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沈昭似乎是刚办完公事,一身的西装革履。餐厅里温度刚好,他脱了黑色西装外套搭在一旁,里面穿了件米白色的暗纹衬衫,修边的领口扣子解开一颗,露出弧度迷人的脖颈线。

叶晓晓被满眼的美色冲击给震住了。几日不见,男神比微博上的照片好看了不知多少倍,他这一笑,她简直下一秒就能把剧本台词倒着背一遍。

此刻她满满的红心还佯装镇静的模样,虽然本意是对着沈昭的,可对面还杵了个陆展伦……于是在某人看来,这份羞涩却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沈昭笑意盈然,快速扫过对面两人便收回了目光。他起身拿起了外套,示意餐桌对面的人:“卓言,我这里还有点公事要处理,这顿饭吃不了了,改日再聚吧。”

“沈爷,你不是说今天晚上没事吗?我好不容易来一趟,你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卓言怆然地打量他,不看不要紧,一看被他温柔的笑给吓住了,“你你别笑得这么渗人啊,谁惹着您了?”

沈昭:“帐记在我头上。”

对面顿时笑成一朵花:“您慢走啊。”

这就走了?

叶晓晓望着沈昭站起身,和对面的男人说了几句,拎起西装外套头也不回地出了餐厅。她欲哭无泪地咬叉子,后悔逆流成河。

除非拍戏,否则沈昭本人千年难得一见,早知道她刚刚就应该飞奔过去跟他搭话的,还管什么暗处有记者拍照啊。

陆展伦给她舀了一碗浓汤,体贴地送到她面前:“晓晓,这汤很好喝,你尝一尝。”

叶晓晓啊了一声,这才记起吃这顿饭的目的。她维持着优雅的形象尝了一口:“很好喝。”

服务员陆陆续续地把主菜端了上来,满满摆了一桌,她刚想动叉子,放在一旁的手机就震动起来。

叶晓晓正打算对一盘鹅肝下手,看也不看就接起:“喂?”

“叶晓晓,”电话那头的人嗓音低缓,连名带姓地叫她,“出来。”

她眨眨眼睛。

再眨眨眼睛。

“……沈、沈影帝?”

“嗯。”沈昭应了一声,再没了下文。

叶晓晓来不及细想,身体就比大脑快一步地迅速站了起来。她掩住手机,表情郑重地对陆展伦开口:“展伦,我临时有非常重要的事处理,现在立刻马上要走,对不起了,你自己吃吧。”

她的神情实在太肃穆,陆展伦看不出一点异样,随即关心道:“怎么了,事情很严重吗?要不要我开车送你?”

叶晓晓闻言连忙谢绝了他的好意,拎起包道别,两步并一步地离开了。

.

餐厅外的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天光还没有完全坠下去,暮色泛红。k市入秋已经有些时日,虽然晚风小得只能拂动裙摆,但叶晓晓还是被冷得起了一层薄薄的鸡皮疙瘩。

一辆黑色的ls缓缓驶过来,停在她跟前,车窗摇下一点,沈昭坐在主驾驶上。

他侧过脸:“上车吧。”

叶晓晓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车里开着暖风,有一股清新的淡香,坐下来她才感觉好一些。

沈昭摇上了车窗,看着她系好安全带才发动车子。ls平稳地向前开着,车内一时没有人说话,叶晓晓把目光从车窗外的行人道上挪到沈昭英俊的侧脸,停顿一会儿再偷偷地挪回来,眼观鼻鼻观心,心里有些迷惘。

显然因为她刚刚太激动,导致自己忘记了问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沈昭叫她出来干什么呢?

她再瞥过去,借着车外的灯,她看清了沈昭脸上的神情,心情从刚刚的激动慢慢沉淀下来。

他没有笑。

沈昭身上带着一种奇特的温润气质,平时他无论对人对事,就算不说话、唇角不弯,也总能让人感觉到他是在笑着的,几乎没有人见过他变脸。

但是他现在脸上毫无笑意。

叶晓晓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他,莫名感到心慌,打着哈哈尝试没话找话:“那个沈影帝,好巧啊哈哈,没想到居然在这见到你了,我还以为你在k市呢……咳,难道沈影帝你已经拍完《潜溺3》了吗?”

沈昭看她一眼,顿了一瞬才回:“还没有,回来有事。”

“哦,这样啊。”她闻言有点失落,那他就只是在s市待几天了,“对了,沈影帝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嗯,有事。”

她转头好奇地望他:“什么事?”

“吃饭。”沈昭从容地找了个理由,“难得碰到熟人,你应该还没吃过吧,想吃什么?”

决口不提刚刚就是他把人从餐厅叫了出来。

叶晓晓瞬间怀疑起了自己的听力:“什、什么?”

“中餐还是西餐?”他神情自若地接着问。

“……啊?”

