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傅泽然话音一落,床尾的助理一个箭步就要冲过来撂电话,谁知道傅泽然比她先一步挂了电话,助理扑了个空,身子在半空中扭了六十度,差点没撞倒床头柜上摆满的花篮。

他将手机往被子上一扔,好整以暇地看着尴尬的助理:“怎么了”

“你还问我怎么了”助理愤愤,差点没哭给他看,“好在现在病房里没外人,由得你这么胡说,要是楼下围着的记者有个跑上来听见了,明天的新闻是你来压还是我来压”

她不是不知道傅泽然喜欢张影后,相反的,他表现得恨不得整个娱乐圈新闻界都知道,现在要是突然间出了他和叶晓晓的绯闻,舆论还不知道会怎么说呢

傅泽然也知道刚才是冲动了,转向叶晓晓:“晓晓,不好意思,我刚刚没带脑子,随口一说,你千万别记在心里。”想了想还是补了句,“昕瑜也不会信,她不会乱说的,你放心。”

最后一句话说得有点自嘲。

叶晓晓承认她刚刚确实是被惊了一下,但看傅泽然现在这样子,情绪有些复杂。

“算了,既然没被记者听到,也不是什么大事。”

傅泽然这段话确实没被记者听到,但比起真实情况来,还不如被记者听到算了。

办公室内,张昕瑜挂了电话,对面前的男人微微一笑:“沈总,我们说到哪了”

沈昭眉目不动地从文件第一行看下去,抬手示意她继续。

张昕瑜颔首:“按照约定,下个月我和公司的签约合同的时间就到限了,但是我想续约。本来我应该提前跟您约一个时间再谈这件事的,今天贸然来找您是我的失误,不知道”

她大致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不时抬眼看眼前的人。

今天她来并不是一时之意,在此之前她曾旁敲侧击地问过ryan,得知今日下午沈昭都会在办公室,所以才找了过来。这番说辞她准备了很久,但在看到他后还是有些不镇静。

讲的人心里没底,听的人也心不在焉。

半晌过,沈昭放下钢笔,捏了捏眉心,张昕瑜见状停了声音:“沈总怎么了吗”

“没事。”他重新看回文件,拿起笔在签名一栏停留片刻,似随意道,“刚才是泽然的电话吗”

突然问起这个,张昕瑜一怔:“是的。”

“他怎么了”

沈昭不像是喜欢问别人的人,张昕瑜心里一紧,刚才她就坐在他对面接的电话,难不成被听到了些什么这么一想,她嘴上立刻撇清关系:“他拍戏的时候受了点伤,电话里缠着助理要出院,就跟我随口聊了几句。”

她声音自然,面上没露出丝毫,沈昭笔画一顿,抬眼看她,沉稳地“嗯”了声。

签完文件,张昕瑜见他看了眼表,不疾不徐地开口:“既然受伤了,还是去看看的比较好。”

她不知道这话该怎么回:“我”

没想到沈昭打断她:“不是你,是我。”

蹲点在医院门口的记者们在看到大厅里出现的沈昭时,不约而同地冒出一个念头今天一定是他们的吉日。

傅泽然片场受伤的消息一传开,闻风而来的记者们就将医院门口围了起来,医院内不得喧哗,他们也理所当然地被拦在了外面。

但是此时此刻,什么规矩都被记者们抛在了脑后。

本来只想着来拍个新闻凑版面,却没想到蹲到了个大的。搞不好还是个爆炸性的

早有记者爆料过傅泽然戏里戏外对张影后献殷勤,随即又有人声称张影后早就对沈影帝芳心暗许。盛宸旗下最早出道的那批艺人里,张影后算是当中最出挑的一个,混到现在的一姐地位,说不定也有沈影帝出的一份力。

