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幸福无终点:爱你一辈子【全本】
nbsp;nbsp;nbsp;nbsp;男人脸上神色一滞,看懂了小人儿脸上表情的意思,他也有种错觉,自己不应该说的这么霸气,于是换了一种口气说道:“诺儿没有别的想要的吗?别的不管什么爹地都能答应你的。”

nbsp;nbsp;nbsp;nbsp;诺儿歪着脑袋想了一想,好像这才想起自己刚才答应了某人的一件事,于是小脸上再次扬起了笑容,“那爹地把炎要来,就当我今年的礼物吧。”

nbsp;nbsp;nbsp;nbsp;“炎!什么东西?”脑子里快速的搜索了一遍那叫‘炎’的东西是什么,还要去要。

nbsp;nbsp;nbsp;nbsp;“炎不是什么东西,炎是人,就坐在那里。”诺儿的小手一指,男人的目光中就出现了那个鹿儿般眼睛的小男孩,闪躲着的、不安的、渴望的眼神。

nbsp;nbsp;nbsp;nbsp;挑了挑眉,男人脸上一直带着的宠溺隐了下去,蹲下来搂着儿子的肩膀说道:“儿子,你要的礼物还真的很特殊。但是,他是人,不能当成礼物的。”

nbsp;nbsp;nbsp;nbsp;诺儿看着自家爹地郑重的目光,也学着他的模样笔挺的站着,“爹地,你儿子要的礼物不是你说的那种‘礼物’。炎的爸爸很早就死了,现在他的妈咪也不要他,那样他就只能被送到孤儿院去了。”

nbsp;nbsp;nbsp;nbsp;听了儿子的解释,男人的脸色这才好了起来,笑了笑摸摸儿子的脑袋,“原来是这样,好吧,不过要回家跟你妈咪说一下让她决定。”

nbsp;nbsp;nbsp;nbsp;不满的将在自己头上蹂躏的大手拿开,诺儿一脸不要把我当成小屁孩的表情,听了爹地的话,诺儿的表情明显的带上了鄙夷的神色,“原来爹地不过是个纸老虎,这是哥哥八岁那年给你的定义!”说完,转身离开的小身影小帅哥范十足。

nbsp;nbsp;nbsp;nbsp;男人大大的汗了一下,嘴里下意识的嘟囔道:“乐乐,你这个臭小子,原来就是这么看爹地的,等你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nbsp;nbsp;nbsp;nbsp;“爹地,你想教训哥哥吗?那你今天真的只能睡沙发了……”

nbsp;nbsp;nbsp;nbsp;“怎么会呢?诺儿可千万不要告诉你妈咪啊!”要是被家里那位知道居然要教训大儿子,像小儿子所说他真的只能睡沙发了。边说边追上前面的小人儿,一把抱起那个小脸上带着淡淡表情的小人儿,送他上了黑色的轿车。

nbsp;nbsp;nbsp;nbsp;轿车一路行驶到了一处别墅门口,还没下车,别墅里传来的阵阵欢笑声就已经传到了父子两人的耳中,对视了一眼,父子二人下车,一路穿过客厅,到了别墅后面的大花园内。

nbsp;nbsp;nbsp;nbsp;一个年轻靓丽的女人一眼看到了两人,飞扑了过来,诺身边的男人张开手臂想要拥抱她一下,却没想到女人直接到了两人面前蹲了下来,一把抱着诺亲了再亲。

nbsp;nbsp;nbsp;nbsp;“妈咪,放开我!”诺的声音里带着满满的无奈,话刚说完,紧搂着自己的手立刻放开。

nbsp;nbsp;nbsp;nbsp;“诺儿!”撒娇的语气,听的人骨头都酥了,“今天是诺儿的生日,诺儿有什么心愿啊!”

nbsp;nbsp;nbsp;nbsp;“嗯!让爹地把炎带回来就好了。”

nbsp;nbsp;nbsp;nbsp;“炎?什么东西?”

nbsp;nbsp;nbsp;nbsp;“炎不是东西,是幼儿园里的一个小孩,六岁,没爸没妈?”简洁异常。

nbsp;nbsp;nbsp;nbsp;“哦,儿子,你要的礼物还真的很特殊,好吧,秦欢明天去把那孩子接来。”理所当然的吩咐道。

nbsp;nbsp;nbsp;nbsp;“诺儿回来了,快到太爷爷这里来,让我看一看。”白发苍苍的秦傲天坐在躺椅上微笑的看着他。

nbsp;nbsp;nbsp;nbsp;陆秦诺,五岁,学历:幼儿园。

nbsp;nbsp;nbsp;nbsp;“舅舅也给诺儿准备了礼物,我想诺儿一定会喜欢的。”花慕北从大厅走了过来,诺儿回头,一眼看到了他身后那挺拔的少年身躯,五年的时间,少年的身体像是抽了条的柳枝,越发的高大。

nbsp;nbsp;nbsp;nbsp;“哥哥!”

