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琐晨

翌日清晨,阳光慢慢的爬进靳语歌的卧室,照着床上两个熟睡中的人。

乳白色的床单和被子里,靳语歌的睡颜恬静而安然。黑色的长发铺在枕上,衬着颈肩和胳膊雪白的肌肤,在晨曦中娇然美丽。

突然,一室静谧里响起突兀的闹钟铃声。

靳语歌眉头收紧,从沉睡中醒来,眯着眼伸手按下闹铃的开关,房间里重又变得安静下来。

这样的高度,是不可能在清晨听到鸟鸣的,弯回胳膊用手背遮在眼睛上,抵挡太阳的光线。身旁趴着的乔晓桥蠕动了几下,换个姿势,又没了动静。

靳语歌舒展下身体,慢慢偏过头向身边看,看不到人,只有被子边沿处露出来一撮头发。于是,又把眼睛闭上。

几分钟后,靳语歌起身下床。趿着拖鞋在主卫里洗漱完毕,出来看见乔晓桥还在睡觉,

“你要睡回家睡去,我今天早上有会,要早走。”

言下之意,赶人了。

“你永远在我来的第二天有会,下次可不可以换个借口,这样我也好认为你是在用心应付我了。”

靳语歌没有听见一样,径直出卧室进餐厅。

乔晓桥穿好衣服出来的时候,靳语歌的早餐已经结束,正在镜子前面涂涂抹抹,做出门前的准备。从镜子里看见顶着一头杂毛的床伴,

“吃饭么?”

“你有饭给我吃?”乔晓桥打了个哈欠,手压着脖子转动头部,“不会又是切片面包吧?”

“好过你在马路边吃那些用来打狗的东西。”

靳语歌涂好唇彩,抽张纸巾放在唇间抿了一下,好让色泽看起来自然一点。

“至少那些东西是有温度的。”

乔晓桥从她背后路过,轻飘飘的回答。

靳语歌的手顿了一下,待要再开口反驳,乔晓桥已经把客卫的门关上了,里面传来洗脸的哗哗水流声。

呼一口气,作罢。

房门锁上之前,靳语歌捏着钥匙问:

“你最好确认一下你的东西都带好了,我不想中间再被叫回来开门拿东西。”

之所以这么说,是在两个人关系刚开始的时候,有一次乔晓桥在这里过夜之后把东西落在了靳语歌家里,而那件东西好死不死是她的配枪。

正在召开全公司年度大会的靳语歌被迫中途退场,飞车回来给她开门取枪。为此,靳总裁极为少见的大发雷霆,而乔警官毫不示弱的跟她对飚。二人当时皆发表过永远不想再看见对方此类的言论,也都在下一次上床之后心照不宣的不再提起。

即便如此,靳语歌也从来没有过给乔晓桥一套房门钥匙的打算,有些事情本身了了,但是含义太深,维持现状,才是最好的选择。

乔晓桥还是拎了那个面包袋子,捏了一片面包出来,咬了一口,没有回答靳语歌的话。

两部电梯,都在底楼,这个时间,晨练的已经结束,上班的还不到点,靳语歌锁好了门,揿亮了向下的按钮,标板上的数字,开始缓慢变化。

等到电梯到了,乔晓桥才把手里剩下的面包填进嘴里,看看靳语歌,走到另一部电梯前面,揿下按钮。

靳氏的女强人总裁有个情人,而且这个情人还是个女人。如果被别人知道,后果可能不亚于十级飓风。乔晓桥深知这一点,所以非常自觉。而靳语歌正是因为她的自觉,才放心的把关系维持下去。

语歌跨进电梯,转过身,按下楼层按钮,然后,与乔晓桥对视。电梯门缓缓合上,留在她视线里的,是乔晓桥半垂着头面无表情咀嚼面包的样子。

情人么?恐怕连情人也算不上,情人至少是有情的,充其量算个——同性性伴侣吧?

自己乘的电梯门关上之前,乔晓桥这么想着,咽下了嘴里的面包。

两人一前一后,相隔不到一分钟,走出电梯,离开大厦。也就是这一分钟,才不会让人把她们联想在一起,从而做出不必要的猜测。

朝阳从云层里射出光芒万道,早晨的空气清冷新鲜,有人提着早餐从外面回来,这个城市也好像刚刚苏醒,开始了全新的一天。晓桥吃完了面包,把袋子扔进垃圾箱,双手又习惯性的j□j裤兜,步履轻快的朝大门口走去。

