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生趣

靳家老太太的寿辰快要到了,所以在家里待得十分不耐烦的靳欢颜还是不能走。公司去了几趟,没有深入了解也做不了太实际的事情,她自己也无趣。本来想跟姐姐好好玩一下,在总裁办公室耗了几次,靳语歌的时间能分配给她的十分可怜,她梦想中姐妹两人携手逛街喝茶什么的,看来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靳欢颜有着良好的心态,姐姐不能陪她,她自能找到有意思的陪她的人。这个不幸的工作被靳家派到她身边的保镖们荣任。

靳欢颜在琳琅满目花样繁多的商厦里神出鬼没,那些平日里对这种女性集中的地方不怎么熟悉的保镖们,望着那些看起来没什么不同其实有很大不同的各品牌店面恍神。明明看到二小姐从这个门进去的,百等等不出来,一错眼看到已经逛到几十米开外那家店里去了,赶紧跑步跟上。

靳欢颜一边玩着可爱的保镖,一边有意无意的逛着街,真正体会了那句“与人‘逗’,其乐无穷”的精髓。

某家礼服的店面,靳欢颜去试衣间试了一套小礼服,出来在镜子前面看效果。垂首理了理裙褶的功夫,一抬头,镜子里就多了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睛。

靳欢颜慢了一下动作,随即恢复自然。跟镜子里的人对视片刻,照旧跟店员讨论裙子的话题。

眼睛的主人一点都不着急,反正已经被刁克苍下放了,去做小混混打家劫舍显然不适合她这种年纪的黑社会成员,远不如眼前的人来的有意思。陷进柔软的沙发,她支起一只手撑在沙发扶手上,托着下巴饶有趣味的看着靳欢颜试衣服。

店员小姐有着良好的口才,一直在说着诸如“这件衣服几乎是为您量身定做的”此类的奉承言辞,而对于靳欢颜这种习惯了真正的量身定做的人,好心的应和着“是呀,你们的衣服都佷有档次的。”

欧阳聪哑然失笑,被靳欢颜在镜子里看到了,随即转过身,

“好笑?”

“没有,单纯欣赏美的愉悦。”

一样是奉承,这一种就不露痕迹的多了。靳欢颜明知道,可还是很受用。衣服包起来,二小姐踩着高跟鞋,出了店门不紧不慢的走,奇怪的是,跟上来的却只有保镖大哥们。

正觉得奇怪,下一个转角,西式的咖啡座上,欧阳聪围着英伦风情的围巾,鼻梁上挂着复古的小圆墨镜,架起长腿捧着一杯热饮料,继续冲着她微笑。哈,比保镖们聪明多了。看人的时候用追的办法实在是笨,堵就容易得多了。

摊开手指了指旁边,点好的热饮正在那里袅娜着热气。欧阳聪敛了笑,却依然是温和的表情。任是谁,都很难拒绝这种邀约,二小姐自然也不例外。

啜一口香浓的热可可,靳欢颜舒服的发出了一个叹音。欧阳聪看着她,

“你不怕——我再把你绑架了?随便就喝我点的东西?”

欢颜又咽下去第二口,一只手指越过自己的肩膀指指身后。十米外,四个人高马大的保镖正假扮路人,只是紧张注视着这边的眼神泄露了他们的身份。

欧阳聪笑笑,“他们只是幌子。”

“嗯?”靳欢颜扬眉。

盘在胸口的手伸出食指,不动声色的往上指了指,靳欢颜一抬头,上一层的玻璃栏杆边上,一个人头迅速的收了回去。靳欢颜仰着头愣了几秒,随即直视欧阳聪,

“你怎么知道?我都没发现。”

“我可不想自投罗网,当然得避开。你姐姐一朝被蛇咬,现在正是小心的时候。虽然被咬的目标是你。不过看起来,负伤的好像是她。”

想到此前的那场绑架,两个人默契的对视,也不再说话,坐在同一张桌子上,静静地让甜暖的液体融进胃里。然后,靳欢颜起身,欧阳聪点点头,目送她离开。

奇怪的人,奇怪的感觉,说不出来哪里奇怪,总之会让人不自觉的回味。靳欢颜坐在景悦荣园靳语歌对面那套属于自己的房子里的沙发上,歪着头居然想出了神。

“砰!”

