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三打祝家庄

刀斧手正要推出杨雄、石秀,宋一江一 忙问:“哥哥,两位好汉不远千里,前来投奔大寨,为什么反要杀他们?”晁盖说:“咱们梁山好汉自火拼王伦后,以忠义为主,下山的从未折半点锐气,一个个都有豪杰的光彩。这两个小子,却用梁山的名义去偷鸡吃,连我们也蒙受羞辱。先斩他两个号令,再点起人马,扫荡祝家庄!”宋一江一 劝道:“哥哥,那时迁原是偷鸡摸狗之徒,也不是杨、石二位兄弟故意玷污山寨。再说,我们纵然从未到祝家庄借过粮,他们也吹毛求疵,与山寨为敌。我们正好趁此机会去剿灭他们,也能筹他个三五年的粮草。小弟不才,请领一支人马,带几名弟兄下山,若不能洗荡祝家庄,誓不还山!”吴用也劝:“公明哥哥说得对,怎可斩自家兄弟?”戴宗说:“宁可斩了小弟,也不可杀他二人,绝了贤路。”众头领一齐求情,晁盖方免了二人。二人谢了罪,宋一江一 抚慰二人说:“山寨号令严明,就是宋一江一 犯了军令,也不容情。新近又立了铁面孔目裴宣为军政司,赏功罚罪,已定下条令,请二位贤弟见谅。”杨雄、石秀再拜谢罪,晁盖让二人坐在杨林之下,重新摆酒庆贺。

次日,众好汉齐集聚义厅,商议如何攻打祝家庄。军政司裴宣调动人马,吴用、刘唐、三阮、吕方、郭盛助晁盖镇守山寨,宋一江一 、花荣、李俊、穆弘、李逵、杨雄、石秀、黄信、欧鹏、杨林等头领率三千喽啰、三百马军为第一队,先行下山;林冲、秦明、戴宗、张横、张顺、马麟、一邓一 飞、王英、白胜等也率三千喽啰、三百马军,随后接应;宋万、郑天寿接应粮草。

宋一江一 与众头领率军开赴祝家庄,距独龙山一里多路安营扎寨。宋一江一 说:“我听说祝家庄的道路很复杂,须派人先探明道路,方可进兵。”李逵跳出来说:“小弟闲了多时,没有杀人,让我先走一趟。”宋一江一 说:“探路不是冲锋陷阵,是当奸细,你去不得。石秀,你曾到过那里,你和杨林走一趟。”石秀便扮作卖柴的,杨林扮作驱祟的法师,一前一后离了营寨,寻路进庄。石秀挑柴先行,越走见道路越曲折复杂,四处相似,树木茂密,难以辨认,便歇下挑子来。不一时,就听法环声响,杨林缓缓过来。石秀悄声说:“路太难认,我已记不得前几天跟李应来的路。”杨林说:“别管他,咱们只拣大路走。”

石秀挑起柴,走不多远,见一个小村庄,庄前有几家酒店,每个店门前都摆着刀枪,来往的人都穿着黄背心,写着大大的“祝”字。石秀不敢大意,向一个老人施了礼,问:“老人家,这里怎么家家门前摆刀枪?”老人问:“你是哪里人?只可快快离开。”石秀说:“我做生意赔了本钱,只好砍柴来卖,不知此处风俗。”老人说:“这里马上就要成战场了,俺这里是祝家庄,庄主祝朝奉就住在独龙冈下,跟梁山泊结下了冤仇。梁山人马已开来,驻扎庄外。祝朝奉传下号令,每户人家的精壮后生发与刀枪、号坎,随时准备上阵厮杀。”石秀说:“这村有多少人家?”老人说:“只祝家庄治下,也有一二万户,还有东西两庄接应。东村是扑天雕李大官人,西村是扈太公,庄主有个女儿,唤做一丈青扈三娘,十分厉害。”石秀急问:“我该怎么办?”老人说:“我们庄的路途难认,江湖上传言:‘好个祝家庄,尽是盘陀路。容易入得来,只是出不去。’”石秀放声痛哭,拜倒在地,哀求道:“我情愿把柴送与老人家,只求老人家指一条活路。”老人说:“我怎能白要你的柴?你跟我来,先吃些饭。”

