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冰点

元旦的三天假,靳语歌回了凤凰山庄的家。父母和欢颜回来了,靳家充满着浓浓的天伦之乐。她也暂时放下了感情烦恼,专心陪家人过了一个欢乐的新年。

假后再去公司上班,虽然只是短短几天,还是积下了不少事情。开过例会之后,靳语歌在办公室忙了整整一个上午。直到秘书送了午餐进来,才放下手里的工作,稍事休息。

一边把搭配精致的午餐往嘴里送,一边翻开了当天的报纸。了解一下时事,也是一个未来决策者必要的充电。几份新闻和财经类的报纸翻完,靳语歌的午餐才只吃了几口,便又打开了当天的早报。

a版翻过,次页的头条:重案组缉毒遇险,两警员重伤入院。

靳语歌手停了。看着黑黑的大字,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升上一股奇怪的感觉。放下勺子,餐盘也推到了一边,靳语歌拿近报纸,仔细的看着新闻。

市公安局,重案三组,受伤的两个警员里,有一个是女警。所有的这些依次跳进靳语歌眼睛里的时候,乔晓桥阳光灿烂的笑容,毫无预兆的让她的心口揪在了一起。

从放下报纸,到靳氏大厦地下车库里靳语歌自己的车冲出去,相隔一共五十八秒,连一分钟都不到。

市人民医院。

乔妈端着碗,在给乔晓桥喂一碗汤。前几天还活蹦乱跳的乔警官,此刻虚弱的躺在病床上,左肩缠着厚厚的纱布,药瓶里的透明液体顺着长长的针管,流进她的手背里。

昨天的手术结束后,熬过磨人的麻醉失效期,现在才勉强能坐起来吃一点东西了。乔晓桥强忍着伤口的疼,怕妈妈替她担心。

突然,外面传来尖利的哭喊声。

声音隔得很近,好像就在隔壁的病房,乔妈和晓桥都是一惊。

乔妈站起来放下手里的碗,

“我去看看,恐怕是不好。”

说完了,急匆匆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开门的时候,那哭喊声更大,还有很多人来人往的杂声。乔晓桥咬紧了下唇,把本来就惨白的嘴唇咬的没了一丝血色。

等了一会儿,妈妈还不见进来,乔晓桥掀开被子,自己拿着吊瓶,穿着病号服往外走。腿虚虚软软的没有一丝力气。一开门,走廊上好多的人。公安局的领导,市政府的领导,医生,记者,晓桥认识的不认识的,站了满满一走廊。

跟她一起受伤的同事,连续三十几个小时抢救无效,年轻的生命,就此画上了句号。人群的中心,逝者虚弱的母亲和新婚不满一年的妻子,哭的几近昏厥。

乔妈妈感同身受,扶着那站立不稳的同辈人,也落了一脸的泪。乔晓桥远远站着,呆呆的看着这至悲至惨的一幕,连伤口的痛都麻木了。

在早有准备的安排下,人们扶着逝者的亲人们逐渐离开了病房。乔妈脱不开手,远远给了晓桥一个示意,让她好好回床上躺着。等人群散尽了,晓桥才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挪回了病房。

躺回去,晓桥疲惫的闭上了眼睛。一起共事几年,就这样没了,生命脆弱的让人难以承受。不是第一次面对死亡,却仍是沉重不堪。同样的子弹,射进她的肩膀只是一道伤,可是射进他的胸膛,就是天人永隔。

病房门响,几下急促的脚步声,晓桥睁开眼睛,面前站着的,是气息不稳的靳语歌。

从来讲究仪容的靳总裁额上沁了薄汗,妆也模糊了,头发落了一绺下来,垂在脸侧,少有的狼狈。

晓桥半倚在枕头上,失神的看着她。在那漂亮的眼睛里,看到了掩也掩不住的在意。

你会,后悔么?

不是现在,也不是平淡如水的将来。而是有一天,我不再能这样望着你,而即便是你给我的泪,都不能洒于人前的时候,你,会后悔么?会后悔今天的,这样在意么?

语歌,我害怕你后悔。子弹打过来的时候我都没有害怕,可是我怕你会后悔。

乔晓桥抬了抬身子,弯起唇角淡淡的笑,

“靳总……是想清楚了?”

靳语歌一愣,觉得不对。可又听不出她语气里的情绪,明智的沉默着。眼前的乔晓桥很陌生,是她平日里从没有见过。苍白的肤色,在病房里同样惨白的墙壁、被褥的映衬下几近透明,窗外透进来的阳光照着,好像一眨眼,便会凭空消失掉那样的不真实。

“那天的事,是我不好,我喝多了酒。很怕靳总会生气,可是想想,靳总也不会是这么开不起玩笑的人吧?”

乔晓桥缓慢而平静的说着,唇角的那一抹笑容残忍冷酷,温暖不再。靳语歌的瞳孔慢慢的收缩,又渐渐的放大,目光先是不可思议,然后便是利刃一般的锋利。

“靳总需要时间,是在想什么呢?我是不是技术太差劲,让靳总失望了?”