对面传来带门的声音。靳欢颜抬头看,挂钟已经走过了10点。

这么晚才回来么?也太辛苦了。反正睡不着,不如去找姐姐聊聊天。或者可以在那边睡,好久没有跟姐姐睡一张床上了。

这样想着,靳欢颜拿了钥匙,连睡衣都没有换就出门到了对面,按响了门铃。

开门的是靳语歌,奇怪的是,她居然贴着门边站着,没有要让靳欢颜进去的意思。欢颜眨眨眼,不明所以。靳语歌虽然性格冷清,也只是外表看起来淡漠一些,对于家人尤其是对于唯一的妹妹,向来有求必应的。姐妹两个因为见面的时间很少,感情反而深厚。以前但凡欢颜找她,靳语歌再累也会陪着妹妹聊一聊的。

还没等两个人有什么交流,靳欢颜赫然看见,一个人半裸着上身,只穿浅紫色蕾丝内衣,横穿靳语歌身后的客厅,进了浴室。

先是睁大了眼睛,随后又张大了嘴,靳欢颜觉得是不是应该尖叫一下来表达自己现在惊异的心情。

靳语歌是成年人,家里出现什么人也是很正常的现象。可是,出现一个半裸的女人,这其中的隐意也太让人想入非非了。何况她平日看起来绝对不像是能在家里藏情人的人啊!

“姐!那是……你你……”

伶牙俐齿的靳欢颜都开始结巴,可见这个场面在她心里的震撼程度了。

“什么事?”靳语歌摸摸额角,神色只是倦怠,一点没有被撞破秘密的惊慌。

靳欢颜眨眨眼,希望刚才看到的只是幻觉。

“没什么重要事的话明天再说吧。”

说完没等靳欢颜反应,靳语歌的房门就关上了。欢颜站在门外,足足半分钟回不过神来。梦游一样回自己那边,开门,进房,倒在床上。欧阳聪带来的冲击早已经远远消失于眼前的震撼之外,她在回忆那更加惊艳的一瞥。

怎么觉得,那个人有些眼熟呢。

靳老夫人的寿宴在靳家是仅次于年节的大事,万江的酒会是肯定少不了的,社会名流本着不同的目的聚集而来,都想在靳氏这棵大树下面,占一点荫凉。

靳语歌是主人,三教九流的人都是她来应付。再冷漠的性格也要舒颜展笑,媒体的相机高射炮一样架着,捕风捉影的本事他们不缺,一点点的疏漏明天就会成为街头巷尾的热议话题。

靳氏可是不允许任何疏漏的。

靳欢颜仍旧是乐得清闲,给奶奶拜了寿之后,见到面善的人就聊几句,不然就找个角落享受美食。好多人她根本就不认识,干脆的打发掉想上来搭讪的登徒子,显然他们并没有眼前的巧克力戚风蛋糕来的有吸引力。

一个单手架着托盘的侍者停在她身边,托盘上是一杯调好的五色鸡尾酒。

靳欢颜先看见了酒,叉子放在盘上,伸手接过,

“谢谢。”

尾音刚落,就看到失去酒杯遮挡的侍者长着一张最近太熟悉的脸。蛋糕未及咽下去,慢慢在口里融化。

欢颜偏开头笑了笑,满是无奈。

“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欧阳聪的盘子收下来,毕恭毕敬的站着,

“你这样说,我很伤心的。”

靳欢颜回头看看整个寿宴上的人群,

“你这算是——艺高人胆大?”

“没听过,色胆包天么?”

靳欢颜无话可说了。

“这里多没意思,不如,我们一起溜了?”

欧阳聪几乎是在诱拐无知少女的口气,靳欢颜抿着嘴唇笑,

“溜到哪里去?”

“当然是好玩的地方。”

“你不怕我的保镖?”

“我知道一个后门的通道,我们可以甩开他们。”

欧阳聪挤一下眼睛,说着听起来很有诱惑力的行动。靳欢颜看看自己身上那天被欧阳聪夸过的小礼服,放下手里的盘子和酒杯,

“好!”

万江饭店后面的一条工作人员专用通道里,靳欢颜披着欧阳聪的外套,随着她小心而快速的七拐八弯,丝毫不担心再一次被绑架。

很快,就到了整个饭店主楼的后面。一扇不锈钢的大门前面,欧阳聪压低声音悄悄地说,

“从这出去就是万江的后草坪,我们从甬路过去,然后拐进停车场的后门。”

靳欢颜从来没有过这种做贼一样的经历,紧张而又兴奋,点点头表示明白了。欧阳聪这才扭开门的开关,用力拉开了那扇沉重的大门。

缓缓打开的门透出外面清亮的月色,也照着一把乌油油的手枪,抵住了欧阳聪的额头。

作者有话要说:全面转入现实,后面基本不回忆了,免得大家一起混乱。我真的不好说这究竟是一篇啥样的文,写到哪里算哪里吧。

俺的亲家,嫩的日更连一周都木坚持,嫩对得起偶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