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转机

靳欢颜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面,抱着胳膊,皱着眉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待会出去,外面的人有可能会提出,让自己履行约定的要求。

是的,这是本来就定好的,做人要言而有信。

而且,她看起来温和而优雅,又是同性,接吻应该也不算什么太吃亏的事。

并且,现在自己是人质,绑匪帮助人质送平安信回家已经是不可为而为之的事情了,当然应该知恩图报。

很多很多的理由说服自己,可是,为什么还是觉得这么紧张呢?

“扣扣扣!”

平常的叩门声,还是吓了靳欢颜一跳。欧阳聪轻快的声音传来,

“嘿~不快点的话豆浆要凉了。”

“呃……好,马上来!”

靳欢颜慌忙应着,伸手打开水龙头,放出哗哗的水流声。

门外的声音消失了,欢颜才松了口气,伸手接一捧水,扑在脸上。

等她忐忑不安的打开门出来的时候,欧阳聪已经把早餐在桌子上摆好,架着长腿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看见她出来,欧阳聪把报纸收在一边。拿一杯豆浆放在旁边单人沙发前面的位置,很开心地招呼,

“快来吃啊,这个凉了就不好吃了。是在我家那附近买的,很有名的。”

靳欢颜还在纠结那个问题,不过对方看似没有什么类似的意图,也就走过来,挑了挑贴在脸上的头发,坐下准备吃早餐了。

连续两天的压缩饼干吃下来,一下子吃到平常饮食,靳欢颜胃口大增,不知不觉间,一个烧饼卷着两根油条已经下肚。

欧阳聪拿筷子夹着半截油条,谨慎的看着靳欢颜。看到二小姐大刀阔斧的又卷了一卷,很是豪爽的咬了口,不禁联想到如果这一口咬在人身上会是什么感受,不自然的把架着的腿放下来,往相反的方向挪了挪屁股。

“嘟嘟……”

短促的铃声,是欧阳聪的手机在响。她放下筷子,摸出手机接起来,

“喂?”

手机里传出大声嚷嚷的声音,欧阳聪的表情很快变得暗下来。靳欢颜放轻了自己吃饭的动作和声音,虽然她听不清里面在说什么,但是直觉上,似乎跟她脱不了关系。

这个时候,欧阳聪猛然抬眼看了她一下,目光碰个正着的靳欢颜心里不禁一抖。还没等她想个究竟,欧阳聪挂了电话,探身凑近她,慢慢歪了头,一字一顿的说:

“你——不——是——靳——语——歌?”

欢颜停顿了动作,想了想,

“我没说我是。”

欧阳聪却并不理她,抬手拿起遥控器开了电视,本市电视台的今日新闻里,靳氏集团的总裁靳语歌正在媒体面前侃侃而谈。

欧阳聪盯了一会电视,又转过头看了看靳欢颜,哀嚎一声,右手捂着眼倒在了沙发上,

“完了完了我要死了,居然绑错了人!刁克苍不会轻饶我了,这可怎么办?”

一边说还用左手一边猛捶沙发靠背。

靳欢颜不知道该说什么,把自己的豆浆杯往一边拿了拿,然后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你到底是谁啊?”欧阳聪又坐起来,苦哈哈的看着她问。

“靳欢颜。”

“靳欢颜是干嘛的?”

“靳语歌是我姐姐。”

“你是她妹妹?”

靳欢颜点头。虽然她知道随便编个身份似乎更安全些,不过却很自然的就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了。她的色彩老师曾经说过:人总是愿意用自己真正的身份跟喜欢的人待在一起。

因为欧阳聪是喜欢的——呃——什么跟什么?想到哪里去了?靳欢颜暗暗给自己一个白眼,调整思绪,继续跟欧阳聪的对话。

“你们是双胞胎?”

“不是。”说完又指了指电视,“很明显的,只是像,并不一样。”

“那你为什么坐她车?”

“我前天回国,姐姐派她的车去接我。”

“你们这么大的公司就一辆车啊?”

“时间紧,那辆车快。”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你不是呢?”

欧阳聪显然在为自己的错误找借口。靳欢颜耸耸肩,

“你并没有问我是谁。”

欧阳聪不再问了,愁眉苦脸的用两手撑住下巴,想一个为自己的错误开脱的理由。

靳欢颜看看她,小心翼翼的问:

“你——为什么绑架我姐姐啊?”

“说了不知道么!刁克苍派我绑架谁我就绑架谁,我一个喽罗哪有资格去问原因啊?”

真的是黑社会的喽罗啊?原来不是在骗人。

“那你绑架之前,都不知道我姐姐长什么样?”

“蟹子说,靳氏集团的总裁有一辆劳斯莱斯,只要跟着那辆车,就不会出错!”