石秀随老人进了家。老人倒两碗酒,盛一碗饭,让石秀吃了。石秀再次问路,老人指点说:“你不管路宽路窄,只要逢白杨树转弯,就是活路。逢别的树转弯,走来走去,还在原处打转,有些地方还埋伏着竹签与铁蒺藜,扎着脚,就被活捉了去。”石秀拜谢了,请教老人尊姓,老人说:“此地人人都姓祝,就我一家复姓钟离。”石秀说:“老人家的大恩,日后必厚报。”正说着,忽听外面闹嚷,说是拿住了一个奸细,石秀跟在老人身后偷看时,正是杨林。杨林被剥得赤条条的,五花大绑着,被几十名军人押过来。石秀暗叫不好,忙闪身门后,又见祝彪率几十人马巡逻过来。老人说:“他叫祝彪,祝家三子数他最厉害。他已聘定一丈青为妻。”石秀谢了老人,正要走,却见几个官军骑马而来,挨门吩咐:“今夜看红灯为号,齐心合力,捉拿梁山贼人,官府有赏。”老人说:“这个官人是本处捕盗巡检。今晚你走不得,就在我家住下。”石秀谢了老人,到屋后扒点柴草,铺了睡下。

宋一江一 左等右盼不见石秀、杨林回来,又派欧鹏前去打探。欧鹏遥远听得庄里拿住一个奸细,报告宋一江一 。宋一江一 救人心切,顾不得许多,便要进攻。李逵抢先杀过去,杨雄带人紧紧跟上。宋一江一 率大队人马,杀奔祝家庄。到了独龙冈下,天已黄昏,庄门吊桥高拽,四下不见一点灯火。李逵脱得赤条条的,要下水过河,被杨雄扯住。李逵就拍着双斧,破口大骂:“祝家贼,你出来,你黑爷爷在这里!”庄上只是不应。杨雄忙报宋一江一 ,宋一江一 猛然醒悟,忙传令:“速速退兵。”

话音未落,只听庄里一声炮响,独龙冈上灯笼火把一片通明,门楼上箭如雨下。后路李俊大叫:“来路被堵,必有埋伏!”宋一江一 忙命四下寻路,李逵挥舞双斧,却找不见一个敌军。独龙冈上又是一声炮响,四下里喊杀声震天动地。宋一江一 率人马走了一阵,却又回到原处,许多喽啰还被竹签扎伤了脚。宋一江一 正焦急,却见石秀奔来,说:“哥哥别慌,教军人只拣白杨树就转弯,别管它路宽路窄。”宋一江一 传下令,人马走有五六里,只见前面敌军越来越多。宋一江一 问石秀,石秀指着半空中一盏灯笼说:“他们有灯笼为号,我们奔向哪儿,灯便扯向哪方。”花荣弯弓搭箭,嗖地射去,正将那灯射下来。敌军失去指挥,顿时大乱。石秀在前面带路,杀出村口,却见远处火把通明,杀来一支人马。石秀上前打探,原来是林冲、秦明等头领率第二队人马赶到了。

众好汉前后夹攻,杀散伏兵,合兵一处,在村口扎下寨来,天色已明。宋一江一 查点人马,不见了黄信,却是夜间被芦苇丛中伸出的挠钩拖翻,让祝家庄活捉去了。宋一江一 哀叹,庄还不曾打,就被活捉去两位兄弟。杨雄提议,让宋一江一 探访李应,讨个主意。宋一江一 便命林冲、秦明等守寨,备了缎疋羊酒,选了一匹好马,带上花荣、杨雄、石秀及三百人马,直奔李家庄。

李家庄庄门紧闭,吊桥高拽,如临大敌。宋一江一 高声说明来意,杜兴在门楼上见杨雄、石秀都在,就坐只小船过来,向宋一江一 施礼。宋一江一 慌忙下马答礼。杨雄说:“这位兄弟就是鬼脸儿杜兴。”宋一江一 说:“请杜主管转告李大官人,说宋一江一 略备薄礼,专程拜访。”杜兴回到庄里,向李应说了。李应说:“他们是造反的人,咱们是良民,怎能与他相见?你就说我大病在床 ,不能行动,难以相见。所赐礼物,不敢收受。”杜兴出庄,转达了李应的话。宋一江一 已猜知李应的心思,杜兴说:“我主人确实患病。我在这里多年,知道这里虚实。祝、李、扈三庄联盟,祝彪伤了我主人,李家庄不会去救应。扈家庄的女将一丈青扈三娘,使两口日月刀,十分厉害,你们只须提防他们就是了。祝家庄有两座山,前门在独龙冈前,后门在冈后,若攻打须两路夹攻。前门的盘陀路,可见白杨树转弯。”石秀说:“今天他们把白杨树都砍了。”杜兴说:“虽然砍了树,仍留有树根。只可白日攻打,不可黑夜进兵。”宋一江一 谢了杜兴,率人马回寨。

