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罅隙

李然的案子让乔晓桥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局里的领导三日两头把她叫去谈话,中心目的只有一个,让她不要再插手这件事。王胖子帮她顶了一些,可终究还是要落在她身上。

案情的进展方面更是阻碍重重,所有能拿到有力物证的部门都被关照过,要么拖着迟迟拿不出来结果,要么出来的结论全部指向是李然诬告。

再加上抢劫案那里一步步逼近破获,更是忙的没有半点时间。卫建东他们提出来让媒体介入,现在的网络力量早已超出想象,凭借舆论压力,让秘书长不敢太过嚣张。乔晓桥想也没想,立刻否决。这样固然容易,可对李然这样一个年轻的女孩来说,她的未来也就彻底毁灭了。俞可好不容易才能让她稍微有一点好转,把案情曝光无异于重新推她入火坑。

乔晓桥和许凌君只靠着晚上才能碰头研究,常常熬到凌晨。白天又挤出可怜的时间,分头去不同的部门奔走。为着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尽一份人性的力量。

万江的水晶蝴蝶酥,果然名不虚传,外酥里嫩,甜软可口。点心吃完了,漂亮的包装盒还在晓桥车里的仪表台上搁着,开车的时候看见了,心里便是一股暖。警界f4成员挨个都把那盒子打开看过,无一例外的失望,霍斌拿手拍着盒子嚷嚷,

“头儿!!你独食吃完了留个破盒子在这干嘛?存心馋我们呢吧?”

晓桥一把抢过去,又放回原处,谁也不准动她的。卫建东和武宽在后座奸诈的笑,被刘中保挨个拍了脑袋。卢大伟有了女朋友,天天跑得不见人影,遭到了重案三组全体成员的一致鄙视——重色轻友!

靳氏大厦十三楼的会议室,靳氏高层的会议刚刚结束。

“语歌。”

姜夔温和的笑着,叫住了正准备离开的靳语歌。

刚才的会议上,靳语歌宣布了新的任命,姜夔作为靳氏元老姜大明的孙子,又有海归背景,国贸部总经理的位子,对他来说最适合不过。

靳语歌停下了步子,回了一个微笑。

眼前的男人,虽然是自幼就见过,但并非寻常意义上的青梅竹马。靳恩泰对于孙女看管得很严,入学之后就不准她再跟异性有频繁往来,所以姜夔于她来说也只是世交家的孩子和中学同学这样的身份。虽然表面上相处的很是愉快,实则并无太深的交情。

“谢谢你。”

“只是一个机会,还要看你自己的能力。而且,靳氏也有你的一份。”

姜家有自己的产业,但是很微薄。主要还是靠掌握着靳氏的一点股权,语歌对爷爷要她安排姜夔进入靳氏并不乐见,不过倒也没有很大的反对情绪。姜夔的为人和性格一直给人很好的印象,是个看起来没有任何野心和企图的人。

“靳爷爷还好么?”

姜夔有着瘦削的脸颊,椭圆形的眼镜后面,目光里总像蒙着一层什么,看不清内容。

“嗯,还好。你有时间不妨去我家坐坐,我爷爷好像很喜欢跟你聊聊。”

“靳爷爷为靳氏忙碌这么多年,退了休总会有失落的。其实听他说些当年的事,我也有很多收获。”

“是么?你们倒是投缘呢。”靳语歌的笑容有分寸,言语间也不过是面上应付的客套。

“不过,今天我不想跟靳爷爷聊,倒想跟你谈谈。”

“嗯?”

“今天有约么?一起吃晚饭吧,就当我谢你。”

靳语歌没有想到姜夔会突然邀约,不过对方好像只是想叙叙旧,生硬拒绝似乎会尴尬。想了想没有重要的事情,就应了下来,

“好的。不过我一会要去工地,可能会晚点回来。”

“没问题,我在公司等你。”

靳语歌点点头,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秘书小关跟了进来,

“靳总,司机刚才来说,车好像出了点问题,他开去修了。一会工地的安排——”

“是么?”靳语歌把开会的文件放在桌上,“那我自己去吧,反正也没有别人。工地的负责人都在那里么?”

“都在那等着了。”

“好的。嗯,这个时间过去的话回来肯定晚了,你就不用跟我去了。”

小关有点意外,眨眨眼睛,

“靳总,这样——行么?”

