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七章

暮色将至,绚金的光晕透过窗打进来,办公桌被照得一片明亮,周围宁静而和煦。

叶晓晓脑袋里反复念着沈昭的问句,半仰着头看他,不知道一时间该怎么回话,憋红了脸,干巴巴地吐出一个字:“没……”他不按常理出牌啊,这要她怎么回?

也许是从来没见过他露出这样的表情,叶晓晓短暂性失语,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放。沈昭现在站在她面前,正俯下身看她,耐性十足地等着回答。

叶晓晓还在翻来覆去地组织措辞,看他专注的神情,眼睛往下挪到了对方衬衫领口上。

正纠结着,面前带过一阵轻风,沈昭终于放过了她,直起身来:“晚上想吃什么?”

见人低着头还是没吭声,他眸色一转,笑了一声:“难道连这个也不想回答?”

叶晓晓知道他有意缓解气氛,一瞬间还真的思考了下晚上吃什么,但没过多久,眼角余光瞥到他还站在自己面前,一晃神,就又转回了刚才的问题。

窗户半开着,风软软地吹进来,桌上几张文件纸被拂起一个角。墙上的钟移了一格,时间刚好停在六点,她不回答,沈昭也没继续问,脚步一动,想收拾东西把她捎走下班。

他一动,腿就传来了一点阻力。低眼去看,黑色的西装裤被扯住了点。

叶晓晓能感觉到手心出了层薄薄的汗,她看起来有些紧张,扭捏半晌,豁出去了:“其实我是挺想冷藏你的。”

沈昭望着她垂着的睫毛,眯长了眼眸。

“你别看我,你听着就好……”叶晓晓紧张得只想跑路,但话已出口,硬着头皮也要说下去。她另一只手撑着往前坐了一点,丝毫不敢往上瞟一眼,“我一直都在想,我当初到底是怎么拐到你的,其实上次你说的一点都没错,我就是没有安全感。我们之间差了六岁,中间隔了足足两条世纪鸿沟,再说有这么多粉丝喜欢你……”

她在心里默默补了句,还有再加上个你不知道的张昕瑜。

他任她扯着自己的裤腿,低眼看她乌黑的发顶,额发下的那张脸白里透红,明明窘促得不行,却还是坚持着继续说。

叶晓晓回味了下刚才说的话,觉得有点偏离主题,连忙补了句:“等等,我没自卑,你听我讲完……”

沈昭索性转过身,正着面向她,淡淡地“嗯”了一声。

她顿上一顿,顺着他的姿势缩回了手,乖乖摆腿上放好:“我知道特别多人喜欢你,我也喜欢你,很喜欢,非常喜欢。所以我每次看到有人对你虎视眈眈,就特别想把你揣进包里带回家,谁都不准看。”

叶晓晓说完,心如擂鼓,但还是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她能感觉她现在整张脸都要烧起来了,耳朵也热得发疼,不过再羞耻的话都已经说完了,接下来的话她几乎是毫无阻碍地就出了口:“我是真的想把你冷藏起来的。”不过她的“冷藏”,应该不是他以为的“冷藏”。

头顶上似乎没传来什么动静,叶晓晓惴惴不安地等了一会儿,

……难道是她刚刚的话太直白,把他吓到了?

听不见他的回应,她刚鼓起的勇气全泄了下去,尴尬地转移话题:“我不是很饿,吃什么都可……”算是回答了他刚才第二个问题。

话没说完,眼皮底下的西装裤就动了动,叶晓晓反射性地想看他的反应,下一秒目光就停住了。

沈昭单膝蹲了下来,倏然的,他就在距离她面前不到二十厘米的地方。

她此刻坐在沙发上,他半蹲在她面前,一时无言,两个人就这样维持着大眼瞪小眼的状态对视了半晌。

他突然蹲下身,叶晓晓清晰地吸了一口气,霎时间什么表情都定格在了脸上,一时没搞清楚对方的用意,只好呆呆地看他。

不得不承认,有的时候她的坦率真是顺耳得不行。沈昭随意地将手虚撑在膝盖上,失笑:“不是说要把我揣进包里带回家吗?”

叶晓晓不明所以地“啊”了一声。

“所以打算什么时候带我回去?”

