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端倪

股东会议马上就要开始,可是欢颜还迟迟没有到。靳语歌频频看着墙上的电子钟,手里的钢笔也越捏越紧。

说起来她这个做姐姐的实在有些不近人情,妹妹刚回国连家门都没进就被拖来公司开会,于情于理都有点说不过去。可是眼下公司的情况又必须如此。

从她两年前接手公司之后,连续做成了几笔有规模的生意,公司业绩蒸蒸日上,股票也一路见红。可是几个当年和爷爷一起创业的老股东对这种迅猛的发展态势不喜反忧,生怕好不容易创下的基业毁在靳语歌一介小女子手中。于是当靳语歌提出新的投资计划时,一致投了反对票。靳家的家长靳恩泰原本掌握着公司60%的股权,退休之后平分给了语歌姐妹。虽然欢颜一直在国外念书把公司交给姐姐打理。可是毕竟语歌能控制的股份只有十分之三,无法与其余股东加起来的相抗衡。这才加急叫回了欢颜,姐妹二人一致首肯的话,其余的人就没有反对的权力了。

秘书小关端了一杯热气袅袅的咖啡往这边走,公司保卫部的两个人却突然冲了进来。丝毫不顾平日里的礼节,擦过小关身边直冲靳语歌这里。搡得柔弱的小姑娘几乎把手里的咖啡都泼了出来。

凑在靳语歌耳边低语了几句,一向沉稳喜怒不形于色的靳总裁脸色大变,立时吩咐小关取消会议。随后匆匆跟保卫部的人离开了二十七楼的会议室。剩下其余的人愣在原地面面相觑。而休息室里正准备在会上慷慨陈词的一干元老接到通知,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又对这位新总裁加深了不满。

“怎么回事?”

靳语歌一边匆匆往保卫部走,一边低声询问,高跟鞋踩得叮咚作响。

“还没有查到头绪,那些人下手很快,我们在后面的车里还没出来,二小姐就已经被带走了。”

“看清对方的样子没有?大约多少人?”

“没……没有,好像,好像只……有一个人……”跟在她身边的黑西装保镖吞吞吐吐。

“一个人?”

靳欢颜在保卫部门口停下步子,转过身诧异的看着他,

“只有一个人就当着你们四个保镖的面把欢颜绑架,而你们居然连对方的样子都没有看到?”

“唔……”

保镖胆怯的低下了头。语歌难抑心里的怒气,转身推开了保卫部大门。

这个部门的全称就是人身与财产安全保卫部,管理靳氏公司所有的保镖和保安,大部分是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物,因为还有另外的安全部门负责高层人员和机密的保护,语歌平日里并没有多重视这里。

整个宽大的房间里都是一片闹哄哄的,看见总裁进来,立刻噤声。语歌站在会议桌前,不语自威的扫视了一圈,这些办事不力的部下连气都不敢大力喘了。

“眼前情况紧急,我没时间跟你们多废话,把事发当时所有可疑的情况以最快速度全部给我报上来!”

一个副部长掏出手绢揩揩脑门上的汗,

“靳总,我们……我们要不要报警?”

“报警?绑匪知道我们报警欢颜只会更危险,这点常识还需要我教你?”

“可……可是……”

“你要是早一点能做到现在这么尽职尽责的话,今天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语歌声色俱厉的说完,转身摔门走了出去。身后,那位副部长的一张老脸涨成了猪肝色。

下午。

这栋大厦的顶楼才是整个靳氏的核心所在。这里聚集着靳语歌多年网罗来的网络、电子、通讯等各方面的精英人才,还有专门从事商业情报搜集的人。像一条看不见的脉络,在暗处掌握整个公司的运作。

靳语歌抱着双臂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望着外面林立的高楼大厦出神。她身后,二十几个人正在有条不紊的忙碌着,从各个方面开始抽丝剥茧的调查靳欢颜被绑架的蛛丝马迹。

刚才的电话里,听出家里已经乱了套,奶奶的抽泣声里夹杂着爷爷的拐杖咚咚点在地面上的声音。父母不在国内,家里只有老人,虽然自己一再劝慰,还是不能让他们宽心,在爷爷的坚持下,向警方报了案。

警方一旦出动,事情就会变得异常复杂,欢颜的危险就又增加几分,这个道理所有人都懂,可是——

眼下除了等待别无他策,靳语歌吩咐负责人一有动静马上向自己汇报,然后下楼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吱——!!”

