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收场

不管怎么说,难熬的一夜,在模糊不清的暧昧缠绵里,还是过去了。

乔晓桥几乎不记得她后来是怎么收场,又是怎么厚着脸皮在靳语歌的床上睡着的。总之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照着了她的脸,而靳语歌不在。

因为乔警官趴着睡觉的习惯,所以醒来的时候总是先曲腿跪起来,然后再坐在床上醒神。这一次,她双手都握紧了拳,一手抵住胃,一手抵住太阳穴,痛的眼冒金星。

虽然眼冒金星,她还是看见了床单上凌乱的痕迹,也就不能够假装忘记,她借酒醉之名,做了什么事。回忆了一下昨夜,发现连细节都竟然无比清晰,头更加的痛了……

浴室门响,乔晓桥脸“哄”的就上了颜色。靳语歌走出来,看也不看她,镜子前面擦头发。乔警官保持一手拄胃一手扶头的姿势,眼睛小心翼翼的瞄,也看不到受害者到底是一个什么表情。

“呃……”

她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想要开口说点什么,靳语歌却丢下了毛巾,人也出了卧室。乔晓桥跪在床上,头抵着膝盖,抱着乱糟糟的脑袋闷哼。

千般尴尬,万般想逃开,乔晓桥还是得硬着头皮面对。趁着靳语歌在餐厅里吃早餐,她赶紧上上下下把自己收拾整齐,这样再面对靳语歌的时候也能有点底气。不过靳语歌看起来并不想面对她,一直不说话不抬头。乔晓桥也没有了上前的勇气,犹豫踟蹰,全然不是平日风格。

别扭的气氛里,靳语歌自顾做完了早晨的事情。晓桥看她要出门,自然得跟上。两个人一言不发的出门,进电梯,下楼。到了大厦门口,乔晓桥终于忍不了这种低气压了,

“哦——我,我一会还得去局里一趟,那个——,你有事的话——”

可以先走了。这后半句,乔晓桥没敢说出来,而靳语歌何等人又怎么会不明白。听见了仿佛没听见,脚步停也不停。

早在台阶下等着的司机拉开车门,靳语歌抬腿进去,门关上,车滑走,靳语歌目不斜视,扫也不扫身后的人。

乔晓桥看着那辆车慢慢远去离开她的视线,乍松了一口气,胸口又是闷闷的感觉。

忍着头疼到了办公室,空空如也。公假明天才开始,可是今天局里已经没什么人了。昨天年会全喝得不少,估计一早都在家梦周公。

乔晓桥把钥匙扔在桌上,自己落进转椅,头担了椅背上,望着天花板发愣。

真是中邪了。

靳语歌,这个当时没见面先闻其名的人给她的感觉并不好,乔警花雄心壮志一心破大案的人,怎么会愿意给人做贴身保镖呢。可等见了面,吵几句嘴,印象反而好起来。这个年纪轻轻登上财经杂志被称为最有潜力的女富豪的人并不像她想象中的精明刁钻,骄横跋扈,虽然有点冷冰冰,不过一看就是性格所致,并非恃宠而骄。

乔晓桥先是因为公事不得不靠近她,慢慢竟然被这个冰山吸引了。真的有人可以只工作没有休息娱乐么?真的有人可以永远一个表情没有七情六欲么?很明显不是,原来她工作久了也发脾气睡眠不足也要赖床,原来她会生气也会笑而且笑起来很好看;只不过大部分的时间,她不得不隐藏起自己的那份不开心不情愿,勉强去应付着不想应付的人和事。晓桥开始觉得,有点儿,心疼这个表面风光无限的女人了……

于是愿意接近她,陪她加加班出出差,有空就说说话,有闲就惹惹她。虽然碰壁的时候多,但是偶尔看她露出真性情,也就不自觉的跟着开心。她似乎也开始容纳自己,尽管性格使然不会太外露的表达,但是细枝末节里的温柔都看得见。这种比朋友还多一些又说不清是什么的相处方式,两个人都没意识到危险。可是,仅仅是这样,就能发展到肌肤之亲的地步了么……

乔晓桥蒙住眼,不知道自己抽风一般的情绪和行为到底源自何方。

会对她有这种冲动?活了二十几年,从来没想到过。喜欢是喜欢,可是喜欢到想去侵犯,想去掠夺占有,看她因为自己失控就莫名兴奋?改用下半身思考了?要命的是,她居然不反抗?虽然说两个女人的事情在现在也不能算惊世骇俗,可是毕竟不那么容易让人接受吧,这样以后要怎么相处?

乔晓桥使劲掐着太阳穴,好想哭……

办公室的门响,有人进来。乔晓桥抬眼,刘中保坐到了前面的位子上,背对着她,

“怎么了?头疼?你们这些年轻人啊,仗着身体好就没命糟蹋。”

“保叔。”

闷闷的打了声招呼。

“头疼就在家睡觉吧,还过来干什么?”

“睡不着啊……”

刘中保回过头来,胳膊架在椅背上,

“睡不着?稀奇哈,你不是号称睡不醒么?难得有假让你睡又睡不着了?”

“有心事所以睡不着……”乔晓桥一副半死不活的声音。

“心事?感情烦恼啊?”

