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5章第九十五章
陈美惠自己不敢找黑影,就想到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攻击参赛者。

  想到大家都是竞争对手的关系陈美惠就觉得自己的思路是对的,刚举枪攻击,前脚迈出门的冯伦连忙举双手双脚表示:“别攻击我,我身上没有字。”

  陈美惠把枪对准后来的人,结果却没等到另一个。

  夏民听到声音当然是不准备出来,因为在他看来,这已经不单单是个游戏那么简单了。

  可惜防备了前面,没有防得住身后,一把刀抵住了他的脖子。

  夏民听到了徐大影帝浑厚的声音,“把字交出来,我不攻击你。”

  夏民看着脖子上寒光闪闪的刀,抬起手指,点了点刀背。

  屏幕前的观众:“这肯定是道具吧?”

  :“肯定的,这道具做的真逼真,节目组费心了。”

  夏民却表示,被这玩意儿攻击,流血是必然……

  夏民举手投降:“行,我把字……”

  话刚说一半,脚下突然一空,夏民就知道不好,连忙抬手想要握住刀柄,一只手从后方比他动作还快。

  紧跟着,三道惊呼。

  “啊……”

  “哎哟……”

  夏民和徐大影帝一人一声,三人跟叠罗汉一样一个压着一个下去了。

  夏民被压在最底端庆幸这个陷阱不太深,随着最上面的人站起来徐大影帝也站了起来,正要看压他的人是谁,就看到一个身量很高的年轻人站了起来,还不轻不重拍了拍身上的灰。

  “你……”

  徐大影帝记得对方的称呼:“宋制片?你怎么也进来了?”

  夏民听声回头,就对上了宋大少温和的眼,但是说出口的话很慎重:“我们的人里有叛徒。”

  话还没说完,背后的浮雕突然动了,一个黑影从背后出现,夏民和徐桦都没有看清楚是谁,就看到一把,不亚于徐桦手里的长柄刀对着背对着的宋制片兜头劈下,变故来得那么措手不及,几乎是两人连声音都还来不及发出,一切就已经发生了,并且在下一步,匆促的结束……

  “不见了。”夏民喃喃地对着虚空说道。

  突然出现的宋大少不见了,那个突然攻击的黑影也不见了。

  徐桦和夏民在小小的黑匣子内面面相觑。

  这下徐桦也不攻击了,看着夏民说出自己知道的线索,两人同样饱含内容的眼睛一对视,说出的话更像是一句暗号:“你知道现在是什么地方吗?”

  夏民看着徐大影帝镇定睿智的眼睛,知道对方和他一样,经历过那个投射的诡谲世界。

  夏民看着四周是封闭的房间,确定不会再出来宋制片这样的人后,干脆盘腿坐在了地上,一点也没有顾及身前的大影帝,开始清点自己到手的字:“嗯,看来我们必须要玩赢这个游戏了。”

  从现在开始,他拿到的是□□,冯伦拿到的是弹弓,陈美惠拿到的是水枪,而徐大影帝拿到的是西瓜刀,这也刚好证实了他的猜想,有不少人手里拿到了攻击性的武器。

  “这是什么意思?是知道这个世界内幕的人拿到了攻击性的武器,还是说反派拿的是攻击性武器?”夏民大言不惭,一点也没有顾虑把自己说进了反派阵营。

  徐大影帝闻言挑眉:“所以你是反派喽?”

  他发现这个小生有点意思,一开始还以为对方只是徒有虚表,还来还真的是不能小觑娱乐圈里的人。

  夏民抬眼:“我可没这么说。”夏民清点了一下布袋里的字,他现在有五个字,工、利、必、多、知,只要他组成了一句话,那他就是第一个进门的人,首先,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这里的鬼还挺有才华的嘛。

  “你就不怕我拿走你的字?”徐桦站在夏民上方好奇地问道,紧跟着就看到青年抬起头,唇角的笑容一直没有消失:“那你会吗?”