靳语歌的车从后面超来,擦过她的身边,绝尘而去。

“靳总,今天的安排是九点从公司出发,先去巡查工地,十点二十分市政府有招标的前期发布会,南郊那块地是我们明年主要的规划目标,所以务必到场。和鹿驰公司董事长的会谈定的也是今天,如果发布会结束的晚的话,恐怕要跟他们一起吃午餐。”

靳语歌从靳氏大厦里匆匆往外走,听小关跟在她后面报告着今天的行程,不时点头,或者吩咐几句。出了大厦的正门,车已经在外面等着。司机恭谨的拉开车门,语歌和小关一起坐进车里。

吩咐了司机目的地之后,小关拿起今天的早报,翻开细细浏览,寻找着有价值的新闻读给靳语歌听。

“美国股市下挫,石油跌破80美元/桶。”

“土地使用税落实征收,要求年底之前缴纳完毕。”

“新的冷空气两天后到达,会带来降水和霜冻。”

“英国女同性恋大臣与伴侣举行婚礼。”

正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的靳语歌猛的睁开了眼睛,警觉的看向和她对面而坐的小关。关秘书手里报纸翻过一张,转动头部搜索内容,浑然不觉。

前面的司机打了转向灯,车拐上了左行道。

靳语歌不动不语,直到小关的声音再度响起,

“欧盟召开会议……”

市政府的展厅里人头攒动,往来不绝,很多家对此次招标有意向的公司悉数到场,加上各路媒体,熙熙攘攘人声鼎沸。

靳语歌带着小关出现在门口,顿时吸引了全场的注意。快门揿动的嚓嚓声响了起来,靳总裁优雅得体的笑容进驻各大媒体的镜头。

这一次竞标靳氏集团最有力的对手,鑫龙企业的老总龙建业早已经到场,此刻从椅子上回过头去,盯着靳语歌的目光里绝非善意。不出意外的话,竞标结果肯定会落在他们俩家其中之一,正式的战役还没打响,已经闻出了火药的味道。

向来对靳氏关心有加的庞副市长早已经大声招呼着迎了过去,左手握住语歌的手,右手又覆在上面,嘴里不停的寒暄,就是没有松手的意思。靳语歌摆出面具脸,进退有度的笑着,应付这些官场上的人物。

入座的时候,无意中扫到了旁边的立柱那里有个人影一闪而过,看身影好像是乔晓桥的,待要看个仔细,又不见了。靳语歌想了想,正疑惑着,主席台上的会议开始,不得不放下这个念头,专心起正事来。

靳欢颜在晨曦中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就是欧阳聪站在床前,抱着胳膊凝视她的样子。

顿时,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向来,都是她用这种带有特殊意味的目光看别人,现在才体会到,被人盯到毛骨悚然的滋味。尤其是在这种毫无防备的情况下。

看她醒了,欧阳聪脸上扬起灿烂笑容,

“早安,我买了早餐,起来吃么?”

靳欢颜一下子坐起来,眨眨眼睛,有点疑惑的看着她,

“我睡着了么?”

“很显然。”欧阳聪眉毛扬起来。

随后,一个长方形的小木牌丢在了欢颜面前的床单上,

“你家的保镖太多了,又有警察在,我没办法靠得太近。不过,信还是送到了。”欧阳聪穿着白衣黑裤的运动套装,脖子上还挂着毛巾,很阳光灿烂的造型。

靳欢颜皱着眉头拿起她扔过来的东西,仔细分辨了一下,认出是自己家院子里信箱上的木牌,还是很久之前爸爸亲手做的。

“你去我家了?!”

“嗯!”欧阳聪点头,“信放在信箱里,你家人去不去看就不是我的责任了。”

“周姨每天早上会去开信箱的。”靳欢颜一边嘟囔一边掀开被子下床。

这穿着衣服睡觉真是不舒服,醒了好像跑过长跑一样浑身无力,要不是那个什么狗屁约定,至于——

对了,约定!!

靳欢颜突然想了起来,僵在原地不动了。

既然说好成交,那么欧阳聪送到了信,她就应该履行她们的约定。可是,跟女人接吻……

“吃了两天压缩饼干了,我买了豆浆烧饼油条,洗个脸来吃吧?”

欧阳聪语气轻快,甩着从脖子上抽下来的毛巾,心情很好的样子。靳欢颜谨慎的抬眼看看她,勉强笑了一下,站起来进了洗手间。

欧阳聪看着关上的门,笑容留在嘴边,意味深长。

作者有话要说:完勒,我已经没有存稿了,下面的,就要靠硬挤勒,那可真是一个痛苦的事……

这个文不常写,脑子就容易僵硬,脑子一僵硬,就不知道在写什么了。

小小生!!!你为啥还不更文???

仙水大!!!你怎么可以这样欺骗坑害消费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