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叶晓晓控制住想亲上去的欲|望,迅速地摘下了眼镜,不自然地转移了视线。

刚摘下眼镜的沈昭有些不习惯,眯了眯眼,显得有些慵懒——这在叶晓晓看来简直就是直插心脏的那把刀,快要压死骆驼的那根草,她不得不眼神乱飘地咳了声。

笑话,再看下去要扑上去了。

“谢谢。”刚摘下眼镜,沈昭示意了下一旁的番茄,唇角带笑,“真要打下手的话,帮我把番茄洗了吧。”

叶晓晓顺手将眼镜别在了领口,拿了两个番茄也跟着挨到水池旁。

和男神并排着做事的感觉简直太美好……不过美好总是短暂的,这种旖旎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多久。

洗完了番茄,叶晓晓目光炯炯:“还要洗什么吗?”

沈昭正在处理鱼,闻言开口:“没有事了。”

叶晓晓眼神往调理台上转了一圈,小声建议:“真的没事了吗?我还可以洗个青菜,切个黄瓜什么的。”

“没事了,出去吧。”他看她一眼,娴熟地将鱼去了内脏。

叶晓晓不情不愿地挪了出去。

一楼的客厅很大,倒显得家具有些零散。一侧的墙被全部挖空换上了落地窗,窗子朝着南面,采光非常好,不难想象出了太阳后会是怎样的场景。

叶晓晓靠着落地窗往外看,雨势似乎已经小了下来,但却还是很细密。不断有雨点打在床上,汇成细小的水流沿着窗流下。

别墅位于半山腰上,从内往外看能看见不远处的日落大道,在雨幕下移动着星星点点的车灯。

叶晓晓拿出手机,滑到了家人联系栏,手指在拨号上停留了许久,最终还是放弃了。

现在国内是凌晨,估计还睡着。

叶晓晓对着窗外发了许久的呆,最终被厨房门打开的声响惊回了神。沈昭洗了手刚出来,就被叶晓晓拦门口堵住了。

她拦下他:“我来端盘子。”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终于到用得着她的地方了。

“嗯,是你来端盘子。”沈昭并没多诧异,揉了揉眉心,补了句,“台子上我洗了两根黄瓜,蒜泥和醋都倒好了,拍黄瓜会吗?”

“会会会。”再不会她就是智障。

叶晓晓摩拳擦掌地进了厨房打算大展身手,却在看到案台另一边摆着的菜时瞬间停住了。

菜都是家常菜。炸得酥黄的排骨,色泽诱人的番茄西兰花……一旁炖得汤色乳白的鱼汤点缀了红红的枸杞,撒着葱姜,看着就令人食指大动。

然而挫败感却油然而生。

叶晓晓高昂的兴致被一盆冷水浇灭,闷闷地拍了黄瓜,陆续地将菜端了出去。

男神太优秀了怎么追比较好,在线等挺急的。

.

餐桌上,叶晓晓感动地咬着筷子。

……太好吃了。

她发誓,这两天吃多了酒店送上来的西餐以后,吃到一顿这样的中餐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叶晓晓暗自点头,果然要抓住一个人的心就要抓住他的胃啊,真理诚不欺我。

“怎么样?”

色香味俱全,很好。

叶晓晓眼睛亮亮的,抬头赞叹:“秀色可餐。”

“……”沈昭眯起了眼。

话一顺着嘴出来叶晓晓就知道糟了,一瞬间在心里懊恼地直挠墙跺脚。

什么秀色可餐啊!明明背剧本的时候顺溜得跟扯谎一样,怎么对着男神就一次比一次嘴笨?

好在经过多次的丢人后,她对自圆其说已经有了很大的领悟力。她连忙指着桌上的菜:“我是说,菜看着很好看,嗯。”

接下来的用餐两人都异常沉默,少说少错,叶晓晓咬着筷子选择了闭嘴。

渐渐地,窗外的天色突然开始亮起来。帮忙收拾完碗筷后,叶晓晓瞥了眼室外,惊喜地扬声:“雨停了。”

.

与此同时,菲佛海滩。

李司维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从车上下来的小助理,咬牙问:“我不是让你把晓晓带过来的吗?天气预报说下午转晴,所以要抓紧时间拍摄,人呢?”

小助理瞪大了眼望向另一个:“我以为你把晓晓姐带过来了。”

“怎么可能?”另一个助理比他还惊讶,“我今天早上去敲晓晓姐的房门,确定里边没人了才走的,我还以为她跟着你来了呢!”

“你们身上带着的脑子都是干什么用的?”李司维气得一声冷哼,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现在怎么办?来回要八个多小时,等人到这儿了早就天黑了!”

