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智收霹雳火

黄信让刘高看守囚车,挺丧门剑,催坐下马,前去迎敌。燕顺、王英、郑天寿三位好汉拦住去路,大喝:“留下三千两黄金的买路钱,放你过去!”黄信大叫:“镇三山在此,休得无礼!”燕顺说:“哪怕你是镇万山,也要三千两黄金买路钱!”黄信说:“我是朝廷命官。”燕顺说:“别说你是个兵马都监,就是当今天子不一交一 买路钱也休想过去!”黄信拍马舞剑,杀过去。三个好汉一齐迎敌。黄信斗了十几回合,不是对手。刘高虽然顶盔贯甲,手持三股叉,却只会念弥陀,胆都吓破了,怎敢上来援助?黄信战不过三人,只好拨转马头,落荒而逃。众喽啰杀得官兵丢盔弃甲,抱头鼠窜。刘高魂飞魄散,连逃都不会逃了。花荣大喝一声,挣开囚车,又把宋一江一 的囚车也打破了,救出宋一江一 。小喽啰一拥而上,擒了刘高,簇拥着宋一江一 、花荣,得胜回山。

三位头领请宋一江一 、花荣坐了,把刘高剥得赤条条的,绑在将军柱上,置酒给宋一江一 、花荣压惊。二人拜谢了三位头领,花荣担心地说:“黄信逃回清风寨,只怕会为难小弟的家小。”燕顺说:“哥哥放心,黄信也是条好汉,不会为难夫人的。万一他拿了宝眷,也得从这条路走。”宋一江一 指着刘高骂:“我与你小子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为什么听那女人的话,三番两次陷害我?”花荣说:“哥哥跟他啰唆什么?”上前一刀,剜出刘高的心肝。宋一江一 说:“不杀了那女人,难出我心中这口恶气。”王英说:“抓来那女人,也让我快活快活。”

黄信逃回清风寨,紧闭寨门,严加防守,又写了公文,派人连夜送回青州。慕容彦达看了大惊,忙请来本州兵马统制秦明。秦明使一条狼牙棒,有万夫不当之勇。因他性如烈火,声如雷霆,人称霹雳火。秦明见了知府,互相施过礼,知府拿出黄信的公文让秦明看了。黄信正是秦明的徒弟,秦明大怒,连夜点起一百兵马,四百步兵,天明启程攻打清风山。

清风山的好汉点起人马,正要去打清风寨,忽听秦明领军到来,骇然大惊。花荣却说:“众哥哥别慌,我自有办法对付他。”便说出计策,宋一江一 说:“好计!就这么办。”花荣便跨马提枪,带上弓箭,率领喽啰下山迎敌。秦明来到山下,摆开阵势,擂鼓挑战。只见花荣引人马下山来,秦明大喝:“花荣,你也是将门之子,朝廷命官,为何反叛朝廷?我特来捉你!”花荣说:“我怎敢反叛朝廷?实是被刘高挟嫌诬告,官报私仇,逼得我有家难奔,有国难投,权且避难。”秦明怎肯听信?舞动狼牙棒,来取花荣,二人直斗了四五十回合,不分胜败。花荣拨马往山下小路走去。秦明拍马赶来。花荣取出弓箭,扭身射去,正将秦明盔缨射落。秦明一愣神,花荣已率小喽啰上了山。

秦明大怒,下令攻山。众军一声呐喊,向山上冲去。转过几个山头,只见山上檑木、炮石乱打下来,折了三五十人,只得退下。秦明怒火更盛,绕山而行,寻找道路。到得午时,只听西边锣响。秦明赶到西边,什么也没找到。接着,不是东山旗号招展,就是南山锣鼓齐鸣。秦明率领人马,东撞一头,西撞一头,却未找到一个强人。看看天色晚了,官军人困马乏,正欲下寨做饭,山上火把通亮,锣鼓齐鸣。秦明又领兵冲去,山上点箭射下,又伤了些人马。军士刚要做饭,又有一队火把下山来。秦明再赶时,火把又熄灭了。秦明更怒,下令放火烧山,只听山上笛声悠扬,十几个火把照耀下,花荣正陪宋一江一 饮酒。秦明想攻上去,又怕花荣的弓箭,只好在山下大骂。

秦明正叫骂,却见后面山上火炮火箭一齐打来,把众官兵烧得东躲西藏。黑暗处,又不知埋伏有多少弓一弩一手,箭如飞蝗。众官兵见有一条山沟,纷纷跳进去躲避,谁料上面一声响亮,大水直冲下来,官兵大部被淹死,侥幸爬上来的,被喽啰用挠钩拿了,活捉上山。

