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18.理解为什么最亲近的人反而离得最远
  理解
  “一个人总是善待他毫不在乎的人,却对最亲近的人过于苛刻。把这个坏习惯改过来,则天下太平。
  我们心中有太多的自我,言必称我。当我们学会共情,便可以理解之前不能理解的人,包容之前不能包容的事。”
  为什么最亲近的人反而离得最远
  看过《你的孤独,虽败犹荣》的读者在微博里给我留言:“我喜欢你写妈妈节约的故事,让我想到了自己的妈妈。原来,全世界的妈妈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都是一样的。以前,我也特别不能理解,后来看了那篇文章,我突然觉得如果有一天我们也为人父母了,也许会变成跟妈妈一样的人吧。”
  与读者的会心一笑相反,我妈看到这篇文章的第一反应是生气。
  她对我说:“我哪里有你写得那么吝啬,我还不是为了你好。”接着又啪啦啪啦把家庭的苦难史重复了一遍。
  以前的我会生气,现在不会了。
  很多事接受不了,也许不是事情本身不合理,而是你没想明白。
  关于妈妈节约的事情,我算是想明白了,无论她如何表现,我都知道她的目的是什么,只是她的表达方式出了问题,而不是故意为难我。
  所以我才会记录下我妈那些令我哭笑不得的话。
  比如某天一大早,我妈给我打电话,说过年的时候家里用了好多好多电,我沉默了一会儿,做好了报销电费的准备。
  她却紧接着说:“家里那些电器我都不打算用了。”
  再比如有一次,我给她和爸爸买新床垫,为了找到新的床垫,我研究了好久,然后拨通了她的电话。
  “妈,新床垫是需要偏硬的,还是偏软的?是需要棕的,还是乳胶的?薄一点儿还是厚一点儿的?一米八还是两米的?”
  “要那个最便宜的。”
  ……
  ……
  朋友说:“好羡慕你和妈妈的关系,什么都能聊,什么都能写,你和妈妈之间应该没有死角了吧。”
  朋友说的
  “死角”这个词,我理解的大致意思是:人与人的关系里,那些不能触碰、无法交流、百思不得其解的部分。
  看过一个电影,一群老年人住在印度的破烂酒店里安度晚年,其中一对老夫妻七十多岁了,虽然生儿育女相依为命了几十年,可两个人不了解对方的习性,不谦让对方,心里的秘密也不让对方知道。
  所幸的是他们都知道这是他们最大的遗憾,在影片尾声,妻子终于说出了这些感受,然后和平分手。
  虽然伤人,但只有受伤才有愈合,总比一直隐隐作痛好得多。最后编剧借电影人物之口说:如果两个人之间彼此真的相爱,那么关系里就不应该有死角的部分。
  可真能做到这样的人,又有多少呢?
  回到我和我妈,如果说还有什么事让我无能为力的话,或许就是她对我的理解。
  我有预感,当我把以下的事情写出来,她一定会冲我大发雷霆,恨不得从来就没有把我生下来过。
  但是我想对妈妈说:因为我们已经解决这些问题了,所以我才能把这些过程写下来。
  想一想曾经的我们,花了多少时间,彼此埋怨了多少,相互忍了多少才走到今天。
  如果我们的故事能给更多的人一些启发,也是好事。
  我和我妈的相互不理解涉及很多方面,归结起来就是——她完全不能认真听我在说什么。
  过去的很多年,当我无法准确总结这个道理的时候,我花了很多时间去解决我和她的各种问题,常常以她和我吵架,我撂狠话收尾。
  现在想起来,好在我们是母子,好在我常年在外地工作,好在我和她待在一起的时间不多,所以我们再一次见面能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可是,当我在她的世界里一次又一次遭遇挫折的时候,我再如何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心里还是会难过——我们是如此亲近的关系,为什么还会有问题无法解决和交流呢?
  最容易发生冲突的事情之一:买衣服。
  我爸说她年轻的时候穿什么都好看,但我没有出生看不到。
  后来我出生了,我妈就开始变成家庭妇女,不打扮,不买贵重的东西,一切从俭。
  现在她年纪大了,我想,如果再不好好打扮的话,我就没有机会看到她漂亮的样子了。
  于是我就会带她去商场买衣服。
  那么问题就来了。
  我觉得好看的衣服,刚拿出来给她看,她看都不看就会说:“不要穿,不好看。”
  我就只好放回去,继续看,每拿出一件,她都立刻说不好看。
  我耐着性子,继续挑,她却说:“走吧走吧,不好看,不适合我。”
  一家,两家,三家,家家都是如此,我就彻底绷不住了:“你到底想怎样?今天的目的就是买衣服,你看都不看,试都不试,就一口否决,早知道如此,我干吗要浪费时间陪你上街买衣服呢?”
