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开始

靳语歌煞白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赶紧撇开眼,手撑住沙发的边缘,从乔晓桥的怀里往外挣。

乔晓桥几乎是无意识的,手一紧,本来没多少力气的靳语歌就重新落回她怀里。不明她的所为,仰面怔怔的望着她。

晓桥也愣了愣,她只是觉得这样抱着人感觉很好,才不愿意放开。行动完全是本能所为,现在反应过来,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掩饰的笑了下,赶紧松开手,扶着靳语歌坐了起来。

蜷起腿坐在她身侧,一手抓住她的胳膊,一手扶着她肩膀,轻轻的推了推,

“抻着点,慢慢动一下,看有没有脱臼?”

低着头,装模作样的查看人家的胳膊。其实不敢正面看人,是觉着自己脸上的热度不低。照平日状况来看,估计颜色也很可观了。而靳语歌那里根本没顾上看她,也是一样低着头,被抓着的那条胳膊,机械的动了动,

“疼么?”

晓桥一边帮她活动一边问,没听到回答,就抬头去看。

靳语歌也正侧头看着她,显然恢复能力比她强,脸色已经如常。被那目光看的有点尴尬,乔晓桥讪讪的缩了手,

“抱歉,我——”

“乔警官真是身手不凡啊。”

靳语歌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一手撑着地就站了起来。晓桥还坐着,仰起脸看着她,无比诚恳的目光,

“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别跟我们领导说哦。”

靳语歌垂眼瞅了瞅她乞怜的表情,迈动步子往卧室走,

“看你以后的表现。”

语气轻松。

如果现在乔晓桥站在她前面,就能看到靳总裁弯起地唇角和含笑的眼睛,以及配合那轻松语气的愉快表情。不过她是坐在人家后面,只能垂头丧气的耷拉着眉毛,用指头搓着太阳穴,望着靳语歌的背影考虑要怎么讨好一下,才能避免被上级知道今天的工作失误。

靳欢颜一进家门就受到了惨烈的欢迎。

靳老夫人和周姨一左一右拉着她,怎么也不撒手,望一会哭一会。任凭她如何解释只是被软禁了几天,没有受到任何非难也不信。只当她苦海归来,身心重创。

靳忠和路薇夫妇也陪着坐在沙发上,满脸欣慰的看着心爱的小女儿。靳老爷子虽然没什么太动情的表现,看孙女平安的回来也是激动地胡子都哆嗦了。

靳语歌站在一边,看着家人欢喜重逢,终于稍稍舒展了连日紧锁的眉头。妥当送走了警局过来取设备的人之后,站在大门口看看自己家的房子,没再回到客厅里的天伦团聚中去。拉开车门,吩咐司机又回了忙碌非常的公司。

靳恩泰老了,靳忠是超然洒脱的画家,靳欢颜更是潇洒的挥挥衣袖带不走一丝云彩,靳氏企业偌大家业如果想维持,靳语歌就必须尽心尽力耗尽最后一丝能量。如果她不想,靳氏之外,靳氏之内,等着接手的人有的是,所以,她不能不想。

靳欢颜也不是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二世祖,她只不过是不愿意把人生浪费在自己没什么兴趣的事情上罢了。那些非要做出什么事业成绩的富家子弟在她眼里也只是另一种形式的自卑,要靠成绩来证明自己;只知道比名牌衣服和包的所谓名媛她更是看不起。靳二小姐的人生,开飞机,养赛马,乘坐热气球翻越山脉,独自驾游艇跨过海峡,有的是精彩可以挥洒。谁叫人家命好,有个甘洒青春写春秋的好姐姐呢。

所以靳欢颜偶尔良心发现,还是愿意为姐姐分一下忧的。例如现在,靳二小姐百年不遇的穿起职业套装,正襟危坐在靳氏大厦某个专门留给她的办公室里,涂指甲油。

因为她被绑架而延期的会议将在半小时之后开始,她只要无条件支持一下姐姐的决定就算完成了任务。随后,她就可以回家去,吃到周姨不遗余力为她呈上的各色美食,然后提起皮箱,继续她的潇洒人生。

桌上的内线电话响了,靳欢颜一惊,正专心涂着的指甲偏开去,弄得周围皮肤上也是。二小姐皱了皱眉头,用尾指按了免提。

“靳……副总,外面有个快递员说有重要快件要当面交给您。”

因为靳欢颜不常出现,也没有什么具体职位在公司,秘书小姐对她的称呼一时无着,勉强根据她的身份安了个副总给她,谁知道这种富家子弟内部矛盾斗争如何,往大里说总没有错。

靳欢颜刚扭开卸甲水的瓶盖,听到这里停下手上的动作想了想,

“什么快件?”