小助理吓得一缩头,露出个倒大霉的眼神。

“喂,晓晓啊。”李司维在接通电话后立马笑开了,“之前忘记通知你了,今天下午有个拍摄,我们人都到了,但是不知道你在哪……还在市内啊,那要不然我叫人来接你,这里不好找……”

对方似乎停了会儿,又说了几句,这回李司维才是真正的喜笑颜开:“有人送就最好了,这下好了,说不定今天下午能拍完一部分。”

挂了电话,李司维虽然脸色好了许多,但还是不忘瞪一眼小助理:“要不是晓晓有朋友送,我今晚就让你们穿裤衩去海里游泳。”

“我错了。”对方认错态度十分良好,片刻好奇问,“不过晓晓姐不是在加州没有认识的人吗?怎么会突然多了个朋友?”

“来了不就知道了。”

.

下过雨的天空此刻碧空如洗,澄净的蓝从天际蔓延开来,看着就让人赏心悦目。

车子沿着梧桐谷路一直往前开,到一道小径上转了道,逐渐有错落的礁石映入眼帘。细软的紫沙滩,平静深邃的海,蓝与紫混在一起与天相接,美成了一幅画。

车停在了礁石后的小道上,叶晓晓像车内道了声谢,开门下了车。

等人等得心焦的李司维早就发现了叶晓晓,招手大声喊:“晓晓,这里!”

此时右侧的驾驶座车门也被打了开来,李司维在见到来人后立马吓得噤了声,夸张地倒吸了口气:“沈总?!”

小助理也被吓得不轻:“我靠,这不是沈影帝吗?这尊大佛怎么过来了?”

沈昭的到来显然是整个摄影组都没想到的,李司维忙不迭地贴上去:“沈总您怎么过来了?”

“有些事要处理。”

李司维也没多问什么事,只是有的没的拉扯了好几句,就差现场搭个棚子把人供起来了。

小助理在一旁悄悄提醒:“李导,是不是差不多要开始了?人家男模还在那等着呢。”

今天的拍摄请了美籍男模,适合上画报的立体脸,倒三角的身材。模特金发碧眼,按小时给钱,分分钟撒的都是一大把美金。

李司维终于意识到时间的宝贵,指挥众人准备了起来。

摄影师边调镜头边凑过来,插嘴道:“我觉得这地方选的真不错。”

“可不是,我选了好几个地方,最后还是最看好这里。”李司维自豪地环顾了圈四周,突然停住了,低声拍拍摄影师的手,“唉唉。”

“怎么了?”

“相机借我用下。”

“借你用干嘛?”摄影师疑惑地抬头,就看见李司维指了指前方。

沈昭到了以后没有停留多久,叶晓晓这会儿正以“我送你上车”为名在行“再花痴一把”之实。她和沈昭并行着走在海滩上,一边是礁石,另一边是大海。

摄影师眼疾手快地抓拍了这一幕,啧啧感叹,拿过去让李司维看。

“我觉得你那个男模是白请了。”

.

在菲佛海滩上拍摄完后,洛杉矶这一片的天气莫名好了很多。

好了很多的意思是——时好时坏。李司维被拍摄进程逼得通读了天气预报,力抓每次天晴的时候出外景,有两次迫不得己才用了当地的摄影棚。

纵然整个摄影组再怎么紧赶慢赶,这个年恐怕是不能在国内过了。

在酒店又待了几天后,叶晓晓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了有什么不对——她把男神的眼镜给扣住了。

那次沈昭做菜,顺势让她帮他的眼镜摘了,她也就那么一顺手给别在了身上,后来一直没想起来。沈昭没提,她也就一直没记起要还。

叶晓晓看着手上的眼镜,又算了下时间,一拍大腿定了个计划。

于是隔日清晨,正好赶上上午没行程,叶晓晓来到了沈昭的别墅前。

别墅前有段小路,这两天时不时的下雨,所以泥土很松软,一脚踩上去像是要陷进去。前院种了一片金叶黄栌,还没到春天叶子就已经抽了绿。

叶晓晓按了半天的门铃,暗搓搓地不停重复着深呼吸。

……不会不在吧?

白摆这么多姿势了。

她有些丧气,这时门却咔哒一声,开了。

叶晓晓抬头看向屋内的沈昭:“沈影帝,我是来还眼镜的,上次不小心把你眼镜给带走了。”

现在是洛杉矶早上八点多,中国凌晨零点多,国内热不热闹她不知道,至少这里周围一片安静。

叶晓晓展眉一笑:“新年快乐。”

...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