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四章

每年叶母的生日过得都很低调。し

身为女强人,妈在商场上的朋友不少,但回到家后能出去逛街购物的姐妹却不多,所以在生日宴会上请的都是些熟人。往年来的基本都是亲戚,偶尔有几个要好的生意伙伴,而这回爸突然提出要把沈昭请到家里来……

叶晓晓极快地看了眼还站在原地的男人,不知为何脸有点烧起来的迹象,声音也跟着压低:“那我问问他。”

挂完电话,她抱着手机蹭回沈昭面前,仰头看他。眼睛亮晶晶的,嘴角稍稍弯起来,又被迅速压下,看起来像是个紧张时候的小动作:“沈沈,我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

“坏消息是,上次我回家的时候,跟我爸谈了会儿话……”没等他回答,叶晓晓放下手机,继续之前没完成的系领带大业,“爸问起我有没有对象,我当时没忍住……把你招了。”

上回在书房里,叶父有意要叶晓晓淡出娱乐圈,于是旁敲侧击地提了提婚姻大事,想借此把她逼回来。没想到女儿还没被逼回来,还反倒得知了她快跟人跑了的事,他这个做父亲的却对此毫不知情。

“后天是我妈的生日,请的人不多,我爸刚刚打电话过来,想请你跟着我一起过来,顺便见你一面。”叶晓晓穿过领带,想了想又问,“是不是太突然了?我也没提前跟你说……”

她边说边系领带,目光全然放在沈昭的领口处,此时一直没开口的人伸过手,止住了她的动作。

沈昭拉下她的手,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应声:“是有点突然。”

但是,他已经等了很久。

叶晓晓一愣,没想到他会承认得这么直接。等等,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按理说他不是应该被她的坦白感动到吗?

她还没来得及做出点反应,身子一轻,就被他抱了起来。手下意识地攀上他肩膀,下一秒人就摔回了软软的床褥中,抬头一看,沈昭手撑在她脑袋旁,正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

他盯着她看了会儿,伸手解松了刚系好的领带,衬衫领口的扣子也跟着松开一颗。

这副垂眼盯自己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危险。

解完领带,沈昭凑近她耳侧,低声问:“我被解冻了?”

他的气音撩过耳廓,瞬间有一股热流随之蹿上来,火烧火燎的暧昧。叶晓晓反应过来,他这是在说上回他“被冷藏”的事,顿时觉得有些窘迫:“嗯……”一个字显得她气势不足,又是开始没话找话,“陈妈做的菜很好吃,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其实我妈也会做菜,只不过她不常下厨……”

每年叶母的生日都是陈妈下厨,而她就是在一旁帮着点,不过今年说不定她也能掌勺了。

沈昭随意应了声,还是保持着将她压在身下的姿势。叶晓晓专注地看着那条松了的领带,感觉酥热感从她从脚尖一点点蔓延上来,像是炽热的血液顺着淌过每一个细胞,让她整个人都动弹不得。

她抿唇:“陈妈的菜还是很合我口——”味的。

叶晓晓的后两个字卡在了喉咙里,感受到对方的动作后,连身体带头发丝都僵在了床上。

她昨晚睡在了沈昭卧室,本来就是趁着撒酒疯过来的,什么衣服都没带,所以睡下的时候,穿的是他的t恤——t恤穿在他身上正好,而穿在她身上却显得宽大不少。

——这个宽大,嗯,包括衣摆宽大。

她能感到他的手自衣摆探进来,掌心温热,一路顺着腰侧往上移,像是要撩起一阵火,全身过电般地一颤。

沈昭俯身去吻她的锁骨,低声问:“那我呢?”

……那他?

叶晓晓被他吻得眼里泛起雾气,迷迷蒙蒙的,把问话在脑中转了几个圈才听进去:“什、什么?”

他一笑:“我合不合你的口味?”

“……”

这句话隐晦而暧昧,再结合他现在不规矩的手,不让人浮想联翩都难。第一次从沈大影帝嘴里听到这样的话,叶小白脸红得像是煮熟的虾米,心跳得能从嗓子口蹦出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剩下屏着呼吸看他的份,一动也不敢动。

在情|欲催动下,身体变得异常敏感,她无意识地仰脖轻喘了口气,想借此舒缓从接触的皮肤处不断传来的高热。而就在她喘完气的瞬间,对方动作猛然一顿。

她氤氲着眼看他,后者黑眸暗沉,眼底瞬时间带上了灼热。

以前她还能跟温仪侃侃而谈,顺便分享下她的私人撩汉秘籍,但事实是,叶老师空有满腹的理论知识,在实战经验上却为零。

沈昭停下动作后,身体越压得更低,彼此间几近毫无缝隙地紧贴着,呼吸相闻,两人的体温与心跳渐渐趋于一致。他空出一只手去托她的后颈,让她不得不仰头看自己。

他望进她的眼,重新问了遍:“我被解冻了,嗯?”