众好汉坐在大帐中,宋一江一 说了李应不肯相见一事。李逵说:“好意给他送礼,他却不敢见哥哥。我带三百人打开那鸟庄,揪着他头发来见哥哥。”宋一江一 忙转过话题:“我们两位兄弟被捉,不知死活,众兄弟还须齐心协力再打祝家庄。”众好汉齐声说:“愿听哥哥将令。”李逵抢着打先锋,宋一江一 却不让他打先锋,带了马麟、一邓一 飞、欧鹏、王英四人亲自打先锋,戴宗、秦明、杨雄、石秀、李俊、张横、张顺、白胜,准备水路用人,林冲、花荣、穆弘、李逵分两路策应。

宋一江一 带人马杀奔独龙冈,一眼见庄门前立着两面白旗,分别写着:“填平水泊擒晁盖,踏破梁山捉宋一江一 。”宋一江一 勃然大怒,发誓:“我若打不破祝家庄,永不回梁山!”宋一江一 待后路人马到齐,让他们攻打前门,自领人马去打后门。当人马来到冈后,忽听西面有人马杀来,宋一江一 让马麟、一邓一 飞堵住后门,自带欧鹏、王英前去迎敌。只见山坡上冲下几十骑人马,当中簇拥着一员女将,正是一丈青扈三娘,骑着青鬃马,舞着日月双刀,杀奔宋一江一 。宋一江一 说:“都说这员女将厉害,谁敢跟她一交一 战?”话音未落,王英已拍马挺枪,迎了上去。二人刀来枪往,斗了十多回合,王英的枪法渐渐乱了。原来王英是个好色之徒,见扈三娘生得美丽,竟忘了是在性命相拼的战场上,眉来眼去吊起了膀子,所以乱了枪法。一丈青恼怒异常,紧逼几刀,杀得王英拨马要逃。扈三娘纵马赶上,将王英一把抓住,活捉过去。

欧鹏忙挺枪去救王英,却又斗不过扈三娘。一邓一 飞远远看到,拍马舞链赶来相助。祝龙在门楼上见了。大开庄门,引三百庄丁,来捉宋一江一 。马麟忙舞双刀迎住祝龙。一邓一 飞唯恐宋一江一 有失,不敢离开左右。双方四人分两处正杀得难解难分,秦明率人马斜刺里杀来,直奔祝龙,替下马麟。马麟就带人去抢王英,一丈青撇了欧鹏,迎战马麟。二人四口刀,直使得寒光闪闪,冷气飕飕,把宋一江一 的眼都看花了。祝龙与秦明斗了十多回合,怎是秦明对手?祝家庄的教师乐廷玉暗带铁锤,跃马挺枪杀出来。欧鹏忙挺枪迎战,乐廷玉也不一交一 手,斜刺里冲去。欧鹏纵马赶上,乐廷玉返身一锤,将欧鹏打下马来。一邓一 飞却舞铁链杀上,小喽啰忙将欧鹏救下。祝龙斗不过秦明,回马就走,乐廷玉撇了一邓一 飞,来战秦明。二人斗了一二十回合,乐廷玉诈败,拨马就走。秦明舞棍赶去,不防荒草中拽起绊马索,将马绊翻。草中埋伏的人活捉了秦明。一邓一 飞慌忙冲上去搭救,见绊马索拽起,想要回马,四下里挠钩齐伸过来,也被活捉了去。

欧鹏有伤,只剩下马麟一人,顾不得再斗下去,慌忙护住宋一江一 ,望南逃去。乐廷玉、祝龙、一丈青穷追不舍。宋一江一 走投无路,眼看就要被擒,穆弘、杨雄、石秀各领一支人马赶来接应,接着花荣也赶到了。四位好汉截住乐廷玉、祝龙厮杀。祝朝奉远远望见,又派祝彪率五百人马前来接应,混战一一团一 。李俊、张横、张顺想从水下潜进庄,却被庄上乱箭射回。宋一江一 见天色已晚,让马麟护着欧鹏先走,又传令收兵,且战且退。

宋一江一 怕弟兄迷路被捉,四处寻找一遍,正转时,忽见一丈青飞马赶来。宋一江一 见势不好,拨马便向东而逃,一丈青紧紧追上来,眼看赶上宋一江一 ,正要下手,只听一声怪叫:“鸟女人敢追我哥哥!”却是李逵引七八十人杀过来。一丈青见李逵来势凶猛,拨马想走,又遇林冲杀来。二人斗不数回合,林冲逼开两口刀,一把将一丈青生擒过来。宋一江一 见擒了一丈青,却有王英、秦明、一邓一 飞三人被对方所擒,欧鹏带伤,没占半分便宜,只好收兵回寨。

