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六章

叶晓晓心安理得地趴在沈昭背上走完了整条石子路。

周围环境静谧,气氛恰到好处,她暗搓搓地打算多逗留会儿,于是编了一肚子的人生理想长篇大论想跟沈昭谈谈,意图在发展感情的同时进行一场灵魂交流。

此刻被沈昭背着,心理上的愉悦感要远远大于生理上的。叶晓晓无意地晃了晃小腿,结果意料之中地牵扯到了正好被崴到的脚踝,瞬间痛得咬到了舌头,话题戛然而止。

她的脚踝处显现出一小片乌青,原本小巧精致踝骨也被肿起的皮肤掩盖住,沈昭看了眼,直截了当地开口:“我们回去。”

人在背上,身不由己,二人世界说断就断。叶晓晓继续趴在他背上装乖,等到叶宅的大门重新出现在视线中时,她脑中一嗡,连忙开口:“沈沈,放我下来吧。”

这时候爸妈和客人估计都还在大厅里,如果沈昭就这样背着她进去了,岂不是所有人都看到了?到时候十几双眼睛看着,就算她自己不觉得丢人,也替他丢人。

沈昭脚步没停,像是充耳未闻。眼看着大门越走越近,她搂着他脖子的手改为拍肩,凑过去重复:“我现在脚不痛了,真的。放我下来吧?”单脚跳着走也比让他背着进去好啊。

说完她还意念坚定地挣扎了下,没挣扎多久,就被他下个动作给打回了原形。

此刻叶晓晓的手腕就靠在沈昭肩侧,手指顺势垂在他脸庞,他微侧过脸,温凉的唇在她的指尖上一拂而过。她脑袋一空,注意力完全转移到了被他亲过的手指上,还没再说两句,就听他开口:“要我背你进去还是抱你进去?”

“……”叶晓晓狗腿地搂他脖子,“背、背着就好。”

两人本来是完好无损地从出门散了个步,回来的时候却脚崴了一个。众人的目光在叶晓晓与沈昭两人间来回打转,在众目睽睽下,叶晓晓恨不得缩头装隐形人,叶母心疼地说了两句,连忙让陈妈拿冰袋过来外敷。

时间已经不早,被邀请来的众人笑着寒暄了两句,陆续告别离开了叶宅。叶母有意要留沈昭过夜,叶晓晓边揉脚边插嘴:“妈你就别勉强人家了,沈昭他整天忙得像个陀螺,明天一早肯定有事。我们家离市中心这么远,让他留一晚多不方便。”

“话哪有这么说的?”叶母睨她一眼,思虑片刻,转而笑着看沈昭,“小沈你既然这么忙,那伯母也不多勉强,我们晓白就麻烦你顺道送回去了。”

叶晓晓闻言,手上的力道没拿捏住,疼得抽了口气,抬头看叶母:“……送我回去?”她明天通告不满,现在人在家里,又不用急着回市内。

叶母问:“难道你还想自己走回去?”

“……”等等,妈,我是你亲生的吗?

叶晓晓哑然地看了看叶母,顿时觉得痛感从脚上顺着转移到了心口。

……这跟她预料的完全背道而驰,什么为难未来女婿的戏码,什么从长计议的桥段,在她带沈昭进家门的时候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看妈现在的样子,都像是巴不得要把她打包卖给沈昭了——还是概不退货的那种。

沈昭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爸妈的理想女婿的?

叶晓晓被沈昭带回了别墅,趁着洗澡的空档想了想,越想越觉得困惑,等到洗完澡趿着拖鞋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还是一脸的茫然。

头发半湿半干,她边擦边跳着往床边走。

床头灯开了两盏,偏黄的暖光打在墙上,映出壁纸表面深浅不一的花纹。沈昭正靠在床头看文件,听见她一蹦一跳的声音,抬头起身,走过来将人抱着坐在了床边。

叶晓晓看他转身走出了卧室,半晌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冰袋。她刚洗完澡,白皙的皮肤透出晕红,浑身上下也暖融融的,此刻见到他手里的冰袋就下意识往后挪:“不用敷了……我真的不疼,刚才泡澡已经活血化瘀过了,真的。”

“真的不疼?”沈昭在她面前半蹲下来,一手微微托起足踝,仔细看了两眼,指腹在淤青的皮肤上摩挲了下。

痒,更多的是细密的疼。叶晓晓对上他的目光,老实承认:“……好像有点疼。”