叶晓晓后颈被他托着,索性上口轻轻咬了下他的下巴,含混开口:“……解冻了。”早就解冻了。

原来沈昭他也有不确定的时候,他会对自己有期望,会跟自己一样有不安全感。在意识到这点后,叶晓晓能清晰地感觉到身上的热度不降反升,心跳也一阵剧烈过一阵。

她眼眸亮的惊人,勾过他脖子主动吻上去。

过了两日,终于到了叶母的生日。

叶晓晓当天的通告已经全部往后推了几日,空出的这天专门回家给叶母庆生。叶宅离市中心有近两个小时的车程,路越来越偏,一路上她时不时地转头看身旁的沈昭,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纵然在这之前她已经给自己做了不少心理准备,但等到要把沈昭推出去给爸妈看的时候,还是紧张得不行。这种感觉不像是沈昭要见她的父母,更像是这车正开往沈宅,而是她要去见沈家父母。

看沈昭不慌不忙的神情,叶晓晓揉着腰腹诽,真是皇帝不急太……宫女急,他像没事人一样,反观她却已经兀自急得上蹿下跳了。

察觉到叶晓晓的目光,沈昭抽空看她一眼:“还疼吗?”

“……”她被问得一呆,揉腰的动作瞬间停住,脸也红了起来,转头扒车窗,“昨天拍戏有点累,今天没缓过来才揉揉的。”

身后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嗯”了一声:“今晚给你揉揉。”

叶晓晓登时回头:“不用揉了,我发现就在刚刚我的腰突然不酸了。”

……就怕到时候揉着揉着,又揉出事来。

车子正好由小道转出宽阔的大道,沈昭打了个方向盘,侧过脸看她,眼底七分笑意三分揶揄。他的五官深邃立体,气质成熟禁欲,此时阳光穿过林荫透过车窗打进来,随手拍下来就是张画报的封面。

叶晓晓心里一跳:“那就揉揉。”说完就又想后悔地去扒窗户。

什么禁欲,什么沉稳,到了床上都是骗人的。

她哭着想,美色误人,美色果然误人啊。

车子在叶宅门口停下,刘勤在半小时前得到消息,早早地等在了门口。

刘叔与陈妈都在叶宅工作了多年,今天太太生日,请的人倒没有很多,但都是重要的朋友。奇怪的是,一向不带人回来的小姐这回身边多了一位,还是个特别眼熟的男人。

这位沈先生无论从相貌还是气度看都出类拔萃,连他的见面礼都准备好了,恐怕和小姐关系不一般。刘叔推辞了两句,最终还是收了礼,将两人迎进门后,他琢磨了会儿,诧异地对进去男人的背影多看了两眼。

名字耳熟,长得也眼熟,难不成是哪个公众人物?

时间正是下午,客人要到晚餐的点才聚齐。叶父叶母都在楼上,陈妈倒了茶过来,热情地开口:“先生现在正在书房待着,太太每天这时候都在午睡,算算时间应该快醒了……”话语间多看了两眼一旁的沈昭,眼中少不了有好奇。

话还没说完,叶慎明在这时候下了楼,有意识地清了清嗓子。陈妈见他已经下来,也就不再多留,叫了声“先生”,转身回厨房忙自己的事去了。

叶晓晓笑着放下杯子:“爸。”

转头就去眨巴眼看沈昭,眼神只透出一条信息: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你了,我要跑路了。

沈昭目光在她脸上停顿一秒,转向叶父,开口问了句好。

叶慎明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从头打量到尾,满意地颔首。

成熟大方,谦逊内敛。沈家的儿子名声在外,年纪轻轻就创办了娱乐公司,并且还能在极短的几年内脱离家族将公司扶持到了行内龙头的地位,手段着实不小。这样的人,头脑不会太简单,反观自己女儿却截然不同,因此当时叶父听到女儿口中的对象是沈家儿子的时候,心里是惊讶的。

叶晓晓见自己父亲沉默了一下,心里正要慌的时候,叶父开口了:“我书房里有罐雨前龙井,晓晓她妈妈不喝茶,我一直找不到机会跟人喝,你能喝吗?”

沈昭也不推辞,应下声来,在上楼前暗自捏了捏叶晓晓的手,低声开口:“等我回来?”

“……嗯。”

两人先后上楼,叶晓晓看看沈昭,又看看叶父,一时间没搞清楚状况。

这进展,怎么比自己想象的要快得多?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