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一章

叶晓晓惴惴不安地在门口等了会儿。

现在她的脑袋还是一阵嗡鸣声,心跳飞快,双手也跟着出了层薄薄的汗,过度紧张下,突然开始觉得怎么调整站姿都不对。

“咔哒”一声,眼前的门应声而开。

她脚步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抬头看向出现在门后的沈昭。后者发梢微湿,正穿着暗灰色的睡袍,袖口挽起一截,扣着门把的手臂肌理流畅分明。

……等等,刚才她怎么没想到要问,这个时间点他是不是要睡了?

他手上还拿着块毛巾,低眸看叶晓晓一眼,身子侧了侧:“进来吧。”

“嗯。”

早就来过这里,甚至还住过一段时间,因此叶晓晓早就对沈昭的公寓地形驾轻就熟。她换了鞋走进客厅,等人坐在沙发上时,心跳已经如脱缰的野马,踏着哒哒的马蹄声一去不复返了。

“先坐一下。”沈昭看她一瞬不瞬盯着自己的目光,眼眸带笑,随手将毛巾搭在了椅背上,走进了厨房。

叶晓晓的目光随着他挪到了厨房,最后断送在了磨砂玻璃门上。

她低头望着裙角出神,不久前邵萱的话还在耳边回荡着——

“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两年前何诩的生日宴会,请了不少人来,你那时候喝醉了,你不记得?”何诩是邵萱的前任,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哥,花钱如流水,换女人如换衣服。那天生日宴会办得分外隆重,平时玩得好的交情一般的都被请到了场,叶晓晓也在内。

那次是叶晓晓第一次喝酒。

自此以后,她才知道“醉酒撒泼、酒后断片”这八个字已经成了她人生的铁定律。但她那时候只知道她趁着酒醉跟邵萱来了场口头撕逼,让邵萱在小男朋友面前丢尽了面子,却不知道,她还顺带在大庭广众之下把也到场的沈昭给调戏了——当然,口头调戏。

……喝酒误人,人生如戏啊。

现在回想起来,叶晓晓脑袋还是一片空白,压根记不起来哪怕一个片段。刚才来的路上,她把事情从头到尾捋了一遍,现在神色惨不忍睹,只想自刎以谢罪。

这么说,他早就知道自己了?!就连第一次见面,都不是在《潜溺3》的新闻发布会上,而是在两年前的宴会上?

——他早就知道,她还一直以为自己瞒住了他,还跪地挠墙地想到底要怎么找个天时地利人和跟他坦白。

“……”叶晓晓生无可恋地捂脸。

此时沈昭从厨房中走了出来,将手中的牛奶推给她,坐到了她身边。

叶晓晓接过牛奶,丝丝温热直抵掌心。她喝了口牛奶,偏头看他,停顿好半晌,踌躇地问:“沈昭,你以前……是不是……见过我?”说完觉得不够直白,改了口,“……认识我?”

沈昭“嗯”了一声。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她暗自吸了口气。

刚才她在邵萱的车上时,当时的反应比现在大得多,震惊得差点没上演一场公路跳车。缓了这么长时间,等到此刻真正听到他回复后,情绪波动反而比预想中的要小很多,但即便如此,一阵阵的虚幻感却还是涌了上来。

还没等沈昭开口,她灌了一大口牛奶,低声接了下去:“……我不是故意要瞒你的,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说,不知道该怎么说……”

其实都是借口,她明明就是不想说。

她怂,只想维持现状,对于所有有可能打破现状甚至影响两人关系的苗头,她都想双手将其掐死在萌芽初期。她不是怕他知道她的身份,而是怕在知道她瞒着他以后的态度。

所以在一起前,她攻势猛如虎,而到了在一起后,她反而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举步维艰。

叶晓晓抬起眼,偷偷地瞟了眼沈昭。

他就坐在她身边,眉目深邃,发梢未干。在她看向他的空档,水滴自额角滑落,带出一抹亮色的水痕,一路从眉眼到脸庞,最后顺着下颚滑落进了……胸膛。叶晓晓看了一眼,心口突的一跳。

窗外夜色浓黑,房内壁灯昏黄,沈昭此刻只穿了一件睡袍,领口敞开一点,露出锁骨以下的一片。

……她身上每个细胞都在提醒她,眼前扑面而来的是男人的性感、行走的荷尔蒙。

沈昭察觉到她出神游移的目光,笑了一声:“我知道你在怕什么,我不在意你瞒着我的事情。但我接下来的话,你想好要听了吗?”

什么话?叶晓晓从花痴中回过神,还没来得及欣喜“他不在意”这件事,就被他后半句吸引了注意。

……对了,今天下午的时候,他说过回来听他解释。

难道不是解释他早就认识她这件事?

