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五章

叶晓晓话一出口,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巨响,工作人员挪反光板时碰到了摆放道具的架子,一个不慎就倾斜着倒了下来,杂七杂八的物件零落了一地。

人群围了上去,几个演员也跟着帮忙收拾,片场开始变得哄乱,李承乾头疼地喊了声:“先别管其他的,有两个全幅镜头被我搁上面了,你们快看看镜头是不是摔坏了!”

助理紧张地看了几眼,直起腰抬头回:“李导,好像没摔着。”

李承乾听见镜头没事,松了口气,招呼来旁边的人一起整理。周围一片嘈杂,一时半会儿没有人注意到叶晓晓这边。

“既然你都这么问了,”张昕瑜索性合上了剧本,侧过脸,此刻脸上没了笑意,“那天是我看了你的手机,新闻也是我让那个记者放出去的。”

她承认得坦坦荡荡,看起来没有半点愧疚。叶晓晓眉头一皱,正想开口,又被对方接过话。

“我认识沈总这么多年,他身边从不缺像你这样的女明星,甚至不缺像我这样的。以前借口搭讪想把自己送出去的女明星多了去了,没有一个成功的,你不过是其中一个。”张昕瑜平缓地开口,语气轻嘲,“新闻虽然是我让人曝光的,但是你难道不是想借他上位?难不成新闻说错了?”

当初在《潜溺3》剧组时,她就早看出来叶晓晓的用意,沈总不封杀她,是看在她是新人的份上才手下留情。而她却得寸进尺,涎着脸从los转到了盛宸,想要攀沈总,也不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那个资格。

只是她没想到,公司居然回护了叶晓晓。

越想越不甘,张昕瑜往日里优雅的神情褪了下去,冷笑了一声:“叶晓晓,在娱乐圈里,做梦的人不少,但应当要有自知之明。沈总他护短,我在盛宸待了这么久,你大可以去告诉他这件事是我授意的,到时候他会帮谁一目了然……想要沈总看上你,简直是痴心妄想。”

叶晓晓听完,并没恼羞成怒,反而冷静地打断她:“在遇见你之前,我以为我的逻辑已经够差了,没想到人外有人。张影后,这跟你私自看我手机有关系吗?”

“沈昭能查出来那个记者是谁,难道还查不出来背后授意的人?”看到对方闻言神色一变,叶晓晓没管她,继续说,“就算是我想要借着他上位,想要攀着他大红大紫,难道你不是?”

张昕瑜面上红白交加,绷紧了脸:“我从来没有想要攀他上位。”

她心里那点气终于被叶晓晓这句话点着了,平时看不出来,但她自己知道她心里的嫉恨已经到达了顶峰。凭什么?叶晓晓她不过就是个有点人气的新人,不仅沈总对她态度不一般,就连李导都把新剧的女主角给她演!

——而这些原本应该是她的。

叶晓晓还想再添一把火,手机在这时开始嗡声震动。她低头看了一眼,什么镇定冷静的表情都在一瞬间化为乌有,弯唇抿出一个笑,连带着眼眸也亮了起来。

“……”

上一刻这里的气氛还处在剑拔弩张的时候,现在却被一个电话打散了。张昕瑜憋着一口气,冷眼看她接起了电话,低声“喂”了一声。

电话接通后,叶晓晓站起身走到一旁,片场人声喧哗,她往外走了一段路才感觉周围稍微安静了些。

沈昭显然也感受到了她身边的嘈杂,笑了声:“还在忙着吗?”

“……现在不忙。”她又往人少的地方挪动,开口解释,“上一幕刚拍完,片场这里出了点……小状况,所以才会有点吵。”叶晓晓往外走了几步,路上有几个工作人员跟她打招呼,她只好笑着应了两声。

本来休息时间就没多久,刚才大半浪费给了张影后,叶晓晓靠着墙追悔莫及。早知道他要在这个时间点打过来,她一定提前找个安静的地方蹲着。

也许是她的怨念太强烈,隔着电话传到了对面,沈昭此刻的声音稍有停顿:“戏拍得怎么样?”

这还是他第一次问起她的通告。他手上有自己的工作排期表,肯定也知道自己最近在拍《飞回》,突然问起来,难道是李导说了什么?

叶晓晓愣了下,脚尖无意识地蹭了蹭地,如实交代:“之前有一幕怎么都过不了,李导说是抓不住角色重心……不过今天已经拍过了。”说完,她忍不住小声补了句,“光离婚后那一段,我就被ng了快有二十次,说情感不到位,但我怎么知道离婚什么感觉,想也想不出来,十年后来演还差不多……”

她甚至连婚都还没结。

叶晓晓本来就是随口一说,电话那头却静了两秒。而后沈昭应了声,声音满是笑意:“十年后?”

她没明白他在笑些什么:“嗯……”怎么了?

