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宿命

有位名人曾经说过非常经典的一句哲言:人生永远不会像你想的那样好,可也不会像你想的那样糟。

警官乔晓桥希望靳语歌可以从此对她和煦温暖如三月艳阳,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很显然,这是妄想。不过,靳总裁倒也没有一个电话告到王胖子那里,把她动手袭击被保护人的事情说出来,这让晓桥免于遭受狂风暴雨之苦。

所以,现实又一次证明了乔警官的人生感悟:生命在于凑合。

案情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靳语歌家里和办公室的电源插头上都挂着万用充电器,乔警官山寨手机那金光闪闪的巨大电池镶嵌在里面闪耀着夺目的光芒。靳语歌从那个漏音严重的手机里听到了不同人物却无一例外的快语速高嗓门,这让她的思路频频被打断,企划分析摊在桌上三天都没有进展。

终于,乔警官也忍无可忍,两只手拍在靳语歌的办公桌台面上居高临下盯着她,好像一只随时要扑上来撕咬的狮子。靳总裁盘手后仰,毫无惧意的回望。

随后的唇枪舌剑充分展现了火星撞地球一般的巨大威力,乔警官双眼燃烧着熊熊的火苗以泼皮无赖的精神痛陈利害分析,根本不给靳语歌任何发言机会,终于取得阶段性胜利。从来没吃过这种教训的靳语歌气的血压骤然升高,几乎咬碎一口银牙,煞白着脸摆手发出放行令。

终于得以逃出牢笼的乔晓桥一阵风一样刮出靳氏大厦的门口,跳上一辆出租车就飞驰而去。仅有的一次回顾也是因为掉了帽子回去捡,除此之外丝毫不见留恋举动。站在窗口注视着她一举一动的靳语歌脸上结了一层厚厚的霜,手上的铅笔被指甲掐出道道月牙般的痕迹。

隔了一天,早报上就登出了头条新闻。

案件告破,犯罪嫌疑人悉数落网。押题照片上,乔晓桥身着警服,揽着杜远衡的女儿避开众多记者的围攻。

下面正文,登载山穷水尽的匪徒狗急跳墙,果然对孤儿寡母的杜家下手,幸而警方早有准备,在抓获罪犯的同时,保护受害人平安无事。

靳语歌把手上的报纸丢下,心里也不得不佩服乔晓桥对案件的敏锐直觉。倘若她在自己这里再逗留哪怕多半天,杜家的女儿生命安全都很难说。不过,既然案子破了,警方还有必要像母鸡护雏一样守着杜家么?

多事!!

现在,靳语歌就算把电话打进公安部,也没有理由让乔晓桥再出现在她面前了。想到这里,未来的总裁就失了一贯的冷静,出现莫名烦躁。大小姐自己把它归结为那天吃了姓乔的一个闷亏,白白受了一顿吼而心有不忿罢了。

就在因为这不忿而让办公室里面气压都呈现负值的时候,风暴中心乔晓桥警官,居然不怕死的又拨马而回。

听到秘书请示的时候靳语歌因为意外居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乔晓桥已经挂着招牌笑容好像看望熟稔多年的老友一般出现在门口。

“嗨~~~忙着呐?”

靳语歌赶紧调整情绪,抽空甩她一个白眼。

今天外面天气很好,破案之后有了时间休整的乔晓桥换了干净的大衣,黑色的围巾在颈前打了一个漂亮的法国结,衬着颀长挺拔的身型,很是受看,完全不同于前日的样子。靳语歌打量她一下,心里欣赏却没表现出来。

看见靳语歌一脸清冷的不说话,乔晓桥知道那天言行过分,也有点尴尬。可是,免不了还是要开口,

“你还生气呢?”

靳语歌把手里的笔丢在桌面上,站起来绕过桌子走到书柜前面翻找资料,一言不发。

“别这么小气么,又没多大点事。”乔晓桥的目光追着她。

“你对自己太过自信了吧!别人的情绪都是围绕在你身上的?”

