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章

天色渐晚,车子自大道上奔驰而过,下了高架,渐渐驶进近郊的区域。

驾驶座上的司机全神贯注地注意着路况,方向盘打了个弯,拐进了支路。往前开了一段路,车缓缓停下,他从后视镜里瞥了眼后座的人,出声提醒:“这位小姐,我这车开不进去,只能停在这里了。”

前方是豪宅别墅区,出租车不让进。

这附近也只有这一片小区,乘客要求送到这里,八成是住户。眼前这片别墅区的名字他听人提过,寸土寸金,能在这买得起房子的人非富即贵。

思及此,司机又看了眼后座。那人此刻全副武装,黑绒帽黑墨镜,如瀑的长发披散下来,除了露出的唇与下巴,其他的什么都看不到。

等人付过钱下车后,司机砸了咂嘴。

这年头有钱人出个门都要打扮成这样了?还怕别人认出来呢,跟个明星一样。

别墅内灯火通明,叶晓晓到家的时候,早就有人等在了门口,见她出现,立即喜笑颜开地迎了上来:“小姐,先生和太太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

“陈妈好。”叶晓晓摘下墨镜,跟着露出笑。

陈妈应了一声,接过她手上的外套:“今天邵小姐也来了,在里面一起等着呢。”

……邵萱?

叶晓晓闻言,往里迈步的动作停了一瞬,嘴角抽了抽。

陈妈在叶家工作了近十年,对上上下下的人都十分熟悉,好久不见叶晓晓,家长里短地拉着她絮叨了几句。

叶晓晓去当艺人的事情她也知道,自从说要进娱乐圈以后,小姐就跟家里闹翻了。富家千金这么多,就没听说过有谁想去蹚娱乐圈的浑水,因此先生当初极力反对,发了不止一次脾气,还说是要出去就别回来了。

但幸好先生最近总算有松口的迹象,肯把小姐请回来了。

陈妈把叶晓晓带到了内厅,餐桌上已经坐了三个人。

人没来齐,菜也就还没有端上来。叶慎明上一刻还在笑着和邵萱说话,见叶晓晓进来,声音戛然而止,连带着笑容也淡了下去。

邵萱偏头一看,也看见了叶晓晓,亲昵地笑着开口:“晓白。”她今天穿着及膝的雪纺裙,长发拢在肩侧,显得温婉动人。

早就习惯了这种说话方式,她神情亲切,叶晓晓比她更亲切:“萱萱姐,你怎么来了?我好久没看到你了。”说完,整个人几不可见地抖了下。

“人一直都在外面,当然看不到。”叶慎明回了一句,表情有些刻板。

叶父自年轻的时候就在生意场上打拼,叶氏集团能有今天的地位,也是他一步步得来的。身为叶氏集团的董事长,从来就只有别人讨好他的份,根本不会有轮到他低声下气的时候。

他想要女儿进家族企业混个管理的职位,但后者却偏偏要去当演员,父女两人性格都固执,认定的绝不撒手,这么一来,两个人当然闹僵了。当时他说什么都不让女儿进娱乐圈,现在却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旁的叶母看了眼叶父,知道这回已经是他能做的最大让步。

叶晓晓入座后,叶母转移了话题。在场的没有外人,聊了两句后,她笑着看了眼邵萱:“听说你萱姐最近好事将近,你是不是也应该担心一下了?”

好事将近……指的是邵萱和徐连敬?

叶晓晓低头喝了口水,心里隐隐浮上不详的预感。

果然,叶母又意有所指地开口:“妈上回给你介绍的那位呢?你们现在相处得怎么样了?”

她一提,叶晓晓想起来了,上次叶母安排了一次出乎意料的相亲。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她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关于他,她唯一记得的只有“沈昭的朋友”这一点。

但在此之前,她分明和妈说过自己有男朋友,而妈肯定也没忘记。现在突然在餐桌上提起来……

叶晓晓瞥了眼不说话的叶父,心想,这话应该是说给他听的。爸还不知道她正在交往的对象是娱乐圈里的人,要是这事被知道了,她就不用想再从家门踏出去了。

叶母眉尖微蹙,看着叶晓晓犹豫的样子,就知道她说不定现在连人家名字都没记全。

那个卓言相貌不错,人品不错,而且卓家和叶家门当户对,要是两家儿女能看对眼,那就再好不过。更何况沈家与卓家有着表关系,卓言是沈家大儿子的表弟,如果成为亲家,说不定以后叶沈两家也能有合作往来。

早就听说沈家大儿子优秀,只可惜比女儿大了六岁,年龄差得有些大。

不过……叶母沉吟,女儿现在是盛宸的艺人,而沈家大儿子沈昭凑巧又是盛宸的老总,前段时间新闻还曝光过两人有关系——虽然而后被证实是恶意炒作,但这是不是说明,两个人还是有交集的?

