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因为天气的缘故,拍摄完雨中部分以后,叶晓晓就彻底在酒店里种起了蘑菇。

套房中的大床很软,房间里点着香薰,整个人一扑进床里就能起睡意。第二天叶晓晓没有拍摄行程,于是半梦半醒地在床上赖着。

外面的天一直都是黑压压的,她从被窝中伸出手去摸手机,开了机后怔怔地盯着屏幕。

窝在被窝中半晌,她戳开了信息一栏,面色如常地打下一行字。

沈美人。

确认发送。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叶晓晓重新把手机扔回了床头柜上,掖着被子倒回去继续睡。

“……”

等等。

睡了一会儿,叶晓晓突然睁开了眼睛,顶着一头乱发迅速地从床上弹了起来,惊恐地一把将手机捞了回来。

屏幕上的雾气还没消散,她抹了把水汽,睁大眼睛看着屏幕上的内容——

【沈影帝,那天问你能不能做饭的事情我可以解释,那个是误会,真的是误会!】发送给沈美人,已发送。

“……啊啊啊啊!”

叶晓晓你的双手是被外星人控制了吗!什么误会啊你现在解释才是误会啊!让你没睡醒啊,你的脑子是从公元前包邮寄过来的吧!

叶晓晓反反复复地确认了数十回,在确定真的已发送后终于心如死灰地捂住脸。

最近访谈遭乌龙,拍摄遇下雨,睡个觉还能出事,她是不是该选个黄道吉日找人作法来驱驱邪了?

叶晓晓抱着被子在床上滚了几圈,最后抱着侥幸的心理安慰了下不断狂跳的心脏——不要慌啊,你的短信沈男神从来没回过,说不定他从来不看呢!

她哀叹:“所以这次……应该……也不会看的……吧。”

事实证明叶晓晓的嘴就是张乌鸦嘴,手机屏幕在黑了几分钟后又重新亮了起来,来电显示沈美人。

“……喂,沈影帝。”叶晓晓颤颤巍巍地按了接听,试着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底气足一些,“这条短信的事我也可以解释……”

“我前段时间有点忙,但正好今天有时间。”沈昭声音平稳,“你还在洛杉矶吗?”

叶晓晓一下子被问得有些莫名:“在、在的,沈影帝你有什么事吗?”

他沉吟了会儿,问:“你想吃什么?”

叙述语气自然得就像是在问“今天天气好不好”一样。

.

超市。

虽然时间还早,选择上午来购物的人并不多,但超市里还是像往常一样热闹。今日啤酒正在促销,一打打的百威摆成了金字塔的形状,不过多时就少了个角。

叶晓晓推着手推车,这会儿脸上的表情还是迷茫的。

她居然在洛杉矶逛超市。

她居然和沈影帝在洛杉矶逛超市。

她居然和不食人间烟火的沈影帝在洛杉矶逛超市。

就在沈昭问她“想吃什么”时,她的脑袋瞬间就当机成了一块板砖,于是接下来是怎么答应的、怎么过来的、又是怎么跟着他来到的,在她的记忆里完全像是走马灯的做梦一般。

叶晓晓侧过头看一旁的男人——后者正俯身看一盒番茄上贴的标签,感应到她如炬的目光后转头看她:“吃红番茄还是黄番茄?”

她“啊”了一声,秒答:“红番茄。”

沈昭颔首,顺手把手上的番茄放进了她的推车中,动作娴熟流畅,似乎完全没有什么不对。

叶晓晓眨眼,再眨眨眼。她在做梦吗?她什么时候和沈影帝这么熟了……不,应该说是,沈影帝今天吃错药了吗?

在她的眼里,沈昭完完全全就是“不是人”的代名词——当然,没有贬义。他当影帝时的辉煌不用多说,他创办盛宸娱乐的事迹更是让一票人成了他的脑残粉,这样有手腕有见地的人……按理来说是不应该出现在连锁超市买菜的。

然而,此时此刻,眼前这位本该坐在加长餐桌上、吃着私人厨师做的饭菜的男人,却在这里。

叶晓晓回忆了番自己的脑洞,越发觉得不真实起来。

沈昭已将开始研究起了冻排骨与里脊肉,他看了会儿,随口问她:“排骨还是里脊?”

“沈……”沈影帝你怎么了!然而叶晓晓还是没问出来,支吾半天,憋了一句,“都可以。”

太……太不真实了。

沈昭发现了她的异样,唇勾出点笑来,不知道是不是叶晓晓的错觉,他眼中像是还带了调侃。

“怎么了?”

“没什么。”叶晓晓低头装死,一眼瞥到了脚边堆起来的百威,指着啤酒瓶上的自由女神像转移话题,“沈影帝,啤酒好像在促销啊,要不然我们装一箱回去吧?”

