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办公室内夕阳余照,孤男寡女,这一句话问出口,气氛有些不对劲。【更新快&nbp;&nbp;请搜索】

沈昭把一句本该充满暧昧的话问得大方坦荡,别人问出来也许暗示性十足,但他问就让叶晓晓一点旖旎的想法都没有,完全等同于“天气真好”“饭吃了吗”的效果。

……无形撩人,最为致命啊沈影帝!特别是,你知道你现在问的这个人对你很有想法吗?

叶晓晓收紧了手上的文件,仰头看沈昭,不知道这个时候该露出什么表情,于是只好僵硬地转了话题。

“沈……昭,这份合同上给我这个新人的福利会不会有点太大了?”

“不算什么福利。虽然你是新人,但我说过你很有潜力,对于有潜力的新人,盛宸还是愿意付出一点代价的。”沈昭回到桌前,停顿了下,又问,“还是说叶小姐你对合同还是有不满意的地方?”

“不不,没有,我很满意。”叶晓晓立即澄清,而后低声补了句,“就是觉得自己捡大便宜了。”

沈昭闻言偏过头,食指在桌上轻轻扣了一下,像是个下意识的思索小动作。他沉吟了一瞬,开口:“晚上有事吗?”

叶晓晓一愣,老实回答:“没有。”

“中餐怎么样?”

.

正值周末,市区内比往常要热闹得多,各大餐厅里也坐满了挨在一起的小情侣们。好在沈昭选的餐厅环境优雅,此刻用餐的人也少,蕾丝白领小西服的侍者端着餐盘候在一旁,眼神不时地往这边瞟来。

包厢是半开放式的,用半人高的浮雕墙遮住,从窗外望去,能看清不远处步行街的人群。

叶晓晓抬眼瞄了眼前看菜单的沈昭,非常地摸不清此时此刻的状况。

这算什么?

是欢迎新人的一种方式吗?难道盛宸的新人都这么幸福?还能让老总亲自陪吃陪喝?

叶晓晓思考了遍自己的魅力,再偷偷对比了下眼前风致翩翩的男人,坚定不移地再次掐灭了心里那点窜起的小火花。

上回她兽性大发地在洛杉矶抱了人家,再见面时也没给解释。沈昭像是根本没发生过那回事一样,对此半个字都没提,所以她也就小心翼翼地不敢越过城池半步。

对于沈昭,他身上有股成熟的魅力,处事不卑不亢,不急不躁。比起现在银屏上的小鲜肉,他的迷人简直有着强大的吸引力,也不奇怪为什么有这么多女明星明知不可为、却还是要上赶着倒贴了。

最近她和沈昭的关系像是近了很多,但一看他的反应,她又完全摸不准。

“吃鱼吗?”

叶晓晓坐直了身:“嗯。”

男神现在可能对自己一点想法都没有,但万一有一天他眼瞎了呢?想通了后,叶晓晓暗暗给自己鼓了把劲,表情也从拘谨显得自然了很多。

上餐桌前,叶晓晓再三申明了自己的胃是个无差别装载容器,表示什么都能吃,于是就把点单的大任甩给了沈昭——当然心里也有那么点想看看对方喜欢吃什么的意思。

沈昭招来侍者点了菜,没过多久,就有服务生将明细拿了过来。叶晓晓探头注意了下,惊讶地发现他的口味居然和自己惊人的吻合,就连卤鸡翅加薄荷叶这种小细节都一样。

她惊喜地搭腔:“沈影帝,我也喜欢往鸡翅里加薄荷,没想到我们口味居然这么像。”说完立刻反应过来,一不留神称呼又成了“沈影帝”,果然还是习惯了,一时间没改过来。

沈昭意味不明地嗯了声,目光在她脸上滑过,突然问:“你看过《伸手》吗?”

“《伸手》?”叶晓晓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而后恍然地接过话,“当然看过,沈影帝你的电影我一部没落地看了,说不定你问我台词,我还能记得几句呢。”

作为沈昭的深度脑残米分,像《伸手》这种难得以爱情为主线的电影她看了不下三遍。沈昭在片中饰演一个聋哑人,深爱健康的女主而无法表达,她几乎是怀着嫉妒而花痴的心情看完的,每次都在结尾哭得稀里哗啦。

沈昭不经意地问:“能记得台词?”

叶晓晓点头:“嗯嗯。”

“我记得男主角的台词不多。”

“这么说起来,男主角是只有一段台词。”终于能和正主讨论剧情,叶晓晓此刻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兴奋,“最后男主角给女主角写的那封信用画外音读出来了,我还专门背了台词呢!”

