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捉弄

靳语歌和李总的谈话全部都是关于公事,乔晓桥虽然觉得乏味,可她现在是靳语歌助理的名义,不能太过自在。只能强打精神,状似专心的听着。在李总出于礼貌把目光落在她脸上的时候,适时的皮笑肉不笑一下。

保护别人还要赔笑,这到底是什么任务?

好在靳语歌很守时,说好的一小时,在第五十七分钟的时候就结束了谈话,略微客气几句,就起身带着乔晓桥回了房间。确保良好的精神状态,也是保持工作效率的方法,这一点靳总裁还是懂得的。

进了门乔晓桥就一个大字摊在床上,“什么客人啊这么隆重?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要迎接国家元首呢。”

闭着眼睛抱怨。

“跟我无关的话宇宙元首我也不会迎接,但是与我有益的就当然要慎重。”

“那明天来的到底是什么人?”

“旅游发展方面的专家。罗岛的海上乐园建成之后虽然运作还不错,但是太受季节限制,像现在这个季节完全就是负收益,我需要听听专家的建议。”

“不是有滑雪场么?”

乔晓桥转头看着靳语歌,她正坐在椅子上跟躺着的自己对视。

“我要更大的发展。”

乔晓桥收回目光,头在床上摆来摆去,“人心不足蛇吞象哦——酒店、海滩、滑雪场都是你的,还不满足——”

靳语歌抿起嘴瞥了她一眼,“你懂什么。”

语气却很轻,听不出什么轻视的意味。

“我不懂我不懂——所以发不了财,只能做个警察,还要听你的命令。”

两条腿伸向半空用力往下一落,带着身体坐起来,“警察去洗澡了,你慢慢琢磨怎么吃大象!”

说完,表情愉快地翻出自己的东西,到浴室洗澡了。靳语歌不理会她的话,拿出资料开始做最后的准备。

正在一页一页的翻着带来的文件资料,浴室里传来乔晓桥边洗澡边哼歌的声音。让靳语歌的心思居然从专注的资料上离开了。听她哼的那些分不出调子的歌,觉得有点好笑。突然看见茶几上摆的陶瓷烟灰缸,一个恶作剧的念头升起,也没多想,伸手把它推到了地上,发出碎裂的声响,随后自己又不轻不重的叫了一声,

“啊——”

下一秒,浴室的门砰然大开,赤身**的乔晓桥顶着一头的泡沫冲了出来。靳语歌先是吃了一惊,随后赶紧低了头掩饰自己的心虚。

乔晓桥一脸的戒备,看了看完好的靳语歌,又四下看看。什么异常也没有,门窗关得好好的,只有一个烟灰缸碎在地上。目光又转回靳语歌脸上,探寻的目光想看个究竟,却看到她垂下的头掩不住嘴角的抽动,似乎在极力掩饰笑意。

似乎知道了原因,乔晓桥的呼吸开始加重,沉着嗓子问,

“怎么回事?”

靳语歌努力的绷住脸,嘴角下弯,好忍住笑意。因为白嫩嫩滑溜溜的乔晓桥顶着一头白沫,被洗发水刺激的眼睛都要睁不开的样子,实在是太滑稽了!本来只想吓她一下,没想到居然有如此惊人的场面出现。

勉强挤出两个字,“没事。”

又用力弯了下嘴角,“手没拿住,砸了东西。”

乔晓桥盯着她的眼睛看,“你拿烟灰缸干什么?这多天没见你会抽烟啊?”

靳语歌不语,也不抬头看她。

“你——玩儿我的吧?”

听到这句,靳语歌再也憋不住,噗哧笑了出来。虽不至于捧腹大笑,也是满脸忍俊不禁。只是良好的修养让她侧过头去,用手遮住了半张脸,抿着嘴笑。由是,她也就看不见乔晓桥一边脸上的肌肉抽动,眯起双眼逐渐变的危险的目光。

出来时随手抓住的大理石皂托重重顿在桌上,乔晓桥几步靠过去,两手钳住靳语歌的双肩,一下就把她提的站了起来。

乔晓桥高一点儿,但是现在她光着脚,而靳语歌的高跟鞋还没脱,于是现在两人基本是平视的。靳语歌受到惊吓,一下敛了笑容,缩着肩膀,直直的看着乔晓桥,看到两只明亮的眼睛里愤怒的目光。本以为她发现受骗会先回去穿衣服的,结果反应激烈了一点,不过靳大小姐也没有愧意,不躲不闪,兀自看着。

