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傅泽然给的地址在郊外,叶晓晓到时已经夕阳垂暮。

她站的这一片是富人区,洋房别墅在一片绿茵上错落开,每隔百米就有安保站岗。这片小区对住户的隐秘性保护极好,没有允许,再厉害的狗仔都进不去,因此也深受当红明星们的青睐。

傅泽然早就和门卫打过招呼,于是叶晓晓一到门口时就顺利地被放了进去。

她来到目的地时,别墅的前院已经支起了烧烤架,三三两两的人围在炉旁。傅泽然正端着调料盘从别墅里出来,一见到叶晓晓,立马将盘子递给旁边的人,热情地向她挥手。

“这里!”他引她过来,“幸亏你来得早,我们才刚开始烧烤,要是来晚了估计就没吃的了。”

他穿着一身藕色的v领毛衣,浅色的休闲裤将他两条腿衬得笔直而长,叶晓晓的眼睛从对方稍显阴柔的五官上挪开……停在了他身前系着的粉色围裙上。

她由衷感叹:“这条围裙真配你。”

“好看吧?我从小宛那抢的。给你介绍一下,那些人都是我朋友,多数都是圈子里的。”傅泽然注意到她的眼神,得意地抖了抖胸前的y,转头对围着烧烤架的众人打招呼。

他向其他人介绍了几句叶晓晓,众人的目光随之投过来,纷纷很给面子地寒暄了两句。

叶晓晓认出人群中有几个小有名气的歌星与演员,她心存疑虑,看上去他们都是认识的,不知道傅泽然为什么会在这种场合下把自己叫来。

“今天我生日,打算好了今晚办个轰趴,我想你在s市,就把你叫过来了。”他像是看穿了她的疑惑,笑嘻嘻地拍拍她的肩,“没办法,谁让我们是革命战友呢。”

叶晓晓闻言有些措不及防:“生日快乐……我现在买礼物还来得及吗?”

……等等,革命战友是什么?

“人到了就行,还买礼物干什么,多生分啊,我今天晚上可是要给你个惊喜的。”傅泽然毫不在意地勾过她的肩,顺着力道就把人往烧烤的地方带。

“什么惊喜?”

他神神秘秘的:“晚上你就知道了。”

接着,叶晓晓就被糊里糊涂地带进了傅泽然的圈子里。轰趴晚宴还没有开始,众人都聚在院子中烤肉谈天——来的人不多,加上她刚好凑齐了十个,一干人摆好调料与食材后就开展了烧烤大业,酱料味与孜然味混杂在了空气中。

“前段时间莫坤那事闹得挺厉害的,现在怎么连个影都没了?”

“没影才厉害呢,”一人正在烤肉,头也不抬,“我听说他和经纪公司的合约被作废,早就已经解约了。”

“新闻闹这么大,当时我在荷兰拍戏都听说了。”

“再大的也不是没有过,五年前那桩事不也闹得沸沸扬扬的?”

一人来了兴趣:“什么事啊?”

“就是郑——”绿裙女人正要接话时望见了叶晓晓,反应过来还有外人在,于是咳了一声转移话题,“没什么,火不够旺,我再加两块碳。”

郑纪岩?

叶晓晓注意到了绿裙女人的目光,心中自动补全了她的下半句。想到郑纪岩,她觉得好不容易不晕的脑袋又开始晕了起来,郑纪岩和女明星有染的事圈内多多少少都应该知道一点,已经不算什么秘密,为何绿裙女人还要避着自己?

因为她是los的艺人吗?

此时傅泽然拿了固体酒精出来,他放下东西,走到一旁拨了个号码。

叶晓晓看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那一刻他嬉皮笑脸的神色收敛了几分,一手抄着口袋,看上去有些紧张。

“喂?昕瑜,我这里正在办轰趴,”他半开玩笑,“我们都盼着你来呢,不知道张影后你肯不肯赏这个脸?”

对方说了句什么,傅泽然顿了一下:“……参加粉丝见面会干嘛?你好不容易过个生日,我这里比粉丝见面会可有趣多了。”

“……”

不远处的叶晓晓:今天到底是谁生日?

电话那头的声音冷淡,疏离而委婉地开口推拒,听着那边传来热闹的背景声,傅泽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张昕瑜是聪明人,他们都是聪明人,她知道他对她的那点心思,也清楚他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脾气,所以每次她都毫不留情地断他后路,从没给过他机会。

傅泽然表情不变地继续调侃:“这里都是熟人,沈哥也在。礼物都给你准备好了,真的不好好聚一聚?”扯谎如流。

听壁脚的叶晓晓暗暗地给他的把妹技能点了个赞。

过了片刻,傅泽然收起手机,显然是对方同意了。他兀自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像是在出神,身影让人看着有点寂寥。

一人注意到了这边,开口笑问:“怎么,张影后要来吗?”

叶晓晓暗忖,看起来傅泽然的朋友都知道他喜欢张昕瑜?

他回神,挑眉一笑:“是啊。”

“就知道你今天办轰趴是别有用心,”那人了然,“不过张影后都能答应过来,看起来也不是对你没意思啊?”

