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病中

乔晓桥被停职两周,责令写检讨反省。王胖子劈头盖脸的吼了她一顿,年底本来稳拿的一系列名誉物质奖励,全部泡汤。

公安局的健身房里,乔晓桥对着一个沙袋连踢加打,又抡又踹,连续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就差把靳语歌的照片贴在沙袋上照脸揍了。出透了一身汗,冲个澡,垂头丧气的从局里出来。

冬天的夜来得早,还没有到下班高峰,太阳已经隐去城市里的高楼大厦之后。冷风刮起来,还有些湿的头发瞬间就变得冰凉。

乔晓桥把外套上的帽子拉起来扣到头上,站在路边心里纠结了千万遍,还是忍不住迈向景悦荣园的脚步。

意外的是,居然在大厦外面看到了靳语歌的车。这么早本来就有点反常了,居然又把车停在外面。乔晓桥带着一头问号上了楼,按响了门铃。

半天,没反应。乔晓桥停了一会,又按。

很久之后,才隐约听到了里面微弱的声响,晓桥站在门外等着。又过了一会,门锁咔哒一声开了。只是,门就停在那里,也没了后续动作。

乔晓桥奇怪,试探着拉了拉门,门开了,客厅里一片昏暗,一个人影靠着门边缩在地上。晓桥吃了一惊,赶紧进门,蹲下来看。暗影里看不清晰,又站起来开灯。客厅里瞬间大亮,就见靳语歌连衣服都没换,脸色潮红的蜷在那,被突来的光刺激的闭紧了眼睛。

拉着她胳膊抱进怀里,下巴在她额头上一贴,立刻觉出了温度的不正常。

“语歌?怎么了?!”

靳语歌下意识的挣,撑着胳膊不让晓桥抱她,皱着眉头很是不耐烦的回答,

“感冒!”

乔晓桥不松手,使劲圈着她,靳语歌病得一丝力气也没了,只好放弃抵抗,任由晓桥揽着。

“你发烧不去医院在家干嘛?我带你去医院!!”

“嗯——!!”

靳语歌听见,立刻发出激烈的抗议,身体也随着开始挣扎,死活要推开乔晓桥。晓桥按了她两下按不住,只好先妥协,

“好好好不去!别闹了先不去医院!”

靳语歌这才停了,本来就虚弱又做剧烈的动作,缩在晓桥怀里急促的喘息。晓桥看着她滞涩无光的眼睛,干燥的泛起细小白皮的嘴唇,刚才在局里踹沙袋的愤意全然化成了一丝揪心的抽痛。

半抱半拖把她弄回床上去,晓桥蹲在书房的抽屉前面翻药箱。一边翻一边嘟囔,

“人家欢颜知道出来披个衣服,你就穿露背装往外走,要美不要命,零下四度你不感冒才怪呢!这么大个人了不敢打针,还要装强,装成三十八度八了吧?……这什么破药?怎么全是鸟语?”

翻了半天,靳语歌的药箱里没有她认识的药。不敢给她乱吃,晓桥从茶几上拿了钥匙,一溜小跑出门。

好在小区门口就有药店,乔晓桥说明情况,店员推荐了药给她,又仔仔细细问清楚用法用量,很快跑了回去。

想不到靳语歌害怕打针,吃药也费劲,乔晓桥坐在床沿端着杯子,看着她三番两次咽不下那小小的一个药片去,还呛得连连咳嗽,眼泪都咳出来了。

看着语歌咳,晓桥的心也跟着一揪一揪的。很想捏开嘴用指头给她把药塞下去,怎么这么费力气。可是想归想,实际上还只能哄着,

“你慢点,别老想那药片,就像平时喝水一样,药顺着水就下去了。乖乖吃药,不然我带你去打针哦?”

不知道是掌握了要领,还是打针的威胁起了作用,靳语歌好容易把感冒药和退烧药送进了胃里。晓桥松了一口气,照顾她躺下去,盖好被子,关了灯带门出去了。

不一会大门又是一响,烧得浑浑噩噩的靳语歌听出是乔晓桥走了,心里眼里都是一阵酸涩。想去抓床单的手颓然无力,只能偏了头,把眼角的湿润浸到枕头上去。药力上来,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乔晓桥趁着靳语歌睡觉,跑去了超市买东西。想指望在靳语歌家找到一点适合病人吃的食物,比登天还难。她自己以前感冒发烧的时候嘴里没味什么都不想吃,只喝妈妈熬得白粥,又香又稠,还容易消化,最好不过了。

买了香米,又买了佐餐的小菜,杂七杂八也装了一购物篮。想着靳语歌的烧不知道退了没有,不多逗留,排队付了款就急匆匆的往回赶。

回去看见靳语歌还在睡,晓桥把手在怀里暖暖,伸到她额头上探了探,好像热度稍弱了一点,微微放了心。给她掖了掖被角,轻手轻脚的出去。

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透了,北风吹得窗户呜呜的响。靳语歌在卧室里睡着,客厅和厨房的灯光通明,警官乔晓桥站在灶前,一手扶着锅,一手拿着手机,压低了声音打电话。

“妈——粥怎么做啊?”