nbsp;nbsp;nbsp;nbsp;“乐乐!”

nbsp;nbsp;nbsp;nbsp;一大一小两个身影都扑向了那少年站着的地方,乐乐嘴角带着浓浓的笑意,张开手臂迎接着那两个身影……

nbsp;nbsp;nbsp;nbsp;乐乐接过飞扑而来的一大一小,低头看了看小的,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笑着说道:“嗯,弟弟长高了。”

nbsp;nbsp;nbsp;nbsp;还没等他接着往下说,身边那个欢快的人已经急迫的问道:“乐乐,乐乐,妈咪呢?”

nbsp;nbsp;nbsp;nbsp;“嗯。”捏了捏那人纤细的没有一丝赘肉的腰,乐乐假装思考了一下,“唔,好像长胖了些。”

nbsp;nbsp;nbsp;nbsp;怀里的人其中一个立刻胯|下脸来叫嚷着不依,另一个则和哥哥对视了一眼,开始低头闷笑。

nbsp;nbsp;nbsp;nbsp;秦欢见自家老婆在儿子怀里撒娇、耍赖,又看了看那个个头快要赶上自己的儿子,心头有点不爽啊!

nbsp;nbsp;nbsp;nbsp;于是秦大少爷堆着满脸的笑,瞬间出现在三人身旁,‘提醒’她,“老婆,你不是说等儿子回来,要给儿子做你的拿手好菜的吗。”

nbsp;nbsp;nbsp;nbsp;温暖睁大了眼睛看了看秦欢,又扭头看了看儿子一脸不舍的说道:“乐乐等着妈咪去给你们做好吃的,好不好。”说完,见儿子笑着点了点头这才转身离开。

nbsp;nbsp;nbsp;nbsp;“爹地,你把妈咪支开,是在吃哥哥的醋吗?”诺儿一只小手紧紧的抓着乐乐的衣摆,仰起头,天真烂漫的小脸上写满了浓浓的……鄙视。

nbsp;nbsp;nbsp;nbsp;听小儿子拆穿自己,秦欢丝毫不以为意,转而一把搂过在一旁笑的欢实的大舅哥,去一旁‘商量’正事去了。

nbsp;nbsp;nbsp;nbsp;“诺儿,哥哥教你,爹地这不是吃醋,爹地只不过是不能接受除他之外任何的雄性生物接近妈咪。”乐乐笑着对诺儿说道。

nbsp;nbsp;nbsp;nbsp;“哦,怪不得家里连狗狗都是母的。哥哥,那爹地这是在画圈圈吗?之前妈咪对我说狗狗撒尿是要保护她的领地……”诺儿一本正经的向哥哥报告自己最近新学了些知识。

nbsp;nbsp;nbsp;nbsp;正走向另一旁的秦欢双手抖了抖,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地上。

nbsp;nbsp;nbsp;nbsp;温馨的家庭聚餐在欢乐的气氛中结束,秦傲天拉着花慕北两人去钻研棋艺,诺儿许久不见哥哥,刚吃完了饭就将人拉进了自己的房间去了。

nbsp;nbsp;nbsp;nbsp;温暖听着爷爷和哥哥又因为下棋吵了起来,顿时乐了,摇了摇头端着餐盘进了厨房,刚打开水龙头,就被人从后面抱住。那熟悉的体香让人不自觉的安下心来,于是就着这个姿势和秦欢聊了起来。

nbsp;nbsp;nbsp;nbsp;“和哥哥聊了什么,乐乐为什么突然回来了。”手上打满了泡沫的温暖将盘碗分开,用那涂满了泡沫的手来刷洗盘子。

nbsp;nbsp;nbsp;nbsp;“这都被老婆大人看出来了,老婆大人好聪明啊!”秦欢的这个姿势可以看到温暖修长的脖颈,于是搂着她腰的手紧了紧,在那人的惊呼声中将滚烫的吻落在那白皙修长的脖颈上。

nbsp;nbsp;nbsp;nbsp;温暖躲避着那脖颈上传来的痒意,笑的红了脸颊,“别闹了,秦欢,啊!讨厌啊,呵呵……好了好了,别闹了。”