  徐桦一愣,紧跟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抚掌道:“有意思,有意思,你这个后辈实在是太有意思了。”一顿后便提议:“要不我们结盟吧。”要想从这个诡异的世界里出去,并且拿到胜利,光靠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

  但是夏民拒绝了,“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我这一方的人呢?”

  徐桦挑眉:“那必须的啊,我必须是代表正义方的人啊。”

  夏民抿嘴笑。

  他现在不保证这里有多少人已经意识到了这些关卡里潜藏的危险,也不知道在场的除了冯伦以外还有几个新手小白,当然,冯伦也有可能是装的,必经这次一起陷进去的都是演艺界的演员。

  :“这些人都好会演啊,哈哈哈,看到这里太有意思了。”

  :“到底谁是正方谁是反方现在一头雾水啊。”

  :“大影帝好像很喜欢夏夏啊,哈哈哈,夏夏笑得好可爱。”

  :“刚才那个帅帅的制片出现了,我没看错吧。”

  :“楼上的你没看错,看来大佬们都来充当npc了。”

  是不是npc夏民不知道,也许是游戏bug也没准,但是男人的出现也给他提了一个醒,注意暗处的威胁。

  夏民正在想这件事,突然手臂一痛,紧跟着他就看到自己的袖口被划破,手臂上出现了一道细长的血渍。

  “对不住了。”徐桦低头笑道,布袋中凭空多出来的一个“知”字,大影帝嘴上说着歉意,语气和表情却不是那么回事:“我必须要找个人来实验一下这个游戏的规则。”

  夏民不想知道对方为什么找上了他,但是他现在也知道了一条规则:攻击一下,只能带走他身上的一个字。

  不等徐桦来第二刀,夏民已经站起来飞速地跑了起来。

  打开匣子的机关,夏民飞快地朝外跑去。

  现在遇到有攻击力的对手都不是一件好事,一不小心就——

  “什么人?!”

  前方传来一声女声的大喝,夏民看到了一把匕首在黑暗中闪烁,连忙刹住了车。

  但是下一秒,却眯起了眼睛。

  “你前面的是什么?”

  舒淘的声音很镇定,但是拿着匕首的手却在发抖。

  “是尸体,陈美嘉的尸体。”

  观众席上:“我靠,还尸体?要不要这么吓人。”

  陈美嘉的粉丝低呼:“这演得也太逼真了。”

  王执看着屏幕中青年模糊不清的面容紧了紧手掌,才发现,从刚才青年受了一刀后就满手心的汗珠。

  夏民面对着舒淘皱眉道:“你杀了她?”

  “不,不是我。”舒老师连忙争辩,“真的不是我,我刚才过来她就已经死了。”

  夏民的右手在黑暗中拉满了射弩的弓,语调不紧不慢:“那你现在身边有人吗?”

  舒淘见对方不信,刚要走过来说。

  夏民抬起了右手,“别过来,你现在把陈老师的尸体翻过来,然后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观众们都紧张了起来。

  一个个哪怕知道是假的,还是不由地满手冷汗。

  舒淘迈出的脚步一顿,收了回去。

  紧跟着听夏民的话,把陈美嘉的尸体翻了个个,然后,咽了一口口水,语气干涩:“我看到了一个伤口……流了很多血……”

  “什么样的伤口。”

  “形状椭圆,就在后背心,闭合了,看样子……武器是把匕首。”

  夏民听到最后一句,放下右手,转身就跑。

  舒淘连忙追了上去。

  夏民穿梭在黑暗的甬道里,甬道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漫上了积水,积水发出一股难闻的臭味,他快步踏在上面暴露了自己的行踪,也可以很清晰地听到身后舒淘追赶的步伐,女星为了好看穿了繁复的长裙,蓬蓬裙吸了水拖在地上就有一种拖沓声。

