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渐生

站起来走到沙发旁边,往电视屏幕上一看,《猫和老鼠》,汤姆和杰瑞正追得你死我活。

“威胁我爷爷安全的人到现在还没有抓到,你坐在这里看电视,还笑成这样,这就是你们人民警察的工作态度?”

靳语歌穿着家居的棉质运动服,脚上是绒毛拖鞋,还戴着阻挡电脑辐射的黑框眼镜,气势并不明显。

乔晓桥眼睛没离开电视屏幕,头都不抬,

“我们的同事们现在正在全力侦查,这么冷的天说不定连饭也没吃,你还要我们怎么样?”

“那你为什么不跟他们去同甘共苦?”

乔晓桥的眼珠这才瞄了抱臂站着的靳语歌一眼,

“分工不同。”

“哦?你是领导么?分工就可以有优待,不用在这么冷的天里受苦了?”

乔晓桥冷笑出声,

“领导?刑警队重案组的领导就意味着带头去死的差事,还优待?我在这里只不过因为跟你一样是女人所以必须要来保护你,不然一样在外边挨冻,优待什么?”

靳语歌站在那里盯着她,乔晓桥面不改色,全然当作没看到。转身走回书桌,没有共同语言。

晓桥等她转身,才把目光落在那道线条婉约的背影上。随之站起来,跟着靳语歌到她桌前,分开胳膊撑在桌子上。

“你很焦虑,喜怒无常。”

“如果是你爷爷的安全遭到威胁,你会坦然么?”

“我爷爷去世很久了。”

“那你不会理解。”

“我理解。”

靳语歌抬头,跟乔晓桥对视。看到严肃的表情,眼神却很温和。

“现在,我的任务就是确保你的安全,而我的同事们会全力侦查嫌疑人,尽最大努力保障你爷爷的安全。”

语歌的睫毛垂下来,轻轻吁了一口气。

“我知道,我只是担心。”

“因为不能和家人分担,所以觉得压力很大?”

被说中心事的靳语歌心里眼里都是一热,偏开了头。

“我们派了足够的警力,还有你们靳氏的力量,很多人都在为此努力,你要相信他们。”

靳语歌听了,也觉出自己是有点过分了,绷紧的情绪略微放松了些。点点头,对晓桥勉强笑了笑,就继续投入到自己的事情里去了。晓桥也没有多说,回到沙发上以后,换了一个频道,看起《动物星球》,不再笑了。

直到11点半,语歌才结束了工作。直一下腰,看到晓桥还在看电视,只不过眼皮耷拉着,没有刚才精神了。关好电脑和灯,站起来走过去,

“客房在那边,洗漱用品和拖鞋也在里面。”

晓桥打了一个哈欠,“我睡沙发,离你卧室近,有事能听见。”

语歌皱眉,“有这个必要么?”

“防患于未然,给我床被子吧。”

“你不洗澡?”

“方便的话当然洗,怕你不方便。你有没有洁癖?”

“我像有洁癖的人?”

“像!”

晓桥边说边站了起来,靳语歌无语。

“浴室在那边,我也该洗澡了,一起吧。”

乔晓桥一愣。靳语歌看起来,不像这么开放的人吧?呆了呆,

“一……一起?”

“你还有别的事儿?”语歌诧异。

“没了……”

“那还等什么?”

“一起洗澡,不……不太好吧?”

语歌顿了顿,才反应过来,

“你想什么呢?!我说的是同时!我用卧室里的浴室!”

“哦,呵呵……”

晓桥尴尬的笑笑,从背包里翻出自己的睡衣,洗澡去了。

很安稳的一夜。第二天一早,首次同居在一起的二人用切片面包和盒装牛奶打发掉了早餐,当然,靳语歌只吃了两片,其余全部进了乔警官的胃,以至于在她进了车里还在咀嚼,

“你还没吃完呢?”

“嗯嗯……”乔晓桥塞得满嘴都是,

“难得有管饭的,当然要吃够本。”

靳语歌横她一眼,“你把我一个礼拜的早餐都吃了。”

“回头买来还你,都快总裁了这么小气干嘛?对了,我被子还搁沙发上没叠呢。”

“不用管它,一会有人收拾。”

“嗯?!”

晓桥眼睛睁得溜圆,加上鼓得高高的两颊,很像一条水泡鱼。

“钟点工?”

“不是,我家的阿姨,每天买菜会经过我这边,顺便上来帮我收拾一下。”

“切~~~~”

乔晓桥一脸鄙视,“看你家那么干净,我还以为是你勤快呢。”

靳语歌准备扭动钥匙的手停了停,她感觉得出来,乔晓桥当然不是真的鄙视她。只不过是一种熟悉的人之间才有的轻松调侃。而她自己,似乎也愿意跟她说一些话,虽然说的都是些有的没的。可有个人在身边随时可以交谈,比起平日的沉闷时间,轻松了很多。

不过一夜之间,相处的时候,感觉就很不一样了。人与人之间由陌生到熟悉是这么容易的事情么?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过?