  她小声嘟囔说:“都说了不要买了,你自己偏要来。好了好了,那就买一件吧。”
  那种感觉让我觉得——答应买一件衣服都是给我巨大的面子了。
  终于安下心来选衣服,一件衣服还没试穿,她看了一眼标签就说不喜欢,为什么不喜欢,因为她觉得太贵……
  我停下来,开始跟她争论买衣服这件事情本身的意义,吵着吵着,买衣服就以失败告终了。
  最容易发生冲突的事情之二:买他们从未用过的东西。
  无论是给他们换一个新的枕头或整套床上用品、新的电饭煲,还是买腿部按摩椅、智能马桶盖,每次我一开口说:“妈,我打算给你们买一个……”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那边就说:“不要不要,要这些东西有什么用。”语气里尽是鄙视与嫌弃,好像我做了一件特别伤天害理的事儿。
  我一听,脾气就上来了,开始数落他们现在用的东西哪里哪里不好,新的东西哪里哪里好,我妈一定听不进去,她会说:“我们早就习惯了,不要再浪费钱了,我们也不会用。”
  于是我又要开始跟她争论这其实根本就不是浪费钱的问题,而是希望他们的生活能够更好。
  一谈到钱,我知道,我又进入她没完没了的死循环,失败就在不远处等着我。
  最容易发生冲突的事情之三:给我爸的钱多于给我妈的。
  这个就不用解释了,从家庭建立初始,所有钱就掌管在我妈手中,家庭成员手里的钱,必须经过我妈的分配,不然她就没有安全感。
  我刚参加工作那几年,因为这种事狠狠地与我妈吵过几次。结果又绕到了钱的重要性上……
  关于这三类事情的争吵,占据了我和我妈相处的大部分时光。
  二十岁出头那两年,气到不行的时候,大过年我都会收拾东西搬到酒店住,我妈就会在家里哭,而我最为痛苦的就是——我都被逼成这样了,为何我最亲近的人就完全不能明白我在说什么呢?
  有时候,我特别羡慕那种恋人关系,关系好的时候特别好,要断的时候也能断得一干二净,从此就是互不牵挂的陌生人。
  但我和我最亲爱的家人,无论吵得再怎么让我崩溃,她始终是家人,无法跟她断得一干二净。
  我也想学电视里说
  “从此我们恩断义绝”之类的可笑台词,但说断就能断,那亲人与恋人又有什么区别?
  说断就能断,这才是爱情最令人心碎的原因。
  但这种周而复始的争论始终是无效的,这种短暂的逃避也是毫无意义的,问题若不彻底解决,只会愈演愈烈。
  某年回家,我在列车上认认真真地思考了这个问题,拿出了纸和笔,把我和我妈的问题一条一条地记了下来。
  同行的老乡笑我真够无聊的,这种问题有什么好解决的,吵架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不吵了,证明感情也淡了。
  听了老乡的评价,我更深深地觉得这么做是正确的,没有人规定亲近的人应该是怎样的,所以我们习惯了一开始就养成的沟通方式,但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与
  “这是正确的方法”完全是两个概念,太多人在生活里将它们混为一谈。
  在列车进入车站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决定,既然无法改变我妈的沟通方式,那我就改变自己的方式,必须把她这辆运行了几十年的列车带入另外一个轨道。
  我真的就这么做了。
  回到家,我妈很开心,问东问西,等一切渐入佳境,我说我给你和爸爸订了两个特别好的枕头,对颈椎好,而且有薰衣草的味道,能让你们的睡眠更好。
  我妈一听,果然立刻就说:“不要,不要,没什么用。我们这个就很好,你不要老搞一些奇怪的名堂,我们不是你,你不要企图来改变我们的生活。”
  换作以前,估计我又要开始收拾行李搬到酒店去住了,不仅浪费钱,而且凭什么每次!