nbsp;nbsp;nbsp;nbsp;看着白皙的脖颈处落下了一个粉红色的吻痕,秦欢满足的松了松手,却不放开,而是将头放在了她的肩上。

nbsp;nbsp;nbsp;nbsp;“喂,说话啊!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乐乐没有去考试啊!”温暖见他不说话,还以为自己的宝贝儿子出了什么事情,于是立刻风吹草动的去晃动肩上的人。

nbsp;nbsp;nbsp;nbsp;听了老婆担心的语气,秦欢那刚刚满足的心立刻又不平静了,声音低沉沉的说道:“不是的,慕北打电话给那臭小子的时候,他已经跟导师请过了假,早就已经准备好了要在诺儿生日的时候回来。”

nbsp;nbsp;nbsp;nbsp;“啊!请假,查理士导师的假恐怕连校长都请不来的吧?”温暖手上的动作一顿,一脸的诧异。

nbsp;nbsp;nbsp;nbsp;秦欢笑了笑,不用看也能想象出温暖的模样,“当然了,当年那可是我唯一害怕的一个导师,铁面无私的能跟包青天有的一比。”

nbsp;nbsp;nbsp;nbsp;听他将那高大的白富帅拿来同黑脸的包青天对比,温暖顿时乐的合不拢嘴,连刚刷的盘子都又给扔了回去。好不容易止住了笑,然后又继续示意他说。

nbsp;nbsp;nbsp;nbsp;“好吧,恭喜老婆大人,您儿子温易乐同学已经成为了查理士导师的关门弟子,也就是说他很高效高质量的完成了查理士导师布置的所有课业。”秦欢好看的黑色眼睛翻了翻,奈何温暖根本就看不到,而且已经被他的话震撼了,哪里还听得到他话语里浓浓的醋意。

nbsp;nbsp;nbsp;nbsp;且不论完成查理士导师布置的课业已经很是了不起了,现在自家儿子居然能被那严肃到跟一条木头一样的人收下作为关门弟子,那该是使了何种的手段啊!

nbsp;nbsp;nbsp;nbsp;温暖有点不信任的转过身来看着秦欢问道:“是真的吗?”

nbsp;nbsp;nbsp;nbsp;尽管不情愿,秦欢还是很肯定的点了点头,“老婆大人,是真的,小人已经同查理士导师确认过了。”

nbsp;nbsp;nbsp;nbsp;还好似跟做梦了一样的温暖再接收到他肯定的眼神时,终于像是充电一样的突然复活,也不管手上还沾着泡沫,就已经一把搂住了秦欢笑着道,“是真的,是真的啊!”

nbsp;nbsp;nbsp;nbsp;颠来复去的就这么两句话,叫的秦傲天老爷子都吼了一嗓子问发生了什么事!

nbsp;nbsp;nbsp;nbsp;知道自己得意忘形的温暖同秦欢吐了吐舌头,回道没事。然后像是一只偷吃了鱼的猫一样,偷偷的笑开了颜。

nbsp;nbsp;nbsp;nbsp;她那明媚白皙的脸庞因为激动升起的红晕衬的那双眼睛亮晶晶的像是宝石一般,又那样吐了吐舌头,差点害的秦欢一个没有忍住将人就地正法,奈何客厅里还坐着两个,于是那冲动直接变成了一个缠绵的吻。

nbsp;nbsp;nbsp;nbsp;将怀里的人放开的时候,温暖立刻像是一只离了水濒临死亡的鱼儿一样,张大嘴巴大口的呼吸着。

nbsp;nbsp;nbsp;nbsp;见秦欢还意犹未尽的看着她舔了舔嘴唇,温暖吓的立刻用手去挡他的嘴巴,不过她忘记了自己手上还有泡沫,一把将那泡沫按在了他的嘴上,于是秦欢立刻变成了圣诞老公公。

nbsp;nbsp;nbsp;nbsp;“噗,哈哈哈哈……”瞪了半天,温暖再也忍不住的低声开始笑了起来。“哟,圣诞公公,你怎么到了我们家里来了,不过可不能白来,我的袜子都已经准备好了。”

nbsp;nbsp;nbsp;nbsp;见温暖笑弯了腰,又用一本正经的模样同他要礼物,就算秦欢想要借机来惩罚某个小女人也不可能了,于是从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胡子’,动作极帅的将‘胡子’涂到了她的脸上,深情的看着她说道:“我是圣诞公公,那你就是圣诞婆婆,家里归你管,我还要零花钱呢。”

