自己妨碍他吧?”

“我是演员……”

“这样的理由早烂大街了,你说你长得挺好的一小姑娘,干嘛非得装别人呢。”保安不为所动。

叶晓晓吸了口气:“我真是演员,配角,待会儿有我的戏……”

突然被疏散的粉丝们开始骚动起来。

“啊啊啊沈昭!”

“男神!男神我爱你啊!”

“沈昭我爱你!”

叶晓晓转过头去,沈昭正在助理和保镖们的保护下走来,他刚结束了一通电话,挂完后对粉丝们笑了笑。原本就躁动的粉丝们见状都疯了一样涌上前,无奈被保镖们拦着,只能激动地往前扑。

ryan拿了一份文件偏头和沈昭说着什么,后者似乎在认真听,还微蹙着眉,时不时开口说上两句。

叶晓晓眼睁睁地看着一群人快要从自己身旁过去了,从沈昭的角度也看不到自己,情急之下她挣脱开了保安,吼了句:

“哥哥!”

人群中突然爆发了句“哥哥”,霎时间静了下来。

叶晓晓无视粉丝们与保安惊疑的目光,钻过人群冲到了沈昭面前,深情地拉住了他的手,:“哥哥你怎么现在才来啊,我等了很久呢。”

众人还是静着,一旁ryan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叶晓晓不动声色地把沈昭往前拉:“人家好不容易来看你一回,你就迟到了。”

沈昭一时也没反应过来,任她拉着走进了片场。

ryan嗓音有些不稳:“沈沈沈总?”

叶晓晓闻言立马放开沈昭,一脸诚恳地抬头朝他笑了笑:“沈影帝,真的不好意思啊,刚刚我被保安拦着,没办法才……”

哪里没办法,明明就是借机调戏他。当然这个她是不会说的。

沈昭扫了眼她,脸上还有笑,只是开口时声音有些冷淡。

“没事。”

叶晓晓当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ryan和一干保镖们贴上了“壮士”的小标签,她的脑海里只蹦跶着闪过一行字。

完成和男神拉小手的成就x1。

.

片场里工作人员已经忙活了起来,到处都是拿着道具设备的人。李承乾正与监制于翰激烈争吵着,眼角瞥到叶晓晓,立刻站了起来。

“小徐你带这位演员换个装,”他推过一个人来,“小程,你等会过来给她上一下叶晴的妆。”

叶晓晓半眯着眼随化妆师在脸上涂抹,抽空注意了下四周。

沈昭突然不见了人影,而男主的扮演者林崇已经到了,他此刻正与上完妆的张昕瑜有说有笑。

林崇的长相属于硬朗型,多年来参演警匪片较多,正好符合男主的人设。他在前年凭借《回马枪》一举拿下影帝,只是这两年有被渐渐大红的徐连敬压下的势头。

《潜溺》一直都是林崇的代表作,他靠着这部剧吸粉无数,就连秦温仪有段时间都老在她耳边念叨他。

他在《潜溺》中是一个死刑犯,奇怪的是,就在执行死刑的当天关押他的警卫突然都不见了踪影。等了两天后,他决定越狱,而在越狱后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望无际的废墟,大厦倾颓,残骸满地,到处弥漫着腐臭与腥味。

一种不知名的病毒不知何时开始蔓延扩散,被感染到的人会出现丧尸的症状,这些人失去了意识,袭击并撕咬一切出现在他们视线中的生物。渐渐地,不仅仅是人类大范围的变异,就连食物也被感染,世界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在这时男主决心寻查真相并找回自己失踪的女儿,在路途中他结识了一些同伴们。在消灭丧尸的过程中,他们也一步步地接近了真相。

使这部剧大火的除了宏大的场景与剧本中出乎意料的转折外,也多亏了强大阵容的演员们与逼真完美的后期特效。

当然她嘛……

叶晓晓摸了摸手中的剧本,目不斜视。

她演一个暗恋男二结果发现了他隐藏boss属性后被炮灰掉的女配。

.

化完了妆,叶晓晓被李承乾带到一旁讲戏。

他看着她半晌,终于反应过来:“嘿我就说你怎么这么眼熟,你不是那天晚宴上跟沈昭搭讪的那个人吗。”

叶晓晓沉默。

……那你刚刚是怎么知道我演的是叶晴的啊?

李承乾见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摆摆手:“行了不说这个,我给你说下戏。等下第一幕是你被陆申——就是沈昭——救起来的场景,记得演出那种动容就行了。”

叶晓晓等了一会儿,见对方闭口不言,问了句:“没了吗?”

“没了啊,就一个女配,你还想有什么场景?”李承乾冷笑,“你在剧里再怎么爱上他,我也不会给你加吻戏的。”他还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

……喂喂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咳当然如果有吻戏也不错——不对李导你的脑补也太多了吧?