倒是乔晓桥,一时火从中来抓着人家,抓住了又不知道怎么泄愤才好,相反看见手里的靳语歌不同于往日的清高孤傲,竟有点怯怯的神色,自己先呆了。

两人就这么站着,静止,对视。眼神互有试探,又互不相解。心跳的有些急,呼吸也不匀了。过了片刻,乔晓桥钳住靳语歌的手慢慢松了松,眨了眨眼睛。

结果,洗发水的残液顺着眼角又进了眼睛里,她一受痛,立即松了手,一手把贴在额前的头发捋上去,一手抹了把脸,顾不上再看靳语歌,捂着眼睛低头往浴室里去。

靳语歌站在原地,先是松了一口气,又因为看见乔晓桥的背影走了神。瘦不啦叽也没什么好看,但是细腰下面连上紧实圆润的屁股,怎么会感觉这么的——性感!!靳语歌一下子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时候瞬间红透了脸。刚才跟乔晓桥坦诚相对的时候也没觉得什么,怎么一个背影反而激起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念头。

果然是连夜工作太累了。

靳语歌揉着太阳穴,如此安慰自己。

足足过了半小时乔晓桥才又从浴室里出来。穿着浴衣,脖子上挂着毛巾,耷拉着脸看也不看靳语歌,坐到自己的床上擦头发。

摔碎的烟灰缸靳语歌已经收拾了,看看乔晓桥,想说点什么又不好开口,看她一直低着头不想交流的样子,只好先拿了东西去洗澡了。

等靳语歌从浴室出来,乔晓桥已经钻进被子只留了个后脑勺在外面。显然还在为刚才的事生气。想来也确实是自己不对,玩笑有点过火,可是既然她现在不愿意谈,索性先缓一缓再说。想到明天还有重要的事情,靳语歌也不再多做流连,收拾好之后,关了灯,很快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两个人起来,相安无事的各自穿衣洗漱。乔晓桥虽然还不说话,脸色却已经如常。靳语歌想着工作上的事,也没有多说,想着等忙完再解决昨天的事。

迎接客人的工作一切都很顺利,乔晓桥的助手身份也做的有模有样,在靳语歌跟别人交谈需要她的协助的时候,很得体的拿资料,放图片,配合的十分默契。靳语歌满意之余,不禁多看了她几眼,心里暗暗赞许,看不出一个警察做起别的工作居然有这么强的能力。

乔晓桥配合她归配合,却并不跟她有目光交流,冷不丁碰到了,还翻个白眼别开脸。好在来的专家忙着跟靳语歌交流工作上的事,并没有发现这两人之间的气氛诡异。

一天之后,要谈的问题基本结束。靳语歌又陪着远道而来的客人在滑雪场玩了半天,才把他们送上了飞机。等两人坐车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中午了。

乔晓桥午饭吃得太饱,有点犯困,眯着眼睛跟在靳语歌后面,迷迷糊糊的走着。穿过酒店大堂的时候,靳语歌突然停住了步子,走在她左后方的乔晓桥没留神,一下撞在了她的半边身上,因为情急要躲闪,还差点把自己别倒。

一下子瞌睡虫也跑了,乔晓桥莫名的看着靳语歌,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停下。

靳语歌转过身,面对着她,“那天晚上是我不好,你别生气了。”

乔晓桥不出意外的别开眼,拉着脸不说话。

“你已经两天没跟我说话了,警察都是这么小气的?”

“少扣大帽子,我都不知道我这么伟大能代表整个警察群体。”

“至少现在在我面前,你代表着人民警察的个人形象喽。”靳语歌挑眉,熟悉之后,乔晓桥也发现她的表情丰富了很多。

“那我需不需要立正敬礼,向您致敬啊?”

靳语歌弯唇一笑。

不常笑的人,偶尔的笑容能让人觉得格外动人,乔晓桥也觉得这笑容触到了她的心里,看着靳语歌的脸,忘记了眼前的事。

“那你说,要怎么样才能疏解你心中的愤怒?”靳语歌似乎有点成竹在胸。

“请我——吃饭?”乔晓桥扬眉。

“你这几天哪顿饭不是我请你吃的啊?难道吃得不满意?”

乔晓桥撅起嘴想了想,倒是不能那么说。酒店厨师的手艺很好,又是单独给她和靳语歌开伙,乔晓桥吃的十分满意。

作者有话要说:写手不更新的理由很多,无非生病了,考试了,有事了,瓶颈了等等。至于我的理由,大家自行yy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