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沂岭杀四虎

李逵哇哇大哭,说:“你们这个去接爷,那个去看娘,偏俺铁牛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俺也要把老娘接来享几天福。”宋一江一 说:“你要接老母得依我三件事。第一,不能带双斧,以免被人认出来;第二,你速去速回,悄悄把老母接来;第三,不许吃酒。”李逵一一答应,挎口腰刀,提条朴刀就下了山。宋一江一 放心不下,就让石勇暂时替朱贵照管酒店,命朱贵暗地跟随李逵,随时接应。

李逵一路上没吃酒,也没惹事,不几天就来到沂水县城。十字街头,一群人围着看什么,李逵也挤进去看,见是官府的悬赏告示,上面画一个黑大汉。突然,有人拉上他就走,说:“张大哥,我有事找你。”再看时,却是朱贵。朱贵把李逵拉进一个酒店的后院,埋怨:“那是捉拿你的告示,你也敢凑热闹?”李逵问:“你怎么也来了?”朱贵说:“宋哥哥放心不下,让我暗中跟来了。”朱贵唤来一人,说:“这是我弟弟笑面虎朱富,这店是他开的。”李逵说:“我一路没吃酒,浑身无力,到家了,该开戒了。”朱贵不敢不允,就让朱富端来酒菜。直吃到四更时分,朱贵怕他误事,让他立即回家接老母。

李逵不走大路,抄小路直奔百丈村,天色微明时,已走出几十里。突然林子里跳出一条大汉,用锅灰搽了脸,手持两把板斧,高叫:“梁山好汉黑旋风在此!懂事的,留下买路钱!”李逵暗笑,挺手中朴刀杀了过去。斗不几回合,那汉子不是对手,转身想逃,李逵赶上,一刀搠中小腿,栽倒在地。李逵踏住那汉子,夺下斧头,骂道:“爷爷才是真正的黑旋风,你这个小子敢坏爷爷的名声!”举斧就要劈下。那汉子忙叫:“爷爷饶命,你杀了小的一个,就是杀了小的娘儿俩。”李逵问:“怎么说?”那汉子说:“小的名叫李鬼,家中只有一个九十岁的老母。小的无钱养活她,就冒爷爷的大名,劫点钱财,孝敬老母。所以你杀了小的,就是杀了小的娘儿俩。”李逵暗忖,我回家是接老母享福,终不能杀了他饿死他老母。这位杀人不眨眼的太岁竟动了恻隐之心,放了李鬼,扔下十两银子,说:“爷爷看你是个孝子,饶你小子一命。你拿这银子当本钱,做个生意,养活老母,再撞到爷爷手中,定不饶你。”李鬼收了银子,连连叩头,一跛一拐地走了。

李逵又过了几座山,天色已近晌午,又饥又渴,山中又无酒店饭馆。转过一架山角,溪边有一处房屋,李逵前去叫门,出来一个妇人。李逵赔个小心,请妇人给他做顿饭。妇人说:“家中有米,却无酒肉。”李逵说:“没有酒肉,有些菜就行了,做三升米的饭,自会给你钱。”妇人去溪边洗菜,李逵到屋后小解,却见李鬼拐着腿走过来。妇人问:“你是怎么了?”李鬼说:“倒霉,今天碰上真李逵了,被他在腿上搠了一刀,是我骗过他,他给我十两银子。”妇人说:“方才来了一个黑大汉,莫不是什么黑旋风?”李鬼说:“找点麻药麻翻他,他包里有的是银子。”李逵暗自冷笑,闪进后门等着。不一时,李鬼探头探脑地走进门,被李逵一把揪住头发,一刀杀了。再找那女人,四下里不见了影踪。李逵来到厨房,见饭已快熟了,就拖过李鬼的一尸一体,用刀割下肉,放在灶火上燎得半生不熟,当菜来下饭。吃饱了,搜出李鬼的银子,放一把火。

走到百丈村,太阳已经平西。李逵推门进屋,见娘的两眼瞎了,就说:“娘,铁牛回来了。”老母说:“儿啊,这几年你到哪里去了?害得我日夜想你,把两眼都哭瞎了。”李逵不敢说当了强盗,扯谎说:“娘,铁牛当官了,接你老人家享福去。”老母正高兴,老大李达回来了,说:“娘,别听铁牛的。他闹了一江一 州,劫了法场,上梁山当了强盗,官府赏三千贯钱捉他,别被他连累了。”李逵说:“干脆,哥哥跟我一起上山享福去。”李达想打李逵,又明知打不过,转身就走。李逵猜知哥哥怕受连累,报官去了,就往床 上扔了五十两银子,背上老母就走。李达领着几十个壮丁赶来,见李逵已接走了老母,床 上又有五十两银子,慌忙藏了,说:“他已走了,快告诉保正。”众人又往回奔去。

李逵怕人赶来,背着老母,只拣小路走,待到月亮东升,已来到沂岭上。老母说:“铁牛,我渴了,给我找点水喝。”李逵放下老母,搀她在一块大石上坐下,奔下山沟,双手捧水喝了几口,却找不到盛水的东西。四下一看,见不远处有一座泗州大圣祠,来到祠里,见有一座石香炉,伸手去搬,却是连座刻在一起的。李逵性发,连座搬起,把座磕断,搬着香炉来到溪边,扯把草把香炉洗净了,舀上水端上岭去。到岭上一看,老娘却不见了。借着月光仔细一找,地上有点点血迹。李逵大惊,忙提上朴刀顺血迹找去,在一个山洞旁见有两只小虎正啃一条人腿。李逵大怒,挺朴刀冲过去,一刀一个,把两只小虎杀了。他提刀冲进山洞,却是空的,正要出来,母老虎回来了,把尾巴往洞中一搅,退进洞来。李逵拔出腰刀,狠狠捅进母虎肛门,母虎疼得狂吼一声,向前一蹿,栽下悬崖。李逵出了洞,忽听一声怒吼,公虎向他扑来。他挺刀迎上去,趁着虎扑之势,一刀从虎下巴上直划到虎腹,公虎落地,挣都没挣一下,倒地死了。

