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一男人的声音响起,他低声哄:“我跟她还没有把离婚手续办完,乖,你先别急。”

叶晓晓眼皮一跳,她是不是听到不该听的东西了?

“莫坤,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之前的女人抽泣声更厉害了,“你之前说的给我一个未来难道都是骗我的?你一直对我这么敷衍,是不是还爱着她?”

莫坤?

叶晓晓想起来了,他一直在《潜溺》中扮演是男主角最信任的队友,也借此赚了不少人气。

当下演艺圈受欢迎的演员基本能分为两种:靠脸吃饭走偶像路线的和靠演技用实力征服观众的,莫坤正好是后者。

他不仅演技好,在圈内也是出了名的“老好人”,在大众眼里更是个好丈夫。他与发妻长跑十年,终于在众媒体和粉丝的祝福下结了婚,两人对外一直都是“伉俪情深”的代表,现在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然而……

莫坤叹了口气:“薇薇,你知道我跟她早就没有关系了。我保证,我跟她办完手续以后马上跟你结婚,到时候你想要什么都行。”

“真的?”

“嗯。”

女人破涕而笑:“你对我真好。”

走廊外在暗处的叶晓晓捂脸,她好像,似乎,也许知道的太多了。

.

叶晓晓回到了室外,林崇一干人正在对戏,她扫视了一圈才从休息区找出林昭的身影。

沈昭周围围着几个助理,下一场有他的戏,造型师们手上搭了一堆衣服,不停地往他身上比划着,时不时询问句他的想法。他每次被问到时都只是颔首,看上去有点心不在焉。

此时ryan接了个电话,皱眉弯腰对沈昭小声说了几句,他脸色难得地变了。

这是叶晓晓第一次看到沈昭脸上除了笑意以外的神情,他蹙着眉,眉眼都冷了下来。

果然生气的时候也是美人啊。

如果ryan能听到叶晓晓的心声一定会吐血给她看,你有本事花痴你有本事过来啊,他都能感受到从沈总身上传来的低沉气压了好吗!

他头皮有点发麻:“沈总,其他几个董事们吵着要见您,现在怎么办?”

“通知他们,马上召开紧急会议。”

ryan连忙应下。

李承乾瞄到沈昭站了起来,问了句:“怎么了?”

“我有事回盛宸一趟,今天剩下的戏拍不了了。”他回答得云淡风轻,“下次补上。”

“出什么事了?”

沈昭看他一眼:“不是大事。”

众所周知,沈昭从来拍电影都是比新人还尽责,没有一次摆过大牌拖过进度,就连他最红的时候也没出过中途离开的状况。

除非……是真的出了什么重要的事。

李承乾顿了顿,对他摆摆手:“行了,走吧走吧。”

末了他开玩笑地补了一句:“不过这么一来你是拖整个剧组的进度了,下次回来你一定要给我零ng一次性过啊。”

谁知道沈昭闻言脚步停住了,他回身对ryan说了两句,接着才在保镖的簇拥下离开了。

剩下除了李承乾的一干人等都是一头雾水,就在众人疑惑时,ryan在众目睽睽下走向叶晓晓,从西装口袋抽出一张名片递给她。

“我们沈总对于拖慢剧组的进度非常抱歉,想请叶小姐抽空过来与他对几遍戏,好让下次开拍耽误时间少些。这是我的名片,还烦请叶小姐您有空的时候联系我。”

叶晓晓愣住了。

抽空与沈昭对戏?

私下对戏?

私下!

对戏!

幸福简直来得太突然,叶晓晓心里的小人已经开始蹦跶了,而她面上还是端足了样子,一脸镇定地接过名片。

“嗯。”

ryan看着她眼中迸射的光芒深深沉默了。

.

因为接下来没有了叶晓晓的戏份,于是她早早地回了公寓,而刚开门就听到了从客厅传来的动静。

客厅里摊着一个大旅行箱,秦温仪刚从卧室出来,手里抱着一堆瓶瓶罐罐,见到突然出现的叶晓晓惊讶地睁大了眼。

“晓晓你今天不是拍戏吗?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今天没我的戏份了,我就回来了。”叶晓晓看了眼旅行箱,也有些吃惊,“温仪你这是要抛弃我离家出走么?”

她与秦温仪同是los旗下的艺人,当初是同一批进来的新人,不同的是她待的是演艺圈,而对方则是小有名气的平面模特,两人出道后公司把她们安排在了一间公寓。

“我要参加法国的一个服装秀,今天晚上的飞机,接下来一个星期你都见不到我了。”秦温仪又往行李箱里塞了几件衣服,“在我不在的时候不要太想我哦。”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直起身来:“还有,答应我千万别去惹你那个什么一见钟情的沈昭了。”

叶晓晓对她一笑,脸上写满了“不可能”三个字。

“晓晓,我真心诚意劝你最近还是别去招惹他,我估计他这两天心情都不会好了。”秦温仪难得严肃起来。

她一愣:“怎么了?”