秦明火气冲天,寻条小路,向山上冲去,行不多远,扑通一声,连人带马跌入陷坑,两边几十把挠钩把他搭住,活捉上来,绳捆索绑,押上山去。到了山寨,正好天亮。

花荣迎上来,解开秦明的绑绳,跪下就拜。秦明说:“我既被擒,该杀就杀,为什么拜我?”花荣说:“多有冒犯,望请恕罪。”秦明问:“为首的好汉是谁?”花荣说:“他是花荣的哥哥,郓城县宋一江一 。”秦明惊问:“莫不是及时雨宋公明?”宋一江一 说:“正是。”秦明慌忙跪拜,说:“想不到今天得见义士。”宋一江一 慌忙起身答礼。秦明问:“兄长怎么腿脚不便?”宋一江一 说了被刘高拷打之事,秦明连连跺脚,说:“只听一面之词,害了多少好汉。秦明回去定向知府说明此事。”燕顺就叫杀牛宰马,款待秦明。被俘的军士也与酒肉。

吃了几杯酒,秦明起身,请头领还他衣甲、兵器、马匹,想回青州。燕顺说:“你损兵折将,怎能回去?不如在此落草,强似受那贪一官的气。”秦明说:“朝廷不曾亏待我,我怎能背叛朝廷?你们可以杀我,我绝不肯落草。”花荣劝道:“我也是将门之子,朝廷命官,却被贪一官逼到这一步。兄长不肯落草,请稍坐片刻,待席终了再走不迟。”秦明不肯坐,花荣又劝:“你劳累一天一夜 ,就是你不吃,也得把马喂饱。”秦明就坐下来。五位好汉轮番敬酒,把秦明灌得大醉。

直到次日天明,秦明才醒来,梳洗罢,吃了早饭,众好汉还了秦明衣甲、兵器、马匹。秦明上了马,拜别众人,离了清风山,来到青州城下,不由大吃一惊,原来城外的几百户人家,被烧成一片瓦砾,遍地鲜血,死一尸一难以计数。他催马来到城河边,却见吊桥高高拽起,大叫:“城上放下吊桥,让我进城!”

慕容彦达站出来,指着秦明大骂:“反贼,昨夜你率人马来攻城,枉杀了许多平民,烧了许多房屋,今天又想来赚城。我已派人奏明朝廷,早晚拿住你,碎一尸一万段。”秦明大叫冤枉,知府说:“我亲眼见你杀人放火,你还想抵赖?为何你那五百人没一个逃回来的?我已把你家眷杀了,你若不信,请看人头!”秦明看时,士兵用枪挑出妻子的脑袋,连声叫苦。知府一声令下,城上乱箭射下来,秦明只得拨马而逃。

走不十多里,五位好汉迎上来。秦明气得大叫:“不知是哪个千刀万剐的冒我的名,杀人放火,害死我一家老小,使得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宋一江一 说:“这里不是说话处,请到山寨慢慢说。”上了山寨,众好汉让秦明中间坐了,五人跪下,请秦明恕罪。宋一江一 这才说:“这条计是我定的,只有如此,才能断绝你的退路,上山入伙。”秦明跺脚道:“这条计也忒毒了,断送了我一家老小。”宋一江一 说:“花荣有个妹妹,很是贤惠,我给你们做个媒。”秦明见事已至此,众人对他如此敬爱,只有死心塌地落草。

六位好汉依次坐了,奏乐饮酒,边吃边谈起攻打清风寨的事。秦明说:“这事容易。黄信是我的部下,又是我的徒弟,我独自前去,一席话说他入伙,顺便取了花知寨的家眷,拿了那泼妇,作晋见之礼。”

黄信败回清风镇,日夜提防,严守寨栅,左等右盼不见青州救兵到来。这天,忽听门军来报:“秦统制单人匹马来到寨前。”黄信到寨门上看了,果然如此,命人开了寨门,放了吊桥。秦明进寨,黄信把他请进大厅,叙礼罢,问秦明为什么单人前来。秦明说了兵败被俘、上山入伙的经过,劝道:“山东及时雨宋公明结识天下好汉,谁不敬佩他?贤弟没有家小拖累,何不上山入伙,省得受那些贪一官污吏的气。”黄信说:“我听师父的。但我却从未听说过宋公明也在清风山呀!”秦明说:“被你押解的郓城县张三就是宋公明。”便说出刘高夫妇如何陷害宋一江一 、花荣的事。黄信后悔得直跺脚,说:“我要知道他就是宋公明时,我自会放了他。听了刘高一面之词,险些儿坏了他性命!”二人正说着,门军来报,说是有两支人马开到寨前。秦明、黄信迎出来,却是宋一江一 、花荣、燕顺、王英等人。宋一江一 传下号令:“不得伤害一个寨兵、百姓,只杀刘高一门老小!”众好汉进寨,王英先抢了那妇人,花荣杀了刘高满门。众喽啰把刘高所有的家财抢了一空,装上车子,拉回山寨。花荣又取了家眷,清风寨的军汉,愿上山的上山,不愿上山的留下。