nbsp;nbsp;nbsp;nbsp;秦欢每月的‘工资’全都交由温暖来管,于是每一次出去洽谈业务,秦欢都会同温暖一阵撒娇耍赖的要钱,而且乐此不疲。因为他最喜欢看着温暖从钱夹里拿出钱来,一张一张数给他的模样。

nbsp;nbsp;nbsp;nbsp;五年前,尤还记得乐乐曾经说过,秦欢是个自虐狂,最喜欢的就是被自家老婆温暖‘虐待’。

nbsp;nbsp;nbsp;nbsp;温暖听了这话,脸上一红,哪一次秦欢都是借口要钱,然后拉着她来温存一番,时间长了,即便温暖再笨也不可能不知道这是他的阴谋,但是已经收了管家权的她根本拒绝不了。

nbsp;nbsp;nbsp;nbsp;所以看着他脸上那一副你懂得的模样,温暖仗着有这么多的人给自己撑腰,佯装根本不理会他,继续转过头来洗盘子。

nbsp;nbsp;nbsp;nbsp;秦欢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于是宠溺的再次将人搂在怀里,继续种草莓。

nbsp;nbsp;nbsp;nbsp;快速的将盘子刷洗一番,温暖拎着shi淋淋的手将人推开了一些,郑重的道:“先别闹了,秦欢,炎的事情怎么样了?”

nbsp;nbsp;nbsp;nbsp;“炎?是谁啊!”不满于老婆将自己推开,秦欢哪里还管得了别人。

nbsp;nbsp;nbsp;nbsp;见他一脸的不满,以为他不愿说,温暖心里笑开了花,但是脸上却挂着淡淡的笑,“诺儿说的那个,无父无母的小孩,你打算怎么办?都已经答应了诺儿,你不会反悔了吧!”

nbsp;nbsp;nbsp;nbsp;秦欢在温暖逼迫的目光下想了半响,这才说道:“怎么会反悔呢?诺儿依赖乐乐,也是因为我的责任,如今能找到一个人来陪着诺儿,我当然愿意。将炎收了当义子,就让他陪着诺儿。”

nbsp;nbsp;nbsp;nbsp;乐乐因为要求学的原因,离开家里之后,家里也立刻冷清了,总是跟哥哥十分亲昵的诺儿也立刻变的很乖,于是温暖提议想要再给诺儿生一个弟弟或者妹妹,却被秦欢拒绝了。知道了生产就是从鬼门关走一圈,他是怎么也不愿意温暖再去承受那样的痛苦。

nbsp;nbsp;nbsp;nbsp;“这样当然是好的,我总是怕诺儿心里想太多的事情,却又不告诉我们,找一个同龄的孩子,能陪着诺儿也是好的。”淡淡的笑容因为触及到了儿子,已经变成了满满的宠溺。

nbsp;nbsp;nbsp;nbsp;诺儿的性格内敛,除了自家哥哥,家里也没有能一起玩的小伙伴,于是温暖总是担心儿子会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诺儿太乖,却不喜欢同别人交流,今天也是温暖从儿子的嘴里听到另一个孩子的名字,又听儿子说那孩子是个无父无母的孩子,于是也立刻动了心思。

nbsp;nbsp;nbsp;nbsp;“嗯!好,那明天我就去把炎接过来吧。”见小女人的脸上露出母性的光辉,秦欢趁机上前又占了一口便宜。

nbsp;nbsp;nbsp;nbsp;听了他的话,温暖却是满脸的兴奋,看了看门口的地方,这才凑到秦欢的耳边,悄悄的说道:“我刚才已经让李叔去问了,他说那个孩子现在在他舅舅家里,那舅舅是个好赌的人,一定不会好好对待孩子的。不如,我们现在就出门,明天给儿子一个惊喜,好不好。”

nbsp;nbsp;nbsp;nbsp;以为她神神秘秘的会说什么,没想到竟然是前面铺垫了这么久,要说的恐怕就是这件事了吧。

nbsp;nbsp;nbsp;nbsp;秦欢现在有点哭笑不得,点了点她凑过来的鼻子,看着她灵动的眼睛,“你是早就已经挖了个坑让老公我跳进去的吧,老婆大人!”