……

“不是,我一个朋友病了,我弄点吃的给她。”

……

“哦,一杯米,十杯水,多大的杯?”

……

“哦,知道了。那要熬多久?”

……

“好好好,我知道了,等我不会了我再打电话问你。”

乔警官平日里没少打击靳语歌十指不沾阳春水,可是她自己一样油瓶子倒了不会扶,但是,架不住咱最大的优点是勤学好问,第一次下厨居然就在乔妈的遥控指挥下,做出了一锅中看又中吃的——白粥。

虽然睡着,可是一直睡不沉。靳语歌混沌中觉得卧室的灯亮了,又开始皱眉。

乔晓桥端了温水和毛巾进来,坐到床沿上,掀开被子开始解她的衬衣扣子。靳语歌虽然迷糊,本能的要反抗,去抓晓桥的手,还哼哼叽叽的。

“嗯嗯嗯,是我!”

晓桥手上动作不停,出声表明身份。果然,靳语歌反抗的动作停了,可是表情还是不乐意。晓桥不理她,先剥了上衣,又把手探到她腰下面去解裙扣。乔警官做事向来干脆利落,没费什么力气就给脱了个一干二净,只剩了内裤在身上。把身上湿漉漉的汗擦了,给她换上棉制的睡衣。垫了个枕头让她靠着坐起来,又仔仔细细给她擦脸和手。

靳语歌明显觉得舒服多了,眉头不再皱着,很老实的配合晓桥。一会擦干净了,晓桥给她围好被子,

“等着啊,我盛点粥给你吃。”

说完了,毛巾搭在肩上,端着水出去。一会再进来,手里就换了个托盘,一碗粥,几碟小菜,飘出浓郁的香气。

靳语歌靠着床头,半睁着眼看晓桥。调羹在碗里搅了搅,舀了一勺粥,吹了吹,送到她嘴边来。到底不肯服软,抬手还想去端碗,乔晓桥缩手躲了,

“行了行了啊?病成这样还来劲。来听话,张嘴。”

前半句还像是抱怨,后面就是哄小孩的语气了。语歌不再别扭,乖乖张开了嘴。

晓桥很有耐心,一勺一勺吹凉了喂,看到语歌吃了东西,她心里舒服,表情也轻松起来,抿着唇角,眼睛里面全是温柔。

靳语歌不是看不见,只装着看不见,低着头,一声不吭的咽着粥。碗不大,很快见了底,按照语歌平日的饭量,算吃了不少了。晓桥把最后一勺给她送进嘴里,

“还吃么?”

靳语歌终于抬眼看她,不说话,也没表情。乔晓桥愣了愣,试探着问:

“还吃?”

还是没反应,习惯了靳语歌这一手的晓桥忍不住笑了,也不说什么,出去又盛了一碗回来。

第二碗吃了一大半,语歌偏开头,不要吃了。晓桥收拾了碗筷,端出去。又拿了水进来给她漱口。一切收拾妥当,靳语歌靠在床头上,闭着眼睛休息。

乔晓桥坐在床沿,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我抱抱你吧?”

靳语歌垂着的睫毛抖了一下。

晓桥等了等,不见她有什么抵抗的反应。脱了鞋爬到床上去,钻进被子,伸手把人圈进了怀里。语歌的身体有些僵硬,还是不愿意让抱的意思。可是,也没有挣脱。

那件事情以后,晓桥和她之间,拥抱和亲吻都少之又少,有也多数是和**有关。她一直避免着这种爱人间最是亲密的举动,宁愿只把两个人的关系维系在床伴的层面上。尽管,那个怀抱里的温度和味道都是那么的让人贪恋。拒绝的次数多了,乔晓桥也渐渐冷下去,她有着无奈,可是,不得不忍受。

乔晓桥勾着头,一手抱着她,另一手的拇指在她的脸上细细的摩挲,从眉端眼角,到柔嫩细致的耳垂。这个时候的靳语歌,不是气势凌厉的集团总裁,也不是重任在肩的靳家长女,只是一个生病了需要照顾的平常人,有着常人的脆弱。幸好幸好,她今天没有赌气,否则真不敢想会怎么样。

靳语歌慢慢放松了身体,安心的偎着晓桥。烧退了,头也不再昏沉沉的疼,胃里是满满的温暖,从来没有感觉这么的舒服过。环绕着她的,是喜欢却不敢沉溺的柔情,意识慢慢的模糊,在这于两人都是难得的温柔里,渐渐的又睡着了。

作者有话要说:一摆手半夜躲在被窝里看恐怖小说,吓得精神分裂,早上上班神思恍惚,终于在飙过某个十字路口之后连人带驴做了前滚翻一周半接侧滚翻两周接犀利花儿挂臂手倒立这样高难度的动作,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左脚无法落地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