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冤案

给乔晓桥打电话的是卫建东,今天他值夜班,接到了案子。说城东的一家ktv里,有个女孩持刀行凶。

晓桥赶到的时候,那个ktv门口已经拉起警戒线,警车打着闪烁的红蓝灯。虽然是深夜,周围还有不少人探头探脑,窥探着热闹。

卫建东迎上来,

“头儿。”

“嗯,怎么回事?”晓桥下了车,一边问一边往里走。

“有个大学生来歌厅玩,被人下了药j□j,醒了以后受不了,拿了水果刀要伤人。”

乔晓桥脸色沉下来,“人呢?”

“在二楼一个包间里,这儿的人怕她捅着人,把门锁了。”

歌厅老板就在旁边,赶紧解释,

“那几个男的跟她一起来的,我以为他们是认识的,开了房间就没再出来。哪知道后来那几个男的出来先走了,再去房间看这女孩就拿着刀子要杀人了。”

“还有人进去过没?”

“没了,我们服务员吓得跑出来就把门锁了,幸亏是男孩子进去呀,要是女的,伤着可就麻烦了……”

晓桥到了那个锁着的包间门口,

“开门。”

“头儿,不用叫心理专家么?她手上有刀,会不会有危险啊?”

乔晓桥寒着脸,

“这功夫说不定都自杀了,一个女孩,就算拿着刀有多危险,你们三个大男人都不敢进??”

卫建东低了头,不说话了。ktv的人上来小心翼翼的把门锁开了,赶紧退到一边去。

乔晓桥推开门,打量了一圈。

包厢里面灯光昏暗,贴墙一圈沙发,茶几上啤酒、果盘、烟蒂狼藉一片,墙角的地上,蜷缩的坐着一个人。

晓桥往前靠近了一点,咳了一声。

听见声音,那个人迅速从膝盖间抬起头来,手上的刀子一下挥出,一脸惊恐的对着晓桥,

“你别过来!!”

很年轻的女孩,白色的毛衣,格子短裙,及膝的长靴显得清纯又靓丽,只是脸上全是泪痕,一头长发也凌乱不堪。

乔晓桥立刻停下,张开两手示意,

“别紧张。我是警察,出了什么事情你可以跟我说。”

女孩的眼睛里面惊恐慌乱,直勾勾的看着乔晓桥。晓桥拿了自己的证件出来,打开给她看,

“看,这是我的证件,我不是坏人,你别怕。”

女孩茫然的看看那个有晓桥照片的工作证,又看看她,动作有了一点迟疑。

“来,先把刀给我,别做傻事。”

本来以女孩现在的状态,晓桥完全可以不伤任何人把凶器夺下来的,可是怕给她带来新的刺激,还是耐心的哄劝着。

“我知道你受了欺负,可是这样解决不了问题,冲动之下做了傻事,以后你会后悔的。”

乔晓桥在女孩面前半蹲下来,平视着她。果然,女孩似乎有些动摇,泪汪汪的看着她,

“姐姐,我该怎么办啊……”

乔晓桥空起手心,捏住了刀刃,那女孩似乎也怕伤人,手一哆嗦,松开了。晓桥立刻把刀扔到了远处,温和的帮她理理额前乱了的头发,轻轻地说,

“没事的。你先跟我到局里去,我们会把那些人抓到的,好么?”

女孩含着泪点了点头,晓桥上前,扶着她站了起来。

卫建东他们进来,物证科的人也来了,乔晓桥吩咐着,

“现场取证,所有的物品取样化验,一点一毫都别放过。重点是喝的酒和饮料。”

卫建东答应着,晓桥带女孩上了警车,回了市公安局。

先是做法医检验,女孩惊恐的拽着乔晓桥的胳膊,死死不肯放开。晓桥细心的安慰着,陪着她把化验程序完成。然后去审讯室做详细的案情记录,晓桥进去之前,转过身压低了声音跟刚赶到局里的霍斌吩咐,

“去买盒紧急避孕药。”

霍斌一愣,“嗯?”

看着晓桥严肃的表情,才明白过来,“哦——我知道了,马上回来。”

案情很明朗,受害者叫李然,是大学里的大三学生,跟认识不久的所谓男朋友一起出来玩,被j□j了。留在包厢里的酒杯残留物里面,检测出了迷幻药的成分,显然施暴者想不到会把事情闹大,并没有任何毁灭证据的行为。

当晚李然留在了公安局的休息室。第二天,晓桥把案情报告给了上级,王胖子马上指示抓捕嫌疑人。谁知道,还没等晓桥他们按照李然提供的信息抓到人,王胖子一个电话又把他们叫回了公安局。

局长办公室里,乔晓桥实在耐不下满腔怒火。

“王局,什么叫做继续观察一下?证人证据俱全,凭什么不能抓人?”