nbsp;nbsp;nbsp;nbsp;“没有啦!是老公大人教的好。”温暖很是自觉的为他带着高帽子。

nbsp;nbsp;nbsp;nbsp;“好吧,那把新儿子领回家来,老婆大人可一定不要忘记了奖励。”秦欢凑过去的带着暖意且暧昧的暖意,悄悄的吻上了那柔软的脖颈上。

nbsp;nbsp;nbsp;nbsp;温暖自然知道他话里的意思,脸上通红却还是点了点头。于是秦欢乐颠颠的去提车,温暖则上楼去看了看儿子。

nbsp;nbsp;nbsp;nbsp;诺儿的床上,乐乐和诺儿一起进入了梦乡,乐乐是为了要完成导师安排的课业,赶了一夜又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疲累了。而诺儿纯粹是因为生物钟的关系。温暖走近两人,在他们脸上各印下一个晚安吻,这才笑着离开。

nbsp;nbsp;nbsp;nbsp;看着秦欢将手里的法律文件和一份法定监护人变更的文件扔给那个一脸邋遢的男人时,温暖则见到了那个缩在墙角,面上带着泪光的可爱男孩子。

nbsp;nbsp;nbsp;nbsp;大大圆圆的眼睛里有着鹿儿般的怯懦,但是却并没有害怕的神色,还有这婴儿肥的小脸蛋怎么看都觉得可爱的很。但是那脸上的巴掌印却破坏了这种感觉,也让温暖心里是又欢喜又伤心。

nbsp;nbsp;nbsp;nbsp;“你叫炎是吗?”温温润润的语气,温暖害怕伤害到面前这个孩子。

nbsp;nbsp;nbsp;nbsp;炎一直瞪着温暖的脸,此时听了她的话,鼓着小脸半天才开口,“阿姨是诺的妈咪。”

nbsp;nbsp;nbsp;nbsp;温暖点了点头,笑着问道:“是啊!炎怎么知道的。”

nbsp;nbsp;nbsp;nbsp;“阿姨的眼睛和诺的眼睛一模一样。”炎说完,低下头去,那声音变低,带着糯软的哭意,“炎的眼睛和妈咪的也很像,可是妈咪却从来不会这样对我笑。”

nbsp;nbsp;nbsp;nbsp;也不知怎么,只不过是一句话,就已经紧紧的揪着温暖的心。于是温暖一把抱住了炎,话语脱口而出,“那炎愿意跟着阿姨吗?让阿姨来当你的妈咪,你可以和诺儿一起叫阿姨妈咪。”

nbsp;nbsp;nbsp;nbsp;炎在温暖的怀里挣扎了半天,才再次抬起头来,依旧一脸不信的看着她,甚至忘记了说话。

nbsp;nbsp;nbsp;nbsp;看着那鹿儿般的眼睛,温暖面上笑意更浓,“炎,不用害怕妈咪会扔开你,不用害怕黑暗,妈咪也会为炎盖被子,给炎晚安吻,而且还会买好吃的贿赂炎,那这样的话炎愿不愿意跟着妈咪走啊!”

nbsp;nbsp;nbsp;nbsp;温暖从不知,这一番话一直搁置在炎的心里,直到很久。

nbsp;nbsp;nbsp;nbsp;那个赌鬼舅舅很容易搞定,混迹在社会上最为龙蛇混杂的地方,他自然一眼就看出了秦欢的气质不凡,不过更要命的是他的那双眼睛,能放出刀子一样,让他根本不敢有半点的反驳之心,拿了秦欢给他的二十万,将那份监护人变更文件签了。

nbsp;nbsp;nbsp;nbsp;于是炎看到自己那可恶的舅舅第一次卑躬屈膝的朝着诺的爹地点头哈腰,并且满脸喜色的送他离开。对这里炎没有任何的归属感,自然也没有什么伤心之说,反而看着高大的秦欢有些局促。

nbsp;nbsp;nbsp;nbsp;“你好,小伙子,重新认识一下,我是你的爹地,她是你妈咪,你是我们的儿子,我已经给你想好了一个名字就叫秦炎。怎么样?”秦欢自然看的出孩子脸上的局促,但是却不太明白难道是自己长的太可怕了吗?

nbsp;nbsp;nbsp;nbsp;温暖一脸无奈的翻了翻白眼,这哪里是他介绍,明明是把别人的话都说完了。

nbsp;nbsp;nbsp;nbsp;六岁的秦炎已经有了小大人的思想,自然听明白了秦欢的话,奈何他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已经接受一个有一个的暴涨欣喜,于是盯着秦欢那只伸过来的手愣神了,好似在上面盯出了花来。

nbsp;nbsp;nbsp;nbsp;见那小不点根本‘不理会’自己,只盯着自己手以下的部分,秦欢终于是讪讪的收回了手,看着温暖的表情一脸的委屈。

nbsp;nbsp;nbsp;nbsp;温暖冲他吐了吐舌头,满是笑意的脸上明明写着你活该,明明是你把孩子吓到了。看着那得意的笑脸,秦欢决定今晚回到家里一定不会放过她,最起码也要来个一夜七次啊!!