晓桥看着他,“保叔,你年轻的时候有没有喜欢过人啊?”

“哈哈,果然是!我们小乔的春天来了哦?”

刘中保的调侃完全是长辈的善意关心,由是晓桥也就能够跟他说点自己的纠结,

“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会怎么做?”

“嗯——会对她好啊,关心她一下。”

“就这样么?”

“嗯——慢慢会越来越多吧,也要看具体情况。谁喜欢你了?还是你喜欢谁了?”

乔晓桥不说话了。

“年轻的时候啊,喜欢就主动些,就算有点苦的酸的,也是必然要经历的。别等没法挽回的时候后悔。”

刘中保说完又回过身去,拉开抽屉翻找什么。

乔晓桥抬抬眼皮,看到了刘中保桌子上永远摆着的照片,那是一个穿着警服的年轻女人,是刘中保的妻子和同事,很多年前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牺牲了,从此成了刘中保最大的隐痛。而他这么多年一直孑然一身,也是因为对妻子感情太深,再也接受不了别的女人。

“保叔,你——后悔过么?我是说,后悔爱上一个人。”

刘中保背影一僵,停了手上的动作。半晌,才沉着声音说,

“不,真去爱一个人是不会后悔的。”

说完,肯定似的长出一口气,换了故作轻松的语气,

“我先去王局那里,你没事就快回家吧,嗯?”

晓桥点点头,“我知道了。”

刘中保从房间消失了。乔晓桥继续从后面端详刘中保桌子上的照片,若有所思。看了一会,轻轻问出口,

“他说他不后悔,可是让他孤苦半生,你后悔么?”

照片里的女人眉目清然,当然不会回答她。

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乔晓桥晃来晃去晃回了家。乔妈张罗了一桌菜,让晓桥和乔爸碰碰杯。

吃了饭,晓桥自告奋勇要洗碗,被乔妈赶出了厨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上一片热闹她却不知道看了些什么,过了一会就坐不住了。

“妈,我回我那儿了。”

乔晓桥冲着厨房喊。

乔妈在围裙上擦着手出来,“今天不在家住?”

“不了,我明后天不定哪会儿再回来。”

说着穿好衣服,扶着门框换鞋。

“嗯,也行,回来先打个电话。路上小心啊?”

“我知道了,妈再见。爸!我走啦!再见!”

冲着书房喊完,乔晓桥就出了家门。

街上灯红酒绿人来人往,她一个人在最热闹的步行街从头逛到尾,又从尾逛到头,逛得脚都麻了。看看逐渐冷清的人群,鼓足了勇气,杀奔景悦荣园。

摁了半天门铃,靳语歌不在家。乔晓桥又不想走,就坐在楼梯间的台阶上等着。并不确定她就会回来,可是还是想等等。心里,很想见她。

楼梯间里没有取暖的设备,乔晓桥坐了一个多小时,两腿两脚都没了知觉。就在她迷迷糊糊几乎要坐着睡着的时候,叮的一声之后,电梯门发出了开启的声音。

靳语歌从电梯里出来,大衣里面穿着丝质的晚礼服,脸上妆容精致,看起来光彩斐然。只是眼睛周围有淡淡的眼圈,神色也带着疲惫。

今天是靳氏自己的送年酒会,靳语歌作为未来的主人,整个宴会上都在不停的应酬着各路人等,直到送走最后一位客人才拖着僵硬的身子回家。

乔晓桥忍住钻心的痛麻,站起来,看着靳语歌。

靳语歌没有避开,迎着晓桥的注视,只是神色里都是倦意。沉默了一会,才低头打开手包,掏了钥匙开门。

乔晓桥有点忐忑的跟着,站在她身后,看着她瘦削的肩头,很想去抱抱她。靳语歌没有阻拦她进去,只是也没有跟她交流。

进了门,靳语歌换下了衣服,去自己的浴室洗澡。乔晓桥坐在那里,心里乱七八糟。

等到靳语歌从浴室出来,到厨房倒了一杯水,又往卧室里走。乔晓桥一直不错眼的看着她,然后人也跟过去。

在门口那里,靳语歌转身,抓住扶手,挡住了乔晓桥。

晓桥眉抖了一抖,低下了头,

“我只是——”

靳语歌依旧沉默,眨了一下眼睛,看着她低低的开口,

“给我一点时间。”

乔晓桥也抬了头,看到那双眸子里,添了诸多的繁乱。心里也就不忍,

“好。嗯,跟你说新年快乐,还有……晚安。”

“晚安。”

靳语歌应了,轻轻关上了门。

作者有话要说:俺尊高兴呀尊高兴,俺的读者都好乖好听话,偶说啥就听偶摆布,多么快乐!!

这章大家集中反应进度过快问题,偶有问过亲友团,她们的意见是确实快了一点,可是如果不快偶又不知道会拖拉到啥时候。索性推了吧,省的大家都惦记着。

偶听大家意见,加了一点心理描写,虽然偶是最不擅长心理描写的啊这是为毛?

貌似最近废话越来越多,果然树老根多人老话多,俺的青春啊就这样小鸟一去不复返~~~~~

小小生,你欠我3244个kiss……

(这舌头怎么越来越不利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