他嗓音醇厚,话尾的气声性感迷人,她在脑海中绕了个弯才反应过来。

“……”叶晓晓闻言睁大眼,绷着神经咽了口口水,“回回回去?”

像是想到了什么,她面露难色,有些支支吾吾。还没打定主意,沈昭就站了起来,主动为她解了围:“前两天泽然向我推荐过一家餐厅,离这里不远,去尝尝看?”

叶晓晓重新伸手,这回直接拉住了他的手:“沈昭……”

他“嗯”了一声,借力将她从沙发上拉了起来,勾唇露出些笑意:“不饿?”

看他笑起来,眼眸光华流转,心情很好的样子。她顿时不想打散这气氛,于是将到口的话一句不落地咽了回去,稍一点头:“有点饿。”

早就过了下班时间,桌上的几份合同本来是要今天签完的,沈昭垂眸看了两眼,将文件理到了一边。叶晓晓看他在整理,想想自己不能干站着不动,于是就帮着把衣架上的外套拿了下来,体贴地走近递过去。

沈昭接过外套搭在了手臂上,瞥见了她的表情,动作一顿。

她一脸的诚恳忐忑,就差没摇起尾巴。看了两眼,他随手将外套挂在椅背上:“想弥补我?”

他说的弥补,应该是指她有意瞒着他不说的事情。

重重点头:“嗯。”

“那好。”

那好?叶晓晓开口想问,蓦地身子一轻,背部触到了一片冰凉。

她被沈昭搂过腰按在了落地窗的玻璃上,眼前一晃,他温热的身体就覆了上来。

叶晓晓神情微滞,侧过头看了眼窗外楼底下的车水马龙,身体慢慢僵住,转头有点无措地看着他。

她的目光从面前人如画的眉眼一路流连下去,移到了他的薄唇上。

其实她是有点恐高的。透过衣裙传来的凉意时时刻刻在提醒着自己,她正在百米高的楼顶上,回头往下就能看见不远一指宽的马路,以及缩成一个个黑点的人群。

两个人彼此毫无缝隙地紧贴着,她能感受到从沈昭身上传来的阵阵暖意,与身后的冰凉格格不入。叶晓晓打了个寒战,看着表情都快哭出来了。

原来她恐高。沈昭笑意淡了下去,手下稍稍用力,刚想将人抱回原来的位置,领口处的衬衫就被扯住了。

“沈沈沈昭……”叶晓晓目光闪烁,声音都在抖。

他低低地应了声:“抱你下来,嗯?”

她摇了摇头,偏头又看了眼窗外,腿有些软,整个人都快挂在他身上了。轻轻吸了口气,她抬眼望他,哆嗦着唇,主动吻了上来。

虽然紧张得要死,但人在他怀里,突然就安心了大半。

没想到她会自己凑上来,沈昭微一停顿,眼神蓦然变得有些灼热。他空出一只手扶住她的后脑,毫不客气地以舌抵开她的双唇,压着她反客为主。

唇齿之间全然是他的气息,不同于以往,这个吻带着浓烈的情|欲味道,从唇瓣与鼻息间传来的触感让她产生了滚烫的错觉。

身前贴着温暖,身后一片冷意,理智摇摇欲坠,陷入了冰火两重天。

夕阳的余晖遍洒进来,晕黄的光在办公室内漫地铺开。吻渐渐从缠绵悱恻变成克制有度,沈昭总算放了人,他轻轻在她下唇一咬,往后撤开些,带出一缕银丝。

叶晓晓嘴唇红肿湿润,顶着一脸后怕的神情,揪着他领口不肯放了。

她刚刚一直在适应恐高的反应,现在心脏还在狂跳,如果没有沈昭搂着,现在说不定已经直接坐在地上了。

沈昭伸手,指腹在她的唇上轻轻一擦,低眉看进她的眼:“不是恐高吗?”

比起怕高,她不是更怕他不高兴吗。

叶晓晓不敢回头看,心想这真的是在用生命挑战人生,再来几回,她恐怕都要对落地窗有心理阴影了。

想是这么想,到了嘴边就成了:“我不恐高。”四个字,磕巴了两回才说完整。

沈昭黑眸沉沉,定住地看了她半晌,开了口:“喜欢是一群人的事,但爱是两个人的事。我之前说过,我巴不得你越依赖我越好。欣喜愉悦,不满抱怨,哪怕是发小脾气,只要你想,都随你。”

叶晓晓收紧了手里的衬衫布料,渐渐屏住了呼吸。

“不用局促,我没有你想得这么好。”他说完,想起她不久前的话,语气中带了揶揄,“不过……‘两条世纪鸿沟’?”