欧阳聪的声音瓮声瓮气,“结果果然出错了。”

这次靳欢颜不用暗自了,光明正大的鄙视了欧阳聪一下,还用撇嘴加强了这种鄙视的力度。世界上居然有这种绑匪,绑架这样的工作竟然也能消积怠工的。

公安局资料室里面,乔晓桥两手撑住桌沿和椅背,紧盯着电脑屏幕。上面的一段录像正是从机场监控设备里提取的靳欢颜被绑架的当天候机厅里的录像。

管资料的警花范甜甜一边按照晓桥的吩咐把视频的截图画面不断放大或者缩小,一边很有兴致的跟她聊天。

而聊天的内容,则转来转去离不开乔晓桥手下的那四个在市局里号称警界f4,受全局众多警花以及部分领导欢迎的,重案三组的男刑警。当然,喜欢他们的领导基本都是因为家里正有一个适婚女青年。

“晓桥啊,你说霍斌一个大男人怎么就喜欢吃什么麦当劳呢?我上次让他陪我去买扫描仪,你也知道那个东西好重的我根本拿不动……”

乔晓桥专心在画面里搜索着,心不在焉的应付她,

“嗯,甜甜多娇弱啊,那就是我们警花温柔一面的代言人。”

“哎呀讨厌!”

范甜甜捂着嘴笑起来,还打了乔晓桥的胳膊一下,“然后呢,我就想请他吃饭,谢谢他啊,你说对吧?”

“嗯,对。这次吃了饭,下次还去当牛做马。”

“结果啊,你猜怎么着?霍斌他居然就吃麦当劳!哎哟我本来想请他去法国餐厅吃牛排的……”

“霍斌的工资都捐给车模店了,能吃麦当劳已经算不错,上次他都请我吃方便面了。”

“是我请他哎!嗯?他请你吃饭噢?”

“说了么,吃方便面!上次我们排查回来晚了食堂关门,他去买方便面帮我带了一包。往左拉一下。”

“哦。”

范甜甜这才不甚情愿的不再追问,顺便拉了拉自己的制服领子。

“我说画面。”

乔晓桥转过头,佯装无辜的看着她,范甜甜气急无语。

正说着,晓桥的手机响了起来,巨大的低音炮震耳欲聋,范甜甜吓了一跳,半张着嘴,吃惊的看着她。

“喂?……是么?我马上来!”

说完,也不管电脑上正在放的视频内容,迅速的从电脑面板拔下自己的u盘,快步跑了出去。

“哎——哎?”

范甜甜追着叫了两声,没有丝毫回答,恼怒的跺了跺脚,转身回自己办公室了。

乔晓桥的车和靳语歌的车几乎同时停在靳家花园里,甩车门下来的两个人动作一致,只来得及互相对视一眼,就快速往屋子里小跑,一前一后的跑进了客厅。

“欢颜有消息了?”

靳语歌喘着气发问,乔晓桥站在她后面,看着值班的魏建东,没出口的是同样的问题。

桌子上是一个快递公司的大信封,上面放着一张纸,靳语歌伸手就要拿,被晓桥胳膊一挡拦住了。

靳语歌恼怒的抬头看她,眼睛里全是敌意,跟昨夜在晓桥身下的时候判若两人。乔晓桥因为这眼神僵了一下,又很快地回过神来。依旧挡着靳语歌的手,接过建东递过来的镊子,夹起那张纸,伸到靳语歌面前。

纸上只有寥寥数语:

我现在安全,勿挂念。

然后落款缀了一张笑脸,特殊的画法,是专攻油画的爸爸靳忠专门给她设计的只有靳家人认得的笔迹,可见,是靳欢颜无疑了。

靳语歌松了一口气,面部表情才缓和下来。看到母亲路薇在一旁,眼睛红肿的拭着泪,赶紧过去抓住妈妈的手安慰着。

乔晓桥把信装进一个透明的塑料袋,然后拿在眼前研究。

“这信有谁拿过?”

“周姨拿进来的时候已经打开,其他人再看的时候我就用镊子夹着了,所以,这里只有周姨的指纹。”

“好,送去化验科检验指纹,提周姨的和人质靳欢颜的一起送过去,看看有没有人质的指纹以及除人质和周姨之外还有谁的指纹。”

“是。”

作者有话要说:3月15号之前停一下,我们突然通知要考试。为了饭碗,对不住哈。考完就继续了,我争取在夏天到来前结了。

还有,关于《斑马线》这个文章名字的由来。因为主角是一个警察,她身边又有很多警察,而在港片里警察都叫条子。斑马线就是由一条又一条“条子”组成的,所以就叫,斑马线。

当然,如果你们愿意以文案里面的说法来理解,我会更开心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