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摄影棚的位置偏僻,附近大路宽阔,薄薄的余晖在眼前铺陈开来。

车内,叶晓晓坐在副驾驶上,眼神往左侧挪过去,又收回来。等开出一顿时间后,她打破了沉默:“咳,沈影帝,你怎么突然在这里?”

“我正好在附近开会,顺便接你回去。”沈昭身上还穿着正装,神情不变:“刚才那位是你的朋友?”

叶晓晓一愣,反应过来他问的是刘湘茹:“不算是……就只是认识。”

他微侧过脸看她一眼,“嗯”了一声。

此时车子转过了十字路口,周围渐渐开始热闹起来。

当叶晓晓第三次将目光暗搓搓地转到沈昭身上时,他动作顿了顿,问:“今天录制完节目,感觉怎么样?”

叶晓晓上一秒还在偷窥他,闻言连忙收回目光,一本正经地盯回膝盖。

她声音有些飘:“还不错……”个鬼。

不过沈昭这么忙,就算节目出来了也不会去看,她再怎么瞎掰胡扯,他也一定看不出来……吧。

一想起厨房,叶晓晓心里就泪流成河。这两天在他面前丢人丢太多,现在怎么说也要挽回一点她高大的形象,什么“我光顾着花痴你,把之前教的都忘光了”这种话,打死都不能说。

沈昭略作思忖:“既然这样,晚上帮我打下手吧。”

“……”叶晓晓双眼明亮地应了一声,下一刻装着看风景转过头去,脸色立马苦下来。

让你作死,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沈昭公寓的厨房不大,但容纳两个人足够宽敞。

经过前两日的恶补,叶晓晓早就对厨房的摆设驾轻就熟。她给自己做了心理建设,如果沈昭的“打下手”只是递个碗洗个菜这类的活,那她还是没有问题的。

显然现实并非如此。

叶晓晓对着眼前正热着油的锅,欲哭无泪地思考了会儿人生。

在这之前,每次下厨她基本都是在沈昭身旁看着,现在真正主厨的人换成了她,就只能干瞪着锅铲发愣。

不是不知道怎么做,但一回想起下午节目上那位厨师露出的表情,她就觉得她已经跟自己的厨艺彻底决裂了,再无信任可言。

怎么沈昭一个大忙人厨艺能这么好?

大忙人刚接完电话回来,正巧撞见她这副表情,索性在门口停了片刻,眼中笑意浮动。

不动声色地看了会儿,他才出声解救她:“怎么了?”

叶晓晓见他出现,如蒙大赦。她思想挣扎了半晌,十分诚实地开口:“沈影帝……我不会。”

心虚得不行,脑袋都快耷拉下来了。

沈昭听着倒没有多吃惊,像是在意料之中。他走了进来,先是关了火,再从冰箱中拿出两个西红柿,递给她一个。

这意思是她可以从战场上下来,转为后勤人员了?

叶晓晓心领神会,感激得两眼放光,跟着他挨到水池前冲洗。

厨房里一时间没人说话,只剩下潺潺的水流声。她洗完西红柿,尝试找话题:“沈影帝,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做菜的?”

沈昭从她手中接过西红柿:“以前一个人出国生活过一段时间,不习惯西餐,就学着做给自己吃。”

这是她第一次听他讲他的过去。叶晓晓眨巴着眼看他,脸上写满了“还有吗”三个大字。

他垂眸看她一眼,嗓音低缓:“其实并不简单,一开始我也经常弄砸。”

叶晓晓听得嘴角都要扬到耳侧了。

沈昭从一开始就以遥不可及的形象出现,到现在为止在她心里都是高高在上的,没想到他也有过这么凡人的一面。

心情大好。

叶晓晓出神间,对方就已经切完了西红柿。正要剥蒜,就连忙被她拦住了:“我来我来,你掌勺就好,其他的我都包了。”必要时刻还是要彰显一下自己的能力的。

虽然只是洗菜切菜的能力。

沈昭也没推辞,将案台上的刀往里推了推,侧身给她让出一片空区来。两人靠得很近,近到她身上的淡香他都能闻到。

他取了香芹正要处理,就听到一旁她轻轻地抽了抽鼻子。

叶晓晓拍完蒜,将脸侧向一边,一脸泫然欲泣的模样,抬手就想用手背抹眼睛。

刚才她拍完蒜,才要上手剥,就被熏了个正着,顿时辣的找不到东南西北。眼泪一下子就涌了上来。

正想抹眼,手腕就被握住了。

叶晓晓泪眼朦胧地望着面前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又抽了抽鼻子:“我没事,就是被蒜熏到了。”