叶晓晓不说话,邵萱笑得有些羞涩:“姨妈你就不要开我玩笑了,八字还没一撇的事,谈什么好事将近。”末了补上一句,“说不定晓白最近要‘好事将近’了。”

不久前新闻又是“和陆展伦开展地下恋情”,又是“借沈影帝上位”,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看叶晓晓的笑话。

邵萱和叶晓晓互相看不惯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叶晓晓听出她话中的意思,眼观鼻鼻观心地喝水,连眼角余光都没分给她。

不过多时,陈妈将菜一样样端了上来,热气腾腾地摆了一桌。餐桌上重新恢复安静,四人沉默无声地用起了餐。

吃过饭后,叶晓晓被叶父叫到了楼上的书房。

叶慎明剪了雪茄,刚打算点上,在看了眼面前的叶晓晓后,转而将雪茄随手放在了一旁。像他这样的大老板,当然处处都保养得很好,但是毕竟还是上了年纪,眼角皱纹依稀可见。

书房宽敞奢华,桌上文件与书籍堆叠整齐,丝毫不乱。叶晓晓轻车熟路地从小柜子上拿下一个糖罐,摇了摇玻璃瓶,倒出两颗糖球,借花献佛地送到叶父面前:“爸你别生我气了,来来,吃颗糖消消气。”

有段时间叶父戒烟,叶晓晓就隔三差五地扔罐糖到书房,堆到后来,看叶父不吃,也就全便宜了她自己。

父女间僵持了这么久,说到底还是意见不合。叶父接过糖,面上还是板着脸,但语气已经不再这么强硬:“晓白,爸也不是不让你去当演员,但我跟你妈都不看好这一行。累不累先不说,当演员要看人眼色,青春饭能吃一辈子吗?”

说多无用,叶父倒了杯茶:“下个月就回家吧。”前段时间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爸,我知道你和妈都是不想看我受气,但我还不想放弃。”叶晓晓还带着撒娇的笑,语气却异常坚定,“我已经不小了,不用再被你们看着了。”

她对金融几乎一窍不通,如果被介绍到叶父的公司里,就算周围人对她和颜悦色,说到底也是看在董事长的份上——猪队友遭人嫌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一开始她只是想试试演戏这条路,抱着“一个人走能走多远”的想法,就走到了现在。

当演员中途会遭受诸多质疑,而苦尽甘来的成就感却能压倒一切,因此她还不想放弃。

沉默半晌,叶父呷了口茶:“是不小了,也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

叶宅离市中心有近两小时的车程,叶晓晓明天一早还有通告,出了书房就下楼打算回市里。

叶母拧着眉叮嘱了几句,把人送出了门:“你萱姐也正好要回去,妈让刘叔开车一道送你们。”

邵萱也在旁边,闻言温声接了一句:“不用麻烦刘叔了,我今天开了车过来,顺便也能载晓白一程。”说完含笑看叶晓晓,“我和晓白很久没见面了,还有些话想说。”

上了车,邵萱摇下了车窗。初夏的晚风不温不凉,透过窗缝吹拂进来,叶晓晓撑着脸没说话。

静静地开了一段路,邵萱终于开口:“这次姨父叫你回来,应该也知道之前的新闻了吧?”她轻嘲,“叶晓白,你瞧不起我靠关系走后门,你又能光彩到哪去?还不是靠绯闻炒作来拔高名气?”

身为叶晓晓的表姐,邵萱从小就不待见她这个表妹,找不准自己的定位,作的。她当初毫不犹豫地接受了父亲给的公司某部门总监的位置,听说叶晓晓要脱离家族企业去混娱乐圈时,心里满是鄙夷。

叶晓晓还在消化前一刻书房里的对话,回神瞥了眼邵萱,没开口。

思及此,邵萱又加了句:“才刚有人曝光你想靠沈昭上位,人家就在访谈里说已经有了恋情,恐怕是急着想跟你撇清关系吧?”

……脑洞够大啊,这都能串起来。

叶晓晓忍不住要给她的想象力点个赞:“原来你要跟我说这个?”

“沈昭没在你一进娱乐圈的时候就封杀你,我还惊讶了会儿。”邵萱无视了她话语中的嘲讽,继续道,“毕竟换了我,要是遇上了曾经对自己图谋不轨的女明星,态度可就没那么好了。”

……图谋不轨?

叶晓晓终于回过头,问了句:“什么图谋不轨?”

叶晓晓进门的时候,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秦温仪招了招手,啧了一声:“晓晓你今晚去赶什么通告了?怎么这么晚回来?”

本来就是随口一问,说完这句,秦温仪又重新将目光转回了电视上。

屏幕里的韩剧放了一半,倾盆大雨下,男女主角深情对视,女主角深情幽怨而动容:“你为什么当初能在说完那些话以后就一走了之?难道你不知道在你走以后,每一分每一秒我的心都在煎熬吗?”

女主角声泪俱下:“你真的不明白我的心意吗?”

“男主也真是渣,撩完人就跑,还说什么是无心之举,渣就是渣。”秦温仪抖了一身鸡皮疙瘩,将手里的黄瓜咬得嘎嘣脆,“不娶何撩,不娶何撩啊。”

秦温仪啃完黄瓜,抬手要去抽纸巾,够了半天没够到:“唉晓晓,你帮我把纸巾盒推过——”她艰难地抬头,发现刚出现在门口的人不见了踪影,玄关处的鞋子也跟着少了一双。

……人呢?

半小时后,叶晓晓站到了沈昭公寓楼下。

在去叶宅之前,她给他发了条短信,说是今天晚上不能一起吃饭了。从家里回来时她还没完全缓过神来,下午他的那句“叶晓白”言犹在耳,晚上邵萱又补了一记,两者搅在一起,之前的疑惑渐渐开始清晰明了。

拨通电话,那头传来一声低沉的“喂”。

叶晓晓巴望着公寓楼,望眼欲穿:“我刚刚从家里回来,现在在你公寓楼下,我知道时间有点晚,但你不下来我可上去了。”

一口气说完,她捏着手机等他的反应。

沈昭笑着“嗯”了声:“上来吧。”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