“你还不知道盛宸今天股价大跌吧?”

“大跌?”

秦温仪耸肩:“我也是听我经纪人说的,听说这次跌得特别厉害,我猜郑总要笑成一朵花了。”

郑总指的是郑纪岩,los星娱的总裁,年过四十,在娱乐圈里早就大名鼎鼎。

los和盛宸在娱乐圈可以说是分庭抗礼的两大公司,尽管los比盛宸早兴起了几年,但后起的盛宸非但没有湮没,反而日渐强大,甚至在近两年超过了以往被称为娱乐圈龙头的los。

因此明眼人都能看出来los与盛宸的关系不和,虽然旗下的演员们看起来相处融洽,但是两大公司的高管们互相看不顺眼这一事实已经不是秘密了。

所以这次盛宸股价大跌,los高层们估计都要开香槟庆祝了。

“就算没有这件事,你也别打沈昭的主意了。”秦温仪补刀,“别说是你了,就连张昕瑜这样的影后他都未必看得上。像他们这种见惯娱乐圈风风雨雨的人,要找也不会找圈里的人,死了这条心吧。”

叶晓晓泫然欲泣:“温仪你好狠心。”

秦温仪知道她没听进去,叹了口气:“你说你喜欢他,那你到底看上他哪点了?”

“怎么说呢,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我感到了自己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怦然心动……”

“停!“秦温仪无力道,”其实你就是看上人家的颜了吧?”

叶晓晓选择了无视这句话。

.

送走了秦温仪,叶晓晓接到了经纪人jane的电话。

她看着来电有些意外。像她这样的三线艺人,公司根本不会给她配单独的经纪人,往往一个经纪人手下要管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像她这样的小新人,所以连通一次电话都是很难得的事。

听起来心情很好:“晓晓,我接到一个kevins的广告邀约,那边的负责人看了你的资料,觉得挺不错。对方的拍摄时间定在后天,资料和合同我已经发给你了,你看一看,没问题的话就这么敲定了。”

“什么?”叶晓晓差点从沙发上蹦起来,“我要接广告了?”

“嗯,kevins虽然在国内市场上刚刚发展起来,但也是不小的国际品牌,主要以鞋产品为主。这次也是你的一个机会,你可要好好把握啊。”

她欣喜地重复了遍:“jane你没骗我吧?我真的要接广告了?”

有些好笑:“对,那边对你很满意,到时候就看你表现……”

“没问题!绝对没问题啊!”叶晓晓觉得自己的笑都已经收不住了,“放心吧,别说鞋子了,拍卫生巾广告我都行。”

“……”

.

听了好几分钟叶晓晓的真情告白,终于捂着快聋了的耳朵挂掉了电话,接着又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响了几声被接起来,她清了清嗓子,声音带了正式。

“我跟晓晓说了广告的事,她已经答应了。”

对方嗯了声,又问了几句,这回她沉默了会儿才回答:“她没有很激动,她是非常激动。”

电话那边的人似乎笑了一声。

听着那边的吩咐,连连应下。

直到那人挂了电话她才默默舒了口气,收起手机嘟囔了句。

这年头想捧红人家居然还要绕这么多个弯啊。

.

宽敞奢华的办公室内,沈昭接过ryan手上的资料,神情不变地扫了下去。

ryan开口:“这些我按沈总您的吩咐去查的账户,基本上都在这里了。记录上记着这些账户先前零零散散收购了盛宸的大量散股,接着几乎是在今天早上同一个时间点恶意抛售了出来。”

沈昭示意他继续说。

“然后我查了账户的户头,每个都是不一致的,”ryan顿了一下,“可是奇怪的是,今天早上登录的ip地址都是相近的。”

他迟疑道:“沈总,要继续查吗?”

沈昭闻言合上文件笑了:“不用了,我知道是谁。”

“当年我和los解约的时候就把los弄得人仰马翻,郑纪岩这么记仇的人,这口气不可能憋得下去。”他修长的手指点了点文件的封面,“现在他做得这么刻意,无非是想让我知道,这位置我该让让了。”

沈昭的语气温柔,ryan听着非但没有松口气,反而像是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

boss太可怕了,那个叫叶晓晓的到底是怎么不怕死地一次次来招惹他的……

“那沈总,我们该怎么办?”

他沉吟了片刻,抛出两个字。

“等着。”

...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