靳语歌靠上桌子的边沿,意味深长的笑了。小关突然窘迫起来,好像被撞破了什么秘密一样,脸也涨红了。

“我可不是不近人情的老板,你下班晚了的话,恐怕有人会等急了吧。”

“靳总……”小关的表情虽然羞窘,也有一丝甜蜜。

“那个叫——卢大伟,是吧?”靳语歌一根手指支着下巴,故意要逗逗自己秘书的表情。

小关红着脸,过了一会才勉强点点头。

“呵呵,很不错的男孩。”靳语歌收起玩笑的心,拍拍小关的肩膀,

“好好享受爱情。”

“嗯。那我先出去了,靳总。”

语歌点点头,小关带着红透的脸,退了出去。

门关上了,靳语歌长出了一口气,一忽儿的走神:靳氏大厦门口天天下午有警察拿着玫瑰报到。可是某个人,似乎又是很久没见到了。

南郊的地靳氏顺利的拿下来,准备投资新的开发项目,靳语歌去看了下进度,一切都很顺利。也就放心,打道回府了。

路过一条很是寂静的路,两边是茂密的梧桐,虽然已经落光了叶子,看上去感觉还是不错。靳语歌一边走一边欣赏着,前面却突然出现了异常。

三个男人在揪着领子拉拉扯扯,好像有什么冲突。靳语歌有着很强的警觉,放慢车速,等着自己保镖的车跟上来。

慢慢靠近之后,三人已经在拳脚相向,在不宽的马路上大打出手。靳语歌的车过不去,只好慢慢停了。看见其中一个好像有些面熟,正想仔细看看,旁边的门斜刺里跑出了一个小个子,再往后看,乔晓桥光着头,敞着外套,甩开长腿追着。

车里的靳语歌一下子紧张起来,一动不动的盯着。晓桥明显跑得快些,没多远一把就抓住了那个小个子的衣服。小个子跑得太快一下被抓住,猛地向后翻倒,乔晓桥一肘甩到他脸上,胳膊别到身后制住了。

整个过程干脆利落,乔晓桥喘着粗气直起身,一手摁着人,一手去腰上解手铐,完全没有意识到背后的危险。

先前打架的三个男人中的一个跟着跑过来,趁着晓桥抓人,冲着她身后就扑上去。

阳光一闪,车里的靳语歌看到了隐在那个人衣袖里的寒光。

几乎是想也没想,脚就在油门上蹬下去,仗着名贵跑车的良好起步能力,靳语歌的车瞬间就窜了出去。

已经跑到晓桥身后扬起胳膊的劫匪想不到会有辆车莫名冲过来,撞上他的膝盖,冲力把他推的飞出去,甩趴在了几米外的地上。后面跟劫匪缠斗的武宽只觉得眨了眨眼,那辆闪亮的车就从这边瞬间移动到那边,几乎是贴身停在了乔晓桥身后。

晓桥拷了人,就听到尖锐的刹车声就在自己身后响起。转过身,驾驶座上的人竟然是靳语歌,攥住方向盘,死死盯着前面趴在地上的男人。一时诧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武宽已经把另外一个也拷了起来,被语歌撞了的那个躺在地上,抱着膝盖杀猪一样的叫唤。

远处响起来警笛的声音,开车的卫建东赶了过来,先把拷了的两个押上了警车,然后和武宽一起去看那个在地上打滚的。晓桥就站在语歌的车旁边,还在喘着气,眼睛却盯住那个借机赖在地上不起来的人。

那一下似乎撞得不轻,靳语歌是卯了力要把他冲开的,撞击之后才刹车。不过当时他也是向前跑动着,力就被减缓了。晓桥给了卫建东一个眼色,他会意,佯装松了手。果然,那个在地上要死要活的匪徒一看有空可钻,爬起来就要逃。

人当然又被抓住,可见腿也没什么大的问题,晓桥松了一口气,让手下先把人押上车。自己拉开靳语歌的车门,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平复了喘息,晓桥侧头看看语歌,她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动也没有动过。想了想,还是迟疑着开口,

“以后,别做这种事。”

靳语歌听了,有点回不过神来,转过头来看晓桥。晓桥却不看她,眼睛看着前面,

“你这样,要是撞伤了他,也要负责任的。”

靳语歌的眼神冷下来,出口的话也跟着降温,

“那么照乔警官的意思,我应该看着他一刀捅上你,然后再打电话报警?”

“我不是这个意思——”

“出去!”

靳语歌再也不想听,口气强硬,毫不留情。

“你听我说——”

“出去!!”显而易见的愤怒。

乔晓桥看到她凝固的脸色,知道又踩了雷点。有点儿后悔话说的不是时候,可既然已经说了,也无可奈何。

转身下车,门刚刚甩上,靳语歌的车一秒都没有多停留,立时开了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本周一、三、五更新,中午之后过来看就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