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柳暗

“那边那个警察在这儿一下午了,问来问去没有句有用的!差不多就叫她走吧,我看着心堵!”

在场的人都听到了这话。路薇尴尬的看看公公,赶忙小声跟晓桥解释:

“老人年纪大了,丢了孙女儿心里着急,乔警官您千万别见怪。”

晓桥嘴角一勾,手里的笔不停,

“老爷子,您别急,我得问完了才能走。您的孙女今天送回来的信说明她现在很安全,您就暂时宽宽心。”

“都三天了!!!”靳恩泰用拐杖捣着地面,满脸痛心,

“你们查来查去,连个绑匪的影子也没见着!政府养着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话说得一点情面不留,今天负责值班监听的霍斌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张口就要反驳。晓桥一个眼色制止了他。

“靳爷爷,警察工作也很辛苦,我们要相信他们。肯定能把欢颜救回来!”

姜夔语气诚恳,圆场打得毫不做作。

对于靳恩泰的出言不逊毫不在意的乔晓桥听了这番话,看了看姜夔,面无表情的并没有什么感激之色。

靳语歌一言不发的听完了他们之间的对话,站在原处动也不动。姜夔转向她,

“我们去那边谈吧。”

“好。”

语歌点点头,两人一起走到落地窗那里,坐在藤椅上开始了故友重逢的交谈。

等资料记录完,乔晓桥收了手上的东西,听着身后传来的交谈声,咬了咬嘴唇,

“对不起,用一下洗手间。”

路薇掌心向上指了一下方向。

乔晓桥起身走进去,背靠着卫生间的门,捏着手机发短信。

正在跟姜夔谈着的靳语歌,被手机震动打断,拿起来扫了一眼,新短消息的提示后面,“黑猫警长”四个字闪个不停。

瞥了一眼关着的卫生间门,对姜夔点头示意下,点开消息看某人这是在玩什么花样。

——你晚上回家么?

靳语歌脸色不悦的捏了个字回复过去,

——不。

精简到不能再少,再少连个汉字都凑不起来。

卫生间里的乔晓桥看到这个字,扣上手机,抬头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咬牙切齿。想一想,不甘心!拉开门,探出笑意盈盈的脑袋,

“能帮下忙么?”

路薇站起来,靳语歌已经先于她开始移动,

“我去吧。”

姜夔坐在椅子上,微笑看着语歌的背影。

卫生间的门又一次关上。

靳语歌交叉双臂倚墙站着,扑克脸跟刚才在外边春风满面的表情截然不同。乔晓桥一手撑在她耳朵边的墙上,一手叉腰。

“我昨天没有尽兴。”

“我今天没有心情。”

“外面那人是谁?”

“外面人多了。”

“你知道我问的是哪个。”

“乔警官,你的辖区包括太平洋么?”

靳家主宅的门外响起尖刺的倒车和加速的声音,市公安局的那辆破吉普已经服役多年,不想如今老骥伏枥,再行千里,在乔晓桥警官的怒火万丈里,用f1的速度奔了出去。

第二天一早,靳语歌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迷糊着接起来,里面的消息让她骤然清醒了。猛的从床上下来,夜里的睡眠并不好,又这样剧烈动作,登时天旋地转。

撑着头,慢慢在床前蹲下来,不等眩晕的感觉完全过去,又快速起身,开门往楼下跑。想了想,还是没有把消息告诉家人,只说公司里有急事,就匆匆的出了门。

到了万江饭店,只有门口停了几辆车,并没有想象中拉了警戒线,众人围观的混乱景象。只是几个门童站在一起,一幅要看热闹的期待表情。靳语歌也没工夫管他们了,急着往里走。

前台那里,乔晓桥和大堂值班的余经理在说什么,表情很是严肃。余经理看见靳语歌进来,赶紧小跑迎上,

“靳总,这是公安局的乔警官,她说二小姐……”

语歌快速打断了她,

“我知道!”

目光直视乔晓桥,马上要答案。晓桥看了她一眼,吩咐身边的武宽,

“抓紧时间布置,我马上过来。”

“是。”

说完,示意了一下,靳语歌便和她一起进了旁边的房间。

“你得罪过龙建业?”

靳语歌一楞,“哪个龙建业?”

“鑫龙企业的老总。”

“没有,不过公司业务有冲突,也是最近的事情。是他做的?”