nbsp;nbsp;nbsp;nbsp;见秦欢盯着自己的眼神火热异常,温暖提议赶紧回去,只想着不看到他专注的眼神,却根本没有想到自己这全然的是把自己往虎口里面送。

nbsp;nbsp;nbsp;nbsp;于是当晚秦家大宅里除了多了一位小少爷,那久违的求饶声再次响了起来,

nbsp;nbsp;nbsp;nbsp;诺儿标准的生物钟在早上七点的时候醒了过来,睁开眼来就见到哥哥亮晶晶的眼睛再看着自己,于是小脸微红,“哥哥醒了,怎么不叫我啊!”

nbsp;nbsp;nbsp;nbsp;乐乐看着被迫早熟的弟弟,脑子里还浮现出他小时候糯糯软软的样子,可以想欺负就欺负,但是现在看着他哪黑亮的眼睛,是怎么也下不去手啊!

nbsp;nbsp;nbsp;nbsp;“你是小孩子,要好好睡觉才能长高啊!”乐乐摸了摸诺儿柔软的头发,嗯,和小时候的还是一模一样的。

nbsp;nbsp;nbsp;nbsp;诺儿对此深信不疑,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会很乖的睡觉,那模样看的乐乐心里很是满足。

nbsp;nbsp;nbsp;nbsp;“好了,洗一洗就下来吃早饭吧。”说完,乐乐便退出了房间。

nbsp;nbsp;nbsp;nbsp;诺儿起身洗漱后,下楼来见到太爷爷、舅舅、爹地、妈咪和哥哥全都在,知道她们都在等着自己,于是一一招呼了众人,这才坐到自己的小凳子上乖乖的等着吃早餐。

nbsp;nbsp;nbsp;nbsp;“小诺儿,太爷爷送给你的礼物,喜欢吗?”秦傲天昨天杀了花慕北一个片甲不留,此时正像是孩子得了糖一样,连眼角都笑出了花来。

nbsp;nbsp;nbsp;nbsp;“喜欢,谢谢太爷爷的礼物。”黑亮亮的眼睛看着秦傲天,极为开心的笑道。

nbsp;nbsp;nbsp;nbsp;“那舅舅的礼物呢,诺儿是不是更喜欢啊!”被老爷子赌了一口气的花慕北自然也要争一争面子,更何况昨天他不知道乐乐本来就打算回来,提前就被乐乐敲诈了一笔,这才把诺儿心里这个重量级的人物请了回来,此时自信满满的看着诺儿。

nbsp;nbsp;nbsp;nbsp;诺儿歪着头想了一下,大眼睛一眯,“舅舅的礼物,诺儿一样很喜欢。”

nbsp;nbsp;nbsp;nbsp;于是花慕北立刻垮了脸,而秦老太爷哈哈大笑着得意的看了看孙子一眼。

nbsp;nbsp;nbsp;nbsp;众人不去理会两人的‘恩恩怨怨’,转而看向了温暖和秦欢,好似全都在等着他们拿出不一样的礼物来。

nbsp;nbsp;nbsp;nbsp;“诺儿,今天你五岁了,可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爹地和妈咪为你准备的不是礼物,而是责任,额,也不对。”秦欢说着说着就有些纠结了,儿子五岁,要比炎小了一岁,还是炎是哥哥,自然不能让儿子照顾他了。

nbsp;nbsp;nbsp;nbsp;温暖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秦欢的囧迫,可依旧觉得很是好笑,但是她也不去帮他,谁让他昨晚那么疯狂的。

nbsp;nbsp;nbsp;nbsp;见众人都被自己说的糊涂了,秦欢索性不说,而是冲着楼上喊了一声,众人的眼睛才转移到了楼上。淡褐色的头发,鹿儿般纯净的眼睛,因为温暖特殊的照顾,脸上的红肿已经消退,那还带着婴儿肥的小脸越发的白皙稚嫩,一个如同天使般的孩子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nbsp;nbsp;nbsp;nbsp;“你是炎吧,我是你的大哥,我叫温易乐,听诺儿说你比他还要大一岁,那以后你也是他的哥哥咯。”还是乐乐先开了口,昨夜已经知道弟弟的愿望竟然是这个,了解自家爹地妈咪的乐乐一点也不怀疑,自己和诺儿睡熟的时候,两人会偷跑过去将人接来。

