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渐浓

如果靳语歌知道乔晓桥给她的这道邀约还有第三个人在场的话,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推掉那个重要的商业晚宴,来跟她吃这顿莫名奇妙的饭的。

她们差不多同时到了餐厅门外,靳语歌刚要下车,就看见一辆白色宝马停在了对边的车位区。有两个人从车上下来。乔晓桥还是早上的装扮,一个梳高马尾穿白色长大衣的女人挽住她的胳膊,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向餐厅里面进去。

靳语歌本来轻松的表情瞬间暗了下来,如果没有认错,那正是杜家的独生女杜娇倩,乔晓桥让她来跟杜娇倩一起吃饭是什么意思?

司机在前面静静等着她的吩咐,靳语歌已经有不想进去的念头了。

手机开始震动,靳语歌顿了片刻,接起来,

“到哪了?”

乔晓桥的声音轻松明快,靳语歌几乎已经可以看到她脸上那种兴致高昂的明媚笑容,也因为她好像相熟多年的口气莫名的觉出了一丝愉悦。舒一口气,放松了皱紧的眉头,

“在外面,就来了。”

“好。”

没有多说,一句客气也不曾,靳语歌挂了电话,反倒觉出了贴心。

侍者推开包厢门的时候,靳语歌看到乔晓桥和杜娇倩在头碰着头研究手机。看见她进来,本来就乐的一团开心的乔晓桥笑容更甚。手里的手机推给杜娇倩,站起身迎过来,

“来了?外面冷不冷?”

靳语歌没答话,看看她,又看看仍然坐在那望着她的杜娇倩。

乔晓桥装作没看见,伸手接她的包,又等着她脱大衣,帮她解下围巾。一切理妥当之后,抓了抓靳语歌的手又松开,

“嗯,不凉,来吧。”

整个过程,杜娇倩一动不动的看着她们,尤其是乔晓桥的每一个动作。看到她把靳语歌带到刚才她坐的位子,自己却坐在了另一边。

“你们应该认识吧?还用不用我介绍?”

靳语歌的表情一直很平静,对于杜家这个小姐的概念也仅限于认识,看看她袖子上那个带着“孝”字的黑色圆牌,难免的一点恻隐之心,弯了弯唇角致意。

杜娇倩化着精致的妆,束起的头发露出光洁的额头,谨慎的观察着乔晓桥和靳语歌之间的关系。看出乔晓桥行动之间的亲密,很有眼色的对靳语歌表现的温顺有礼。加上乔晓桥话题不断,一顿饭下来,气氛还算融洽。

期间,趁杜娇倩去洗手间的功夫,靳语歌对晓桥发不满,

“你叫她来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

“跟你说了你就不来了。”

乔晓桥倒是很了解她,这让靳语歌很是无语。

“这么说你是在骗我来?”

“我哪里骗你了?”

“让我们一起吃饭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我自己来跟你吃饭很紧张,我拖她来壮胆。”

靳语歌瞪着眼睛看她,乔晓桥却仍旧是笑。笑这个表情在她这里没有任何其他的内容,既不掩饰什么,也非轻蔑别人,而纯粹是因为心情快乐而表现出的自然流露,由是,那笑容也就格外动人。靳语歌在这笑容注视下别开了眼睛,她发现自己如果看久了,会生出一种想要靠近的感觉。

等出了酒店门口,语歌的车子很快滑了过来,杜家的车也跟在了后面,杜娇倩轻车熟路的挽住晓桥,

“我送你回去吧?别麻烦靳总了。”

乔晓桥低头扣好大衣的扣子,把领子竖起来挡住脸,

“不行,我得去她家。”

一直没反应的靳语歌和杜娇倩都是一愣。

“我好多东西在她家,今天顺便去拿了。”

靳语歌想起现在搁在自己卧室抽屉里的一干零碎,扔在桌子上的电池,丢在浴室里的手表,沙发扶手上搭着挂枪的皮背带……乔晓桥在她那里住的这些日子,似乎整个房子都留下了痕迹。

不动声色的进了车里,靳语歌安然端坐,静静的等待。

乔晓桥把并不愉快的杜娇倩送上车,道了别,看着白色的车消失在夜色里。随后,怀着像一颗篮球被丢进篮筐一样欢快的心情投向了靳语歌的身边。

车开的平稳,乔晓桥似乎已经习惯了靳语歌的冷漠,伸开长腿舒服的坐着,脚尖还在一点一点。

“你怎么不去找杜娇倩。”

“嗯?”