她这回不再藏着掖着地偷瞄沈昭,而是愣怔地看向他,心底不真实的感觉越来越浓。

他们在市中心的地段,道旁是灯红酒绿的闹街,车外霓虹灯的光透过车窗映进来,描出沈昭俊挺的鼻梁与微抿的薄唇,他好看的双眼微眯,眼底盛出细碎的光。

一句疑问就要脱口而出,话到嘴边被叶晓晓硬压下去,最终还是理智跳了出来,狠狠嘲笑了一番她心里翻腾的小心思。

她想了想:“随便吧,能吃的就行。”

.

沈昭挑了一家中餐厅,车刚停在露天的停车位,门口的服务生就周到地迎了上来,见是沈昭,愣了愣,随后立马堆上笑:“沈总您好,是几位客人?”

他看了眼刚从车上下来的叶晓晓,停了片刻:“三位。”

服务生躬身:“好的,那还是原来的单间,您这边请。”

叶晓晓随沈昭进了包厢,房间装饰得十分雅致,木桌椅上的花纹雕刻精细,临窗能看到窗外的湖景,远处湖边一片灯火通明,房间内音乐声缓缓。

这里光看地段就知道不便宜,不过片刻,服务生拿来的菜单就证实了叶晓晓的猜想。看了几行,她把目光从菜单的价格一栏移开,开始认真地思索起了自己出门前是否带了信用卡这问题。

沈昭似乎是出去打了个电话,此刻刚回来。

他倒了杯果汁给她:“这里的松子茄鱼不错,尝尝,嗯?”

叶晓晓一听,索性把菜单递给他:“沈影帝还是你来点吧,你点什么我都吃的。”看到价格她就心疼,眼不见为净。

沈昭也没推辞,接过菜单望了她一眼,唇角勾出点笑来。

服务生上菜很快,等上齐后摆成了琳琅满目的一桌,叶晓晓眨巴着眼看沈昭:“沈影帝……我们是不是点得有点多了?”虽然一眼看去好像都是她爱吃的菜,可受温仪的影响,她现在一顿根本吃不了多少,他们就两个人,点了这么多也是浪费。

“我不知道你爱吃什么,所以都点了一些。”沈昭声音沉稳,脸不红心不跳,“等下还有个人要来。”

叶晓晓还没来得及问,包厢门就被打开了,进来一个戴眼镜的年轻男人。

“哟呵,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沈昭你也会请我吃饭了?”男人一推眼镜,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一眼扫到了叶晓晓,一愣,“这谁?你远房表妹啊?”

“叶晓晓,圈内的艺人。”沈昭给同样愣住的叶晓晓解释,“他是杜鸿光,你可能听过。”

她当然知道杜鸿光。

各行各业里总有那么一两个业界鬼才,杜鸿光就是编剧界的鬼才,他的剧本靠强大而逻辑严密的烧脑剧情出名。只要是他经手的剧本,拍成影视剧就没有一部不是收视率创新高的,而迄今为止他只写过五部剧本——其中的三部剧主演都是沈昭。

传闻他这个人脾气古怪,圈中很少有人与他交好,很多导演去请他写剧本都碰了一鼻子灰。他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下,关于他的新闻也是少之极少。

杜鸿光指着叶晓晓,不可置信地来来回回打量她:“你不是沈昭亲戚?”他猛地转头看沈昭,“你是我认识的沈昭吗?你什么时候会和圈里的女明星好上了?”

沈昭神情未变,也没答话。杜鸿光眼神热切,一屁股坐在叶晓晓身旁,看着她啧啧称赞:“不错啊小姑娘,沈昭你都能把到啊。”

叶晓晓沉默,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笑着暗自将椅子挪开了点。

杜鸿光收敛了点,问沈昭:“说吧,叫我干什么来的?”他看到叶晓晓那瞬间就明白了,沈昭这是要牵线搭桥,是十成十地想捧她,他问这个显然也是明知故问。

被问到的人淡定自然:“吃饭。”

睁眼说瞎话,杜鸿光也不戳穿他,扯开话题和他聊了起来。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叶晓晓认真地吃东西,也没顾得上插话。她以为她是沈昭想请杜鸿光吃饭顺便带上一个的人,所以还是安静地当个布景板好了。

杜鸿光看着沈昭不动声色地将一些菜移到那个女明星面前,惊讶地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他见过那些前仆后继对沈昭献殷勤的女明星们,那叫一个热情似火,而当事人当初就像性冷淡一样看不都看她们一眼,现在却对着一个小明星献殷勤,还特怂地不让她发现。不知道当初那些女明星们看到这一幕会不会气得脸起皱纹。

他看的有趣,有心想逗逗这小明星:“唉,叶晓晓,你知不知道沈昭有女朋友的?”

沈昭淡淡看他一眼。

“怎么可能,”叶晓晓脑子还停留在“这个好好吃、那个好好吃”的状态中,下意识地答了,“我研究过每个新闻八卦都没找到蛛丝马迹。”

……等等。

叶晓晓嚼菜的动作停住了,她僵着身体,一点点抬眼看沈昭。

完了。

...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