回到山寨,众好汉落座。燕顺问:“那泼妇在哪里?”王英说:“哥哥,这回一定把她给我做压寨夫人。”燕顺说:“好。你先叫她来,宋大哥要问她话。”王英把泼妇带来,宋一江一 喝问:“我好意救你下山,你为什么恩将仇报,陷害我?”妇人痛哭求饶,燕顺说:“不用问了!”一刀把她砍为两段。王英大怒,抓过一把朴刀,要跟燕顺拼命。宋一江一 忙拦住,劝道:“这女人该杀。王兄弟,我尽力救她下山,她还让丈夫害我,你留她在身边,久后有损无益。宋一江一 已许下你一头亲事,定会让你满意。”众人也纷纷相劝,王英才无话可说。

次日,宋一江一 为秦明和花荣的妹妹主持了婚礼,满山寨热热闹闹,吃了几天喜酒。这天,喽啰来报,说是慕容彦达已奏知朝廷,反了花荣、秦明、黄信,要起大军征剿清风山。宋一江一 说:“这个山寨不宜久守,不如去投奔梁山泊晁天王。”秦明说:“好是好,也该有个引荐呢!”宋一江一 把晁盖等打劫生辰纲,他为晁盖报信一事说了,又说出刘唐寄书送金,被阎婆惜藏了书信,这才杀了她的经过。秦明大喜,说:“兄长是他们的大恩人,事不宜迟,我们立即起程。”

众好汉收拾了数十辆车子,装上金银财宝。喽啰们不愿去的,发给银两,任他们另投别主,愿去的,就和秦明的部下编成队伍,也有好几百人。打上官军的旗号,前往梁山泊。宋一江一 和花荣带四五十人押着乘坐家眷的车子为前队,先走一步。秦明、黄信为第二队,燕顺等三人为第三队,每队隔开二十里。

走了六七天,宋一江一 的第一路人马来到一处山下,名叫对影山,两边两座高山,一般模样,道路正从两山间穿过。花荣见山势险恶,说:“山上必有强人。”话音未落,只听两山锣鼓齐鸣,各有一支人马冲下山来。花荣忙做好迎战的准备,宋一江一 又派人飞马报告第二队,让秦明火速赶来接应。

两边山上各下来一个少年壮士,都 使 方 天画戟,带着百十个喽啰。不同的是,一个壮士白盔白甲,胯下白马,众喽啰一片雪白,另一个红盔红甲,胯下红马,众喽啰一片火红。二人说了几句话,就在大路上动开手,两杆方天画戟各展神威,斗了三十余回合,不分胜败。宋一江一 远远看了,连声喝彩。那两杆戟上,一杆缚着金钱豹子尾,一杆缚着金钱五色幡,正斗着,纠缠在一起,二人使尽力气,也扯不开。花荣弯弓搭箭,一箭射去,将缚着豹尾的绒绦射断,双方的喽啰齐声高叫:“好神箭!”

二人不再斗,纵马赶来,在马上躬身施礼,说:“请问神箭将军大名。”花荣说:“这位是山东及时雨宋公明哥哥,我是清风寨小李广花荣。”二人滚鞍下马,跪地就拜。宋一江一 、花荣下马搀扶,问二人姓名。穿红的说:“我叫吕方,人称小一温一 侯,因做生药生意赔了本,就占了对影山打家劫舍。近日这位壮士来到,要夺山寨,跟他各分一山,他又不肯,因此每天厮杀。”穿白的说:“我叫郭盛,人称赛仁贵,因贩水银在黄河翻了船,回不了家乡。听说对影山有个使戟的占了山头,特来找他比戟,斗了十多天,不分胜败。”宋一江一 说:“我跟你们讲和好吗?”二人便握手言和。正说着,秦明率人马赶来,接着燕顺等也到了。吕方请七位好汉上山,杀牛宰马,设筵款待。次日郭盛设筵。宋一江一 劝二人一同到梁山泊聚义,二人欢天喜地,当下答应了。

次日,宋一江一 带了燕顺为前队,带了十多名随从,先一步下了山。走了两天,晌午见路边有个大酒店,宋一江一 说:“让孩儿们买了酒吃。”宋一江一 和燕顺先进店,随从们喂上马,也进了店。店里只有三副大座头,再有几个小座头,一个人先占了一副大座头。宋一江一 看时,那人八尺身材,淡黄脸,没一胡一 髭。宋一江一 叫过酒保,说:“我的随从多,请那个客人换大座头给我们。”酒保去劝那人换座,那人不换,还破口大骂。燕顺动怒,被宋一江一 劝下。酒保又向那人赔小心,那人拍着桌子大叫:“就是当今皇上来了,老爷也不换,再啰唆,拳头不认人!”燕顺忍耐不住,说:“不换就不换,你吓他干什么?”那人提起短棒,说:“我骂他要你多管!老爷只让两个人,其余的都当做脚下的泥!”燕顺见那人拿棒,抓起条板凳,就想打架。

