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九章

熙熙攘攘的步行街上,上方银屏中的访谈节目已经接近尾声。就爱上网。。在沈昭落下一个“有”字后,主持人形象全无地瞪大了双眼,早就背熟的主持稿愣是一个字都没想起来,静默片刻,她缓慢无声地伸手掩住了红唇。

“……”

周围一阵短暂的沉默,死寂过后,人群在刹那间沸腾起来。

一声声高亢的尖叫充斥着整条街,铺天盖地的喧哗声持续飙高,看起来似乎并没有要消减下去的意思。在这个市中心最热闹也最繁华的地段,所有人的关注点不再是美食购物,而是那个以往没有过多人去关注的广告屏。

“啊啊啊啊啊——”

“……难道单相思了这么多年,我失恋了吗?!”

有人夸张地扔了手上的购物袋,一把扯住旁边的路人,反复确认:“你刚刚听到沈影帝说什么了吗?是不是我刚刚听错了?天哪天哪天哪……”

激动的不光是她,在场十有八|九的人都像是被打了晴天霹雳,此刻除了震惊,已经没有什么词语能更贴切地形容他们此刻的心情了。

……要知道那不是别人,那可是沈影帝啊!

面前的这个访谈节目在业内口碑非常不错,每次请的嘉宾无一例外都是金融界的精英人物,但由于行业限制,受众率比不上其他娱乐性质的访谈节目。

不过今天过后,这档节目的人气恐怕是要提升好几个百分点了。

如果说这话的只是个普通的精英,观众们或许会调侃一句“好的单身男人又少了一个”,但此刻对象换成了沈昭,起的效果却是翻天覆地的——沈影帝从出道到息影、再到现在身为娱乐圈龙头公司盛宸的老总,这中间经历过那么多年,莫须有的绯闻传过不少,但没有一件是他本人亲口承认的。

说得更确切些,以往的绯闻都是媒体为博眼球的炒作,每条新闻的存活期都不到一天。粉丝们不是没有怀疑过自家偶像早就有地下恋情,但思来想去,却找不到蛛丝马迹。

而就在刚才,在这个全国人都能看见的访谈节目中,他们目睹了沈昭亲口承认恋情。虽然只有一个“有”字,但粉丝们已经在瞬息之间罗列出了所有的可能对象。

四周闹成一片,所有人都目光焦灼地巴望着女主持人,期待着她能继续问出点什么来。

访谈现场的众人显然也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女主持人呆滞半晌,总算凭借良好的职业素质控制住了局面。

她的声音略微不稳:“那么沈总您想的那个人……知不知道您的心意呢?”

沈昭略一思索,镜头下笑意触及眼底,并未回话。

此时导演在摄像机后打了个手势,女主持人领意,压住到口的问话,巧妙地用另一个话题盖了过去。节目接近收尾,她象征性地念完主持稿,最后站起身红着脸与沈昭握了握手。

屏幕上,访谈节目已经结束,滚动的广告条替代了原来的画面。

叶晓晓无暇去顾及路人的反应,别说是别人,就连她自己都还维持着挂电话的姿势,仰头透过墨镜望着切换的广告出神。

她的脑子一片混乱,不久前郑纪岩的话还回荡在脑海,此刻又措不及防地接受了一枚重磅炸弹,大脑早就在原地罢工当机。一连串的意外接踵而至,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她做梦都没有想过,沈昭会在大众面前隐晦地公开。虽然全程压根没有提及她的名字,但也意味着他向所有人承认了这段恋情。

在此之前,叶晓晓由衷的认为,自己身为他的重度脑残粉,对他的了解当然也比别人要深得多。

但就在两个小时前的慈善宴会上,郑纪岩喝着香槟,颇为感慨地跟她提起沈昭:“沈家上几辈都是腰间别枪的,到这一辈长子却混了娱乐圈,有人跟我提起过,那时候沈家上上下下都在反对。到最后没想到出的不是演员,而是商人。

当年他创办盛宸的时候,盛宸只是个风浪一来就能垮的小船,现在却能赶超los了。”

在商场中摸爬滚打这么久,郑纪岩也不得不承认沈昭的年轻有为,不过提及对方,他脸色还是不大好看。

los在国外也有绿地投资,年前好几个重要的项目,全被盛宸揽了过去。不仅如此,最近他正忙着新策划的施行,就好巧不巧的被曝光了丑闻。能对他私底下的事情知道的这么清楚的,除了公司的人,他一时还想不出来还会有谁。

而且这个人不仅对他了解甚深,还对los的艺人也颇为熟悉,不然也不会曝出这么多一手资料来。

查来查去,居然真的是jane。

郑纪岩适时的止住话头,没再说下去,但对叶晓晓来说,他话中的信息量已经足够了。

如果jane是盛宸的人,那她之前在los带自己的时候,沈昭知不知道她?

