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绑架

靳欢颜醒过来的时候,正身处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脑后有丝丝的钝痛,人也有点迷懵。于是把睁开的眼睛重新闭上,给昏沉沉的大脑一个缓冲的时间。

下飞机……

出安检口……

跟来接她的司机会合……

打开车门准备上车——

是了!就是这里。所有按部就班的过程结束在她打开车门的时候,头被重重的砸了一下,她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该死的!竟然被袭击!

狠狠的把眼睛再睁开,面前的事物清晰了一些,接受靳小姐的审视。

这个时候说完全的平静当然是不可能的。即使如靳欢颜这般的性格,也无法在遇到这种情况时还无动于衷。不过,至少保持表面的平静还是有必要。总不能立刻就两眼一翻昏过去,或者昏不过去的话咧开嘴放声大哭。

那可不是靳欢颜的风格。

衣服还完整无缺的穿着,虽然难免的出现不少灰尘,以及被绳子勒绑出的褶痕。绳子?一根足有拇指粗的绳子五花大绑的缠绕着她,把她结结实实的固定在了一张椅子上。

看起来,她似乎是被,绑架了。

有生之年居然能经历这么刺激的事情,靳欢颜真不知道是该诅咒上帝还是赞美佛祖,在脑子里很费劲的思索了一遍,并没有想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虽然身为靳氏的二小姐确实是很多见财眼开之徒的目标,可是她结束在美国的学业今天才刚刚回来,十几年的海外生活,这里除了家人,几乎没有认识她的人了。究竟是谁算的这么准确,在她一踏上故土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就绑架了她呢?

动了动被反剪在椅子后边的胳膊,发现想要弄松这个绳子实在无异于蚍蜉撼树,靳欢颜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放弃了这徒劳的举动。转而抬起头,观察起她所处的这个房间来。

看起来应该是哪家宾馆的套间,装修的档次还是很高。她所处的位置应该是卧室,靠窗一对墨绿色的沙发,铺了刺绣床单的双人床,床尾对着的墙上装了平板电视,木纹的衣柜和乳白的墙纸搭配的相当雅致。房间里也没什么易碎的玻璃陶瓷器皿可以打碎用碎片来割断绳子,被绑在椅子上要去打开窗户的插销几乎是不可能的。门外的房间似乎还要大一点,从门那里看过去,视线所隔,看不到什么,也不确定,是否有人。

靳欢颜做了一个深呼吸,让心跳稍微稳定一点,然后开始思索怎么应付眼前的状况。还没有见到绑匪,也很难确定他们绑架她到底目的何在。最好当然是单纯的勒索,可也要有坏的打算,万一他们有别的目的,总要想好应对的计策。

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外面的房间突然传来极轻的“嘟嘟……”两声。

欢颜一下子屏住了呼吸,感觉到心脏都骤然停跳了,紧张的辨听着声音的来源。窸窣几声之后,响起了一个低低的声音:

“喂?”

外面果然是有人的!靳欢颜的身体骤然绷紧,使劲的咬住下唇,

“嗯……嗯……”

可是那个人似乎只是在听对方说话,答应着,并不出声。很短的时间之后,

“我知道了。”

随即,“啪”的一声,手机合上的声音。

然后,脚步声,开关冰箱门声,以及开启易拉罐的哧气声相继传来。靳欢颜的心几乎要跳出胸口,眼睛一眨不眨的盯住门口。

那里出现了一个身影。

黑色的高领毛衣,质地优良的灰色长裤,侧疏的短发刘海却很长,遮住了一边的眉毛和眼睛,黑眸的光从发丝间透出来,慵懒又有几分迷茫的气息。修长的身影斜倚住门框,一手插在裤兜里,另一手捏了一罐啤酒往嘴边送。

目光对视的时候,靳欢颜心里一紧,又稍松了一口气。

紧的是眼前这个人给她的感觉,有危险气息,却不会让人生了退避之意;而松的是她看出来,虽然表情模糊,可是不管从身形还是容貌来看,这都是一个地道的女人。同性之间无论怎样带来的恐惧都会小上几分,那种强烈的压迫感也随之淡了。

看靳欢颜望着自己,那个人有点意外的眉头一挑,

“醒了?”