这一天,很平淡。其实后面几天,都很平淡。

当然平淡是对于乔晓桥来说的。靳语歌很忙。

她跟着她。开会的时候,出门的时候,忙碌的时候,稍憩的时候,吃饭的时候,睡觉的……

哦,睡觉的时候要隔一扇门的。

靳语歌紧张充实,乔晓桥百无聊赖。

靳语歌低着头,从眼镜上面的空隙看乔晓桥。后者站在阳台上,一手撑腰,一手拿着手机在叽里咕噜打电话。

这几天里,案子的有了新的进展。隐在暗处的犯罪人目标并非仅仅针对靳氏。在警方重点保护靳家的时候,本市另外几家商业豪门相继遭到安全威胁。云鹤纺织的二公子被不明身份的人砍断了一条腿,广通集团的老总干脆猝死在了温柔乡里。一时间,整个城市的上流阶层众心惶惶,人人自危。公安局的压力随着局长的血压汞柱青云直上,直达云端。

阳台的门拉开又关上,乔晓桥进来了。手机随手掖进裤兜里,朝挂自己外衣的地方走。

“你这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局里让我到广通老总杜远衡家里去,他老婆犯了心脏病去了医院,只有女儿一个人在家。”

靳语歌正在敲字的手停顿,想了想,重复乔晓桥的话表示自己的疑问,

“我这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嗯!你爷爷那边的警力也逐渐撤了,估计他们知难而退,大概不会再找靳氏什么麻烦。”

“估计,大概?”靳语歌的眉头挑起来,乔晓桥知道失言了。

“我知道对门也是你的房子,你的保镖这两天都住在里面,所以——”

“所以杜家女儿的安危比靳家的更加重要。”语歌语气平淡,手又重新落在了键盘上。

乔晓桥已经换好了鞋,听见这话,明白靳语歌绝非愉快。可是命令下来,她可没工夫跟她讨论一下公安局究竟应不应该根据社会影响力的高低来选择被保护人的顺序。

拿了自己的包,手搭在门环上,没话找点话,

“你终于如愿以偿的重获自由啦!这几天谢谢你的招待,有缘再见喽。拜拜!”

说完,闪人。

瞬间沉下脸色的靳语歌从电脑后面抬起头来,看了看关上的门,拿起手机,按下一串号码。

“靳总,到了。”小关的提醒打断了靳语歌的回忆。她醒过神来,看看外面,已经到靳氏的门前了。

从车上下来,卢大伟恭恭敬敬的跟在靳语歌后面进了大厦的门。可是,随着随后鹿驰公司的人的到来,靳语歌整整一天没有再露面,一直是小关在陪着他。

卢警官和关秘书相谈甚欢,闲聊中发现居然是一个初中的校友,更增加了彼此的谈资和好感。

与此同时,公安局里的乔晓桥,在那段机场的视频里,发现了不同寻常的人。

又一个黄昏来临,靳语歌应酬完毕,赶回去陪伴家人。即便是工作狂,这样的特殊时期里,也不得不改变习惯。

一进门,客厅里出现了两拨人。

乔晓桥仍旧坐在沙发上她上次坐的位置,询问着语歌的母亲路薇什么,在一个笔记本上做着记录。而爷爷那边,有一老一少两个男人,正在谈话。

看见她回来,年轻的那个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温和,不过看起来,笑容有一些勉强。

语歌的脑子里迅速作出了反应,这张面孔应该是熟悉的,只不过因为时间相隔久了,一时不会有太清晰的判断。

“语歌。”

“姜夔。”

相视一笑,是多年故友的默契。

不远处的乔晓桥专心写字,眼皮都没有动一下。

“姜爷爷,好久不见,最近身体还健朗?”

靳家的大小姐靳语歌,永远是懂事知礼,完美的让人挑不出毛病来的。

“咳咳……还好还好……”另一个老者拿下嘴里的烟斗,一边咳嗽一边回答。

“姜夔今天刚回来,听见欢颜的事,特地过来的。”

靳老爷子解释了一句,

“语歌啊,你们年轻人有共同语言,你跟姜夔好好聊聊。我听说他学了不少现在国际上企业经营的新理念,很有一套!你们多探讨探讨,我可是打算把这个人才收到公司里的,改天你开会讨论一下,给安排一个好位置。”

“我知道了爷爷。”靳语歌微笑着答应。

作者有话要说:看大家催得急,先发上来,这一章可能会修改,写写再说吧。

已经跟最初的设定有了很大的改变,所以看起来似乎有点乱七八糟不知所云。我尽量合情合理吧,这种类型的文也是第一次写,没啥经验。

关于里面的人呢,靳语歌的性格前后有明显不同,至于为什么后面我会写。不过这样现实穿插回忆的形式写起来很麻烦,一不小心就上帝视角了,上一章我十分小心还是漏了一点,又不好改了,索性就那样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