他不置可否。

.

暮色已西沉,夜幕降临,晚风开始变得冷起来。

众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将娱乐圈的私藏八卦分享了个遍,吃完最后一盘烤肉,一行人开始收拾东西进屋子。

别墅的一楼大厅灯火通明,吧台上列置着各色各样的洋酒,不知道是谁关了顶灯,只留了几盏旁侧小灯。大厅的沙发套具被挪至一旁,中间留出一片舞池,灯光昏暗,音乐声缓缓响起,有人凑在一起跳起了舞。

张昕瑜姗姗来迟。

叶晓晓吃着蛋糕望向来人。她用她的智商发誓,就在张影后出现的时候,傅泽然双眼都亮了起来,要是他有尾巴,估计也摇得正欢快。

影后到哪里都是受欢迎的,张昕瑜一出现,其他人就忙不迭地迎着笑脸上前去套近乎——要知道不是谁都能和影后攀上关系的。

张昕瑜刚从粉丝见面会上下来,穿着红色收腰的曳地长裙,妆容精致,整个人都散发着令人艳羡的美丽。她一看到傅泽然闪躲的神情,就知道自己被戏耍了一回。

——不过影后就是影后,纵然心里再气恼,表面上也不会表露半分,她找了个地方坐下,很快地就与旁人熟络起来。

随着张昕瑜的出现,派对的气氛开始变得愈渐热烈。有人开大了音乐声,借着正好的气氛,众人聚在一起开始玩起了纸牌游戏。

“大的喝!”

“哎哎,是泽然吧?”

“怎么又是我?”

“泽然赶紧的,别磨蹭了!”

有人起哄:“别让他喝威士忌啊,换白兰地换白兰地!”

“干了干了!”

已经连着输了三轮,傅泽然毫不示弱,拿起酒杯一口干了,把手上的牌扔回去:“再来!今天运气不好。”

——事实证明运气不好的不是傅泽然,比起他来,叶晓晓才是当之无愧的黑手。

因为接下来连着的好几局,她无一例外地,运气爆棚地,全输了。

傅泽然将手中的琥珀橙的鸡尾酒递给她,勾住她肩膀,感同身受地安慰:“再干一杯,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叶晓晓已经喝了三杯同样的酒,酒量本就不大的她居然能撑到现在,并且看上去十分清明。酒量转变得太快,连她自己都有些不可置信。

她接过酒,仰头喝了。

傅泽然递给她的酒喝起来口感很好,不同于其他酒的辛辣,这种鸡尾酒闻着有些橙汁的香气,入口酸甜醇香,一杯下肚,连带着胃也开始微微发暖。

有人鼓掌:“漂亮!再来再来!”

.

游戏再轮了几回,虽然叶晓晓的运气不像之前那样背,可也零零总总喝下了好几杯,她都能感觉整个肚子满是酒水在晃荡了。

她开始觉得一阵阵头晕,努力从眩晕中找回一丝丝残存的理智,她转头问傅泽然:

“对了……你说要给我……什么惊喜来着?”

觥筹交错,空酒杯占了大半张桌子,众人附和着要换个游戏,这时张昕瑜款身站起,颔首表示要走了。

“party刚开始,昕瑜你怎么这么急着走?”傅泽然好不容易能见她一面,哪会这么快就让她离开。他及时劝住了正要离开的张昕瑜,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你等等,我给沈哥打个电话,问问他来不来。”

张昕瑜脚步一顿,神色变得有些复杂,她闻言就真的止住了动作,定在原地等他打电话。

没事打给沈昭,傅泽然也有些紧张,电话接通后,那边传来一声低沉悦耳的“喂”。

“喂,沈哥,我是泽然。”

电话那头十分安静,隐隐能听到纸张翻过的声音:“怎么了?”

“沈哥你现在有空吗?”他瞥了眼神色有些期待的张昕瑜,“我和昕瑜还有一些朋友在办轰趴,今天昕瑜生日,沈哥你有时间来玩玩吗?”

沈昭正翻阅着文件,眉目不动:“我就不来了,你们玩得开心。”

拒绝的干脆利落,意料之中,情理之中。

看来今天是没机会了。傅泽然心下沮丧,正想寒暄两句后挂电话,手肘处的毛衣就被人拉住了。

叶晓晓凑近他,脚步有些不稳,神色也带着十足的疑惑:“你还没告诉我……是什么惊喜啊?”

傅泽然心虚,其实他就是打个幌子把叶晓晓找来,多一个人多些气氛,没想到一句话被她记到现在。他想着挂完电话以后再和她解释,于是对着手机:“沈哥,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忙——”

沈昭开口:“你刚刚说,除了你,还有谁?”

“还有昕瑜……”

“还有呢?”

叶晓晓眯起眼,沾着酒气重新凑近手机:“还……还有我。”

傅泽然尴尬地把人挪开:“不好意思沈哥,我一个朋友喝醉了,我不打扰你了……”

“我过来。”

他有些懵:“啊?”

沈昭声音沉稳:“你们在哪?我过来。”

...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