欢颜眨了一下眼睛,没有则声,也没有移开目光。

她却从门框上直起身子,放下手里的啤酒,径直走了过来。离欢颜不到一米的地方停住,两手抱在胸前,自上而下凝视了欢颜片刻,嘴角一抿,

“靳小姐,恐怕要委屈你几天了。”

声音很低,语调却是轻松的,表情也很自然,很仔细的观察着欢颜,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细节。

照她的话来看,确实是一场绑架了。可是,眼前的人和绑匪实在难以画上一个等号,她似乎更像某家写字楼里的一个ol,而且也不见丝毫的慌乱暴躁,她说话的时候,就像在咖啡馆里的闲聊一般悠闲自在。

因为距离的关系,欢颜侧仰起头,目光毫不闪躲,二小姐的气势一丝不弱,倒叫对方微微有些吃惊。歪着头探询的打量她一下,

“你似乎——一点都不紧张呀?”

说着,弯下腰,把手撑在膝盖上。这样一来,视线就能跟欢颜平齐了,只是距离也一下子靠了上来。欢颜甚至可以看清她一根根的睫毛,还有,不点而红的双唇。

玩味的又盯了欢颜一会,她直起腰转身坐在了床沿上,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欢颜听,

“资料上没说是哑巴啊?靳氏的总裁不可能有语言障碍吧?是不是受惊过度吓傻了?”

欢颜身子一僵,心里却电光火石般闪过一个念头——他们绑错了人!!

显然,现任靳氏的总裁应该是她的姐姐靳语歌才对。虽然姐妹二人并没有那么相像,可是今天因为要直接去公司参加一个会议,下了飞机姐姐派了靳氏总裁专用的劳斯莱斯来接她。这些人或许从没见过姐姐,就把她当作靳语歌绑架了!!

想到这里,靳欢颜终于理清了思路,明白了这场绑架的来由,情绪也慢慢冷静下来。

清了清嗓子,靳欢颜想了想,尽量让语气听起来平静,

“你是谁?”

“想也知道啊,绑架你的歹徒喽~”

ol满不在乎的回答,又伸手拿过自己的啤酒,喝了一口,然后好笑的看着欢颜。

欢颜错了错眼珠,

“绑架我?”

对方点头。

“理由呢?”

对方却一下子又凑了上来,靠近欢颜,依旧是模糊不辨的神情,

“因为,你很漂亮啊……”

毫无章法的答案。呼出的气扑在欢颜的脸上,带着清淡的啤酒香。靳欢颜只是条件反射的眨了一下眼睛,下一刻就被人捏住了下巴,强迫她抬了抬脸。

对方的拇指在她的下巴上摩挲,触感很细腻,温柔而又适意。深邃的眼睛望着她,神情像是在欣赏一件古玩或者雕塑什么的。

靳欢颜一仰头,避开了这貌似调戏的姿势。

不否认,她处于劣势,但是劣势也不能输气势,否则,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对欧阳聪来说,眼前的靳欢颜算是她这次出手作案的一个意外收获。

姓刁的把这椿生意派给她的时候,说话的口气温柔的好像快要溶化的奶油蛋糕,可是眼睛里却闪烁着藏也藏不住的阴狠和算计,这让欧阳聪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从她十五岁开始,那个和她父亲同龄的男人就用一种恶狼看羔羊的眼神看她,现在她迈入人生中的第二个十五岁,那种像要把她吃下去的目光随着岁月流逝已经逐渐演变成,因为力不从心而欲毁之才后快的意味。

欧阳聪牙疼一样的咧着嘴:男人真是小气的动物,不过是吃了几个月的闲饭而已,就派这么危险的生意给她。

唉!黑社会也不好混啊!

凭着人畜无害的外表接近目标,欧阳聪自己都没想到会顺利得手。随后她又惊喜地发现,这次的猎物竟然具有这么高的观赏价值。这在一直乐于往女人身上下功夫的欧阳小姐,是一个多么让人快乐的工作福利啊!

不过,眼下看来,福利也不是那么容易得。

作者有话要说:发了楔子才想到一个巨大的漏洞,真是大汗!!!!!!算了,勉强修补一下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