  夏民一边跑一边注意四周,他不想成为下一个“死者”,因为他记得很清楚,刚才遇到的那个砍宋制片的黑影,手里拿着的武器很像是徐大影帝手里的西瓜刀,那时候他没上心,可是现在陈美惠就死了,他不知道杀死陈美惠的到底是潜藏在黑暗里的黑影还是舒淘,因为一旦杀死陈美惠,那么对方身上得到的所有的字都是她的,所以现在舒淘也有动机,

  这一番黑暗中的追逐看的所有观众大呼惊险,不过也有人发现。

  :“导演是夏夏的亲戚吗?我发现好像很多的镜头都给夏夏了啊。”

  本来是开玩笑的话,也有其他人的粉丝表示了意见。

  镜头仿佛有生命一般,切换到了刚才一直没有播出的另一个人身上。

  四十来岁的胖子——郭汉,人称郭憨憨。

  郭胖子气喘吁吁地找了一个又一个黑影,后来发现自己的体力真是跟不上啊,干脆就坐下来不打了,然后,他找到了一个绝佳的位置。

  显示屏的后面。

  这个位置是他刚才无意中找到的,从他的位置可以定位所有人现在在的地方,自然也看到了他们最终的目的地。

  一扇门。

  一扇没打开的门。

  郭胖子在门口徘徊了一阵,想到估计等下他们就是要凑齐一句话然后进入这个地方了。

  然后他干脆就席地了下来,开始守门待人。

  果然,没多久,他就等来了同样发现门的位置的人——新人冯伦。

  郭胖子笑嘿嘿地摆了摆手里的大锤,圆形的锤头敲击着地面和他肥胖的身躯一样很有存在感。

  郭胖子上下打量了一下来的冯伦,小伙子从头到尾,除了一个鼓囊囊的兜,不像是能藏下什么武器的样子。

  冯伦看到郭老师站起来朝他走来,眼看着手里的大锤就要朝他而来,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把弹弓。

  :“哈哈哈哈哈。”

  观众席已然笑疯,尤其在看到郭胖子错愕的表情的时候。

  :“胖子以为自己是赢家没想到输在了一把弹弓上。”

  :“哈哈哈……胖子以为自己的锤头天下无敌,哪知道不如人家一个小小的弹弓,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郭老师的表情亮了,手动点赞。”

  锤头再大也不如弹弓的射程远,尤其锤头还在一个不灵活的胖子身上,弹弓确是在成年人的手中,冯伦看到郭胖子朝他来了,连忙就拿起手里的弹弓,看对方要攻击就先后退自己拉弓射石,眼看对方还要攻击就继续射。

  最后变成追着胖子射。

  :“哈哈哈哈哈……”

  如果有弹幕估计都满屏是哈,大家看着胖子身上一抖一抖的肥肉一起笑得一抖一抖。

  “不行了不行了。”这个不行了不行了是郭胖子自己喊的:“小冯冯饶过我,好歹给我留一个字吧。”

  冯伦手持弹弓帅气挑眉:“我哪里知道你是最后一个字了啊,万一还有呢?”

  郭胖子道:“真的,真的,真的就最后一个了,我不想做最后一名啊。”他不知道做最后一名的可怕,万一最后一名的下场是……郭老身上的肉都缩在了一起。

  害怕冯伦不信,郭汉摘下布袋,取出里面的东西展示给对方看,还真的就一个字了,是一个“顺”字。

  冯伦想了想刚才自己这么追着打攻击一个前辈,也有点不好意思,当下放下了弹弓。

  两人一起靠在一起,气喘吁吁地坐在地上,一起坐在门前,商量着对策。

  “等下攻击谁?要么看到来人我们一起攻击吧,到时候把他们身上的字抢过……”冯伦想到那个画面就好笑,还没说完,头顶突然落下一片黑影,紧跟而来的,是一把巨大的铁锤。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