靳语歌很不喜欢把同样的话说两遍,这说明听她说话的人并不专心。而乔晓桥也不是没听清,她只是借助这个字确认一下对方是在跟她说话。

“什么?”

“杜家的泰和,虽然不如万江,跟锦盛也差不多规模,你跟杜娇倩说,她肯定会帮你。”

靳语歌说话的时候没有什么表情,看不出喜怒。

“你不会反悔了吧??!”

乔晓桥一脸难以面对现实的凄凉,换来一个白眼,才知道只是闲聊,转而放心,

“我跟她又不熟!”

靳语歌斜睨她一眼,“你跟我熟么?”

“那是!咱俩啥关系啊?是吧?”

乔晓桥嘻嘻笑着,扬了扬眉毛,一只胳膊撑上靠背,侧过身来光明正大的看靳语歌。

“你以前,不认识杜娇倩?”

“不认识。”

“你从我那里离开的当天下午才认识她?”

“对啊。”

“那就可以拖来壮胆了,还叫不熟?”

乔晓桥看着她还是笑,并不答话。靳语歌扫她,虽然还是挂着脸,可是表情很自然,不若平日那么紧绷了。

进了家门,乔晓桥似笑非笑表情怪异的站在门口。靳语歌换衣服出来,看见她杵在那,很是奇怪,

“干嘛?”

“不好意思。”

靳语歌眨眨眼睛,明白过来,满脸蔑视,

“你会不好意思?刚才不是还说,咱俩啥关系么?”

“我今天住在这行么?”

靳语歌拿了杯子倒水,低下头喝了一口,一只手背托住另一只肘端,那只透明的杯子就在脸前晃,有些细细的水雾凝在杯壁上,又聚成水流,滑入杯子里。

乔晓桥的表情变得茫然,微张着嘴,看不懂对方的情绪而迟缓和忐忑。靳语歌的脸在热气缭绕中不那么清晰,倘不是神色里的若有所思,乔晓桥真怀疑她是否听见了自己的要求。

“乔警官不是——”

前三个字,语调还是扬起的,随后,就迟疑的低下去。靳语歌停了,乔晓桥疑惑的睁大眼往前凑了凑,

“什么?”

靳语歌转过眼睛来跟她对视,目光里面纠结着很多复杂的东西,探究、不安、期待和一点若有若无的矛盾。乔晓桥看懂了,抬起手来,半托着她的脸颊,拇指贴在她眉心,沿着眉边慢慢的滑到额角,干净的脸,干净的眼神,却有一些东西,似乎开始不一样了。

靳语歌目光恢复清明,抬手把贴在自己脸上的那只手拉下来,转过身走开,

“随便你。”

简单,平静,是乔晓桥喜欢的,是靳语歌希望的。不过,乔晓桥还喜欢放松和快乐,哪怕只是窝在沙发上看喜欢的电视。

靳语歌并没有看电视的习惯,她还有好多工作等着做,可是乔晓桥说,没有非做不可的工作。于是现在,靳语歌很是难得的跟乔晓桥并排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

汤姆依然在孜孜不倦的追逐着杰瑞,靳语歌看着这灰色的猫和棕色的鼠,很不理解身边盘腿而坐,笑的拍了沙发拍大腿的乔晓桥到底有什么好笑的笑成这样。

乔晓桥侧过身来,环住靳语歌的腰,把头埋在她肚子上,闷笑的全身都在抖。靳语歌看看硬塞进怀里的人,看到那个卷卷毛的脑袋,长久以来想去抓抓揉揉的愿望此刻更加强烈起来,既然她觉得彼此很熟,也就不需要客气了吧?

伸手抚上去,抓了抓,柔软而丝滑,手指很容易就穿过那些卷,一点都不会阻住,天生的卷和烫出来的果然不是一个效果。

乔晓桥的笑停住了,侧起头,看着靳语歌,头还在她怀里拱着。

“好么?”

靳语歌抬了抬眉,“什么好么?”

“这样好么?”

不再说话,靳语歌伸过另一只手,把晓桥那颗卷卷毛的脑袋,拥在了怀里。从来没有过的,如此温柔。

乔晓桥弯着唇角老老实实待着,屏幕上杰瑞看着她们,挤下眼睛,打了个响指,又飞奔而去。

作者有话要说:最后一段是今天临时凑上去的,我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催的我头上都长虱子了……

我觉得,大家还是放放,等我写完一口气看完多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