见叶晓晓点头,沈昭顿了顿,将身子向前倾了些,对上她困惑的眼眸。他一过来,她的鼻间就嗅到了沐浴后的清爽气息,带着点薄荷香,若有似无,沁人心脾但又不至于太浓烈。

叶晓晓在屏着呼吸等他的话,看他逐渐敛了笑,此时神情竟然带了些严肃。她下意识地开始心慌,就听见他声音在耳边缓慢响起:“我也瞒了你一些事。之前我说过,等你想告诉我的时候,我也会告诉你。”

她眨眨眼。

“你可能听过,沈家上几辈都是军人,到了我这里却转了个弯。”他停顿一瞬,“当初我选择进演艺圈,也是与父母的期望背道而驰。”

她知道,这些郑纪岩在慈善宴会上都提起过。难道他当初息影,根本原因是家里反对?

“我息影不是因为家庭原因,”沈昭看出她的疑惑,出声道,“而是因为我突然发现,比起做个演员,从商更适合我。”

“……而你不一样。”

话题突转,叶晓晓一愣,怔神看他。

她不一样。

沈昭撑在沙发沿的手松了开来,伸手将叶晓晓的一缕发别开,眸色深深浅浅。

她有天赋,一腔热枕,满身光芒,天生适合走演艺这条路。可惜的是,她还缺乏打磨,缺少足够历练的机会,人情不练达,冷暖不自知。

当叶晓晓一开始出现在他的视线中时,他有的只是诧异。一个富家千金,即使改了名,在娱乐圈内也是浑身上下都格格不入,她天真得过了头,不会审时度势,更不会看人脸色,才会一直以来演的都是不起眼的角色。

直到他偶然看到了《生死关头》。叶晓晓在片中饰演一位聋哑女阿香,剪完片后只有短短几分钟,但那份灵气却跃然于银屏上。之后在金蜂电影节上,最佳女配角被颁给了《生死关头》里阿香的饰演者,不仅仅是出于他的私心,更是因为她的实力。

……她不一样?她有什么不一样的?叶晓晓没听明白对方的话,提着一颗心等他继续往下说。

“一开始我只是看到了一颗不属于这里的明珠,后来发现是璞玉,才渐起了雕琢之心。”沈昭转为捧着她的脸,眼眸暗沉下来,声音也低低的,“从一开始我就想要捧你。”

叶晓晓怔住,张了张口:“……什么?”

“kevins的广告,是我让jane接的。把《一路向夏》的剧本转给los的时候,我的要求也只有一个。”他眼神看不出情绪,声音缓慢,“之前在《飞回》,也是我让承乾临时换了你的试镜角色。”

“……”叶晓晓眼睛随着他每一句话出口而渐渐睁大,脑袋轰的一声,完全当机。

“我告诉你这些,没有其他的目的。”他话语一顿,“小白,我也是有私心的。”

这些事瞒不了她多久,与其让她在日后从别人口中听到,还不如现在他亲自告诉她。在娱乐圈里踽踽独行,凭一个新人的努力,根本不能够,她不想要别人帮着,他只能在暗地里托一把。

他自私,做不到毫不偏袒。在打算告诉她这些之前,就已经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

然而事实证明,叶晓晓的思维实在是异于常人。明明已经脸色刷白,她还是看着沈昭,僵着声音问:“那……那你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欢我?”

别告诉她只是欣赏这么狗血的剧情,她会忍不住给提供这些灵感的编剧寄刀片的。

沈昭显然也没猜到她是这个反应,顿了顿:“喜欢。”

她抿唇:“好。”

叶晓晓落荒而逃。

准确的说,是她在说完“好”字以后,就往后退了些,将只剩半杯的牛奶喝得一滴不剩。最后趁沈昭重新拿着杯子去厨房的时候,她动作麻利的,连滚带爬的,落荒而逃了。

秦温仪看的韩剧正好放完了男女主久别重逢,经历一切挫折苦难误解分离后终于要接近欢欢喜喜大结局,门却在此时“嘭”的一声被推了开来。叶晓晓喘着气,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表情要怒不怒,像是憋着一股气,又硬生生地被压回了胸腔里。

“晓晓你刚刚到哪里——怎么了?”秦温仪从沙发上坐起身来,见到她的神情,惊得按了暂停,“怎么突然这样了?谁惹着你生气了?”今天她状态很不对啊,又是闹失踪又是摔门的。

秦温仪灵光一闪,低声问:“……失恋了?”

“没。”叶晓晓瞬间否决,话出口后差点咬断舌头,看了秦温仪一眼后径自往卧室走去。

“没失恋啊……没失恋了能是这个样子?”秦温仪小声吐槽,继而抬头扬声问,“你和沈大影帝两个人该不会是闹矛盾了吧?”

“没。”声音焦躁,“温仪你别问了,我想静静。”

“静静是谁?”

“……”

看着卧室门又“嘭”的一声关上,秦温仪若有所思的靠回了沙发。

不是失恋,不是吵架……难不成这年头恋爱中的女人都流行回归自我,释放本性了?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