沈昭扫了一眼啤酒,随手拿过架子上的两大盒牛奶放进了手推车。

“……”

叶晓晓从接到电话起的不真实感到快逛完超市后还没有结束,她愣神地看着站在收银台旁的沈昭,心中突然涌起了拿起手机拍照的冲动。

他今天穿了一身双排扣的深黑色大衣,露出里面暗红的棉质衬衫,随便往哪儿一站都能上杂志封面。

收银员是个热情的黑人小哥,结完账后,他将会员卡和小票一并递还给沈昭,看着两人吹了一声口哨。

“hed!(你们看起来真般配!)”

沈昭接过东西,笑了一声:“thanks.”

这句“谢谢”有点歧义,叶晓晓丢人地觉得自己耳朵都在发热。她硬着头皮无视黑人小哥暧昧的目光,自告奋勇地上前想分担一个袋子的重量。

沈昭随意地伸过手,正好迎上她凑过来的手,叶晓晓一愣,手中就多了把车钥匙。

他拎了两个袋子,眉目淡然:“帮我开车门吧。”

.

外面的雨还在下着,车窗外的天色阴沉得像是黑夜,而实际的时间却不到中午。

叶晓晓提着一颗心挨到了目的地,终于在车停在别墅前时没忍住,她望向沈昭,一边组织措辞一边开口:“沈影帝……其实我上次打电话请你做饭那事吧,是一个小小的,小小的玩笑……”如果说是节目组的整蛊,会不会被就地正法?

沈昭已经下了车,闻言扬眉看她:“小玩笑?”

他撑着伞,表情若有所思,看得叶晓晓心一跳,连忙否认:“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我觉得自己厨艺还过得去,勉强能做几个菜,你不介意的话……尝尝?”

说完就想切腹自尽。

撒谎也不找个靠谱的,她已经不记得她上一回进厨房的时候锅碗瓢盆的惨状了。

沈昭没答话。他绕到车的左边给她开了门,把伞往前倾了些:“下来吧。”

.

别墅里的布置十分简约大方,开了灯光一眼望去时窗明几净,虽然看着少了点人气,但一看就是常有人来打扫的样子。

趁着沈昭进厨房的时间,叶晓晓坐在沙发上思考起了人生。

她和沈影帝现在的关系非常奇怪。

作为沈昭狂热的脑残粉,她每天想着的除了怎么追男神就是怎么追男神,然而他是高岭之花的花心,她自己都知道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这个道理。

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觉得她和沈昭的相处开始自然了起来——这种自然丝毫不带有大神和小透明的阶级感,而是像朋友的自然。除此之外,沈昭对她的态度也……十分微妙。

……难不成他对自己有意思?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被叶晓晓撇的一干二净,她捏了把脸,被自己如黑洞般的脑洞给逗笑了。

这时沈昭从厨房端了杯热牛奶出来,看了眼沉浸在想象中的叶晓晓,将牛奶放在了桌上。

叶晓晓接过喝了口:“谢谢。”

“你刚刚不是说要做几个菜给我尝尝?”他漫不经心道,“食材我都放在厨房冰箱里了,你去看看。”

“……”叶晓晓一口牛奶哽在了喉咙,混着不存在的泪一起吞了下去。

什么叫不作不会死啊。

.

都说看一间房子有没有人住,就得看厨房的使用度,然而现在叶晓晓眼前的厨房就是“没人住”的典范。

她掂了两个鸡蛋,再看了看冰箱里的果蔬肉类,开始怀疑起沈影帝的做菜技术来。

洗个番茄,炒个番茄炒蛋?

青菜炒蛋?

居然有苦瓜,苦瓜炒蛋也不错……

叶晓晓一个人在厨房里琢磨了半天,正对着橱柜里□□成新的厨具发愁,就听见身后一声轻笑。

“算了,我来吧。”

叶晓晓垂下肩膀,心虚地转过头,打算解释两句时顿住了。

沈昭换了身家居服。

他身下浅灰的棉绒休闲裤配着棉拖,挺而直的鼻梁上戴了副无框眼镜,看着斯文俊儒。

原来他近视吗?

叶晓晓自觉地让开了位置,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信誓旦旦的说:“其实我可以打下手的,保证不砸坏一锅一碗,不撒掉一汤一菜。”

沈昭嗯了声,从冰箱里取出冻鱼,放到水龙头下开始解冻。他侧过脸,对着叶晓晓道:“帮我取下眼镜。”

叶晓晓得令,连忙蹭过去帮忙。沈昭为了配合她的动作,稍稍低下头,叶晓晓一抬头就撞进了那双湛然的眼眸。

...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