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6.第四十六章

;说到喝醉闯祸,叶晓晓深有体会。在她为数不多的、不堪回首的记忆中,曾有过一小段在宴会上喝高的经历,那次宴会最后以邵萱的咬牙切齿结尾。过程已经不重要,但结果十分惨烈。

昨晚上也不知道怎么会来了沈昭的公寓她不会是扒着他大腿哭着求要来的吧

鉴于她的黑历史,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叶晓晓心里天人交战了半天,眼一闭心一横,蹑手蹑脚地摸出了房间。

她现在的心情真是复杂得难以形容,明知道自己肯定趁醉对沈昭干了什么,可等下面对他的时候八成又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什么都不记得了,能说什么

难不成还要她无比真诚地问上一句,“不好意思啊沈影帝,我昨晚上喝断片了什么都不记得,你能告诉我我对你做了什么”吗

叶晓晓一边想着对策,一边从客厅溜过去,在她身子挨上墙壁的时候,鼻间闻到一股香气。

食物的香气。

她在原地磨蹭片刻,循着香气来到了厨房,探头往里看了一眼。

沈昭正站在调理台前,穿着棉衬衫与深黑休闲裤,背对着她,听声音像是在打蛋。

厨房的窗外艳阳满照,照得他周身都泛起层柔光,瓷筷与玻璃轻微撞击的声音在安静的公寓里听得很清晰。叶晓晓只往里边瞥了一眼,目光就收不回来了。

光是看着,心中就渐渐漫上一丝莫名的暖意。

像是感受到她的眼神,沈昭将玻璃碗放在一旁,从右手侧的柜子中翻出个小碗,有意无意地往门口看了眼。

叶晓晓立马站直了身,提心吊胆地等着对方的反应。她不动声色地后退一步,眼角余光警惕地注意着他手上拿着的那个碗,生怕等下一向温和的沈影帝失控砸过来。

他见到斜靠在磨砂门旁的她,问:“洗漱过了”

“对不啊”叶晓晓酝酿好的措辞卡了壳,“没没没有,我这就去。”

走到一半,她想想还是不对,又折了回来。

“沈影帝,我那个,我昨天晚上喝醉了。”

沈昭调了火,热锅后开始往里倒油:“嗯,你喝醉了。”

“我对你不,我昨晚喝醉以后,有没有做些什么”她斟酌半天,“非同寻常的事”

沈昭闻言,关了火转过身:“你不记得了”

“记得一点。”

“记得什么”

她迟疑:“记得我喝醉了”

光是看她这样子,他就知道最重要的应该全被忘了。

沈昭目光在她身上停留数秒,才回答她原来的话:“没做什么。你昨晚喝醉后睡着了,公寓没人,所以我就把你带了回来。”

叶晓晓睁大眼:“就这样”不应该啊,她居然没趁机把他给办了

头一回从别人口中听说自己酒品这么好。叶晓晓半信半疑地打量着眼前的人,试图找出些蛛丝马迹来,可沈昭此刻又转过身去继续手上的事,神情自然,动作顺畅。

根本让人看不出什么来。

叶晓晓洗漱过后,沈昭仍在厨房中忙着。她刚想踱步过去,突然想起了温仪的事,走回客厅打开了电视。

电视上正放着晨间新闻,她等了片刻才看到娱乐板块。在播过几个电影电视剧的宣传预告后,秦温仪那张妆容精致的脸出现在了屏幕上。

主持人满面笑容地播报着新闻,语气虽说十分正式,但能听出有明显的调侃。

节目下方展开一条新闻标题,言简意赅,一眼就能知道大概。叶晓晓从头看到尾,眉毛抖了抖。

娱乐大小事:某知名女模特片场调戏同行,被拍抓现行

秦温仪是个模特,待的圈子虽说不如演艺圈美人多,但男模特个个宽肩窄腰、八块腹肌,该有的全都有,不该有的一块没长,光在一旁看着就是福利。

模特圈内的关系不比演艺圈简单多少,关系乱的大有人在。有的人前脚搭上一个后脚就又换了一个,固定的床伴更是少之又少。

温仪虽然看着奔放,但骨子里却还是保守。满眼的美色不能吃进肚子里,她就选择了“小撩怡情”。

对此她曾不止一次强调:“你情我愿的哪里能叫调戏这叫**,口头上占个便宜,又不是开房,还能调出事来”

叶晓晓看着新闻,心道,现在不就出事了

新闻实时播报,视频切给了场外的主持人,屏幕上闪过一个片段,画面中乌压压的一群记者举着摄像机等在楼下。周围的环境看着有点熟悉,是盛宸给叶晓晓安排的公寓。

电视中主持人的话讲到一半,厨房中突然传出了动静。

叶晓晓偏头去看,沈昭刚好从厨房中走出来,正巧也看见了电视上的新闻。

他应该不认识温仪。

她正要开口说话,就被他接过去:“那就在这里住几天吧。”

叶晓晓手上还拿着遥控器,闻言吓得换了个台:“你说什么”

“你是盛宸的艺人,现在没有地方可以去,这里可以暂时借你住几天。”

沈昭是盛宸的老总,她是盛宸的艺人,公司艺人遇到些困难,作为老总确实不能坐视不理。他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叶晓晓也听清楚了。只是这逻辑为什么怎么想怎么不对啊

叶晓晓眨巴着眼,盯着电视屏幕开始思考。想了没多久,就被眼前的节目吸引走了注意力。

电视上放的是大咖厨房的上一季。

大咖厨房是以季度为期拍摄播放的明星真人秀节目,莫平在接这节目前再三保证过,虽然名字里带着“厨房”二字,但明星们作秀偏多,接触锅碗瓢盆的时间极少。

叶晓晓专心致志地看着节目,屏幕上正在放视帝罗辰舟掌勺的一段,眼前的人熟稔地将葱与碎椒洒在鱼头上,翻炒后出了锅。一看就色香味俱全。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她沉默片刻,艰难地转头,对沈昭扯出一个笑:“沈影帝,你会做饭吗”

他望着她。

“收徒弟吗”智障的那种。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