另一边,《经彩博闻》访谈节目后台。

ryan拿着手机走近沈昭,毕恭毕敬地开口:“沈总,有您的电话。”

屏幕上已经多了几个未接来电显示,沈昭低眼,目光停在最新的来电显示上。此时手机又重新嗡声震动起来打了进来。

在电话那头早就出了冷汗,但还是尽量放松声音:“老总,刚才晓晓给我打电话了……”上次在盛宸遇到晓晓后,她如实地将消息告诉了沈昭,而后者听完并没什么反应,眉眼淡然,看不出心情。

听jane一五一十地说完,沈昭摘麦克风的动作顿了顿,换了一只手拿手机,“嗯”了一声。

“老总,听晓晓的语气,她应该是知道一点了,但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发现的……”不会是上次在盛宸见了她一面就猜到了吧?不可能啊差点没指天指地表忠心,“不过老总你放心,我什么都没说。”

此时有几个粉丝躲开保安挤进了后台,工作人员见状,立马围上去将人拦下,周围一时声音嘈杂起来。而沈昭像是并未受到影响,声音沉稳,又说了两句,神情不变地挂了电话。

ryan朝着被拦住的粉丝的方向看了一眼,低声询问:“沈总,刚才的访谈……要不要把新闻压下去?”

现在后台看起来风平浪静,但这期的访谈节目是直播,没办法后期修片,因此沈总的承认恋情也被直接播了出来,现在外面指不定已经乱成什么样了。

“不用。”

说完这句话,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

看着来电显示,沈昭一顿,接了电话。

电话接通后,叶晓晓纠结踌躇了半天,暗自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开口“喂”了一声。

他不急不缓的声音传来:“嗯,怎么了?”

她刚才想过好几个版本的问话,但真到了听到他的声音的时候,反倒一句话都问不出来了。

……要问什么?

听说jane不是los的人,怎么之前没有告诉我?

——有什么好告诉她的,难道就因为jane以前做过她的经纪人,而现在又得知jane是盛宸的人,她就有理由打探他的公事了吗?

刚才直播的访谈节目我看到了,你那个“有”是什么意思?

——还能是什么意思,又不是什么不能说的机密,他甚至还没说出她的名字,犯得着这么大惊小怪吗?

叶晓晓在脑中精分对话了一遍,最后欲哭无泪的发现,她这个电话是白打了。这个时候,她居然什么都说不出口,对着空气无声地调整了下表情后,她思索着出声:“沈昭……”

“嗯?”

“今天我去试镜,碰到泽然了。”叶晓晓停顿了好一会儿,才继续,“你可能不知道,之前我去过他的生日轰趴,那次我喝断片了……”而傅泽然说,最后是你把我带回公寓的。

话就在嘴边,却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就连她自己都觉得难以理解,说不定这只是傅泽然开的玩笑,而她居然还真的想问问他。

想到这里,叶晓晓立即转了话题:“……什么都不记得了,我酒量是不是很差?”她笑了两声,沿着街道慢慢走,“其实我酒量一直都不好,喝多了就断片,啤酒也只能撑两三杯……”

为了显示她真的只是想跟他分享一下自己的酒量,叶晓晓在脑中搜刮了一圈,打算说几件事来活跃一下气氛。沈昭那边听上去并不安静,隐隐约约能听到有粉丝在高喊他的名字。

她正打算开口,沈昭却接过了话。

他嗓音低沉,在嘈杂声中清晰地抵达到她耳边:“我知道。”

“那次轰趴你喝醉了,所以可能不记得,”他尾音稍顿,“是我把你接走的。”

“……”叶晓晓停住了脚步。

沈昭揉了揉眉心,笑了一声:“叶小白,我跟你说过下次不准再喝酒了。不止一次。”

完全僵在了原地。

后台情况有些失控,粉丝们显然是看到了沈昭,于是挨着挤着要往里凑。他侧过脸看了一眼,换来的是更高亢的声音。

对方早就失了声音,沈昭也不在意,声音低下来,若有似无的带了些诱哄:“今晚我下厨,晚点来接你,到时候听我解释,嗯?”

半分钟后,叶晓晓拿着手机的右手一点点从耳畔垂了下来,将屏幕转向了自己。

——电话已经挂断了。

“……”

……叶晓白。

叶晓白?

叶晓白?!!

她怔怔地愣在原地半晌,机械地盯着已经黑屏的手机,不可置信地张了张口。她的五指还捏着手机,此刻因为用力过猛而使关节微微泛白,嘴唇也因为震惊而血色全失。

站了良久,小腿有些发麻。

叶晓晓艰难地挪动了两步,试图舒缓肌肉的同时也舒缓一下神经。往前走了几步,腿开始回血,但大脑却还是一片空白。

此时手中一阵震动,她吓了一跳,差点将手机扔出去。

来电的是叶母。

“喂……妈。”

叶晓晓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程怀萍一愣:“怎么听起来恹恹的,身体不舒服?”

“没有,就是刚刚拍了场戏,有点累。”她扯谎如流,忙问怎么了。

听见拍戏,程怀萍眉头微皱,叹了口气:“你爸想你了,让你今晚回家来吃个饭。”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