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餐桌上的菜没动几筷子,一打啤酒就已经空了两个瓶子。

“当初我就很看好潜溺3,但是没想到实际比我预期的要好上这么多,可惜我这两天在忙别的,庆功只能搁置了。不过能在这遇到你也是难得。”李承乾兴致颇高地满上酒杯,对叶晓晓举杯,“再来一杯”

叶晓晓只觉酒气从喉咙泛上来,连忙拒绝:“不了李导,我喝不了。”

“才两杯啤酒就喝不了了那你是真不会喝酒。”

叶晓晓沉默,难道她看起来这么像会喝酒的人

李承乾看起来心情很好,脱离了片场,脾气不像印象中这么差。他也没有要逼她的意思,摇摇头一个人把酒干了。

叶晓晓被他灌了些酒,还没进食的胃有点难受。她看了眼表,算一算在李承乾这坐了快有二十分钟,也是时候回去了。

她清了清嗓子,刚要说话,就被对方抢先了。

“我最近着手在忙一部新戏,试镜还没开始。你要是感兴趣的话,我过两天发一份资料给你的经纪人。”这话一出口,多少表明他对叶晓晓这个艺人有点赏识,机会难得,多少演员想求都求不来。

李承乾看她道了谢,直接道:“没什么好谢的,你要是个花瓶,我才不会跟你说这些怎么这么久了人还没来”

叶晓晓反应有些迟缓,问了句:“谁”

他正张口要答,瞥到了出现在门口的男人,嘿的一声就笑了:“说曹操曹操到。”

叶晓晓才想起来她霸占了人家的位置,用手在桌上撑了一把就想站起来。没想到人一离开椅子就有点晕,稍趔趄了下,就被身后的人扶住了手肘。

那人刚从室外进来,带了一身寒气,手掌却还是温暖的。她道了声谢,刚想挣开,对方却反手直接握住了她的手腕。

随后,沈昭温和的声音响起:“抱歉。路上堵,来得晚了。”

李承乾早就已经习惯,调侃了句:“知道你是个大忙人,约一次比谁都难。对了,这是叶晓晓,碰巧也在这里。她在潜溺3的时候跟你搭”

介绍到一半,他盯住了沈昭握着人家的手,一句话生生在嗓子眼给断了一半。

沈昭对他难以置信的目光不以为意,目光扫过桌上,停在了叶晓晓面前空了的酒杯上。停了一瞬,一出声,带出点笑意:“你喝酒了”

这话问的是叶晓晓。李承乾看着他的笑,就知道不妙,他眼神不停地在两人间游移,惊诧显而易见。

“沈影帝。”

叶晓晓尚还清明,一手任他握着,另一只手虚撑着桌子,慢半拍地看他,肯定地点头。

李导等的人居然是沈昭。

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她今天见到他竟然没有了以往这么大的惊喜,反倒心里像是憋着一股气,有些闷。酒精在逐渐发挥作用,她盯着他大衣前的纽扣发呆,眯了下眼睛。

沈昭垂眼看她,开口问:“怎么来的”

“剧组说要庆祝,就过来吃饭”叶晓晓察觉到手腕还被他握着,又微微一挣,还是挣不开。

他看她一眼,松开了手,将人重新带回了座位。李承乾又纳闷又震惊,眼中摆满了好奇,但当着叶晓晓的面还是没问出来,接着他就目睹了沈昭叫来服务生,再加了个位子。

这如果还没猫腻,那他李承乾这么多年来的电影就白拍了。

李承乾终于忍不住问沈昭:“怎么你和叶晓晓是什么关系”

沈昭还没回答,一直在神游发愣的叶晓晓就代他答了:“我们没关系。”

他看菜单的动作一顿,抬眼看她。

叶晓晓望着杯子发呆,重复了遍:“没关系。”

“”听这口气,千万粉丝们心中的沈大影帝是被嫌弃了

李承乾今天遭受到的震惊已经太多,闻言目瞪口呆,赶紧去看当事人的反应。岂料沈昭神色还是没变化,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一般,转回目光,点完菜后将菜单递回给了服务生。

等菜上齐,叶晓晓才动了动:“我要回去了,莫平他们还在等着我”

沈昭“嗯”了声:“吃完我送你回去。”

她站起身,看他:“我说我要回莫平那边去,剧组的人还”

他望过来,展眉笑了笑。叶晓晓话语一顿,渐渐消音,重新坐了回去。

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她心底总压着股不可名状的火,说不清来由,不上不下,怎么也发泄不了。前几天从早到晚都在忙,倒也没怎么在意,而刚刚酒一下肚,在看到沈昭的那瞬间,那股火就愈渐燎了上来。

