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初识

乔晓桥正在跟卫建东吩咐和交待事情,换班的大伟到了。晓桥想了想,改了主意,

“建东你还是继续留在这里监听,这封信我送回局里去检验。大伟!”

“诶!”

“你跟着靳语歌,随时保护她的安全。”

“呃……”

带着眼镜斯文白净的卢大伟愣了愣,他还没反应过来靳语歌是谁。而靳语歌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我自己有保镖,不劳你们保护。”

乔晓桥扭过头,“靳总裁还是不要过于相信自己保镖的能力,否则你妹妹也不会被绑架了。”

靳语歌还没来得及开口反驳,老太太先表态了,

“好的好的,就叫警察保护小歌!小歌啊你要听话,可千万不能再出事了,也不知道颜颜现在怎么样,那些人会怎么着她……”

说着又开始抹泪,路薇也用纸巾擦眼睛。靳语歌看着也不好再拒绝,只得不耐烦地接受了安排。

出来靳家的大门,靳语歌冷着脸在前面走。大伟有点畏难的挠挠头,叫住乔晓桥,

“头儿……”

“嗯?”

“咱俩……能不能换换?”

“什么?”

“我回去送物证,你……你去保护那个……什么总裁……”

乔晓桥站住,看了大伟一眼,咧嘴笑,

“你怕她啊?”

大伟有点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我也怕。”晓桥继续笑。

大伟无奈的看着她,

“所以你才叫我去是吧?”

“嗯!聪明!”

“那晚上怎么办?”

“晚上我去替你班!”

那边靳语歌走到车那里,司机拉开车门,她临进去前抬头看了看乔晓桥。看见她笑得一脸灿烂的在跟大伟说话。

久违的笑容,却不是给自己的。满心的烦躁里,又有一处地方被那么硬硬的硌了一下。垂下眼睛进了车里,眼不见为净。

关秘书站在另外一边车门旁等着,看着远处乔晓桥拍了拍大伟的胳膊,那个男警察就小跑几步过来了。

“你好。”

“哦,你好。”

“请上车吧。”

“好的好的。”

对着一身米白套装,留着清爽短发的小关,英俊的卢警官心脏“扑扑”的跳个不停,很是局促的红了脸。

到了车里,靳语歌一张脸冰冻三尺。大伟这下更紧张,平日里铁铮铮的汉子坐在偌大的房车里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好了。

好在小关善解人意,找了几个话题来闲聊,慢慢的气氛才融洽。

靳语歌跟他俩对面坐着,抬眼皮看看小关又看看大伟,撇开头向着车窗外。慢慢的眼神空起来,思绪也不知道放到了哪里。

两年前,乔晓桥就是以这样一个全程保护的名义闯到她的生活里来的。

靳氏的创始人靳恩泰出身于政治世家,父亲是部队出身的人物。然而政界变幻莫测的形势太过凶险,便早早的脱离,着手打入了商界。朝中有人好办事,又加上他本来就有些商业头脑,靳氏集团顺风顺水的逐渐发展壮大,几十年下来,早已根基稳固,前景一片光明。

可是,靳家的独生子靳忠可不是一个好的继承者。自幼就对涂涂画画有着浓厚的兴趣的他,似乎更愿意把时间放在自己的爱好上面。父亲的期望丝毫不能改变他对绘画的热爱,大学里毫无争议的选择了油画专业,而不是靳恩泰所希望的企业管理。

大学里他结识了雕塑专业跟他同级的路薇,二人志趣相投,性格相契,在校的时候就谈起了恋爱,毕业后很快便结婚生女。随后,完成任务的夫妻二人把女儿靳语歌留给靳恩泰用来寄予深切希望,自己双宿双飞环游世界,常驻欧洲感受艺术气息顺便激发创作灵感,享受自己的自由生活去了。再后来有了靳欢颜,夫妻把小女儿带在身边,随时还能享受到天伦之乐,真个是只羡鸳鸯不羡仙。

倒霉的只有靳语歌。

从她记事开始,她的生活就被安排的一清二楚。什么时候起床,什么时候吃早饭,早饭吃几片面包几个蛋,上学由哪个司机接送,这都是固定的。她不用操心这个,她只需要专心把靳恩泰给她安排的一系列课程以及技能学好,从而能在长大后顺利接手靳氏就可以了。靳恩泰教子失败了一次,吸取了足够的教训,在孙女的教育上,不容任何人染指,生怕他投入全部心血的靳语歌再走了儿子的老路。