沈昭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将冰袋一点点敷上来。冰凉的触感暂时麻痹了疼痛,她被冰得想要瑟缩,但还是忍了忍,渐渐习惯寒冷后,她的目光也慢慢从脚上的手移向了沈昭的脸。

灯光自上而下打过来,照得他的脸温润柔和,轮廓分明。

当初叶晓晓看沈昭主演的电影时,曾不止一次将镜头暂停在他的脸部特写上,然后捧着一颗红心开始心满意足地舔屏。他的五官天生适合被放在大屏幕上,就算再怎么近距离看,也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在遇见沈昭之前,叶晓晓一直以为自己不是个肤浅的人,然而在此之后……她无时不刻不在被打脸。

“沈沈,我还没跟你说过我跟爸谈了什么吧……”她看着他的脸发了会儿怔,突然开口,“之前我爸问我,到底为什么喜欢你。”

沈昭“嗯”了声,手上动作没停。她顿了顿,又继续:“你长得很好看。”

估计是没见过这么实诚坦白的理由,他手上一顿,抬眼望她,微微挑眉:“长得好看?”

“但就算你长得没那么好看,我也喜欢。哪里都喜欢。”叶晓晓回想了遍她在书房里对叶父的话,“当初我认识你的时候,连相处都是小心翼翼的,那时候我就在想,你要是没那么优秀就好了。”她看他,“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一想到你,我就跟磕了药一样。”

她的告白从来都是简单粗暴,但就是这么三言两语,每次都能精准无比地取悦他。

沈昭彻底停了动作,眸色随着她每一句话开始加深。叶晓晓还没意识到危险,低眼去看抚摸着脚踝内侧皮肤的那只手。

冰袋已经在温暖的室内化了开来,表面迷蒙的水汽凝结,细小的水珠依附在沈昭修长的手指上,顺着指骨缓缓淌下,眼看着水就要滑落滴到地上,她稍微弯下身,下意识地想要擦去水珠。

还没碰上,手腕就被对方反手握紧。叶晓晓一愣,茫然地看他。

沈昭握着她的手,低头吻了上来。

手指触摸到他柔软而温凉的唇,酥|痒的感觉从指甲开始游弋到骨节。叶晓晓一动都不敢动,呆滞地看着变得湿漉漉的手指,脸瞬间红成了熟虾。

这样略显情|色的动作由沈昭做起来,却变得暧昧浓郁而又不失分寸。

叶晓晓脑袋一片迷糊,哪里还管得着脚疼不疼、冰袋化不化这种无关生死的小事。朦朦胧胧间,她已经被压回了床里,身体一团炽热,在对方的吻中像是燃起了一簇火,亟待着一个发泄的出口。

沈昭的手刚从冰袋上收回来,顺着她裙摆探进来时带起一阵冰凉,偏偏把她最深处的火给勾了起来。他从她脖子一路细碎地吻下去,手上也没闲着,撩拨得她丢盔卸甲,脑中像是有浆糊搅成一团,顿时溃不成军。

壁灯昏暗,轻易燎原,空气中浮荡着暧昧的喘息声。

实在被折腾得狠了的时候,叶晓晓攀着他的肩小声呜咽,连喘息也断断续续。她从头到脚都麻成了一片,只要是对方碰过的地方,哪里都是敏感点。无意识地想要后退,腰却不能挪动分毫,恍神间下巴被抬起,连仅有的喘息声也消失在了深吻中。

“沈昭……”她的脚趾微微蜷缩,眼角也被逼出泪,小声开口求饶了两句,换来的却是更为激烈的回应。

满室旖旎,情|欲缠绵。

当沈昭终于放过自己时,叶晓晓已经困得不成样子,再怎么腰酸腿软都比不上汹涌而来的困意。隐隐约约被抱去洗完澡后,她委屈地裹着被子缩到床边,半睡半醒间像是又被搂着腰躺回了对方怀里,彼此十指交扣,眯着的眼被轻轻吻了下。

睡着之前,后悔莫及的叶晓晓脑中后知后觉地飘过一句话。

明知道沈昭惹不得,自己还不知好歹地说那些话,根本,完全,绝对没经过大脑。

……真的,都是她自己作的死啊。

一觉睡到自然醒。

翌日叶晓晓醒来的时候,时间已临近中午。她挣扎着从被窝中探出半个脑袋,适应了会儿透过窗帘洒进来的阳光,半睁开眼摸索了下。

身边的床褥柔软,触感冰凉。沈昭已经起床了。

她靠着枕头坐了会儿,环顾四周,在确认视线内没有他的身影后,心里有些隐隐的失落。

说好的早安吻呢?

