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无获

窗户上螺丝被军刀的改锥轻易的拆掉,欧阳聪拉开窗户,攀上窗台,长腿一伸,就不见了人影。

靳欢颜双眼圆睁,这里可是——十六楼。

还未及反应,欧阳聪的脑袋又从窗台伸出来,风把她的头发吹成了花轮。

“嗨,你记得哦,还欠我一个吻。我会来找你讨的,拜拜!”

又一次消失。

靳欢颜眨了一下眼睛,几秒钟以后,“砰!”的一声巨响,房间的门被大力的踹开,乔晓桥两手握着枪冲了进来。

就像所有警匪片里的情节一样,警察总是在事情解决了之后才出现。然后握着枪煞有介事的挨个角落巡视一番,乔晓桥看见开着的窗户,冲过去伸头往外看。

这一刻靳欢颜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紧张到不敢呼吸,好像等待宣判一样看着乔晓桥的背影。

乔警官收回身子,翻个白眼,

“跑了!”

呼——二小姐长舒一口气。

门口拉上了警戒用的黄白线,几个负责现场勘查的技术人员在提取指纹和脚印。旁边的房间里,靳欢颜坐在长沙发上,乔晓桥跟她坐了个直角,询问着情况。

靳语歌站在一边,正跟家里打电话。

不过是事发经过,还有这几天的具体情节,因为乔晓桥基本已经确认了欧阳聪的嫌疑人身份,靳欢颜也就把事情简单说了说,当然,那个约定的事情她没有提。乔晓桥虽然有一点怀疑,可是眼下也不好多做验证。

“有没有受到性侵犯?”

靳语歌挂上电话的时候,正好听到了这一句。乔晓桥也是例行公事,可是这句话令所有在场的人都觉出了尴尬。

靳语歌锋利的目光在晓桥脸上划过,

“是乔警官自己说的绑匪是个女人吧?”

乔晓桥没接茬,收起本子和笔,

“好了,靳小姐你现在可以回家了,可能还需要做一份询问笔录,我稍后再跟你们联络吧。”

靳欢颜也站了起来,折腾这几天,她巴不得赶紧回家睡个舒服觉。看了看姐姐,靳语歌走过来,姐妹二人并肩往外边走。

从站在一边的乔晓桥身前走过,就在一瞬间的时候,乔晓桥说了一句话,

“谁说女人就不可以?”

语气很轻,轻到靳欢颜以为听错了,或者是自己的幻觉,因为身边的姐姐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而乔晓桥看着靳语歌,看着她面无表情的态度,沉默的低下了头。在听到她离开之后,才又抬起来,静静地看向窗外。

靳语歌,你的心,是否如外表一般冰冷,又或者,只是因为我,才让你变得冰冷。

++++++++++++++++++++++++++++++++++++++++++++++++++++++++++++

乔晓桥刚把车拐上杜远衡家的主路,兜里的手机又激昂的叫了起来。王胖子用比手机铃音还要激昂的咆哮,指派乔晓桥重新返回靳家大小姐住处,继续用十二万分的警惕,来保证其人身安全。

几乎不用想,那一层一层的关系推上去,始作俑者,肯定是靳语歌。

几天前恨不得推她出八丈远,现在又不惜动用关系上令下达非要她留在身边。乔警花平日虽然有点自视良好但还不至于认为是自身魅力发挥作用。她理所应当的以为显然是富人之间攀比成性的不良风气所致。虽然乔警花这几天在靳大小姐的房子里住的乐不思蜀,可是她的职业态度还是很端正的,案情的轻重缓急她也分得很清楚,对于靳语歌这种不管别人死活的自私行为十分的愤慨,而人家一个电话就能点拨她像点拨一个陀螺这个现实,更令血气方刚的乔警花愈加的郁闷。

嘭嘭嘭凿开靳语歌的家门,乔晓桥把手反折在肩膀上勾着背包带子,耷拉着脸做出不爽的表情给靳语歌看。

靳语歌看也没看,好像知道谁在门外一样,开了门转身回走,根本扫都不扫乔晓桥一眼。乔晓桥被晾在门口,瞪了半天眼,无奈,只好自己跟进来。

主卧里靳语歌正在收拾一只小巧的旅行箱。

“你要出门啊?”

“到罗岛,约了客人过去,待两天三夜。”

“这种时候?”