她潜意识里还保留着一丝清明,揉着脑袋暗暗对自己质问了几句:你乱冲沈影帝发什么火语气别扭成那个样子是怎么回事喝多了脑子都不好使了

叶晓晓有些想不通,就抿着唇没再开口。沈昭本来就不是多话的人,而李承乾早就抓心挠肺想问个清楚,但觉察到此时微妙的气氛,也就憋着没发问。

一顿饭吃得很沉默。

用完餐后,叶晓晓的酒意非但没被盖下去,反而有茁壮成长起来的意思。她看上去还清醒着,但脑海里的醉意已经一阵又一阵地晕了上来。

沈昭带了人要走,被李承乾叫住了:“哎哎,别走啊,今天好不容易聚一次,你好歹”

他一拍桌子:“你好歹解释一下吧”

沈昭声音淡淡:“你那个剧本我看过了,赞助的事过两天再谈,现在我有点私事要处理。失陪了。”

答非所问。李承乾好奇心被吊得不行,闻言一口气卡在喉咙处,吞也不是,吐也不是,愤愤地一拍桌子。

承认句你们俩有关系会死吗

车内一片漆黑,只有窗外的灯光隐隐穿过车窗透进来,沈昭发动了车,却迟迟没有开。

叶晓晓坐在车座上发了会儿呆,突然转头对他开口:“沈影帝,我要下车。刚刚离开了这么久,莫平该来找我了。”

沈昭一言不发,看着她低头开始从包中掏手机。她是真醉糊涂了,这会儿找了良久的号码才迷蒙着拨过去。

电话一通,莫平着急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在安静的车内听得颇为清晰。

“晓晓姐谢天谢地,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我刚刚给你打了这么多回你一个都没接,我差点就要冲进卫生间找你了。”莫平声泪俱下,“晓晓姐你在哪儿”

叶晓晓笑了笑,开始解安全带打算下车:“我这就过来。”

她醉了还难得的口齿清晰,莫平只当她是去卫生间补了个妆:“那晓晓姐你可要快点过来,不然我们都要吃得差不多了。”

叶晓晓嘴上应着,却发现从旁伸过来一只手,将她的手机抽了过去。

“莫平。”

莫平吓得够呛,憋着声咳了半天,缓过气来后才颤抖着答:“沈沈沈总”

“嗯。”沈昭看叶晓晓一眼,神色莫辨,“她现在在我这,等下我送她回去。”

老总一发话,莫平哪敢多问,声音带了十足的恭敬:“好的沈总。沈总您开车小心。”

挂了电话,沈昭将手机递回给了叶晓晓,后者接过来后,不解地看他。

“我为什么不能自己回去”

“叶小白。”沈昭与她对视片刻,“到底怎么了”

叶晓晓被问到,低头兀自沉默了会儿。半晌抬头,没头没脑地问了句:“你看我像不像一朵花”

沈昭目光落在她泛红的眼睛上,并未开口,像是等着她的下文。

她思绪很乱,此时眼睛睁得大大的,竭力佯装自己的清明,想到什么说什么。

“莫平说,现在有名气的男星都是万花丛中过,难找片叶不沾身的”她声音带了疑惑,“我也知道。但自己知道是一回事,听别人说又是另一回事,你说是不是”

停了下,她又开口,这回语气带了点控诉:“温仪说的也没错,我就不该奢望什么。我本来也没想要这么多,可要是关系近了,我总会想能不能再近些”

沈昭静静地听她讲,神色淡然。她见他没反应,也不再顾忌什么形象了,越说越激动,委屈感随着醉意一并涌上来。

“我知道没可能,我本来都准备好保持距离了,可你为什么总要撩拨我”她愤愤,“你不仅撩拨我,你还亲我,你为什么要亲我你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

说着说着,叶晓晓突然意识到了近几日的无名火从何而来。

她在沮丧,在不甘。

随着潜溺3的大火,陆申与叶晴这一对也受到了极大的关注,呼声也越来越高。但电影终究是电影,连粉丝们都知道要将电影和现实分开,而对比起现状,这样的反差实在给了她极大的挫败感。

沈昭的高度是她难以企及到的,像他这样的男人,怎么说都不会注意她一个小明星。如果一直以来不是她在主动着,别说更近一步的关系了,恐怕就连说两句话的交情都没有。

面对她字字铿锵的控诉,沈昭并没有惊讶或愤怒。相反的,借着模糊的光,叶晓晓看见他认真地听完自己每一个字,竟弯唇露出些笑意。

笑什么他居然还能笑

叶晓晓蒙蒙的,想着他一定没把自己的话当回事,于是丧气地转脸:“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就当什么都没听到好了。”

闷了片刻,她感觉有细微的风传过来,一回头,身旁的男人已然靠近。

“叶小白,”他心情很好,“我原来不知道,你喝完酒还会发脾气。”

今晚的叶晓晓语气特别冲,有意要顶撞他,反驳道:“发脾气怎么了”

“没怎么。”他笑了声,“我很喜欢。”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