宋一江一 忙起身,挡在中间,说:“都不要闹。我问你,你只让哪两个人?”那人说:“一个是沧州横海郡小旋风柴大官人,另一个是郓城县及时雨宋公明。除了他两个,大宋皇帝也不让!”宋一江一 朝燕顺暗笑,燕顺放下板凳。宋一江一 问:“二人你都见过吗?”那人说:“我在三年前曾在柴大官人庄上住了四个月,只是没见过宋公明。”宋一江一 问:“你想见黑三郎吗?”那人说:“我正找他,他兄弟宋清托我捎信给他。”

宋一江一 说:“我就是宋一江一 。”那人仔细端详了宋一江一 一阵,拜了下来,说:“险些儿跟哥哥错过,白到孔太公庄上走一遭。”宋一江一 把那人拖入里间,问:“我家中有什么事?”那人说:“我叫石勇,人称石将军,在大名府放赌为生,因打死人逃到柴大官人庄上,我闻听哥哥大名,前去投奔,见了四哥宋清,他说哥哥在孔太公庄上,让哥哥急速回家。”宋一江一 心中疑惑,问:“你在我家住了几天?见到我父亲吗?”石勇说:“我只在庄上住了一夜 ,没见太公。”宋一江一 把上梁山入伙的事说了,石勇也要一同去,宋一江一 就叫燕顺过来与石勇相见。宋一江一 敬石勇三杯酒,石勇就从包袱里取出书信来。

宋一江一 看罢信,放声大哭,捶胸顿足,又往墙上撞头。燕顺、石勇忙拦住,宋一江一 哭昏过去,半晌方苏醒。宋一江一 哭着说:“老父病故,我不能尽人子之道,简直如同畜生。我只得连夜赶回奔丧,你们自己上山去吧。”燕顺说:“太公既殁了,哥哥回去也见不到了,不如先引我们上了山,再回去奔丧也不晚。”宋一江一 说:“我既已知此事,心如火焚,怎能耽搁?我给你们修书一封,你可带了石勇一同上山。”宋一江一 借了笔砚,一面哭一面写书信,封皮也不粘,一交一 与燕顺,挎一口腰刀,要了石勇的短棒,滴酒不沾唇,出门就走。

燕顺、石勇等吃了酒饭,走了三五里路,寻个大客店歇了。次日辰牌,后队人马陆续赶到。燕顺说了宋一江一 回家奔丧的事,拿出书信。花荣、秦明看了,商议,既已至此,已没了退路,只好持书上山。

九位好汉把人马并作一队,渐近梁山泊,寻大路上山。忽听水面上锣鼓震天,众人看去,对面山上彩旗飘扬,两只大船飞驶而来,当先船头上,站着豹子头林冲,后面船头上站着赤发鬼刘唐。林冲喊:“你们是哪里的官军,敢进犯我梁山泊?”花荣、秦明下了马,说:“宋公明哥哥举荐我们入伙的。”林冲说:“既有宋哥哥书信,请到朱贵酒店,先把书信看了,再相见。”一只小船摇来,上来两人,说:“跟我们来。”再看大船上,白旗招动,一阵锣响,两只船一齐去了。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山寨如此用兵,官兵谁敢近前?

众人跟着二渔人绕路来到朱贵酒店。朱贵迎接众人,命令宰了两头黄牛,备下分例酒,看了书信,射了一支响箭。对岸摇过一只船,朱贵让把书信先报上山去。第二天,军师吴用来到酒店,与众人见过了,一一问清。不一时,二三十只大船驶来,吴用、朱贵请众好汉与人马、车辆上船,来到对岸金沙滩。晁盖已率众头领迎下山来,大家相见了,来到聚义厅,左边一溜一交一 椅上,坐着山寨原有头领,白胜已由吴用设计救出,也在山上。右边一溜一交一 椅上,坐着新上山的好汉。晁盖命焚起一炉香,众人立了誓,便命人安排筵席,又让众头目拜见了新头领。秦明、花荣说了宋一江一 在清风寨的遭遇,又说吕方、郭盛二人比戟,花荣一箭射断绒绦的事。晁盖听了,似乎不信。酒到半酣,众好汉出来散步游玩。行至第三关上,只听空中鸿雁鸣叫。花荣寻思,看来晁盖不信我的箭法,我何不趁此机会逞逞手段?转眼一看,有个随从身带弓箭,便借过来,说:“看我射那第三只雁的雁头。”说完,一箭射去,果见第三只雁的雁头中箭,直栽下来。晁盖至此方对花荣的神箭深信不疑。吴用赞道:“将军别说比小李广,直可比养由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