当晚,宋一江一 便派二十名老成持重的喽啰,四名小头目,押上扈三娘,送回山寨,一交一 他父亲宋太公好好照料。众人只说宋一江一 想娶她当压寨夫人,谁敢不尽心?宋一江一 又让收拾一辆车儿,让欧鹏坐上,回山寨养伤。宋一江一 安排已毕,让众头领歇息,他却独坐帐中,闷闷不乐,直到天亮。

忽听探子来报,说吴用与三阮、吕方、郭盛率五百人马到来。宋一江一 忙将吴用等迎进寨,吴用一面为宋一江一 把盏,一面犒赏众将士。宋一江一 唉声叹气,说了两次攻打祝家庄,损兵折将的经过。吴用说:“哥哥不必忧愁,天亡祝家庄,旦夕可破。”便说了孙立、孙新、解珍、解宝、顾大嫂、邹渊、邹润、乐和投奔石勇入伙的事。因孙立与乐廷玉是师兄弟,反登州之事尚未传开,孙立献上一计,作为入伙的礼物,五天后便可打下祝家庄。

二人正在商议,扈家庄扈成牵牛担酒来到,向宋一江一 赔罪,请宋一江一 释放他妹妹一丈青。宋一江一 让扈成放了王英,他自放扈三娘。扈成很为难,因为王英已被祝家庄收押。吴用就安排扈成,只要扈家庄不再接应祝家庄,待拿下祝家庄,自会放他妹妹。扈成拜谢告别。

孙立等投到梁山时,正逢宋一江一 二打祝家庄,向吴用献了计,就伪造了“登州兵马提辖孙立”的旗号,带了萧让仿写的书信,金大坚仿刻的大印,领了人马,来到祝家庄。乐廷玉见到孙立的旗号,向祝氏三杰说:“孙立是我师兄弟,早听说他在登州当军官,今日怎么来这里?”便带领二十余人,出门相迎。二人下马相见,乐廷玉说:“贤弟不在登州,来这里干什么?”孙立说:“我奉命调到郓州,路过此地,听说仁兄在祝家庄与梁山泊贼寇厮杀,特地前来拜访。”乐廷玉高兴非常,说:“连日一交一 战,已擒了梁山许多头领,只待拿了宋一江一 ,一起送官。今得贤弟调来郓州,正如锦上添花。”孙立说:“小弟相助哥哥捉拿反贼。”乐廷玉兴高采烈地把孙立一行人马请进庄,来到大厅,请孙立与祝朝奉父子相见。

众人见过礼,乐廷玉说:“我这位贤弟叫病尉迟孙立,原任登州兵马提辖,今调郓州。”祝朝奉说:“老夫也是将军治下。”孙立说:“卑小的官职,不值一提,要靠朝奉多多指教。”接着,众人说了些连日厮杀之事,孙立就让顾大嫂和乐大娘子去后宅拜望女眷,又唤来孙新、解珍、解宝、邹渊、邹润相见了。祝朝奉父子再精明,见了公文大印,再见孙立又带着家眷,何况是教师的师兄弟,怎有疑心?就令杀牛宰马,款待众人。

第三天,宋一江一 派人挑战。祝彪出战,却是小李广花荣。二人战不数合,花荣回马就走。祝彪要赶,手下人忙说:“花荣人称小李广,弓箭最准,防他暗算。”祝彪便收兵回庄,说明一交一 战经过。孙立说:“明天看小弟拿他几个来。”

次日,宋一江一 大队人马杀来,祝氏三杰一同出阵,祝朝奉带上乐廷玉、孙立上门楼上观战。只见祝龙与林冲大战三十余回合,不分胜败,各自回马。接着祝虎大战穆弘,也是三十余回合不分胜负。随后祝彪又大战杨雄,杀作一一团一 。

孙立见双方久战不分胜败,就让孙新牵来乌骓马,取来衣甲、兵器。孙立披挂了,腕悬钢鞭,持枪上马,杀出庄去,对阵石秀挺朴刀迎上来。二人一大战五十余回合,孙立卖个破绽,生擒了石秀。宋一江一 的军马转身逃散了。祝家三杰见孙立擒了石秀,非常佩服,便命摆酒为孙立贺功。当晚,乐和偷偷来到后牢,与邹渊叔侄通了信儿,邹渊叔侄又与杨林、一邓一 飞见了,悄悄说明计划,众好汉都做好了里应外合的准备,顾大嫂和乐大娘子也把内宅的路摸熟。

