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三章

“……”

叶晓晓正背对着门口,见到秦温仪呆若木鸡的神情,就知道肯定是沈昭进来了。

在进公寓之前,她真的没有想过会这么乱。沈昭在楼下停车花了点时间,所以她就先上来了,本来想提前给温仪通个气,但聊着聊着就把最重要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此时客厅的桌上堆着果皮,化妆品的瓶瓶罐罐也东倒西歪,沙发上抱枕被扔在了各个角落,还有一个正垫在温仪的脚下。

叶晓晓闭了闭眼,调整出一个笑,转身看向身后的沈昭:“那个,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一个朋友,秦温仪。她是los的模特,以前和我住在同一个公寓里……”

接着转向魂游天外的秦温仪:“温仪,这是沈昭……你认识的。”

她到底是为什么要把人带上来?

叶晓晓心里早就泪流满面,但表面上还是装得镇定无比。她抬头看沈昭一眼,见后者眉头都没皱一下,大方地颔首:“你好。”

秦温仪僵硬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沉默半晌,才憋出一句话:“……你、你好。”

刚刚还在背后说人闲话,下一秒真人就从容不迫地出现了。也不知道刚刚的话被他听进去多少。

盛宸给叶晓晓安排的是单身公寓,客厅本来就这么点地方,现在乱成这样,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她当机立断,趁着温仪还在震惊中,将沈昭拉回了自己卧室。

她悔不当初,将目光转到墙面上:“你,你先在这里待一会儿,我去给你倒水。卧室里没什么私人物品,你随便看。”就是不去看他。

……好在她是刚搬到这里,沈昭的巨幅珍藏海报都还贴在温仪的公寓,没来得及转移过来。

她刚刚在他面前怎么夸自己的来着?

“……”

回想起自己之前的豪言壮语,叶晓晓头皮一麻,转身就要落荒而逃,手却被拉住了。

沈昭一身的西装革履,整个人与身后嫩黄粉白形成鲜明对比。他低低笑了一声:“不用倒水,我又不是什么客人。”

叶晓晓闻言,脸噌的一下就红了。

直觉告诉她现在要冷静,因此她连牵手都没顾得上回味,就直截了当地蹭开去:“我我我去给你倒水!”

客厅里,秦温仪还保持着僵硬的状态。与之前不同的是,注意到到叶晓晓出了卧室后,她终于转头,将目光锁定在了前者身上。

秦温仪掀掉面膜,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见叶晓晓走过来,连忙从沙发上爬下来,将人拖到了厨房。

她一脸惊恐地问:“沈、沈昭?活的?”

“活的。”叶晓晓点头。

沈昭啊!

是沈昭啊!

秦温仪艰难地消化现实,缓了半天才开口:“晓晓你怎么会认识沈——不对你现在是盛宸的艺人,可你怎么会和沈昭这么熟?”

叶晓晓正想组织措辞,就被对方低声打断:“晓晓,你该不会是被他潜了吧?”

“……”

秦温仪见她无言地开始烧水,以为是默认了。她原地沉默一阵,而后亦步亦趋地跟了过去:“潜不潜的我也不好奇,晓晓你哪天不迷沈昭了,大不了甩了他回los呗,没什么好稀罕的。”

她刚把安慰话说完,又心虚地继续:“不过,我刚才骂他的话他应该没听到吧?”沈昭记不记仇她不知道,但她刚诋毁过人家,是个正常人就不可能没点反应。

叶晓晓放下电热水壶,咳了一声:“温仪,他没潜我。”

没潜怎么可能看起来这么熟?

秦温仪刚想开口,却想到了什么。她脑海里渐渐浮上另一个念头,不可置信地又定在了原地。

“……真的?”

水已经烧开了,向上蒸腾着白雾。叶晓晓手有些不稳,但还是装从容地将开水倒进玻璃杯,抬头又在呆住的秦温仪身上加了一码:“嗯。”

不光温仪觉得不真实,就连她自己都还没真正接受这个现实。

叶晓晓开了卧室门,往房间里扫了一眼。

她的卧室不大,桌上剧本与文件凌乱地堆在一起。她进去的时候,沈昭已经把西装外套脱了搭在衣架上,正垂眸翻一本笔记本,唇边还带着隐隐的笑。

他看得很专注。叶晓晓放下水杯,好奇地凑过去看了眼。

笔记本内页的背景图是浅蓝色的天空,纸上笔迹凌乱,时不时地还多出颗爱心。

有点熟悉。

叶晓晓眯了眯眼,视线略过沈昭的肩,目光落在了本子上。等看清了纸上的字后,她脑袋轰的一声,当机了。

——“完成目标:成功递咖啡一次,搭讪半小时,偷看男神37次,对视3次”。

“……”

她忙不迭地伸手去遮,声音颤抖地转移话题:“沈昭,你要不要喝水?”