她解释:“三岁一代沟。”

沈昭闻言,弯了弯唇没说话。叶晓晓腰际一紧,就被他抱着挪了个位,总算离落地窗远了点。她刚松一口气,就听见他含笑的声音。

“别担心,”他语气自若,“无论是在心理上,还是在生理上,我们之间都不会存在任何代沟。”

生理上……

叶晓晓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这几天里,叶晓晓都在忙着拍戏赶通告,在所有通告中,《飞回》是重头戏。

熬过了演技瓶颈,她一幕比一幕拍得要顺,ng也少了很多。李承乾对这样的进度十分满意,于是将戏份排期松了松,正好给了叶晓晓新剧试镜的时间。

新试镜的是一部民国谍战片,要求演员有一定的武打功底,莫平找来找去,找到了一个较显轻松的角色,空出档期让叶晓晓去试镜。

来试镜的人不少,她刚进大厅,就被人喊住了。

转过头,傅泽然手上拿着一沓资料,笑着打了声招呼:“晓晓,这么巧,你也来试这部剧?”寒暄了两句,他好奇,“你打算试哪个角色?”

“白夫人。”

女主角,难怪。傅泽然心里了然,补了句他是来试男二的角儿的,如果有机会,说不定还能再合作一次。

谈及合作,两人站着扯了几句电影的话题,话题转回了《潜溺3》。傅泽然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感叹道:“之前在《潜溺3》的时候没看出来,原来晓晓你那个时候就和沈哥有那么点关系了。”他当时还想撮合她和沈哥,没想到是多此一举。

她不久前被曝光出来,一度黑得厉害,后来被盛宸压了下来,肯定是沈哥出马了。而沈哥既然肯出手,也就是默认了两人间的关系。

叶晓晓听得一头雾水:“那个时候?”她是在《潜溺3》的时候就对沈昭有意思了,可真正确定关系,却是今年的事。

“沈哥居然还没澄清?”都这个关系了,不应该啊。傅泽然扬眉,反正都已经在一起,那醉酒那件事他也就不用瞒着了,“拍完戏不久,我不是请你来参加昕瑜的生日轰趴吗?晓晓你那个时候不小心喝得烂醉,是谁送你回去的,你总该知道吧?”

她迟疑:“不是你吗?”

“怎么可能是我?”他诧异,“当时我也喝了酒,你喝醉以后,是沈哥过来把你领走的。”准确来说,是他把她抱走的。

叶晓晓回想了遍,直觉地想说不可能。那个时候别说沈昭了,就连她都对他不是很熟,他一个家喻户晓的影帝,又怎么可能听到敌对公司艺人喝醉以后,就过来把她送回公寓?

再说了,第二天她醒来以后,温仪说是傅泽然送她过来的。

傅泽然一见她的表情,笑意僵住了。看这样子,是真的不知道?她不是已经和沈哥在一起了吗,怎么这些事沈哥都没告诉她?

……坏了,他是不是捅娄子了?

看叶晓晓的表情不对,傅泽然连忙收回话,打了个哈哈,生硬地转了话题。她心里疑惑,想多问几句,此时试镜正好轮到了她,傅泽然如获大赦,目送她进了试镜厅。

见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后,他靠着座椅,仔细想了想。

当时轰趴晓晓喝醉后,确实是沈哥来把人带走的,他当时也难以置信,沈哥看上去竟然和晓晓不是一般的熟。而后沈哥来了个电话,报了地址让他过去,那时他喝了酒,只能让昕瑜开车送他。

接着就碰到了沈哥的车,晓晓吐了沈哥一身,后者跟没事人一样,但看得他却心惊胆战。停车的地方就在晓晓公寓不远处,最后沈哥让他把她搀回公寓,还跟另一个合住的女人打了照面。

但这些晓晓到现在还不知道?

傅泽然捂脸,沈哥没提前通知他要保密,要是出了什么事,真不能怪他啊。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