  都是!我!搬到!外面!去住!啊!我把这个念头忍了下来,告诉自己:千万别生气,一生气就掉坑里了。
  估计我妈也做好了和我坚持斗争的准备,她正等着我妥协,或者发飙。
  我说:“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她说:“啊?怎么了?”
  我说:“其实我能接受你拒绝我,也能放弃给你们买东西的计划。只是我在想,每次我向你提出某个建议的时候,你真的有在心里或者脑子里想过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吗?它的样子、它的好处、它的颜色、它的功效、它的价格、它在哪里买的……你有想过这些吗?还是说,你根本听都不听,直接拒绝了。”
  我妈一时语塞。
  我接着说:“但是你知道吗?我在给你和爸爸买一个东西之前,我要问很多朋友,要上网查很多资料,要对比价格,还要看是不是真的适合你们,以及看很多用过的人的评价,做这些事情要花费我好几个小时的时间,最后我确定之后才会鼓起勇气,很兴奋地跟你说这个决定。但是你一秒钟就拒绝了我。我后来想通了,其实你用不用这些,我都尊重你的意见。我生气的原因是我觉得你非常不在意我为你们做的一切。”
  我妈一听,立刻就慌了,连忙说:“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怕你浪费钱。”
  一看我妈又绕到了钱这个字上,我才不要进入她擅长的领域被她狂扁。
  我接着就说:“暂且不说是不是浪费钱的问题,我只想把我的感受告诉你,如果是因为钱,我们可以直接说钱的问题,但我希望得到你和爸爸的肯定。以后不要一上来就否定我做出的努力好吗?”
  她点点头,觉得自己能做到。
  自从她答应认真听我把要说的事情说完之后,我都会提前做好台词演练,凡是我想推销给她让她使用的东西,没有一个不成功的,我太了解我妈了,根本不会给她任何拒绝我的理由。
  因为首战告捷,我开始尝到改变自己态度的甜头。再去买衣服的时候,我再也不会因为她不配合而生气了,以前我的强势让我妈觉得我只是想花钱买孝顺,她认为直接把钱给她更孝顺。
  我就对她说:“很多人的妈妈已经身材走样,穿不了这些有款式又好看的衣服了,现在趁着你还能穿,我特别希望你能打扮得很漂亮,当有一天你不需要这些的时候,我的钱也没办法为你花了。你穿这些衣服,不是为了自己,而是我会因此特别开心。”
  其实后来我发现了,只要我说自己很难过,我妈会比我更难过。
  我说我开心,她就会比我更开心。以前的沟通,我从不说自己的感受,只强压给她,她多少会抗拒。
  而现在,她会因为我而接受这些,从而喜欢上这些,这真是一件特别特别美好的事啊。
  我和她的争论越来越少了,有一天她说:“你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你把钱给你爸爸吗?因为他老是打麻将、输钱,我担心你给他的那些物业费、水电费都被输光了,那该怎么办?”我妈一副特别害怕我爸因为赌博而导致家破人亡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我大笑了起来。立刻告诉我妈:“如果他真的把这些钱拿去赌博了,那么我们就没有钱交物业费水电费了,你觉得我们家会停电停水吗?”我妈说:“当然不会,我一定会去交啊。”我说:“对啊,即使他输光了,我们家也不会受影响,而且明年我就不会把这些钱交给他了啊,这样一来,他不是就不能得逞了吗?”
  我妈转念一想,觉得好像是这个道理。
  我赶紧打蛇随棍上:“再说了,我爸压根儿就没有乱花钱,他也不赌博的,如果真的发生了,你怎么甩脸色都行,我一定站在你这边,他也能知道为什么。但是你都没有抓到他的把柄,凭空杜撰,你不舒服,他不舒服,我也不舒服。对吗?”
  那一刻,我觉得有点儿好笑,也产生了一些错觉,我感觉自己是妈妈的爸爸,妈妈是我的女儿。
  在父母面前,我们总是把自己当成孩子,所以一直觉得我们要被理解、被呵护、被教育。
  但不知从哪一天开始,我们了解的世界更大了,知道的事情更多了,我们已经把父母远远地甩在了后面,我们懒得和他们沟通,懒得教他们学习新的东西,这并不是不耐烦,而是想当然地认为,他们是父母,他们能把我们教育成人,他们怎么可能学不会这些呢?