“什么?”意味深长。

“我对你的爱早就匿迹在时间里,渴望着能伴你朝夕。”叶晓晓回忆,将台词的深情都模仿得十分到位,“声音尚不能熄灭,我爱你。”

顿了顿,沈昭应声:“嗯。”

不远处候着的侍者端盘子的手抖了抖。

“那段太感人了,最后电影没有拍出来,但我太希望女主角能收到那封信了。”叶晓晓丝毫没注意到有什么不对,反倒打开了话匣子,“不过沈影帝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沈昭神情自然:“我看过《生死关头》,你演的聋哑女很传神,有些地方是我之前演《伸手》时没有注意到的。”

突然得到男神的夸奖,叶晓晓心情有些飘飘然,受宠若惊:“我怎么能和你比……”

对方眼中俱是笑意,不予置评。叶晓晓将他的表情自动翻译成了无声的鼓励,压住蹦得欢快的心跳,掩饰性地喝了口水。

很快点的菜就陆续上来了,叶晓晓和沈昭在餐桌上都不是爱说话的人,于是接下来这顿饭吃得沉默无声。

座位靠窗,叶晓晓正对着一盘菜下手,不经意间注意到了窗外步行街上团团围拢的人群们。

按理说这个时间点了,步行街上人多一点是正常的,可眼下的情况似乎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范围。众人像是被什么吸引住了,拥挤着往一个点凑,人群中有人高举起手机摄像。天色已黑,于是霓虹灯与闪光灯就显得格外明亮。

叶晓晓好奇地停下了筷子,聚精会神地看着。

闪光灯没有停歇,人群中已经不再全是看热闹的观众了,这时不知道从哪里涌出来好几个记者,扛着摄像机就往人群中心挤。看这架势,被围住的人一时半会儿是脱困不了了。

她注视片刻,终于借助着闪光灯看清了那人。

……林崇?

林崇此刻戴的帽子与墨镜都成了无用的遮挡物,显然他本人也没想到会被眼尖的人识破身份,现在他周围没有经纪人也没有保镖,只能无奈地回答着记者们突如其来的采访。

林崇是演艺圈的一哥,如今毫无防备地碰上了记者们,只能说倒霉了。叶晓晓不厚道地给他点了根蜡,正转回目光,下一刻就瞪大了眼看着沈昭。

“沈沈……”

她突然意识到,比起林崇来,眼前的这位才是重量级的。沈昭如果在人群中露个脸,恐怕整个市的记者都要闻风而动。

——餐厅好巧不巧就在步行街旁,人群正费力地往这边挤,要是这时候沈昭下楼去,整条步行街一定能被围个水泄不通。

更何况这时沈昭身旁还有她,要是被人拍到,那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沈影帝,现在我们怎么办?”

沈昭显然也注意到了窗外,但比起她的胆战心惊来,他表现得十分淡定。扫了一眼正眨巴着眼望着自己的叶晓晓,放下筷子。

“要吃甜点吗?”

叶晓晓表情呆滞:“吃甜点?”

不对,男神你都不关心关心我们走不了这个事实吗?

.

林崇被记者围困了多久,叶晓晓与沈昭就在餐厅里坐了多久。

顶着压力将抹茶冰淇淋球吃到榴莲千层后,林崇终于被赶来的保镖们解了围,叶晓晓望着一干出现的保镖,简直要拍手叫好。

能与沈昭单独相处无疑是幸福的,但是这种时刻要担心被记者发现的感觉她已经不想再体验第二回了。现在心里的悸动还没缓和,就像……

被捉奸一样。

叶晓晓心虚地看了眼沈昭,发现对方并没有什么反应,这才放下心来。

再等了一会儿,记者才完全散去。

沈昭买了单:“我送你回去。经纪人给你安排的公寓在哪里?”

“……”

她突然发现件一直被她忽视的事:她的行李还在莫平的车座后备箱里。以及,莫平并没有提起公寓的地址,她也忘了问。

她难堪地别开脸,叶晓晓你能再蠢点吗?

.

另一头,莫平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喂?”他在听到对方开口后睁大眼,嘴巴张得能吞蛋,“……沈沈沈总?您找我有什么事吗……地址?沈总您稍等……”

莫平飞快地扑到桌前打开电脑,点开了桌面上的便签条,念出了一串地址,顺便深刻反省了下自己。

沈昭打断他,嗓音听起来并无不悦:“市中心周围还有别的公寓吗?”

“有是有,但有艺人还没搬出去,现在住进去可能会挤。”莫平硬着头皮,“合适的离市中心也有两个小时的车程……”

他看了眼墙上挂着的钟,表盘上的时间已快接近十点,到公寓后恐怕已经很晚了。

说了几句后,对方挂了电话。莫平不解地盯着手机,心想,沈总怎么问起公寓的事来了?听起来晓晓姐好像在沈总旁边,这个时间点两个人在一起,难道……

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

莫平安排的公寓离得很远。

叶晓晓看着记下来的地址,提议道:“沈影帝,你不用送我了。我行李还在小莫那,我今晚就找个宾馆住下好了。”

沈昭看她一眼,停顿片刻,发动了车子。

刚才一直紧张着,现在一下子放松了,倒是有点困。叶晓晓靠着车座,望着窗外流泻倒退的路灯与广告牌,悄悄地打了个哈欠。

车中很安静,沈昭调出了暖风,良久才开口。

“我的公寓就在不远。”

叶晓晓嗯了声,被暖风吹得昏昏欲睡。

他嗓音低沉:“客房空着,你过来住一晚上吧。”

“……”

叶晓晓被惊得说不出话来,转头只看见沈昭的侧脸,下意识地拒绝:“没关系,我……”

“太晚了。”他揉了揉眉角,简单干脆地驳回,“住外面不安全。”

.

等到叶晓晓终于缓过来的时候,她的睡意已经全跑光了。

……她之前说什么来着?

陪吃陪喝?

现在算不算多了一项陪|睡?

...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