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上垒

12月30日。

像每年这个时候的冬天一样,到了晚上,北风尽情呼啸着而来,让每个路人都缩起肩膀加快了步伐。圣诞之后元旦之前的这几天,人们都是兴奋而又期待的,女警官乔晓桥也不例外。这个本来很普通的冬夜,让她在此后的很多年里,每当回忆起这一天,都会沉浸在一种不可言喻的情绪里。

市公安局从中午就派了几个人到万江饭店,跟负责的人一起调试设备,布置会场,准备晚上的活动。四楼厅里换了为了迎接新年而准备的全新软装,窗明几净,连地毯都是一尘不染。靳语歌特别吩咐过,楼层经理自然不敢大意,事事上心,面面俱到。

从那天留宿过后,乔晓桥消失了一个多星期,靳语歌这次一点儿都不焦躁,忙而有序的处理着年底的一干事务。她似乎有点习惯了晓桥的节奏,该出现的时候,自然会出现。

华灯初上的时候,结束了手上的工作,靳语歌端着冷掉的咖啡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繁闹的灯火。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她转过身放下杯子,看看屏幕,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接起了电话。

“不会吧?真的要请啊?你为什么还不来?”乔晓桥的声音好像在耍赖,背景是嘈杂的人声。

靳语歌一手拿着电话,另一只手食指在落地窗的玻璃上轻轻地划,不急不慢的应着,

“不是把场地给你安排好了么?还要我过去干什么?”

“就是这样才要谢你啊!快点来,我有礼物给你,晚了就看不到了哦?”

乔晓桥像在哄骗一个孩子,靳语歌失笑,

“什么礼物?”

“你来了不就知道了?快点快点,我等着你。”

停了停,靳语歌低低的应,

“好。”

隔着厚重的欧式厅门,靳语歌就听到里面沸腾的人声,几个推门出来的服务员都是炼狱走出一般的表情。跟在她身后的值班经理皱紧了眉头不屑又无奈,

“真是些粗人。”

推门进去,相当于心脏起搏器效果的音响震耳欲聋,一个只穿了警服衬衣的男警察在上面没命的抽着架子鼓。下面四十桌明显阳盛阴衰的阵容颇有梁山聚义的风格,有几桌已经用汤碗装了白酒,喝着更加的豪迈。

靳语歌站在门口环视了一圈,没有看见乔晓桥。当然,看见了她也不能怎样。定定神,带着值班经理朝局领导的桌子走。

口哨声尖锐刺耳,喝高了的汉子们看见冰山美人靳语歌和娇艳动人的值班经理,肾上腺激素分泌到了一个疯狂地程度。

靳语歌视若不见,面不改色。

王胖子满脸堆笑,奈何音响声音太高双方都听不到说的什么,只是笑了点头再握手。王胖子让出身边两个位子,靳语歌坐下来,应酬面子上的事情。

跟王胖子虚与委蛇了几句,靳语歌在这种过分激闹的环境里就有点待不下去。心里想不清楚乔晓桥叫她来要干什么,不好马上走了,只得偏着头,装作欣赏那听不出调子来的架子鼓独奏。

几分钟以后,灯光灭了,连人带鼓从舞台上撤走。黑暗里口哨尖叫声不绝,大家似乎都知道要干什么。靳语歌盘起胳膊,好奇的想看看热闹。

彩灯闪烁,音乐也适时的响了起来,射灯打出一个圆,照着走出来的人。

靳语歌开始没有认出来,等她看清楚那个抱着一束玫瑰的人是乔晓桥的时候,歌声已经开始,即刻就带起了群情激奋。

很意外,甚至有点吃惊,她想不到乔晓桥还有这样的一面。昂然自若,气场十足,这么多人的场面里,俨然的主宰气势。

重新谱过的新年歌,欢快动人,玫瑰一枝一枝的被从舞台上抛下来,引得众人哄抢,整个年会的气氛就被送上了顶点。靳语歌的唇角不自觉的慢慢扬起,目光随着从舞台上下来的晓桥,不错神的看她。