叶晓晓再次深刻反省了下,今天她怎么就想不开要请他上来坐坐的?还什么“你随便看”……老底都被他看光了。

她心里各种情绪一并涌上来,乱成了一锅粥,唯一想到的就是去要那本笔记本。

沈昭合上笔记本,见她红着脸,半是紧张半是忐忑地望着自己,动作一顿。他要是再不把本子给她,恐怕下一秒人就要扑过来上手抢了。

他将笔记本放回桌上,好整以暇地看她,缓声问:“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没了。真没了。”

叶晓晓哭丧着脸,随便从旁抽了本杂志给他:“实在无聊的话,你看这个吧?”

她将杂志递给他,顺便看了眼封面。

杂志是上上期的《precus》,封面正好是碧海紫沙滩的加州菲佛,一对背影并肩走在沙滩上,周围的景色高阔,整个画面唯美而诗意。是李司维拍的叶晓晓与沈昭。

“……”

祸不单行。

这样的场景,说她不是故意的谁都不信。叶晓晓尴尬得无地自容,见沈昭要伸手过来接,手腕一收就想将杂志抽回去。

让她没想到的是,沈昭的目的根本就不是杂志。他修长的手越过书,径直握住了她的手腕。

他此刻正坐在桌前,叶晓晓站在座椅旁。她的手被他一拉,身体也不由自主地跟着倾下来,矮着身对上他的目光。

沈昭的眸色很深,眉眼深邃,光打下来有一小片淡阴影。他笑意淡了下去,叶晓晓看着他,紊乱的心跳渐渐平静下来。

他不会后悔了吧?

“盛宸旗下女艺人很多,出色的也有不少。僧多粥少,因此在娱乐圈内攀附上位是一种捷径,这个圈内的每个行业都不能避免。”沈昭嗓音沉稳,像是在客观地评价。

娱乐圈水浑人人皆知,但沈昭他是盛宸的老总,也是变相地活在镜头下,像他这样的,场面上的官话一定说得不少。叶晓晓一愣,没想到他会突然这么坦白。

难得他的意思是,攀附上位在他看来是再寻常不过的?

叶晓晓心慌起来,怔怔地看沈昭继续:“这也是我息影的原因之一。”

她望着近在咫尺的沈昭,没反应过来。

他稍一停顿,把话接下去:“我还没有家室,所以,欢迎来插足我的私生活。”

对方的话在叶晓晓脑海里转了一圈,她第一个反应是“果然温仪说的他都听到了”,而后才后知后觉地理解了他话中的意思。

片刻后,正在客厅里涂指甲油的秦温仪听见了开门的响动,她猛地抬头,见是叶晓晓后放松了下来。后者捂唇,正满脸绯红地靠着门。

“怎么突然出来了?”吓死她了,还以为是沈昭呢。

叶晓晓强作镇定,嘴唇还有些麻:“我出来喘口气。”

一星期后,《飞回》的试镜会正式开始。

《飞回》是李承乾着手在准备的一部新戏,也是他之前与叶晓晓提的那部戏。

新戏的剧情推翻了他以往拍的所有电影的设定,与《潜溺》系列不同,这部新片不再是大片题材,甚至连时下最流行的热元素都没有加进去,更不需要强大的后期制作。

这是一部现实题材的电影。

在参加试镜会前,叶晓晓看过剧本的主要梗概。影片讲述了一个离婚女人坎坷的北漂路,结婚二十年,她的丈夫婚内出轨,法院把两人的女儿判给了她,同时留给她的还有一套婚房。别无其他。

女主角当了十几年的家庭主妇,现在失去了丈夫的依靠,几乎成了一个废人。而女儿眼看着就要二十岁,还要跟着自己吃苦,她不甘心。于是在此时,她打定主意,卖掉了前夫留下来的房子,带着女儿开始了北漂之路。

影片从女主角北漂开始,中间剧情节奏不慢,后期转折也十分有看头。虽然没有热元素的噱头,但影片立意深刻,对几位主演演技要求极高,要是拍得好,很有可能冲击下一届的金蜂电影奖。

叶晓晓要试镜的角色,就是影片中女主角的女儿。

这个女儿是从小被宠到大的,心思单纯却性格骄纵,突然经历了这场变故,对生活充满了戾气。相应的,影片中也会出现不少女儿与女主角摩擦争吵的片段。

类似的角色叶晓晓以前演过,因此对这场试镜会也没有太过担心。

来试镜的演员们都紧张地侯在场外,里边的门在此时打开,一位工作人员探出头来,喊了一声:“603号。”

莫平推了推眼镜:“晓晓姐,到你了。”

叶晓晓嗯了声,站起来跟了进去。

偌大的房间内,李承乾与其他几个人正坐在主座上,见叶晓晓近来,朝她点了点头。

按例介绍完自己后,试镜正式开始。

李承乾翻了翻剧本,低头看了两眼,将目光从剧本中抬起来。

“第八幕第十一段。”他沉吟,“试一下薛渚的戏。”

——薛渚是女主角。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