当然,靳语歌并不合乎他对继承人的完美要求,因为,她不是一个男孙。可是没有办法,向来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的靳忠,又怎么会为了父亲重男轻女的思想,来辛苦自己的爱妻呢。

靳语歌在这样一种环境里长到了成年。其实读书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她涉猎了很多西方电影史方面的知识,也动过念头。可是,也仅仅就是动了动念头而已。到了时候,乖乖的按照爷爷的希望选择了自己的人生之路。很多人羡慕她含着金汤匙出生,丝毫不费力气便能拥有锦衣玉食荣华富贵,可是,所付出的代价,也不是外人能够看得清楚的。

当靳恩泰准备把靳氏真正的交到靳语歌手里的时候,他却突然的面临了严重的安全危机。

先是总裁办公室收到了一个陌生的邮件,方方正正的盒子,不明就里的人一般就随手打开了。那时靳恩泰的秘书还是现在靳氏人事部的宋经理,精明老练,马上觉出了异常。拿去一检验,里面是相当于一发迫击炮弹爆炸威力的炸弹。

随后,总裁的专用座驾被人动了手脚,刹车片涂抹了润滑剂,要不是司机一向谨慎车速并不是很快,后果不堪设想。

靳恩泰被全面保护隔离起来,他的继承人靳语歌,也得到了公安局的“特别优待”。

那时的乔晓桥还只入警不到两年,实习的时候破了一个大案子,有点小成绩。因为整个刑警大队统共只有仨女警,除了她之外其余两人都是文职,所以保护靳语歌的任务便责无旁贷得落到了乔警官的身上。

二人的初识充满了火药的气息,向来说一不二无人敢逆其道而行的靳大小姐,怎么可能容忍身边多出一个莫名其妙的陌生人呢?

“你再跟着我我要打电话报警了。”

已经被那个女警察纠缠了整整一天的靳语歌,在忍无可忍的边缘,下了最后的通牒。

“我就是警察,你报什么警?”

彼时的乔晓桥脾气尚好,不急不恼,但是也绝不妥协。

“我现在要回家!”

乔晓桥摊手耸肩一脸无辜,“我没拦着你啊!”

“那么你能不能也不要跟着我?”

“no!”坚定地摇头,随后又垮下脸,

“你以为我想这样啊?我自己那边还一摊子事呢!可是这是市长大人的命令,体谅一下吧!”

靳语歌伸手抄起桌上的电话,“哪个市长?我打电话跟他说!”

“你现在打完电话,明天我就下岗了!”乔晓桥手捂在电话机上,长指按着挂机铛,看着靳语歌。

“你下岗关我什么事?”

“不关你的事,所以现在我要阻止你。”

雄心勃勃准备接掌整个靳氏帝国的靳语歌第一次尝到了挫败的滋味,闭上眼睛,被烦的发火也没有力气了。

起身,收拾东西,再也不发一言。

乔晓桥看她的样子像是要走,赶忙拿起自己的登山包背好,乖乖的站在门口等着。靳语歌把晚上要处理的文件装进手提箱,又拿了自己的包,寒着脸扫了她一眼,走出办公室。

锁门的时候,靳语歌挎了包又提了箱子,一只手有点笨拙。乔晓桥站在一边伸出右手,

“我帮你拿。”

靳语歌停了手上的动作,看看伸到自己面前来的那只手,又看看乔晓桥,明朗的脸庞上是坦然的表情,仿佛本就应该如此。想着刚才的不快,就有点迟疑的,犹豫了几分。

拒绝的话,好象不太好吧?毕竟她是好意,倒显得自己小气了。这么想着,手里的皮箱慢慢递过去,晓桥自然的接过来,提在了手里,还对着靳语歌笑了笑。

这一笑却让未来的靳氏总裁一时不知做何反应好,慌忙低头锁好门,挎着包匆匆走了。

她脸红什么?

乔警官莫名其妙。

作者有话要说:我真不能对我自己寄予多少期待了……

这是写了些shi……

不过我发现好几个我无限崇拜的大大最近写文水平也呈下滑状态,所以我平衡了,原来不是我一个人驴了……

还有,小小生你不是说这个周——日更么?你到底欺骗我多少次你才甘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