随着歌唱到**,玫瑰也分得差不多,最后一枝,在歌声落下的时候,呈在了靳语歌的面前。

抬头,看见一张明媚的笑脸,叫好声里,未来的总裁顺时应景的接过了这枝代表主人心意的玫瑰。

灯亮了,掌声雷动。

靳语歌离开的时候,身后的乔晓桥被同事们拖着,仰起头喝一杯啤酒。眼睛跟着靳语歌的背影,看着她消失在门后。酒落了喉,兴奋异常的乔警官,心里开始蠢蠢欲动着别样的念头了。

靳语歌听到“嘣嘣”的砸门声的时候刚刚洗完澡,半倚在床头看一个年度总结报告。这种敲门的声音让她很不舒服,又不是没有门铃,要抢劫么?

警惕心让她先看了看门镜,看到乔晓桥一张放大了的绯红脸,半笑不笑的对着她,撇撇嘴,拉开了门。

乔警官上前一步,踩住门槛,晃了晃手里的红酒瓶子,

“新年快乐!”

靳语歌无奈,“明天才是新年啊。”

乔晓桥不接茬,抿着嘴笑,

“我来借宿!”

靳语歌听了这个没什么新意的理由,自然的松了手往卧室走,

“关好门,被子在客房里。”

乔晓桥的留宿习惯了睡沙发,靳语歌就由她去。随后,回卧室倚上床,拥着被子恢复到刚才的姿势,继续总结报告的内容。

外面,丁零当啷的声音,乔晓桥换衣服洗澡,很不小的动静。期间貌似撞到了什么,还啐了一声“靠!”。

不多久,乔晓桥穿着浴袍,叩响了靳语歌的房门。

靳语歌看了看磨砂玻璃门上映出来的人影,乔晓桥在她这里住过的这么多次,从来没有进入过她的卧室,所以这敲门就有点奇怪,抬身往上坐了坐,

“进来吧。”

门开了,乔晓桥站在门口,表情诡异。靳语歌看着她,无言的疑问。

没有回答,乔晓桥反手关了门,就往靳语歌这边走过来。

靳语歌的床前面有三级台阶,乔晓桥一步一步迈台阶的时候,舌头伸出来舐上唇,还眯了眯眼,满是算计的神色。

靳语歌手里的文件搭在被子上,注意力完全被吸引过去。乔晓桥一条腿跪上床沿,然后另一条也上来,俯下身,爬到靳语歌身边,一下扑在她腿上,隔着被子拥住了她。

靳语歌皱了皱眉。尽管洗了澡,晓桥的两个脸颊还是浓浓的粉红色,眼神虽清明,但是行为明显反常。

“你喝了多少?”

“没多少。”

“那就这样了?”

“怎么样了啊?”

乔晓桥的声音和态度亲昵的过分,靳语歌似笑非笑,扫一眼她胸前泄漏的春光,把被压住的文件抽出来,随手搁了一边。

就在她分神的时候,乔晓桥曲腿跪了起来,一手扶住靳语歌的后颈,脸也凑过来,未及反应,一个轻吻先是落在了眼睑上,靳语歌反射性的闭眼,下一个便结结实实的吻上了嘴唇。

柔软,然后是薄荷的味道,有呼吸喷在口鼻间,证明某个胆大包天的人也是在紧张的。靳语歌有点懵了,搞不清楚这是个什么情势。唇上传来的触感让她集中不了注意力,还未及反应,就有舌头伸过来,挑开她的牙关就长驱直入。

本来平视的靳语歌被刺激的扬起了头,嗯,真是应景。乔晓桥又往前跪了跪,让自己高起来,闲着的手环过她的肩膀圈住,吻就更加不留情了。

靳语歌的手抵住了晓桥的肩膀,推了,没有推开,她本也没使多少力气。周身僵硬的被晓桥抱着,反抗无效。口腔里被扫的酥酥麻麻,僵的有点痛的舌头刚一动,就被以为是回应,结果换来更加激烈的骚扰。