“是文件,安全部的人拿去检测过了,没有危险品。可是快递员一定要当面交给您。”

秘书小心翼翼的回答。

“哪里来的?”

“里昂。”

靳欢颜想想回来之前在那里逗留过两天,可能是什么公务上的东西,就没再多考虑,

“让他进来吧。”

挂了电话,把桌上的零碎放到一边,这时候门也开了,靳欢颜一抬头,就对上一双熟悉的眼睛,隐在帽檐下闪着光。

一旁的秘书不知道其中内情,尽职的报告着:

“靳副总,这位是快递公司的人。发件人特别注明要面呈,所以她一定要见您。”

靳欢颜目光停在欧阳聪脸上,一时不知如何反应。

真是胆大包天啊……

警方现在正找她找的紧,居然敢光明正大的到靳氏大厦来,还笑的春光灿烂。靳欢颜稍一顿,马上吩咐秘书,

“好,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秘书小姐本来以为送交了快件再把来人带出去的,也是觉得奇怪。不过听话总没错,答应了一声,带门出去了。

欧阳聪拿着的快件纸袋在手心里敲了敲,仍旧笑得欢快,

“靳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靳欢颜没什么表情的垂了一下眼,

“我们的见面好像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吧?”

“嗯?你不愉快么?”

“你被绑架的话会愉快么?”

欧阳聪煞有介事的看天想了想,

“那要看绑架我的是什么样的人……如果是像我这样美丽温柔又有趣的话,我非常愿意与她共度一段难忘的时光,成为彼此人生中美好的回忆……”

欧阳聪不知道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说得一本正经。靳欢颜努力忍住脸部的抽搐,看着她尽情发挥。

欧阳聪表述完了,既不上前,也不退后,笑眯眯的站在那里看着靳欢颜。

“你是来向我示威么?”

靳欢颜心里有点不自觉的兴奋,表情却很严肃,看起来倒有靳语歌的风范了。

“你这样想我很伤心啊……”

欧阳聪皱着漂亮的脸蛋,故作哀伤的表情,就差眼泪汪汪了。旋即又绽开笑容,

“不要把每个人都想的那么坏么。”

靳欢颜翻她一眼,

“我要是非把黑社会往好处想就不是被绑架那么简单了。”

“黑社会也有好人啊,就像白衣天使和人类灵魂工程师里面也有禽兽一样,你不能从职业判断一个人的品质么。我绑架你是不假,并没有伤害你也是真的啊……”

还职业……黑社会算是什么职业……

靳欢颜看着欧阳聪在那里循循善诱好像教导失足少女,虽然心里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有道理,可是就这样附和的话未免太没有面子,索性转开这个话题,

“你到靳氏来有什么事么?上次的任务没完成?准备再一次实行你的计划?”

“唉,你还是不愿意相信阳光多于黑暗。好吧,我向你和你的家人道歉,让她们为这件事伤心我很抱歉,如果可以有什么办法补偿,我很愿意承担。”

欧阳聪在靳欢颜前面几米处站着,长身玉立,温暖和煦。既没有弯腰塌肩的不良体态,也不做摸鼻子抓脸颊的一些小动作,不见任何的拘谨局促,完全的坦荡而且自然。是少见的,可以用美丽来形容的人。尽管,她只是穿着快递公司的工作制服。

靳欢颜自己就属于存在感很强的人,太多的人在她面前,不自觉的流露出内荏的神色。而这次,她却有了仰望发光体的感觉。

不自然的偏一下头,算是默认了这道歉。欧阳聪又是惯例的笑容,

“我有幸,认识你一下么?”

“嗯?”

靳欢颜一时不明白她的意思。

“这个周六,晚上七点,黑朗星餐厅,只有我们两个,我等你来。”

说完,不等欢颜反应,手里的袋子放在欢颜桌子上,带着微笑倒着退了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我想应该说点什么,我又不知道说点什么,我也不好意思说点什么了,就这样吧。

买了好吃的奶酪条和牛肉干,我嚼嚼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