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郑纪岩找她?

无事不登三宝殿,上次她见到郑纪岩还是签约的时候,像他这种日理万机的大忙人,除非有什么重要的事,不然怎么会突然记得她这个小艺人?

叶晓晓疑惑:“郑总找我有什么事吗?”

助理声音还是平平淡淡的:“叶小姐来了就知道了。”

挂了电话,叶晓晓告别了片场的人,临走前又被陆展伦塞了一把糖才走。

她看着手里各色各口味的糖,道谢后忍不住感叹了句:“原来你这么喜欢吃糖啊。”

他捧脸感叹:“因为我甜啊。”

.

los星娱名下有数家不同的分公司,总公司叶晓晓就来过一次,签约那天她太激动,而los里的一切在记忆里都是模糊的。

刚到总台,早就有人在那候着她,男人平板地鞠了一躬:“叶小姐,我是刚刚的助理,请跟我来。”

叶晓晓一看这阵势,心里莫名有些发虚。

虽然她是los的新人,但她跟郑纪岩根本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世界,他们中间简直就是千万个jane的距离,甚至到现在为止她跟他对话超不过五句。她连他的脸都记不太清,更别说熟了。

所以这次他突然要找她,一定不是什么唠嗑闲聊的内容。

她打定主意想旁敲侧击,于是往助理那边挪了挪:“唉帅哥,你知道郑总这次找我是为了什么吗?”

助理盯着电梯内不停往上跳的数字,一点多余的眼神都没分给她。

她不死心地再挪了挪:“你……”

“到了。”

助理领着叶晓晓来到了董事长办公室,低声敲了敲门:“郑总,叶小姐到了。”

“进来吧。”

将她领到办公室内以后,助理关上门退下了。

叶晓晓眼前的办公室虽然宽敞明亮,但一眼望去却让人觉得太过奢华,室内一景一物无不精致,不难猜测郑纪岩应该是个很会享受的人。

郑纪岩坐在沙发上,他的脸看起来保养得当,但或许因为年纪的缘故,眼角处还是有些皱纹。他身上穿着剪裁合身的高定西装,腹部因为中年发福,能看出发胖的迹象。

令叶晓晓意外的是居然也站在一侧,她见到进来的她没有一丝惊讶,反而微笑着对她眨了眨眼。

郑纪岩看着出现的叶晓晓,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一张脸笑得和蔼:“晓晓来了啊,快过来坐。”

叶晓晓被喊得有点愣,在jane的不停挤眼中才反应过来,连忙正襟危坐地坐在了他一边。

“郑总,不知道您找我来是?”

“我这里没有咖啡,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喝茶。”郑纪岩笑眯眯地给她倒了杯茶,“喝喝看。”

叶晓晓看着他的笑容不但没有放松下来,反而有些头皮发麻。她依言喝了一口,趁着空档看向一直站在一旁的jane,结果也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诧。

她认命地收回目光。

……不是她自作多情,但郑纪岩此刻的表情实在不是跟她不熟的样子,非但不是不熟,可能关系还很好。

难道是他之前和她有什么渊源,结果她一转眼就把人家忘了?

可要是他们之前就认识,她怎么可能会忘?

还是他发现她是他失散了多年的私生女?

一看叶晓晓放空的目光,就知道她又在神游了,恨不得跳过去把人掐回神。叶晓晓你旁边是郑总啊,我们顶头上司啊,我求你认真一点好吗?!

郑纪岩还是笑着,看着她问了句:“怎么样?”

叶晓晓咳了声:“挺、挺好喝的。”

她赔笑着将杯子放回去,突然手被他伸过来的手覆住了。

“……”

一旁的jane睁大了眼。

叶晓晓面上平静地看着郑纪岩拉过她的手摸了摸,他略粗糙的手指在她手背上抚过,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开口:“晓晓刚当艺人吧?以后的路还长着呢,要好好努力啊。”

道理她都懂,可他摸她的手是几个意思?

一瞬间郑纪岩什么慈祥和蔼的笑容都尽数在她眼中坍塌,在她看来,眼前的人每个眼神每个动作都色眯眯十足。

她终于明白了郑纪岩这回叫她来是什么意思。

叶晓晓冷下脸,刚要抽回手,而他在这时拍了拍她的手,松开了。

“郑总您是什么意思?”

圈内谁都知道娱乐圈只是个披着光鲜外皮的暗涡,潜规则早就不罕见了。有些老板与名导名编的私生活乱的很,看上谁了要潜人也不是难事,甚至有些一二线明星会为了拿到某个剧的主角而主动被潜,更别说其他小明星了。

观众看到的是被捧红的明星在荧幕上春风得意,却对私底下的一切毫不知情。

她看着郑纪岩,勉强才把满肚子的粗口吞下去。

心里也是崩溃的,她刚刚接到消息后以为叶晓晓终于要熬出头了,没想到是这个出头法。

郑纪岩对外是有家室的人,而多年前有新闻媒体爆料说他潜过好几个刚出道的女星,最后都是在床上玩腻了就扔掉。那些女星们下了床,红了一段时间以后也就过气了。

新闻爆料的时候引起很大的轰动,不过一天就被压下去了,微博论坛等网上平台关于此的新闻被删得一干二净。第二天los的管理层就出来辟谣,说都是恶意炒作,舆论这才慢慢平息下去。