乔晓桥的手在哆嗦,靳语歌感觉到了,于是她也开始发抖。这是奇怪的体验,从未有过的。长长的一吻结束的时候,晓桥把脸埋在语歌的颈间,低低的喘粗气。

靳语歌的胸口起伏不定,心脏跳得不像话,乔晓桥不松手,一直圈住她,她的僵硬也就一直缓解不了。然后,一只手摩挲到她背后,拉开了吊带睡衣的拉链。

长长的拉链,一直延续到腰间,打开以后,前面的睡衣整个就能被掀下来。乔晓桥松开她就是为了往下脱睡衣,靳语歌这个时候才开始挣扎。

结果,晚了一步。如果乔晓桥的手接触到她身体前面的任何一个部位,那么这场床战必定会结束在此刻,但是没有,乔晓桥极快的拉下了靳语歌的睡衣,然后整个人上来贴住了她。刚才纠缠时已经挣开的浴袍里面空无一物,暖软温和的身体接触上来,靳语歌一直一直紧绷的身体马上起了反应。贴在她背上的那只手顺着脊柱滑下去,有薄茧的掌心摩擦肌肤带来的战栗让她紧张的曲起了膝盖,却正好把乔晓桥的身体夹在了两腿之间。腿关节的内侧接触到她腰间滑腻的肌肤,触感好的让靳语歌忍不住摩挲起来。

这无异于点火的一点小动作,引炸了乔晓桥的勇气,她本来是试探的,此刻一点顾虑都没了。靳语歌还在半倚半坐着,乔晓桥半跪半俯在她身上,不起身不松手,唇舌代替了指掌,时轻时重的吮吻,在裸露的身体上点火。

靳语歌死死咬着下唇,全身都在发抖了却一声j□j不闻。乔晓桥松手的时候她立刻软下去,却被晓桥早在下面等着的手拦住了。

只挂在腰间的睡衣和内裤被一只手急促的撕了下来,然后手掌摊平,伸进了她的私处和床褥之间。手腕用力一托,靳语歌只能又坐起来,扯着晓桥的浴袍,不知道该如何使力。她身下作怪的手曲动几下,带出了满掌的湿滑,在她稍一用力抬身体想要避开的空隙,中指适时弯起,借着靳语歌往下落的自己身体的重量,立时直没指根。

靳语歌用鼻子倒吸气的声音让乔晓桥都觉得痛了,却依然没有任何的音调从她嘴里溢出来。晓桥去看她低垂着的脸,这次推阻她的力道却是实在的了。靳语歌在推她,一手抵着她裸着的肩,一手扯她浴袍的后领,尽力的推离自己。可是压在晓桥手上的身体无处借力,动作愈大愈是痛。乔晓桥偏了头,凑上去,含住语歌的唇,轻轻柔柔的吻。

靳语歌被转移了注意力,扯住领子的手松了力,软绵绵的搭在晓桥脖子上。身体里的胀痛慢慢钝了,唇齿间都是柔情蜜意。

乔晓桥开始曲起手指,试着寻找能让贞女变j□j的那一点,另一手托着靳语歌的腰让她略躺了躺,方便她的手指进出。靳语歌不再反抗,头颈向后仰起来,放缓了节奏随着晓桥的动作长长地喘息,目光涣散,表情也变得脆弱。

乔警官并非欢场老手,她根本也是在摸索中前进。所以,不幸的靳语歌自始至终脸色一直是痛苦大于愉悦。这场莫名其妙的**体验于她来说既无准备又非情愿,只因为对方是乔晓桥,让她迷惑了心神。而始作俑者乔警官也是兴之所至,看到靳语歌皱紧的眉满额的汗她几度有半途而废的念头,难道真的几杯黄汤灌昏了头了?

作者有话要说:俺写文,又不求收藏,又不求积分,也不会入v。唯一的快乐就是看看留言。大家看了文有什么感觉,好或者是不好,哪里不符合实际,都可以说出来。俺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然后也有动力往下写。结果现在,留言的都是催文,还催的花样百出,这种留言对俺没有任何作用,写文也没啥方向。文的质量下降,大家也就更加没的说,这样下来,恶性循环,于是造就了烂文的诞生。

所以,催文当然可以催,催的同时劳驾多打几个字还是说说感觉,让俺也有个方向。

这一章卡在了酒店那里,偶纠结了好久,索性就这样了,反正大家的重点又不是看那。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