王胖子死死拧着眉头,“出现新的情况,还不方便跟你们透露,总之,先不抓人。”

“可是——”

“小乔啊,就这样了,你先出去吧,有什么情况我会跟你说的。”

官大一级压死人,乔晓桥再多不满,也不得不服从命令。

第二天,案情急转直下,李然从受害人转过来成了持刀意图行凶的犯罪嫌疑人,法医科的鉴定结果出来,精斑化验结果居然显示施暴者并非李然说的嫌疑人,这样一来,又构成了诬告。随后,李然被从公安局的休息室直接拷了起来。案子也被从重案三组调到五组侦查,完全把晓桥他们避开了。乔晓桥百思不得其解,卫建东的叔叔是局里的领导,去问来了最关键的消息。

j□j李然的那个犯罪嫌疑人,是市委秘书长的儿子。

所有的案情初始资料都莫名消失,当晚卫建东带物证科采集的所有证据竟然全部对李然不利。

乔晓桥的态度从迷惑不解转作异常愤怒,这未免,太无法无天了。

去王胖子办公室拍了桌子,干了一辈子刑警的王局长一样不忿于这些黑幕,却被压得没有半点回旋之力。很快,李然被转去了看守所,而且,新的案子又派了下来,乔晓桥受命去调查一个抢劫团伙,摆明了不准她再插手李然的案子。

若是这样就能屈服的话,就不是乔晓桥了。

抢劫团伙的案子顺利展开,乔晓桥表面不动声色,好像真的服从了上级安排。私下里,动用了私人关系,几乎天天跑看守所。

李然蜷缩在看守所的床上,长发被剪掉,目光呆滞,神情萎顿。晓桥一叫她,就拼命摇头,眼泪簌簌的掉。从家里赶来的父母在外面陪着一块哭,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陌生城市,这一家人没有半点伸冤的门路。

看守所的门口,一黑一白两辆车相继停下,车上下来了两个气质迥然的女人。黑车的主人职业套装,金丝眼镜,手里一个公文箱,冷厉的气势逼人;而白车主波浪卷发长大衣,踩着尖细的高跟靴,超大的墨镜看起来好像哪个明星到场。

路边等着的乔晓桥勾起嘴角微笑,迎了上去。

“桥~~~”

卷发的美女摘了墨镜,伸手就给了晓桥一个拥抱,挂着她的脖子娇滴滴的抱怨,

“你怎么回事呀?多久没去聚会了啊?再不去我们可要把你扫地出门了?”

晓桥揽着她,抿着唇笑,

“我很忙啊……”

“你哪儿那么忙哦?难不成比凌君还忙?”说着看了看后面跟过来穿套装的女人,

“凌君还次次都去呢,就你不见人影。”

晓桥和凌君对视了一眼,一起看着她无奈的笑,

“都孩儿他娘了,还跟小孩一样!”

“孩儿他娘怎么了?你种族歧视啊?”

卷发美女不乐意了,逼近乔晓桥,鼻尖几乎要碰到她的脸。还是凌君出来解围,

“行了,晓桥找我们来有正事呢,叙旧一会再说。”

这才松了手,三个人一起进了看守所的大门。

见了李然的家人,乔晓桥先跟他们说了把案发当晚的物证送去市级检验部门重新鉴定的事,又介绍自己带来的两个人,

“李叔叔,这两位是我的高中同学:心理医生,俞可;律师,许凌君。我找她们来帮忙这次李然的案子。”

简单,明了,却给人很强的信任感。明事理的李然父亲千恩万谢,连说女儿的事情有了希望。

当听完晓桥说的整个案情过程,俞可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还有没有王法了!!”

“可可你先冷静一下,我这不是找凌君来想办法么。物证现在送去重新鉴定了,可是市级鉴定部门肯定脱不开干系,不报多大希望,免不了还要往省里送。李然现在情绪很不稳定,我们局里找来那个心理医生是个半老头,跟李然谈了一次她反而更严重了,我才找你来。”

“你开导她一下,受害人的状态对案情来说很关键。”

许凌君推了推眼镜,发表了意见。

俞可坐回去,“这我当然知道,可是万一他们官官相护,李然还是没救。”

乔晓桥脸色更加沉郁,

“这件事没有个公正的结果,我是不会罢休的!”

作者有话要说:在具体法律情节上可能会有小的纰漏,要是真的明显,我咨询过专业人员以后会改动,要是比较模糊,大家就凑合看了。

我需要咨询一些医疗上的问题,不知道看文的人有没有专业的外科医生,有的话请留q,我有问题请教。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