第五天,庄兵来报:“宋一江一 兵分四路,攻打本庄。”孙立说:“他兵分十路也不怕。你们多备下绳索,看我拿活的,拿死的不算本事。”祝朝奉先领众人上门楼上看,见东面是豹子头林冲和李俊、阮小二,领有五百人马,西面是小李广花荣和张横、张顺,也领五百人马,南面是穆弘、杨雄、李逵;宋一江一 自领人马从西面杀来。乐廷玉说:“这些家伙今日大举出动,不可轻敌。我自带一支人马,杀西北这一路。”祝龙要迎战东路,祝虎迎战南路,祝彪要亲手捉拿宋一江一 。祝朝奉大喜,都赏了酒,四人各带人马杀出庄去迎敌。趁此机会,邹渊叔侄身藏大斧,守在牢门附近。解珍、解宝守了后门,孙新、乐和守住前门。顾大嫂先派人护住乐大娘子,暗带双刀,守在后堂。

待到祝家庄四路人马与宋一江一 大军厮杀起来,孙立便挺枪立马在吊桥上,孙新就把登州的旗号插上门楼,乐和手提长枪,放开嗓子唱起来。邹渊叔侄听到歌声,呼哨几声,抡起大斧,早砍翻守牢的几十个庄兵,打开了囚车,放出七位被囚的好汉。众人寻了兵器,高喊一声,从里往外杀出来。顾大嫂抽出双刀,奔入后房,把祝家女眷一个个全杀了。祝朝奉见势不好,想去投井,被石秀一刀剁翻,割下脑袋。解珍、解宝就到草料堆里放起火,顿时黑烟四起,烈焰冲天。

祝家庄四路人马见庄上火起,慌忙奔回。孙立拦住祝虎,祝虎方才醒悟,再要转身,吕方、郭盛双戟齐下,连人带马刺翻。众喽啰一拥而上,转眼把祝虎剁成肉泥。庄兵四散逃命,孙立、孙新就把宋一江一 迎进庄来。

祝龙斗不过林冲,拨马奔后门,却见解珍、解宝正把一个个庄兵杀死,投一尸一烈火中,拨马想走,却被李逵赶上,一斧砍断马腿,祝龙栽下马来,被李逵又一斧砍下脑袋。祝彪不敢回庄,向扈家庄逃去,被扈成捉了,正要押送给宋一江一 ,却被李逵赶来,一斧砍死。李逵又杀向扈成,扈成自知不敌,拨马就逃,投奔延安府去了。李逵杀得性起,冲入扈家庄,把扈家满门杀光,抢了四五十驮财物,一把火烧了庄院。

宋一江一 占了祝家庄,众头领都来报功。宋一江一 叹道:“只可惜乐廷玉也被杀死。”李逵满身血污赶来,说是杀了祝龙、祝彪并扈太公满门,只可惜教扈成逃了。宋一江一 喝道:“扈成前日已来投降,你为何不听命令,擅自去他庄上杀人?”李逵说:“你忘了我没忘,那天你被那女人杀得屁滚尿流,今天又做人情。你还没跟那女人成亲,就护着大舅子、老丈人。”宋一江一 大怒,喝骂:“你违背命令,本该斩首,先把杀祝龙、祝彪的功折了罪,下次再犯,定斩不饶!”李逵哈哈大笑,说:“虽没了功劳,我也杀个痛快。”

宋一江一 摆下酒筵,为众头领贺功,要血洗祝家庄,杀个寸草不留。石秀忙劝:“这庄上并不尽是坏人,钟离老人就是仁德之人,不可冤杀了。”宋一江一 就命人请来钟离老人,说:“你对石秀兄弟有恩,要不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把这一带尽数血洗了,如今饶了你们。”宋一江一 赏了老人一包金银,又打开祝家粮仓,每家赏米一石。然后,大赏三军将士,将祝家庄的金银财宝、牛羊骡马尽数带走,仅粮食就夺得五十余万石,三军将士齐唱凯歌,班师回山。

扑天雕李应的箭伤方好,听说祝家庄被宋一江一 打破,又惊又喜。忽听庄客来报,说是本州知府带三五十军汉前来拜访,忙命杜兴大开庄门,放下吊桥,请知府到大厅坐下。知府问:“祝家庄被攻是怎么回事?”李应说:“小人被祝彪射了一箭,一直在家闭门养伤,实在不知情。”知府怒喝:“胡说!祝家庄已把你告下,说你勾结梁山贼寇,攻打他庄,又收了宋一江一 金银、马匹、羊酒、绸缎,如何抵赖?”李应说:“小人是守法良民,一点也不曾收他的。”知府说:“到得衙门里,你自己去跟他们分辩。”一声令下,众军汉便将李应捆了,接着又捆了杜兴,押出庄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