她一只手被他虚握着,另一只手上还有蒜,根本没法去擦眼泪。视线模糊中,她听见对方应了一声,伸过手来用指腹擦过她的眼。

他手指温热,顺着往下拂过脸庞,收动作的时候无意擦过她的耳廓。叶晓晓身体微僵,脸蹭的一下就红了。

脸红归脸红,胆子还是在的。

察觉到沈昭手上松力,她抓住时机,扯谎不打草稿:“沈影帝……我好像还是看不清。”说完配合地眨眨眼,眼泪说来就来。

感到温热的手指再次抚上来,叶晓晓心里激动地跑起了圈,正思考着要不要进一步撩的时候,对方开口了。

“做菜是需要练的,光看着我动手没有用。材料我来准备,”他一笑,“我教你怎么做。”

沈影帝亲自教授,叶晓晓顾不得垂涎美色,只能认真地听着做,时不时回头确认一眼。

菜做的是西红柿炖牛腩,步骤不算复杂,牛肉与各种作料煸炒后加水,大火烧开后用小火慢炖,接下来就是等时间。

叶晓晓加了水,视线由锅中挪到沈昭脸上,眨眼道:“这样就好了吗?”

他颔首:“再等一下。”

大火煮了一会儿,汤已经开始沸腾,咕嘟咕嘟冒起了小泡。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汤汁已经有溢出来的趋势,下意识地往后一退。

沈昭站在她的斜后侧方,见状正要倾身将火关小,叶晓晓此刻一退,直接撞进了他怀里。他动作一顿,一只手顺势自然地揽住她的腰,伸出另一只手关小了火。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他收回了手,向后退开一些。

他刚才的搂腰八成是无意的。叶晓晓拿眼睛偷瞄他,扼腕叹息,机会多难得啊,要是时间能延长点该多好。

她的可惜之情溢于言表,恨不得时间倒退再来一回。

沈昭微微挑眉。

之后的几个菜沈昭没有让叶晓晓动手,算起来,她真正做的也只有一道西红柿炖牛腩。汤炖了快一小时,调味出锅后香气四溢,她惴惴不安地尝了一口,味道竟然意外的不错。

简直不敢相信,有一天她也能做出像样的菜来了?叶晓晓抬头看沈昭,眼中散出光芒。

明明心中都快飘起来了,面对沈昭时她嘴上还是谦虚着:“沈影帝,味道好像还行。”

他闻言也尝了口汤:“嗯,很不错。”

可以肯定,这是一句赞美。叶晓晓被夸后却并没有特别欣喜,反倒愣了愣,看了眼他手上的勺子。

——勺子是她刚刚搁回去的,上一秒她还拿着它喝了一口汤,而他竟然就这么拿起来就着喝了,并且看起来毫不尴尬。

叶晓晓暗自挠墙:这简直……简直比亲吻还要惹她脸红心跳啊!

吃过饭后,时间已过了七点。

沈昭在离席时正好接到一个电话,对方似乎是有什么重要事,说了两句后他的眉就蹙了起来,沉声道了声“继续”,看她一眼后往书房走去。

晚饭基本都是他做的,叶晓晓自告奋勇地担起了收拾残局的大任。厨房的灯光亮如明昼,她将洗好的碗摆进橱柜中,关了灯从厨房出来。

此刻客厅中只有她一个人,静下来,只听得到鱼缸中水波轻微晃荡的声音。叶晓晓百无聊赖,蹭过去看了两眼。

鱼缸中不断有细小的泡泡自底下涌上来,她将手指贴上玻璃,鱼群倏忽散开,纷纷窜进了造景的珊瑚礁中。不过多时,有鱼摇着尾晃出来,有一下没一下地隔着玻璃啄她的手。

不远不近,若即若离。看着看着,叶晓晓心中忽然蔓起一丝丝情绪。

不自觉开始出神。

她对沈昭的心思不是一天两天,也知道自己表现得十分明显,并且最近随着进一步接触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有着越演越烈的架势。

温仪曾在她花痴沈昭的时候拿着手机给她念过一段话:“晓晓,我觉得,‘全世界都在看你发|浪,你还以为自己冷艳得像灭绝师太’这话,十分适合你啊。”

叶晓晓嗤之以鼻:“不适合。”

她知道自己有多明显。

关键是,她都这么明显了,沈昭不可能没察觉。他不动,她也不敢再往前,生怕一不小心把人挤跑了。

正出神,身后忽然有了动静。叶晓晓转回身,见沈昭刚从书房出来,手上还拿着手机,不假思索地问:“沈影帝,你要出去吗?”

他看上去应该是有要紧事。

沈昭闻言,眉头舒展开来,将手机随意放在一旁,抬眼开口:“我不出去。你要看电影吗?”

“……啊?出去看电影?”她呆愣地回。

沈影帝出去看电影?恐怕一出去就变成看粉丝了吧。

他回:“不出去,在家里看。”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