  他们只是不想学而已吧。
  我教我妈学微信,教了一个小时,她学不会,我就放弃了。
  后来,她主动用微信和我聊天,我问:“你怎么学会了?她说:隔壁有个KTV,说是朋友圈集齐五十个赞,就可以打三折,我就装了微信,而且让老年大学的同学都装了,我们现在每天都轮流点赞去唱歌,特别便宜。”
  听完她说这些,我很自责。
  妈妈不是学不会,而是我没有找到让她真正感兴趣的点。
  后来,我也学聪明了。
  几个月前,我教她如何使用微信进行付款,在电话里说了半天,她依然学不会。
  我就用自己的微信给她转了两千块钱,然后告诉她,如果在规定的时间你不收款,放在你的银行卡上,这个钱就要被扣10%的手续费。
  我妈一听特别着急,立刻去了银行,给自己的卡开通了手机银行,绑定、设密码、收款,不到两小时全都搞定了。
  我问我妈,怎么一下子就学会了?
  她很淡定地说:“怕钱被银行扣掉啊。”
  几年前,我在列车上写下的文字是关于——为什么我和妈妈总是会争吵,又解决不了。
  今天,我写下这些文字是关于——我终于知道如何和妈妈沟通了。这是特别令人开心的一件事。
  时间跳转到我刚大学毕业那一年,我妈那时就告诉过我答案,只是那时的我只顾得上自己,却忘了这些,直到最近才想起来。
  那时,很多同学毕业之后都要回自己的家乡,我跟我妈说:“我不想回郴州工作了,我想留在长沙。”她说:“只要你喜欢就好,长沙离家里也不远,火车四五个小时就到了,可以的。”
  又过了一年,我跟她说:“我打算去北京工作,北京很远,有可能我们一年只能见一两次了。”她还是这样对我说的:“只要你喜欢就好,如果你和我们待在一起不开心,也不是妈妈愿意看到的。”
  我们总是用与外人交往的方式去评判自己与亲人的沟通,却忘记了这根本就行不通,因为父母所做的一切的出发点都是希望我们开心,只要告诉他们我们开心,他们就一切都好。
  后来
  读中学的时候,要十块零花钱都很难。
  但我突发奇想要考北京广播学院的播音系时,我妈居然二话不说就给了我五百,让我去湖南师大参加专业考试。
  我普通话很差,也从没有参加过专业训练,初试就被淘汰了。
  过了好多年,我突然问我妈:“你那么抠门儿的一个人,为什么会舍得给我花五百块,让我去做一件根本没有希望的事情?”
  我妈说:“我就是想让你看看外面的世界有多大。”
  那么多年以来,我常常觉得父母不理解我,束缚我,不认同我,可只要一想到这件事,我就理解了他们。
  他们的不理解,束缚,不认同,其实都是希望我们变得更好,他们只能用那样的方式保护我们。
  可一旦我们有了一点点光芒,一点点可能变好的希望,他们都会站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推我们一把。
  我的几位同事:有一位从小生活在农村,一个月生活费不过一百块,因为他想来北京学美术专业,爸爸就把家里所有的积蓄拿出来支持他。
  还有一位准备了一年的考研,因为工作最后一次复试与考研的时间撞期,他不知道如何抉择,去问妈妈的意见。
  妈妈说:“当初你上北京,是你自己的选择。今天你比我和爸爸走的路更高更远,我们的能力已经帮不上你了,但是你做任何选择我和爸爸都会支持你。”
  这样的故事,发生在我们每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
  事后回想起父母说的每一句话,都那么那么地戳。
  我们迷茫,父母更迷茫。
  我们迷茫青春的迷茫,他们迷茫如何让我们不那么迷茫。
  谁的青春不曾迷茫,幸好父母一直站在身旁。
  《那一秒,父母让我很意外》是一段关于父母的视频,我们和父母的关系,大概都是在父母不停反对,不停争吵,不停鼓励,不停支持,不停妥协的过程中,慢慢靠近,慢慢理解吧。
  喜欢吃樱桃,喜欢吃草莓,
  大多是因为颜色让人很有食欲,
  就像喜欢你是因为你身上有一种味道让我有安全感。
  有人说,讨厌一个人才有理由,喜欢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
  其实,真讨厌一个人是从心底全盘厌恶,
  真喜欢一个人,一个理由就能让我们撑大半辈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