靳语歌的脸色变的铁青,怒极反笑,极力捏紧的手却忍不住的发抖。死盯着乔晓桥,似乎要从她脸上看出些什么来。本来的担心和慌乱消失无存,心里如堕冰窟的寒冷。

晓桥不再说了,很是疲倦的闭上了眼睛。这样就够了,合适的时机,合适的借口。爱不曾深重,就不会有伤痛,拥有时不幸福,失去眨眨眼也就过去了。这样就好。

许久无声。

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病床前已经空无一人。晓桥呆呆的看着语歌刚才站的地方,有什么从心里一点一点的碎掉。怎么会有,比伤口的痛还要难受的感觉?

乔妈妈推开病房的门,就看见女儿背朝外面蜷在床上。走进了,赫然看见吊瓶里的药水早已经滴完,回流的血充满了整个输液管,鲜红刺目。

“晓桥,针打完了怎么不叫人呢?你看这些血!还是伤口又疼了?”

乔妈急匆匆绕过病床,先摁了呼叫铃,然后弯下腰看女儿。

乔晓桥眉头揪在一起,紧紧闭着眼睛。勉强的摇了下头,算是回答了妈妈的话。

“哪里不舒服?是针打得太快了?”

“妈,让我睡一会,我只想睡一会……”

平日里忙到几乎见不到人影的乔晓桥,籍着受伤的理由,在家里好好的休养了一阵,过着几乎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舒服日子。昏睡百年的时候,迷迷糊糊里总是会出现莫名奇妙的场景。

靳氏的大厦,精致的客厅,她在里面站着,像要等待什么,却什么都看不到。然后又是一些熟悉的画面,却空了半边。没有目标,惶然无措。

赫然惊醒,乔晓桥手抚着额头,重重的喘息。

人的心若是能遵从理智,世间就不会有这诸多烦恼了。

起身换了衣服,乔晓桥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出门。

下午的天空是白茫茫的,不过很晴朗,路边的树上居然看到了嫩绿的幼芽,晓桥深深的呼吸,换一换肺里让人郁闷的空气。

在西饼店里吃了一个美味的蛋糕,然后跑去kfc坐着,又喝了一大杯热热的果珍。乔晓桥满足的起身,把滑雪帽往下拉了拉,跑到靳氏大厦旁边的小巷子里,盯梢。

我就看一眼,看一眼就好。让我看看你,我有点想你。

天不遂人愿,直到天色都暗了,也没有看到。抬头仰望,靳语歌的办公室里,也没有让人留着希望的灯光。

乔晓桥蹲在了地上,拽着帽子两边的绳球努力的想,想到脑袋都疼了。想出的结果就是,反正都盯了,可以盯到底。

景悦荣园的门口,乔晓桥隐在暗影里,看着靳语歌和绅士告别。

那个男人她认识,是靳氏集团海外分公司的经理,靳语歌的大学同学。靳语歌这种性格的人应该是跟别人没什么联络的,可是偏偏这个灰头发黄眼睛的法国人跟她走得很近。分公司的人不会长驻这里,靳语歌跟他也就是偶尔见个面,多数是公事上的事情。只是每次的见面在别人看来,都会显得少有的亲密。

乔晓桥这些都知道,可是她看见那个高高瘦瘦一脉斯文的人去亲吻靳语歌的时候,忘记了自己盯梢的形式,靠的太近了。

靳语歌送走了绅士,转身就看见了她。

晓桥有点紧张,没有做好准备这样面对面。毕竟做了过分的事说了过分的话,而过分的事和过分的话加在一起,就是不可原谅的过分。

靳语歌看着她的表情一丝情绪都没有,也只一会儿,丢了个冷笑,转身走了。乔晓桥连挣扎都没有,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

一路跟进靳语歌的家,晓桥专注在她身上,没觉出异常。一切都跟以前一样,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靳语歌仍旧的淡漠,晓桥也很安静。

等她忍着如擂的心跳靠近的时候,意外的,靳语歌没有拒绝。

灯,昏黄模糊;吻,柔情万千。乔晓桥迷醉了,这样的温柔她没有想到,而她怀里的人也不复前日的滞涩,变得主动而热情。唇舌纠结,身体交缠,乔晓桥被眼前旖旎的景致俘获,见到了最是曼妙的绝色。

而忘记了,靳语歌应该有的反应。

送她攀上峰顶,晓桥拥住尚在喘息的靳语歌,想落下满是柔情的吻。而仰躺的靳语歌很快的偏头避开,迷乱的眼神瞬间变得冷冽,

“乔警官的技术长进不少,有勤奋练习么?看不出竟然有这么好的职业道德呢。”

晓桥楞在那里,满是眷恋的表情变得僵硬。下一刻,被猛地推开,重重的跌在了一边。靳语歌起身,披上睡袍去了浴室。

乔晓桥躺在那里,被推到的左肩的伤口传来**辣的痛,也不及她心里此刻的感觉。这是报复么?决然冷傲的靳语歌,又怎么会把自己陷入到任别人摆布的地步。她明白了那个冷笑的意义,那是看不见的,最锋利的武器。

作者有话要说:先到这里,回忆基本完了,我要停一下,理理思路。

真是太狗血勒~~~这到底是为毛呢?

偶就素稀饭介样,聪明能干,温柔多情,偶尔犯浑滴乔警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