尖锐的刹车声,引来了几个路人的侧目。靳氏大厦门前的花砖地面上,停下了一辆蓝白相间的警用吉普车。

驾驶座的车门打开,一双深棕色的登山靴伸出来,扎实的踩上地面。随之,靴子的主人也从车里下来了。牛仔裤,栗色皮夹克,戴着墨镜和黑色的鸭舌帽,露出来的半个脸看上去肤色很白,身形也非常的挺拔。

随手甩上了车门,来人抬头看看靳氏金光闪闪的招牌,伸手摘了脸上的墨镜,薄薄的唇边弯起一个其意不明的弧度,迈步往靳氏大厦里面走去。

“靳总,市公安局的人要见您。”小关在电话里报告。

正在批文件的靳语歌停下手上的动作,有点迟疑,想了想,才吩咐小关,

“叫他进来吧。”

说着放下手里的事情,从文件杂陈的桌前站起身来,带着一丝疑惑迎向门口。

门开了,前面领路的小关微一侧身,让出后面跟着的人,

“乔警官,请进。”

语歌的表情一僵,不自觉地皱起眉,

“你怎么来了?”

“不欢迎?”

来人头一歪,挑起眉毛看着她。语歌这才意识到还有小关在场,只好侧了侧身子,有点不情愿的说了句:

“进来吧。”

又转身吩咐小关,

“不准任何其他人进来,如果有欢颜的消息,打电话给我。”

小关应着离开,并顺手给里面的人关好了门。

“不是说不要到我公司来么?”

靳语歌边往里面走边低低的抱怨,却被身后一只手捞进了怀里,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皱眉头的样子不好看?”

暧昧粘腻的气息漫延开来,一个湿润柔软的触感顺着肩颈开始一点一点上移,靳语歌闭上眼睛不语。

可是当那双箍住她纤腰的手伸进衣服里轻车熟路往上探去的时候,却被果断的挡住并且推开了。靳语歌扭动身子挣开环抱,

“这是办公室。”

被拒绝的人无所谓的耸耸肩,走到旁边沙发上坐下来。

办公室特有的沙发,黑色,真皮,有木质的扶手,方方正正,中规中矩,跟它的主人在这里的感觉一样,一丝温和气息也无。

“欢颜被绑架了?”

“你怎么知道?”正走向自己椅子的靳语歌一惊,转过身来。

“案子分给我了,我昨天晚上刚回来!”乔晓桥语气里带着几分抱怨和不耐烦。

靳语歌停了停,来理清这里面的关系。过了片刻,

“我不想你们警方介入。”

“嗄?”

此刻的警方代言人一愣,发出一个奇怪的音节,似乎还没有明白她的意思。

“警方插手的话,我怕那些人会伤害欢颜。”

“那些人?你有消息了?”

“现在还没有。”

靳语歌的脸色,苍白里带着一丝疲惫。乔晓桥本来对她的话生了丝怒气的,也忍了下来。

“你就这么不信任我们?”

看看周围,看到门边的饮水机,自己站起来过去倒水,没有丝毫生疏,

“何况,单凭你们靳氏的力量找到绑匪也不是那么容易。”

乔晓桥咕咚咕咚灌下一杯水,哈出一口气,

“晚上有空吗?”

靳语歌低着头,手上的笔没停,

“没有。”

地下情人关系维持了一年多,当然明白她这么问的意思,之所以不加考虑的拒绝,只是因为,实在没有那个心情。

乔晓桥拿着空杯子站在饮水机前边,隔着空旷的房间看着忙碌中的靳语歌。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弥漫在她周围,拒人千里之外,冷得可以。

先点头再摇头,乔晓桥自嘲的笑了笑,

“那好吧,我走了。欢颜的事情我还是会查,不过不会大张旗鼓的查,你不用担心。”

说完,人消失在门后,锁咔哒一声扣上。

门里的人这才停下了手里的事情,抬起头愣愣的出了一会儿神。扫了一眼已经空无一人的房间,左手的中指和食指无意识抚上眉心,

不好看么……确实没有人说过……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是江十三的生日,生日快乐~~~

我一定尽快更新,为了能换到亲家的文唐僧看!!!!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