“不用想了,”他稍作沉吟,语气淡然,“就算是五十年后,你也不会有这种感觉的。”

为什么?叶晓晓疑惑地想开口问,关键时候刹住了话头。

没有感觉……他是指她不会离婚吗?叶晓晓盯着脚尖发怔,渐渐意识到了对方的潜台词,脸瞬间就红了起来,转身默默挠墙。

沈昭听手机里没了声音,知道不能把她逼得太紧,停顿片刻,转了话题:“下午我来接你。”

叶晓晓从面红耳赤中回过神来,连忙开口:“不用了,摄影棚离公司不近,拍完戏让莫平送我回来就可以。”

在这之前,沈昭把他这个星期的时间表发了一份给她。按照安排,她记得今天下午他要开一个会,而盛宸离这里至少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与其让他过来,还不如她过去。

又聊了几分钟,下一幕的场景已经准备得差不多,叶晓晓一拖再拖,最后才挂了电话慢腾腾地回到原位。

倒下的道具架已经被扶了起来,地上散乱的东西也被众人尽数收拾完毕。张昕瑜还坐在座位上,剧本在膝上摊开,她本人却支着下巴若有所思。

刚打完电话,叶晓晓心情从谷底直接蹦跶到了摄影棚顶,正打算找莫平询问下午的行程。她目不斜视地从旁经过,走了两步被叫住了。

张昕瑜神色复杂,目光从她拿着的手机移开:“我们刚才好像还没谈完。”

“……还有什么没谈完?”叶晓晓回想了下接电话前的情形,嘴角抽了抽,更直接地改口,“请问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吗?”

像吵架撕逼这种事,最忌讳的就是被打断,刚才两人还能坐着你一句我一句,现在时隔了快半个小时,想再要恢复之前的气氛,难度系数有点大。

对方还没开口,她就知道她肯定又要暗示自己“珍惜生命,远离沈昭”。面对眼前对沈昭虎视眈眈的女人,叶晓晓心里那点不服输跟着蹿了起来,此时此刻,她恨不得现在就冲到盛宸拿绳子把某影帝给拴到裙带上,上书两个大字——“我的”。

当然,做这件事的前提是,她得有胆子。

她对着沈昭从来都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四而任人摆布……但面对张昕瑜倒还不至于。

“张影后,粉丝们是会被舆论带跑,但不是白瞎,谁是受害者他们还是分得清楚的。”叶晓晓平静地将手机揣回包里,朝对方露出一个笑,“你想谈我们就继续。关于这两天平息的新闻……没有沈昭的允许,盛宸官方不会轻易出面摆平舆论,这你应该比我清楚。而你也说过,我只是一个新人,就算被黑了也不会让他本人来管,至于为什么……”

叶晓晓没再说下去,反而颔首承认:“他是挺护短的。”

虽然是一时冲动,但话在出口前,叶晓晓过了遍脑子。张昕瑜骄傲好强,就算相信了她和沈昭间有什么,也只会咽回肚中。

她无力地暗暗叹了口气。上位就上位吧,脸可以不要,气不能不出。

虽然话说得含蓄,但暗示性十足。张昕瑜的脸色随着叶晓晓的话骤变,听到最后已经是一片惨白,不远处的助理注意到了这里,拿着手里的咖啡跟了过来。

叶晓晓没再管她的反应,维持着镇定的表情回到莫平旁边,坐回软椅上时,脚还有些发软。

……她居然说出来了。

和沈昭确认关系这么久,她一直以来都没真正接受,就像是他说的,她没有安全感。这也不能怪她矫情,横看竖看,她除了一张脸能看以外,还真想不出来自己有什么其他的优点……当然,自夸的不算。

说起来,叶晓晓也是被人夸着长大的,但所有的自信与骄傲到了沈昭面前却变得一文不值。相处到现在,她不敢问他到底喜欢自己什么,就怕他浪子回头——呸,就怕他突然后悔了。

叶晓晓沉思了会儿,转头问莫平:“小莫,你想想,你有什么能夸我的吗?”

莫平像是早已习惯,手下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响,头也不抬:“晓晓姐,你是个好人。”

“……”

忙完了一天的行程,莫平把叶晓晓送到了盛宸楼下。

对她的到来,沈昭早就提前有过吩咐,ryan躬身将她接到了办公室内:“沈总现在还在开会,还请叶小姐你先在这里等一会儿。”

ryan转出去泡咖啡,叶晓晓等了十分钟,见人还没来,闲得四处逛了下。

盛宸顶楼一整层基本都是沈昭的私人办公区,办公室旁有个招待间,用半透明的磨砂玻璃隔开。她好奇地看了眼,房间内坐着一位女人,及肩的半长发松松挽出一个发髻,背影有点熟悉。

女人半对着她看文件,手腕间的白链表……也十分熟悉。

叶晓晓退回去看了眼玻璃门——待客间。

她睁大眼,又将目光转进了室内——

“jane?”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