nbsp;nbsp;nbsp;nbsp;于是接下来的早餐也不用吃了,秦爷爷多了一个孙子自然更是开心,恨不得将所有的好东西都给孙子,花慕北也多了个外甥,又被乐乐连哄带骗的骗了公司百分之五的股份庆祝炎加入大家庭。

nbsp;nbsp;nbsp;nbsp;诺儿没有想到妈咪和爹地竟然连夜将人接了过来,却只是诧异了一下,加入了和哥哥一起询问的行列。

nbsp;nbsp;nbsp;nbsp;温暖笑着伸出手指来勾住秦欢的手,看着面前的画面竟然湿了眼眶,心里的激动显然已经传递到了身体上,否则也不会连那手上小小的动作也被秦欢发现了。

nbsp;nbsp;nbsp;nbsp;“怎么了,这么值得开心的时刻,暖暖是想要感谢老公我吗?”秦欢回应着那纤细的手指,而且厚着脸皮说道。

nbsp;nbsp;nbsp;nbsp;若是以往温暖定会嗔怪的将他的手甩开,但是现在她竟是再次重重的握了握秦欢的手,“秦欢,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了这么多。”

nbsp;nbsp;nbsp;nbsp;面前的男人为了她可以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为了她重新打拼事业,忍受她怀着宝宝之后的小脾气,洗手做羹照顾她的月子,那点点滴滴像是一幅幅的画面在面前闪过。

nbsp;nbsp;nbsp;nbsp;“怎么了,是想要怎么报答我这么好的老公……”秦欢话还没有说完,温暖已经投怀送抱的朝他拥了过来,紧紧扣着他的腰,闭上眼睛来闻吸着男人身上淡淡的烟草香味。

nbsp;nbsp;nbsp;nbsp;秦欢没有料到她竟然会突然的涌到了自己的怀里,呼吸一凌,下意识的放慢了呼吸,好似害怕会讲身边的人惊醒过来一样。过了半响,才抬起手来,轻轻柔柔的摸着她的头发。

nbsp;nbsp;nbsp;nbsp;“暖暖,这就是你一直以来都想要的生活是吗?我也一直都在努力着,想要让你开心,就这样开开心心的过一辈子,等我们白了头发,也会有儿女成群,有孙子,有重孙子在我们的膝头跳着笑着。”秦欢看着已经笑闹在一起的众人,眼睛也在一刹那突然的湿润了。

nbsp;nbsp;nbsp;nbsp;炎正乖乖的为秦傲天捏肩,那小摸样做的那叫一个标准,显然是经常做的,一个认真乖巧,害怕被人抛弃的孩子经常做着就算现在二十多岁的人都不会做的事情。

nbsp;nbsp;nbsp;nbsp;诺儿因为哥哥和炎的到来,小脸上多了许多的笑容。

nbsp;nbsp;nbsp;nbsp;已经成为秦大当家的最强攻坚力量的乐乐和花慕北对抗了起来,拿出棋子,三步五局的就开始在棋盘上掐了起来。

nbsp;nbsp;nbsp;nbsp;正所谓观棋不语真君子,奈何秦老爷子是秦家的大家长,和着重孙子一起来坑大孙子,闹闹嚷嚷的如同扯不断的丝线。

nbsp;nbsp;nbsp;nbsp;“啊!那恐怕不行了。”低低的闷闷的声音从他的怀里传了出来,不轻不重的敲在了心上,像是一只撩拨着人心的爪子,不重不轻的给人挠一挠,然后又突然消失。

nbsp;nbsp;nbsp;nbsp;秦欢不解,声音里立刻添了些惊慌,就害怕她心里还有什么事情,这要是在学之前一走了之,那他就连哭都没有地方去哭了,不如现在就把人给锁起来。

nbsp;nbsp;nbsp;nbsp;谁能告诉她,秦欢这脑子里到底在想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来,脸色竟然跟走马灯一样的丰富多彩。

nbsp;nbsp;nbsp;nbsp;“我们又没有女儿,哪里来的儿女成群,再说了,我又不是猪,什么叫一群啊!”温暖从秦欢的怀里侧着头,看着那几个笑闹在一起的人,嘴上这么说着,实际上那笑意早已直达心里。

nbsp;nbsp;nbsp;nbsp;听她这么一说,秦欢脸上的颜色才咔的一声停在了红色上面,笑的那叫一个春光灿烂富贵花开,“没关系,都说女儿是爹地前一世的情人,没有女儿也好,因为我已经有了情人,这心里啊!还怎么能装得下前一世的情人呢?”