李承乾无视了她,招呼着打光师摄像机就位,群演们也换好了装。

沈昭从一堆废墟后走了出来,带着妆,像是刚打完电话,手上还拿着手机,眉眼淡然。

.

一片残骸中,一个人影跌跌撞撞地跑着,她后面紧跟着五个人,这五人跑姿很是奇怪。其中一人的脚踝变形得十分严重,骨头似乎已经断了,只有残存的皮肉还连着,整只脚摇摇欲坠,而他像是毫无感觉一般嘶吼着追着前面的女人。

叶晓晓的手臂与腿上全是大大小小的伤痕,更可怖的是小腿处一道被钢筋割开的伤口,皮肉翻开,伤口处黑红色的血块已经凝结。

她大口喘着气,发了疯似的跑着,咳嗽时能听见喉咙处压抑着的哭声。

她不敢哭,没有人听她哭。这里没有一个人。

突然间她被公路上的石子绊到了脚,由于重心的不稳,她狠狠地摔倒在了地上。

她摔在地上后第一反应并不是检查伤口,而是猛地回头。

此时镜头拉近,叶晓晓脸上的泥渍与伤口一览无余,她喘着气看向眼前,睁大的眼中瞳孔骤缩,一直汇聚在眼眶处的泪刷地就流了下来。

一瞬间她面如死灰,脸上涌上浓重的绝望。

完了……

她一直逃到现在,没想到如今也要死在这里。

伴随着几声枪响,五个丧尸们还没来得及嘶嚎,就纷纷倒了下去。

叶晓晓怔怔地望着突然出现的男人,一时间连喘气都缓了下来。

眼前的黑衣男人身形修长,一双眼微微眯起,拿枪的手还没放下。他一身衣服沾满了泥灰,脸上也有伤痕,但这一点都不影响他的清隽。

他收起枪走了过来,抬脚将她面前死去的丧尸踹开,向她伸出手,低沉着嗓音。

“没事了。”他勾唇笑了下,试着让自己的声音缓和下来,“这还好是白天,到了晚上可就不止这么些了。”

她借着男人的手站了起来,还处于愣神的阶段,目不转睛地盯着男人看。

“最近的基地离这里有至少500公里,”他蹲下皱着眉查看她小腿上的伤,“你拖着这伤一个人走不远,还是跟我一起吧。”

叶晓晓随着他的动作低头看他,男人鼻梁很挺,睫毛很长,日光照射下在脸上打下细碎的阴影。

她张了张口,眉头终于舒展开,眼泪也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再大的惊喜到后来都转成了无声的哭泣。她攥紧了衣角,眼底衬着阳光,像有点点星火浮起来。

一旁,李承乾盯着镜头满意的直点头。

没想到叶晓晓演技大大出乎了他的衣料,让这个平凡无奇的女配顿时变得鲜活起来,效果比他预想得要好上很多。los是出了名的盛产花瓶,这回总算是带出了个有前途的新人。

按剧本,接下来她只要羞涩地答应下就行了。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

镜头里,叶晓晓出人意料地蹲了下来,眼神与沈昭齐平,眼里还带着泪,郑重其事道:“我愿意。”

沈昭的眼神变得有些微妙。

“cut!”

李承乾咬牙,手里拿着剧本恨不得给叶晓晓砸头上:“你愿意个屁!前面不是还演得好好的吗?剧本里叶晴的人物设定是内敛羞涩,羞涩你懂吗!你这副被求婚的样子是哪里来的?我让你自由发挥了吗!”

叶晓晓回过神来:“对不——”

李承乾半个字都不想听:“化妆师过来补个妆,前面的远景保留,近景再来一遍!”

沈昭倒是并没多大的反应,叶晓晓看了眼他平淡无波甚至有些笑容的脸,不知为何有点心虚。

总不能解释说她刚刚情难自禁入戏太深了吧?

.

有了前车之鉴,第二次拍摄顺利了很多。

顺利拍完第一场以后就轮到了林崇与张昕瑜等人的对手戏,叶晓晓卸妆后并没有离开,而是在片场看着其他演员的对戏。

她的戏份不多,但是都很散,今天理应还有第二场戏,只是被排到了最后。

叶晓晓动了动四肢,突然感觉手一痛,她低下头,手掌处擦开了一道小口,在往外细细地渗着血。大概是刚刚拍戏的时候不小心被割开了,而她刚刚也一直没注意到。

虽然今天拍摄的片场在室外,但是剧组也设有室内的摄影棚,拍外景时内棚就用来储放道具和一些以防万一的医疗用品。

叶晓晓摸黑走过前厅,棚内十分安静,工作人员似乎都在外面,室内没有开灯,一片昏暗。

她记得灯开关似乎在里边走廊旁边……

她回忆着往前走,接近走廊时被一声哭腔吓了一跳。

“你不是说她不会再来纠缠你了吗?”

...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