“总不能你们警方破不了案,我们公司就不运作了。”靳语歌放下手里的衣服,回过头看乔晓桥。

晓桥眨眨眼,手伸进裤兜里掏手机。

“你不用请示了,我会负责你所有的开销。因为要见客人,带保镖在身边不方便。你需要什么东西告诉我,我现在就叫人去买。”

好像知道她要干什么,靳语歌寥寥几语,所有的事情都料理妥当。乔晓桥明知被利用,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没事的话,现在就可以走了。”

“现……现在?”

“客人明天一早到,我要有充足时间准备迎接。”

靳语歌做每一件事情,都有着充足的理由,让你找不出任何借口反驳。连一向有主见到说一不二的乔晓桥,都不得不按照她的步调走。

夜间的高速公路上光线不强,昏黄的路灯照着空荡荡的路面,间或有巨大的十轮卡车轰隆隆的开过,愈显得四周空旷。

靳语歌倚在后车座背上,闭着眼睛,看不出只是在休息还是睡着了。乔晓桥刻意离她远远的,窝在角落里玩手机。

同志们整齐步伐奔向祖国的战场……

同志们整齐步伐奔向祖国的边疆……

突然,乔晓桥的山寨手机响起震耳欲聋的红色摇滚乐曲,在狭小密闭的空间里格外刺耳。整个人都是一种安静状态的靳语歌被吓得哆嗦了一下,猛然睁开了眼睛。

前面几天,乔晓桥的手机不是没有响过,可是都是在乔晓桥身上响的。隔着厚厚的衣兜,声音并不显得很大。等乔晓桥掏出来接电话的时候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声音大点也不觉得什么。可是现在手机被乔晓桥拿在手里的时候突然响了,又是如此激昂的音乐。靳语歌觉得心跳骤然增加,后背上也出了汗。

“喂?”

……

“诶,妈。”

……

“在车上,我今天要出差,过几天回来。”

……

“嗯,等我回来就回家去拿。”

……

“嗯,妈再见。”

一个简短的电话,听起来也是家长里短的琐事。乔晓桥接电话的这段时间,靳语歌也从惊吓状态里恢复过来。慢慢侧头,看了看乔晓桥,又看看她的手机,要说点什么,想了想,还是忍住了。重又把眼睛闭上,车厢里恢复了安静。

罗岛距离她们所在的城市有两百多公里的距离,是有名的旅游胜地。冬天虽然没有什么沙滩海浪的美景,可是附近的山上有滑雪场,还是吸引了很多游客。

到达预定酒店门口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在车上睡了一小觉的乔晓桥哈欠连天的爬出来,一下子被冷冽的夜风冻得清醒了。司机从车里提出靳语歌的箱子,自然而然的递给乔晓桥。

乔晓桥也自然而然的接了过来。她和司机两人的感觉里,都没有让靳语歌拿东西的意识。接过来以后才觉出不对,又不是她的保镖,凭什么还要做体力活?

可是,靳语歌紧了紧大衣的领子,早已经向毕恭毕敬的门童那里走过去。乔晓桥也只能对其背影撅一下下巴,提着箱子跟上。

不仅门童对靳语歌恭敬有加,整个酒店前堂的人看起来都谨慎严肃,在等待靳语歌的到来。休息区的沙发里站起来一个梳背头的男人,领着大堂经理迎了过来,

“靳总。”

“嗯,李总辛苦了,这么晚还等着。”

“应该的。倒是靳总一路辛苦,房间已经准备好了,先上去休息一下?”

“迎接客人的准备工作怎么样?”

“都做好了,靳总先过目?”

靳语歌环视一下四周,“这个就不用了,我相信李总和何经理的能力。”

说着,目光落在男人身后那个一身职业套装戴眼镜的人身上。看上去就精明强干的大堂经理恰到好处的一个微笑,低了低头。

抬腕看了看表,“我知道现在还让李总工作很不人道,不过明天来的客人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再占用您1个小时,可以么?”

背头男当然不会有意见,有意见他也要保留。倒是乔晓桥,脖子像某甲壳类动物一样伸出来,腹诽靳语歌。

你祖先的,几点了??

可是,这里没有她发表意见的机会,她也只能把行李交给侍者,自己跟着靳语歌去了4楼的接待室。

作者有话要说:分隔线后面的是回忆内容,特此提醒,有助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