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奔走

靳语歌寒着脸,情绪不善的回到了靳氏大厦,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大楼里基本没什么人了。电梯门一开,西装革履的姜夔正倚着桌沿翻着一本财经杂志,看见靳语歌回来,放下手里的书,迎了上来。

未开口先露笑,“回来了?”

语歌把刚才的不快压下去,换了轻松的表情,

“嗯,等很久了么?”

“也没有,只一会儿。”看出语歌情绪不太对,“哦——工地那里,有问题么?”

“不是,一点私事。”靳语歌显然不想说这个问题,掩了过去,姜夔聪明的不再多问,

“那我们去吃饭吧?”

“好。”

姜夔是一个不论什么时候都能让身边的人感觉舒服的人。餐厅里,他得体的衣着,礼貌的举止,无一不将靳语歌的美丽高贵承托得更加完美。

啜一口红酒,姜夔用餐巾揩干嘴角,迟疑的开口,

“欢颜——还好么?”

正低着头切牛排的靳语歌有点走神,听见说话,抬起头来,

“嗯?”

“呵,”姜夔温和的笑笑,“在想什么?”

“不好意思,我失礼了。你说——欢颜?”

靳语歌很快恢复情绪。姜夔对于靳欢颜的用心,早已经在很久之前显露。这一点,聪明的靳语歌早就了然。显然,对温吞水一般的姜少爷来说,潇洒不羁的靳二小姐更能吸引他的眼球。对靳语歌,他则是敬畏大于爱恋,一个连笑容都很少见到的女人,是能够让很多人望而生畏的。只不过眼下,她的心不在焉还是让他有点小小的受伤,

“呵呵,是。她好么?那件事,有没有影响到她?”

问的极有分寸,既表示了隐含的关心,又不会显得造次。只是听到这里的靳语歌,眼前居然浮现出了欧阳聪的脸孔,怔了怔,轻轻的笑,

“还算好吧……或许,你可以自己去问问她。”

姜夔的表情低落下来,靳欢颜对他的毫不在意也是事实。

而靳语歌对此完全只想做一个局外人。感觉上,她觉得这个看似清明实则摸不透心思的男人并不适合欢颜,而且欢颜对他好像也没有任何的兴趣。

可是如果换成欧阳聪……靳语歌忍不住抚额,若成了真,未来有一天,靳家恐怕会翻一个个儿吧。

案发的那家ktv,这天晚上,门口停下了几辆车,下来了男男女女一行人。为首的俞可,甩着风情无限的长卷发,扭着妩媚惑人的小蛮腰,后面跟着她英俊多金的五好男人老公护驾,带着一众朋友,浩浩荡荡的杀了进去。

点名要了李然出事的那间包厢,俞可进去以后,坐进沙发里,表面上不动声色的开始跟朋友们说笑打闹,喝酒唱歌。暗地里,却根据乔晓桥事先的交待,在一些隐蔽的地方暗暗观察。

因为当天房间里的物件都被警方取证,所以几乎换了全新的设备。俞可借着倒酒,选歌的机会,目光依次在房间里每一件物品上扫过,细心了又细心,却并没有发现想要的东西。

有服务生进来出去几次,送饮品和食物,俞可故意叫住他问些问题,旁敲侧击了几句,也没有得到有用的内容。时间一点点过去,就开始有些焦躁。

丈夫靠过来,坐在俞可身边,好脾气的商量,

“今天早点回去吧?儿子还在妈那里呢。”

俞可漾起笑容,小鸟依人的缩进丈夫怀里,仰起脸对着丈夫撒娇,言语间,视线一下子落在房间吊顶上的一盏射灯上。

很不起眼的一个小孔,乍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铆钉,可是如果仔细的看,能看见反射的光点。

俞可松了一口气,笑得一点痕迹都不漏。

黑朗星餐厅。

欧阳聪和靳欢颜的关系在那次酒店后门的遭遇之后变得微妙起来,一个有着显而易见的企图,却仍然进退有度;另一个似乎应该拒绝,可偏偏欲拒还迎。她们以很是特殊的的方式来往着,好在,彼此都不讨厌这种相处。

就象现在,正方形的桌子,欧阳聪和靳欢颜相对而坐,之间的距离恰到好处。近了,公众场合显得轻浮,远些,又会感觉疏离。靳欢颜抿着唇,似笑非笑的在听欧阳聪慢悠悠的说着黑社会故事。四周有些喧闹的环境,衬托的两个出尘的女人散发出一种“闲人免近”的气息。

可是,还是有“闲人”不长眼的靠近了。

一个人站到她们的桌侧,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了下去。

同时侧头,一样的微微吃惊的表情。乔晓桥戴着毛线帽子,表情轻松的对着她们两个各看了看。

“用餐愉快。”

靳欢颜弯起一个唇角,跟欧阳聪对视一眼,好奇又玩味的回到乔晓桥脸上,

“警官……”