论及沈昭鲜少的八卦绯闻,他与她绝对是大众最看好的一对金童玉女。

而现在他居然出现在傅泽然所在的医院,看起来两人关系匪浅。一时间,什么“昔日好友变情敌”,“影帝与新起之秀纷争”,“张影后花落谁家”在一瞬间过了遍记者们的脑子,众人纷纷拿起相机,争先恐后地拥了上去。

现场一片闹局,沈昭身边有随身的保镖,冲上前来的记者们愣是没摸到人一片衣角。而后医院的保安们也齐上阵,这才将记者们拦在了外面。

傅泽然受的伤本来就不重,没安排在icu病房,也没安排在等候室,而是暂时待在了普通病房等全身检查结果出来。

护士刚关门出来,就回身看到眼前的人,张大了嘴,震惊的表情和过路的病人一模一样。

沈昭笑意温和:“现在能进去看病人吗”

小护士涨红脸拼命点头:“能、能的。”

等到男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后,周围站定的人群呼啦一下全围了上来,脸上难掩兴奋之色,压低声音议论成了一团。护士才从刚刚一笑回过神来,忙不迭地遣散了人群,等到众人走后,面色绯红地摸出手机联系朋友。

天哪她见到沈昭了活的

单人病房中很安静,傅泽然正听助理对自己汇报通告事宜。外面记者不知为何比刚来的时候多了一大圈,现在出去恐怕是不可能了,叶晓晓忙中偷闲,绞尽脑汁地找密室通关游戏中的一把钥匙。

耳边传来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大概是护士又回来了。

助理喋喋不休的声音戛然而止,沉默片刻,叶晓晓听见房中极清晰的一道吸气声。

找个钥匙还要破译盒子密码,烦人。她盯着屏幕头疼,闻声抬头看了眼,手指不受控制地一划,半开的盒子立马紧闭锁死。

傅泽然见到突然出现的沈昭,惊喜地扬声:“沈哥你怎么来了”

“听说你拍戏手受伤了我来看看你。”沈昭擦过坐在小沙发中的叶晓晓,径直走到了床前,将手上的礼盒顺手放在柜上,“怎么样了”

傅泽然摆手:“没事没事,就是手擦破了点皮,没什么大碍。”

“嗯。”他眼尾地扫过呆愣住的那人,不经意地问,“听说你最近在拍周导的戏”

“是啊,拍的差不多了,本来今天是最后一场,但临时出事,所以只能下次补了。”傅泽然回的一头雾水,别说是他的助理,此刻他本人也是摸不着头脑。沈哥那么忙,一般不会为了旁人小伤小痛的来探望,更何况还是在知道医院外围了这么多人的情况下。

难不成他注意到墙角的叶晓晓,慢慢醒悟过来。

上回轰趴沈哥把人抱走的记忆还在,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他们两的关系并不一般

叶晓晓望着眼前的沈昭,头一回觉得记者是那么可爱,最好能再堵一会儿,让她在这多偷窥下也好。

沈昭应声:“那你好好休息。”

叶晓晓正打算偷窥,就见背对着她的沈昭转过身,朝自己的方向走来。一次又一次的经验告诉叶晓晓,她的愿望就没有一次是实现过的,后者根本没给她偷窥的机会,脸上还带着笑意,开口问她。

“今天戏都拍完了吗”

她“啊”了声:“没”

“等下要回剧组”

“嗯,我等记”者走了再离开。

“走吧。”

叶晓晓眨眼:“什么”

沈昭解释:“我送你去,正好顺路。”

理智在见到沈影帝瞬间下线,叶晓晓根本没想到问“你怎么知道顺路”,身体就乖乖地跟人走了。

病房里,助理一脸呆滞,望向傅泽然:“怎么走了”

傅泽然心里清楚得很,沈哥恐怕不是来找自己的可他怎么会知道晓晓在自己这

思及此,他嗓子有些发干,不确定地问一旁的助理:“我刚刚是说过,昕瑜口风很紧吧”

助理茫然:“有吗”

傅泽然捂住了脸。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