说着,靳语歌回过头来,手里书柜的门重重的扣上。

乔晓桥被震得一缩头,暗暗在心理对自己比了个“v”,说话了就好办,就怕你死鸭子嘴硬。

“那天是我不好,我跟你道歉。”

靳语歌充耳不闻,又往自己桌前走,乔晓桥上前伸手就抓住她的胳膊,不轻不重拽一下,

“诶~”

靳语歌被迫停住,偏过头看她一眼,抽回自己的胳膊。本来没多大的气,照说道歉也就行了,可还是不想就这么算了。

乔晓桥看她虽然还不松口,脸色算是和缓一些,赶紧趁热打铁,

“我今天来,是有事想求你。”

靳语歌狐疑的看着她,不敢相信居然有这种人,不过心里倒是隐隐想知道,乔晓桥能有什么事求她。

“我知道不好开口了,可是王胖子非要我来,我也没办法么。”

乔晓桥耷拉着眉毛,摘下手上的软羊皮手套,

“快元旦了,我们局里年底有联欢,这次加上破了大案,他们说要好好庆祝一下。”

靳语歌眨眨眼,不明白这跟她有何关系。

“可是前段我们忙案子,酒店订晚了。现在好一点的酒店都订不到,所以……”

靳语歌这才明白过来她的意思,没有表情的看着乔晓桥,把晓桥看的以为自己脸上有饭粒,还伸手摸了摸脸。

“你们这属于以公徇私知道么?”

乔晓桥点头,“知道。”

“破案是你们的本职工作,是义务,不是你们谋取回报的筹码!”

继续点头,“对!”

靳语歌寒着脸,

“哪一天?!”

“30号晚上。”赶紧回报。

“万江和锦盛,去哪家?”

“要多媒体设备好的,我们有演出。”乔晓桥并腿立正,面见喜色。

靳语歌想了想,

“那万江吧,四楼厅的设备刚换的,大小也够你们闹腾。”

乔晓桥知道事情成了,大喜过望,这下算是立功了。赶紧拍马屁,

“语歌真好人!!”

靳语歌扫她,还没等开口不防她又冒出来一句,

“能打折么?”

“你还真是得寸进尺!!”靳语歌变脸。

“嘿嘿,好人做到底啊……”

乔晓桥才不怕,靳总裁盯着她看,看了半天也没有办法,

“席面八五,酒水你们自带吧。”

“那其他的就免费喽?”

靳语歌没好气的应她,

“嗯!”

话音未落,乔晓桥就扑上来,捧住她的脸,狠狠的亲了上去。右手还攥着手套,搁在靳语歌耳边固住她,左手整个伸开,贴在她的脸颊上,一个结结实实的吻就落在了靳语歌的唇边。

“mua~~”

啧然有声。

靳语歌睁大眼睛石化当场,乔晓桥不怕死的还不撒手,在靳语歌脸前兴奋的大叫,

“我真是太爱你啦!!”

表白完了,不见回应。

靳语歌的脸红红白白变了好几变,气息都不匀了,手上的文件夹举起来,想要拍在乔晓桥后脑上,也因为不好发力而又落回去。

“放手。”咬牙吐出两个字。

“嗯?”

“让你放手!”

“哦。”

乔晓桥无辜的眨眨眼,终于把靳语歌放开,居然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喜滋滋的眯起了眼睛,这下王胖子该表扬她了。

靳语歌心跳加速,努力的忍住要抬手去碰刚才被乔晓桥亲过地方的念头,勉强吐了句话,

“你还有事么?”

“嗯?哦,有,今天晚上一起吃饭吧?”

靳语歌不明所以,“为什么?”

“就当谢你啊!”

现在,靳语歌怕被看出脸色失常情绪慌乱,只想她快点离开,都不及多想就应下,

“好。”

“那宏伟路的三月香你知道么?就那里吧,7点,好不好?”

“好。”靳语歌低着头,极快的答应。

“嗯。”左右看看,找不出别的事再来说,

“那……那我先走了?”

乔晓桥好像并不愿意走,还恋恋不舍。靳语歌避开她,又转回书柜那里,

“不送。”

背对她再也不肯回头。

没办法,晓桥耸耸肩,把手套戴好,对着靳语歌的背影,

“那晚上见喽,拜拜!”

门一关,乔晓桥一下靠在墙上,五官都挤在一起,右手捂住心口,左手握拳振奋,

“耶!”

路过的宋秘书好奇的停下来看她。乔晓桥赶紧正色站好,

“嗨~”

宋秘书礼貌的点头回应。

“今天的衣服很衬你哦~”

说完,乔晓桥优雅微笑,把手j□j大衣口袋,吹着口哨走开了。

原处的宋秘书低头看看自己,老脸一红,腰也不知不觉挺得更直,心潮荡漾的走向了总裁办公室的方向。

作者有话要说:我写混乱了……

脑子沟回少的人果然不适合什么倒叙插叙回忆并进这种高难度的写字技巧,我反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