“乔晓桥。”

晓桥以一个最简单的方式介绍了自己,同时伸出了手。靳欢颜笑意更浓,抬手交错,轻轻地握了一下。不同于男人间的握手,两只属于不同主人的手都细嫩修长,贴合在一起的时候,温软细腻,欢颜做着平端的法式指甲,乔晓桥则是干净圆润的指端。

松开之后,晓桥没有缩手,越过桌面,直接伸到了欧阳聪的面前。正提着兴致看她们握手的欧阳有点儿意外,可是也没有迟疑,一样的抬手握了一下。

非常男性化的问候方式,女人之间见面握手的习惯还是很少有,这对欧阳和欢颜来说都是陌生又有点新奇的,不知道乔晓桥有何用意,默契的沉默着等下文。

晓桥很坦率,开口就直奔主题,不过是对着欧阳聪说的,

“不用吃惊,我今天不是要抓你,而是要有事情需要麻烦你。”

虽然说着不用吃惊,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让欧阳愈发吃惊起来,一个警察能有什么事情要麻烦黑社会成员?

“是这样……”

乔晓桥胳膊撑在餐桌上,前臂交叠,把李然的案子大体的做了一个说明,虽然说对陌生人透露案情是不允许的行为,可是既然有求于人,还是一个真诚的态度比较能够说服对方。而且,欧阳聪在绑架欢颜这案子里的表现,和事后欢颜出乎寻常对她的维护,让晓桥对她做出了信任的判断。

“‘东方皇宫’ktv?”欧阳聪扬眉。

“对,我找朋友进去看过,包厢里装着摄像头。这虽然是犯法的,不过,如果能拿到当天晚上的录像的话,对案情是很关键的突破。”

欧阳聪点着头。

“不管是谁,那么做的目的肯定是录一些龌龊的东西,不管是满足个人低下趣味也好,或是拿去从事j□j交易也好,作案那段录像,都是肯定会重点留意的。”

“你的意思——”

“我查过,那里的老板,背后的靠山是刁克苍。”

欧阳聪了然一笑,

“交给我了,两天以后给你答复。”

乔晓桥放松了表情,如释重负。

靳欢颜一声不出,托着下巴把玩手里的小酒盅,饶有趣味的看着乔晓桥和欧阳聪凑在一起说话。两个人的表情认真且投入,看着竟然也是赏心悦目。等她们说完了正事,

“乔警官?”

“嗯?”晓桥转头。

“我姐好么?”

晓桥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异,她并不知道跟靳语歌的关系被眼前这个二小姐知道了多少,这突然的问话让她有点措手不及。一个“好”字,包含的意义很多,她拿捏不清对方的问话,究竟是靳语歌最近好不好,还是靳语歌这个人到底好不好。不过,这两种情况,都不是眼下她能随便给出答案的,

“你姐姐好与不好,好像应该——你更加清楚吧?”一样模棱两可的回答。

“可是她最近一直没有回家哦。”

靳欢颜故意做出委屈的表情,实则心里早就笑开了花。

想起那天的不愉快,乔晓桥挫败的垂了眼,可是眼下李然的案子实在容不得她分心,也没心思去哄佳人。

“你们是朋友么……我觉得,你应该知道一点吧。”欢颜适可而止,怕是闹得狠了,被姐姐知道不知会有什么反应。

“最近太忙,我不知道她好不好。”

晓桥语气很轻,神色也黯淡。她说的是实话,若不是真忙到无暇j□j的地步,能挤出哪怕一个完整的晚上时间,她也早到景悦荣园去过了。

靳欢颜眨眨眼睛:嗯?好像,有情况?

两天后,乔晓桥如愿拿到了她想要的东西。

欧阳聪交了一个u盘给晓桥,其余的没有多言,只说万江那次晓桥放了她,这算是回报,让她不用在意。而且,百分之百保密。

拿到了关键证据,作为李然的辩护律师,许凌君提出了重新做法医鉴定的申请。这段时间以来两个人的奔走,事情没有按照秘书长的意思渐渐平息下去,反而在相关单位造成了越来越强的影响,也给参与的人带来不小的压力。这次李然那里拿到如此关键的证物,王胖子同时暗暗使力,鉴定部门也不敢再指鹿为马了。

新的化验结果一出,案情一目了然。

法庭上,许凌君一张伶牙俐口辩得对方毫无反抗之力,一干证据都表明着是那位公子爷做得狗苟之事。有了欧阳聪背后撑腰,ktv的老板也站出来指证。黑社会管你官大官小,惹毛了一律咔嚓。

当法官宣布那个公子爷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的时候,旁听席上的乔晓桥和俞可按不住激动的心情,击掌相庆!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过渡一下。

我想了很久苦思冥想为我后面要写的一篇古代文的猪脚取得好听又油菜花的名字,被别的大大先下手为强先叫了,恨!!撕纸……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