nbsp;nbsp;nbsp;nbsp;“啊!已经有了情人,是谁?”那声音抖的不成样子,又有谁能来告诉他,自己说的难道这么容易被人误会吗?

nbsp;nbsp;nbsp;nbsp;于是这两个因为太过在乎的人,一个不小心都深深的陷入了对方的心里,哪里管自己那颗心到底在想些什么了?一切希望秒杀在萌芽状态。

nbsp;nbsp;nbsp;nbsp;女儿也不要了,情人也丢了,两人来了个激情的一吻,急切的、渴望的、深深的吸引着彼此。

nbsp;nbsp;nbsp;nbsp;但是两人忘记了这身在大厅的坏处,乐乐拿手挡住认真琢磨的诺儿,秦老爷子拿手挡住了身后一脸茫然的炎。花慕北伸出手来想遮也找不到人,于是遮了自己,还没到一分钟,在秦老爷子和自家外甥鄙夷的目光下拿了下来。

nbsp;nbsp;nbsp;nbsp;并不是迁就两人,而是未成年人实实在在有三个,于是让人将桌椅一起抬了出去,如同鬼魅般的消失了。

nbsp;nbsp;nbsp;nbsp;“呼……热情的老婆大人,这是还想要吗?”知道她脸皮薄,于是秦欢特意的在人耳边说了这句话,抬起头来看见消失的桌椅和人,有那么一瞬间愣住了。

nbsp;nbsp;nbsp;nbsp;听了他的话,已经红到脖子的温暖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转过脸来看了看,哭腔立现,“臭秦欢,死秦欢,完蛋了,都被看到了啊!”

nbsp;nbsp;nbsp;nbsp;秦欢本想着趁此机会一举拿下,奈何温暖抵死不从,被抓了回来又给推了回去,两人拉锯战了一会实在无赖,于是放开平复彼此的心情。

nbsp;nbsp;nbsp;nbsp;“秦欢,如果当初没有嫁给你……”沉默了一会,温暖才又开了口。

nbsp;nbsp;nbsp;nbsp;温暖话没说完就被打断,“如果没有嫁给我,等我死了就会去阎王爷那儿去要你,看看你是不是傻傻的在奈何桥那里等着我,如果你投生去了,那我就也去投生,就算拿前生的所有,和你回眸一撇,那我也心甘情愿。”

nbsp;nbsp;nbsp;nbsp;放慢的语调,像是抑扬顿挫的c大调一样,低沉、久久的流淌在心田。

nbsp;nbsp;nbsp;nbsp;“不。”温暖断然拒绝了他的话,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我一定会在奈何桥等着你,看着你喝了那孟婆汤,看着你生在哪家才会去找你,就这样和你的命运纠缠,酸甜苦涩,哪里会有我爱你爱你的那么深。”

nbsp;nbsp;nbsp;nbsp;“你这个小女人,最近总是学着吓唬我。”秦欢叹气着道:“等到我们都白了头,我是老爷爷、你是老奶奶的时候,我们再来一次结发好不好。”

nbsp;nbsp;nbsp;nbsp;“好啊!”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紧握的双手不放,指尖缠绵着,一圈一圈的韵着阳光。

nbsp;nbsp;nbsp;nbsp;“那,这是约定,可不许不记得了,如果你得了健忘症说什么也不能忘记这一件事……”

nbsp;nbsp;nbsp;nbsp;缠绵的手指来到门外,两人相视一眼拉开门,那屋外的景象再次震撼了两人。

nbsp;nbsp;nbsp;nbsp;花慕北和乐乐成了真正的棋友,切磋起来那叫一个旁若无人心无旁骛,不知拉了多少次哥哥的衣服也见不得人回答的诺儿皱着眉头,炎上前同他说了些什么,诺儿这才脸上见笑,听的秦傲天喊他们,于是两个孩子撒丫子往他身边跑去……

nbsp;nbsp;nbsp;nbsp;蓝灿灿的天空下,碧绿幽幽繁华盛开的背景下,这般陶醉人的景象是为最爱……

nbsp;nbsp;nbsp;nbsp;“暖暖!”手在心里,心再手上,秦欢面上带光如神祗慑人,“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

nbsp;nbsp;nbsp;nbsp;温暖想了想,笑了笑说道:“好像是有说过吧!”

nbsp;nbsp;nbsp;nbsp;“这样啊,那我把这欠你的二十多年的都说给你听吧,还有十年、二十年、五十年、八十年之后的全说了,你要记得啊!我爱你,我爱你……”——

nbsp;nbsp;nbsp;nbsp;本文彻底完结了,谢谢亲们一直以来的支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