“嗯。”乔晓桥点了点头,

“你妹妹根本不在国内生活,偶尔才回来一次,所以有人绑架她的可能性很小。而你反而可能成为别人的目标。所以我那天提前去了市政府那个发布会,你到之前龙建业就有点反常,好像很得意样子,媒体围着他说话也有点狂妄。后来你到的时候他看见你,表情突然有很大变化。我觉得奇怪,就去查了他一下。”

靳语歌紧盯着乔晓桥,有点儿不可思议的神情,

“就因为表情不对,你就去查了?”

乔晓桥懒得解释,撇撇嘴,

“你认为我们就是吃干饭的。”

靳语歌不反驳,等于默认。不过因为想着欢颜的安危,没纠缠这个话题,催促晓桥说下去,

“然后呢?”

“这个龙建业发达之前就是个投机倒把的混混,认识很多三教九流的人。他前段经常出现在碧海城,表面上是吃饭洗脚桑拿按摩,其实那里是黑社会头子刁克苍的老窝,他们很可能有什么勾当。后来我和保叔又反复看机场的录像,有个在候机厅的人很可疑。既不像旅客,又不像接机的人。欢颜那班飞机降落之后不久,她就离开了候机厅。保叔说他对这个人好像有印象,根据她的体貌特征查了一下,果然对上了人。”

乔晓桥说着,拉开外套的拉链,从内兜里拿出一张纸递给靳语歌,

“欧阳聪,本市人,三十岁,女的。以前就因为斗殴和敲诈被拘留过,是刁克苍那个团伙以前的老大的女儿。这样一来,两下情况就吻合了。”

靳语歌听着,不觉入神,下意识接过来,低头看看,一张带着大头照的个人档案。照片上的人有点模糊,不过看起来眉目清秀,很文雅的一个女人。

“我昨天下午直接带人去了这个欧阳聪的家,她不在家,不过她妈妈说她早上刚回来过。然后,我在她家的桌子上,发现了这个。”

乔晓桥说着,拿起旁边一个白色的纸盒。那是万江饭店外带食品的包装盒,印着靳氏和万江的logo。

靳语歌听到这里,略一思索,

“你的意思是,这个欧阳聪,来过万江饭店?”

“不只是来过,我问过你们前台,她有印象看到这个人昨天从这里出入,但是却没有她的登记入住记录。”

“她住在这里?”靳语歌吃惊不小,也一下紧张起来。

乔晓桥却靠上旁边的桌子,拿着手里的盒子,一边端详一边慢悠悠的说:

“听说万江的水晶蝴蝶酥色味俱佳,香飘十里,我怎么没吃过?”

然后,抬眼看着靳语歌。

“你觉得,她把欢颜藏在这儿?”

乔晓桥直起身,“如果你们靳氏的人不插手的话,今天你就可以带你妹妹回家。”

说完,纸盒丢在桌子上,擦过靳语歌身边,开门出去。

房间里,欧阳聪正愁眉苦脸。既然绑错人,人质也就没有什么作用了。刁克苍没给明确指示,究竟是放不放呢?

这样的事情真是没有经验。

靳欢颜抱着胳膊坐在沙发上,看着愁眉苦脸的欧阳聪若有所思。这段莫名其妙的经历似乎应该尘埃落定,可是,还有很多的谜团并没解开。她想知道,是谁,为什么要绑架她姐姐。这些问题,眼前的欧阳聪应该可以给出一个答案。

而除此之外,欧阳聪,这个人,有更多让她想知道的事情。

而且还有,那个约定。

“你——什么时候放我走啊?”一点点讨好。

欧阳聪看看她,“等我想好怎么脱身之后。”

靳欢颜状似理解的点点头,“你会很麻烦?”

“相——当——麻烦。”

靳二小姐留在自己祖国的时间不长,并不能深刻体会这个相——当——里面包含的深意。

“偶尔一次失手,也是可以原谅的吧?”

“这种小生意都失手,我很没有面子的。”

“绑架靳氏总裁是小生意?!”

靳欢颜脸色变了变,欧阳聪用一个呆滞的表情回答了她,“对我们来说,生意的大小是以被抓之后会不会枪毙来区分的。”

“哦。”扬一下眉头,心中暗啐:**!!

正在靳欢颜试图寻找新的话题来套出她想知道的事情,坐在窗前的欧阳聪突然起身,上身贴紧了窗户往下面看,随后嘟囔一句,

“这次怎么这么麻利了?”

说完,迅速穿上外套,把电脑装进包里背在身上。靳欢颜被她的举动带得有点紧张,也站了起来,立在屋子中间,不知所措。

作者有话要说:愿生者安康,逝者安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