说好的晨间温存呢?

果然电视偶像剧里都是骗人的。

昨晚反反复复,现在叶晓晓的腰还酸着,手指也虚软无力,但动了动脚腕,似乎没那么疼了。

她突然福至心灵,难道是因为伤筋动骨了?

“……”叶晓晓被自己的脑补噎了噎,边穿衣服边偏头往床头看了眼,一瞥就瞥到张字条。

字条上走笔翩跹,字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粥在锅里——沈。

叶晓晓穿完衣服,拿了字条就下楼往厨房走。现在时间过了中午,她饿了一上午的肚子开始恢复知觉,厨房中沈昭果然给她留了薏米粥,牛奶被温在小桶中,连同切好封了保鲜膜的水果一起放在一旁。

今天他上午是有个会,但自己却没什么事。叶晓晓吃完早餐,连盘带碗地端到水槽旁,刚打算洗碗,却发现一旁的瓷碗下又压着一张字条。

《上海遗事》的剧本在书房——沈。

《上海遗事》是叶晓晓最近接的那部民国谍战片,上次她来这的时候不小心把剧本落下了,没想到被沈昭收到书房里去了。

洗完碗后,叶晓晓无聊地在别墅内逛了圈,决定干点正事,于是她又上楼进了书房。一推进门,里侧的书桌上就显眼地放着她那本剧本,她踱步过去拿剧本,目光却被剧本旁摆着的相册吸引了过去。

相册的封面很眼熟。

是她在加州菲佛海滩拍摄时的照片,入镜的有两个背影——她和沈昭。

叶晓晓思索了下,终究还是耐不住好奇心,打算随手翻两页。原本她就是想翻翻,但看了几眼后目光就收不回来了。

相册里全是她的照片。

拍戏的。广告的。上街的。出席活动的。甚至连在片场背台词的都有。

最后一张,是她熟睡的时候。睫毛遮掩,脸颊红润,神情恬淡,叶晓晓惊诧地欣赏了会儿,往后再翻一页,已经到底了。相册的最后夹着一张字条,笔迹仍旧熟悉。

——如果背剧本无聊的话,帮我浇花吧。

……浇花?

沈昭别墅的前花园里是种着不少花,现在快过盛夏,花开得团团簇簇,在阳光下美不胜收。

叶晓晓蹲下身,专注地盯着眼前花瓣上未干的水珠,暗想,都这么鲜艳,哪里用得到她来浇,再浇水估计要死了。沈昭真的不是记错了吗?还是字条是他几天前写在相册里,只是忘记抽出来了?

正对着玫瑰发呆,叶晓晓耳边突来传出轻微的声响,接着裙角像是受到了微微拉扯。她低头一看,一只幼年金毛犬此时咬着自己的裙角往后扯,见扯不动她后,改为吐着舌头大献殷勤地朝她摇尾巴。

叶晓晓这回是真愣住了。

金毛?

沈昭不养狗她是知道的,所以这团毛茸茸的金毛是哪里来的?

……难道是邻居养的?

没疑惑多久,金毛就撒欢绕着叶晓晓跑了一圈,中途改了方向,朝着另一处拼命吐舌头摇尾巴,奶声奶气地“汪”了两声。

她转过身,沈昭正好站在离自己不远处的地方。

阳光正好,照得人通身暖成一片,叶晓晓怔怔地看他走近,身形颀长,眉眼如画,唇边漾起点点笑意。

金毛还在蹭着脚踝,柔软的触感从脚踝处一直穿达到心里。此时此刻,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跳声如擂鼓,有个答案呼之欲出,但就是不敢去想,只有愣怔地等着对方反应。

沈昭来到她面前,蹲下身摸了摸金毛的头,转而抬眼看向还在发呆的人,眼底笑意更深。

金毛还在吐舌头,脖间亮光在暖阳下一闪而逝,叶晓晓仔细看了眼,小东西的脖间竟然挂了个耀眼明亮的戒指。

她睁大了眼,还没做出反应,就听见他开口,声音清晰而坚定。

他说:“嫁给我。”

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一切都安排就绪,所有可能的困难帮你铺平,所有惊喜留着等展现给你,现在只等你嫁给我。

叶晓晓的手被他抬起,放在唇边细细地吻。他声音低沉,缓慢而动人:“小白,嫁给我。”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