李逵四处寻找一遍,再不见虎踪,就到泗州大圣祠睡了一觉。天明后,他拾了人腿和骨头,挖个坑埋了,大哭一场,走下岭来。几个猎户见他一身血迹,独自过岭,惊问:“你好大胆,不知岭上有虎?”李逵说:“我是外乡过路人,不知岭上有虎,背着老母过岭,可怜老母被虎吃了,我连杀四虎,为老母报了仇。”众猎户看李逵的模样,不像说谎,跟他来到岭上,找到四条虎一尸一。众猎户扛起虎一尸一,拥着李逵,来到曹太公庄上。曹太公一面置酒款待李逵,一面派人报知当坊里正。保正和众大户牵羊抬酒,来给李逵贺功。曹太公问:“壮士高姓大名?”李逵扯个谎:“我姓张,没名,人称张大胆。”众人称赞:“要不大胆,怎能杀了四虎?”

四乡的百姓听说有人连杀四虎,都来看杀虎的好汉。李鬼的老婆逃回娘家,恰在附近,也挤在人群中看热闹,就让人悄悄把里正和曹太公叫出来,说:“那人正是梁山强盗黑旋风,昨日杀了李鬼,烧了房屋,被我逃出来。”曹太公不辨真假,与里正一商量,定下计来,回到屋里,问李逵:“壮士是到县里领赏呢,还是就在此处讨些钱去?”李逵说:“我还要赶路,不去县里,你们有赏,就给我些,没赏,也就算了。”曹太公见李逵不敢到县里领赏,已知他是黑旋风,就与众大户轮番敬酒,热一杯,冷一杯,把李逵灌得烂醉。众人一齐动手,把李逵连板凳捆在一起,又派人到县衙报信。知县就派都头李云率三十名士兵来押解李逵。

朱贵得到消息,慌忙与朱富商量,如何搭救李逵。朱富为了难,那都头李云人称青眼虎,正是他师父,若救了李逵,必然要害李云。朱贵劝弟弟,事到这一步,什么也顾不得了,先救李逵要紧,不行的话,逼着李云一同上梁山落草。朱富无奈,就让几个伙计收拾了财物,护送妻子儿女连夜先走,又煮了熟肉,炒了菜蔬,备了几坛酒。朱贵带有蒙一汗一药 ,下到酒里,又拌到肉里菜里,哪怕不吃酒、不吃肉的也要麻翻。

次日天不明,二人带几个伙计,挑了酒肉菜蔬,迎到一个偏僻的山口,坐下等候。半晌午时,李云率士兵押解李逵走来。李鬼老婆、曹太公和几个大户、众猎户因捉李逵有功,跟在后面,到县里领赏,再后面是几百看热闹的百姓。朱富迎上李云,施礼说:“徒弟特来为师父贺功。”朱贵端一杯酒敬去。李云虽不吃酒,挡不住朱贵兄弟再三相劝,勉强吃了一杯。朱富就让摆下大碗,请众士兵吃。接着,他又劝李云:“师父不吃酒,徒弟备有好肉,多吃几块。”李云又吃了几块肉。不一时,士兵就把酒肉一扫而光,一个个栽倒在地。李云吃得少,心中虽清楚,手脚也不会动了。朱贵忙割开李逵的绑绳,李逵拾起一条朴刀,见人就砍,不上片刻,就杀了李鬼老婆、曹太公等几十人。朱贵带伙计杀了三十名士兵,见李逵在追杀百姓,忙去拦下来。李逵仍不解恨,要杀李云,朱富拦住,说:“他是小弟的师父,我们已害苦了他,怎能再害他性命?”

一行人走不几里,朱富说:“不好,我师父醒来,必来追我们,追不上,回去就要吃官司,我得等他。”李逵也留下来。二人坐在路边等李云。不上半个时辰,李云追上来,挺朴刀要杀朱富。李逵忙迎上去,跟李云斗了七八个回合。朱富见李云不是对手,忙上前用朴刀格开二人,说:“师父,不是徒弟行事毒狠,实因哥哥朱贵领了宋一江一 哥哥的命令,照护黑旋风。李大哥被你拿了,我哥哥无法回山寨一交一 差,只好出此下策。师父不如一同到梁山入伙,强似回去吃官司。”李云说:“你们害得我再也回不去,好在我没家小,只好跟你们一同上山了。”三人赶上朱贵,一同上了梁山。李逵说出此行经过。晁盖、宋一江一 齐声说:“你杀死四虎,又为山寨引来两只虎,功劳不小。”

吴用安排,朱贵兄弟掌管一个酒店,又让石勇、二童、李立各带十来个伙计在水泊四面开酒店,以探听消息、接应入伙的好汉;命杜迁把守三关;蒋敬掌管山寨钱粮;陶宗旺当总监工,开挖港汊,修筑道路;金大坚刻各种印鉴;侯健督造衣甲旗号;李云监造房屋;马麟督造战船。山寨众好汉各司职守,操练人马,驾驶战船,一天比一天兴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