至于到底有没有这一回事……其实los上下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但潜谁不好要潜叶晓晓?到时候……

自己绝对绝对会死的很惨的。

想到这脊背一凉。

“好了好了,还是说正事,”郑纪岩像是没听到,还是笑着,示意jane,“jane你说。”

啊了一声,才想起来这次的目的,从手上的文件夹里抽出一份文件递给叶晓晓。

“晓晓你看一下这份合同。”

叶晓晓顺着合同看下去,眼中露出一丝惊讶。

“jane手上一直带着其他的艺人,我把那些艺人分了分,现在这些艺人已经不归她管了,以后她就是你的经纪人。”郑纪岩喝了口茶,“jane在los也已经有好几年了,她手下带过不少一线大明星,在这方面她也比别的经纪人有经验些。”

“……”

说实话,叶晓晓看到这个合同不是没有过心动,要知道三线艺人基本是没有属于自己的**经纪人的,更何况是像jane这样的优秀经纪人。

但是……

果然说白了还是想潜她吧?

叶晓晓把合同放下:“多谢郑总的好意,但我只是个三线,把jane安给我也是浪费。”

郑纪岩闻言有些意外,但也随即应声:“既然这样,我也不强求你。”

他可惜地叹气:“但是现在jane手下只有你一个艺人了,你要是不要她,那她去哪呢?”

这句话的潜台词不言而喻。

一听差点想哭着抱住他的大腿,郑总天地可鉴,我对los忠心耿耿啊,你不要辞退我啊嘤嘤嘤,你看到我真诚的眼神了吗?

叶晓晓:“……”

.

出了los的大门,叶晓晓平静的面容一下子裂开了,她一时忘了身旁还有个jane,低声恶狠狠地慰问了郑纪岩祖祖辈辈。

连忙捂住她的嘴:“你没事吧?在门口也敢骂,被人听到怎么办?”

她掰开她的手,泪眼汪汪地看jane:“姐,我以后就跟着你混了。”

“应该是我跟你混才对啊。”jane无力地回。

也有些摸不准郑纪岩的想法,他看起来像是要潜叶晓晓才捧她,仔细想想又不像。他一直都是个知进退的人,潜的那些明星们也都是自愿的,如果他真是因此才捧她,那刚刚叶晓晓表露出抗拒时就不会再纠缠了,但是他却还是把自己塞给了她。

如果不是为了潜她,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看着叶晓晓若有所思,想了半天还是没头绪,索性晃了晃手上的车钥匙:“晓晓,我先送你回去。”

叶晓晓点头,她长发柔顺地披在肩后,脸蛋红润,从jane的角度看去,她迎着光,一双眼睛清澈动人。

她还是一个新人,差点就要被一个老男人染指了。

看了眼她,有点不忍,低声安慰道:“别担心,郑纪岩不潜非自愿的艺人,你专心拍戏就行了。”

叶晓晓对于她的安慰显然有点没反应过来,回过头对她咧嘴一笑,把口袋里的水果糖借花献佛。

“吃糖不?”

沉默,她怎么突然觉得自己自作多情了呢。

.

暮色四合,夜色沉了下来。

叶晓晓洗完澡,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哼着小曲儿坐在床头。

电视里正放着广告,她刚想换台时广告刚好结束,画面一转,转到了某个颁奖典礼上。

这是前年金蜂奖的重播,此时主持人激动地念着拆开的信封:“第54届金蜂奖年度最佳女主角得主是——”

“张昕瑜!恭喜昕瑜!”

台下响起雷鸣一般的掌声,镜头立马精准地切到了坐在众多演员中的张昕瑜。她化了精致的妆,脸庞昳丽,闻言并没有像之前得奖的艺人们那样激动,而是大大方方地朝镜头笑了一下,站起身走向颁奖台。

“我们都知道这不是昕瑜第一次拿下最佳女主角的奖了,今年昕瑜也拍了许多好口碑的电影,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你疯狂啊。”主持人调侃了句,“再次拿到这个奖,此时此刻,昕瑜有什么想要对大家说的吗?”

“首先我要感谢支持我的家人们、朋友们,以及亲爱的粉丝们。”她穿着一袭深蓝色的露背曳地长裙,腰下的裙摆在小腿处微微勾起,光华摄人,“我爱你们。”

“……最后,我要感谢一个人,他一直给予我支持,也是因为他我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噢?我好像听到了八卦的味道?”主持人带着暧昧的笑意,“那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张昕瑜笑了笑:“他就是我的老板。”

“啊,原来是老板啊。”主持人明显失望,“那在最后,希望在新的一年里我们能看到昕瑜为我们带来更多更精彩的作品哦!”

“感谢大家的支持。”

张昕瑜是盛宸的艺人,那么她的老板说的应该就是沈昭了。

叶晓晓撑着脸,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