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告白

李然的案子结了,晓桥片刻未能得闲。抢劫团伙的案子已经慢慢接近尾声,上次抓住了那三个人算是关键人物,剩下的就是收网捉鱼,也是最紧张的时刻。

有线索说在邻市发现了其中一个头目的踪迹,晓桥不顾辛劳,报告上去,带着霍斌去了那里。先侦察一下,确定了目标再请当地的公安部门协助抓捕。

凤凰山庄的靳家主宅,一个小型规模的酒会正在进行。

参加者主要是靳家那些世交的孩子,还有靳氏高层的一些年轻的管理者。大家都很喜欢这样的社交形式,能够结交到不同领域的人,能为自己的人生铺路。而对于靳语歌来说,也要靠着这样的方式笼络人才,收买人心。

在自己的卧室里换好了礼服,靳语歌一出门,楼梯转角那里,两个女人面对面贴身站着,亲密的几乎要黏到一起。

靳欢颜穿了银色的鱼尾裙摆吊带晚礼服,是为了跟姐姐的香槟金相互辉映。身旁的欧阳聪一身斜肩的宝石蓝曳地长裙,修长的身材把这个颜色的优势凸显的淋漓尽致。只是,那只不安分的手居然放在了欢颜的腰上。

靳语歌低头从她们身边走过去,什么也没有说,仿佛没看见。靳欢颜看着姐姐下楼的背影,对着欧阳聪眉眼弯弯的笑,

“乔警官惹我姐不高兴了。”

“你怎么知道?”欧阳聪伸手拈去粘在欢颜睫毛上的一点东西,二小姐闭上眼睛,安心的让她服务。

“再烦心的事,我姐都不会把情绪带到家里来。现在她连在家都皱眉头,肯定是感情烦恼。”

“有烦恼也是好事啊……”欧阳轻轻的叹。

“嗯?怎么说?”欢颜好奇这个说法。

“有烦恼证明有值得烦恼的人,不是好事?”

欢颜又去看姐姐的身影,唇角含笑,

“嗯,对我姐来说,绝对是!”

远离市中心的一条郊区公路上,平常就车稀人少,现在入了夜,又是北风呼啸的季节,更加冷清,只有路灯照着暗淡的光。霍斌开着警车,半天都没见到个人影。旁边的乔晓桥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打盹。

过来这里已经三天,远近跑了好多地方,总是摸不透对方的行踪。这一趟远郊的行动,又是无功而返。

正走着,车突然颠簸了一下,然后就是一声异响。车速慢了下来,霍斌拍了一下方向盘,

“靠!这个时候犯毛病!”

乔晓桥被吓了一跳,一下睁开眼,看看左右,

“怎么了?”

霍斌把车靠在路边停好,拉了手刹,“车坏了,我下去看看。”

说完拿了置物箱里的手套,开车门下去,架起了车前盖。

晓桥伸了伸腰,揉揉眼睛,拿出手机看了下,8点。还剩一格电量,应该能撑到回去,忙了一天,到这个时间了晚饭还没吃。要是把车坏在这里,就真麻烦了。

过了一会,霍斌还在车前忙着,晓桥也拉开车门下了车,走过去,

“怎么样?”

“呼……”霍斌呵口气暖暖手,“不好办,还没找出是哪里的毛病。”

“不行打电话叫人拖车吧。”

霍斌抬起头,环视一下,

“头儿,你知道这是哪里么?怎么连个路标也没有。”

晓桥搓搓耳朵,拢起领子,“我以前也没来过,咱们来的时候走的是这条路么?”

“转悠一天,我也搞不清楚了。现在就算打电话,咱们也说不清这是哪儿。”

两个人正在说话,远远的,亮起了两柱车灯。

“好像有车,不行拦住问问,先打听打听咱们现在在哪。”

“嗯。”

晓桥答应着,逆着往前走了一段,等车开近了,伸开手臂挥动着示意。

来的是一辆黑色的桑塔纳,前面坐了两个人,驾驶座上那个,这么晚了光线也弱的情况下,居然还戴着墨镜。

看见了晓桥,那辆车也慢慢停了下来。两侧的车门打开,两个人都从车上下来了。晓桥走上去,

“抱歉,想打听一下,唔——”

那两人没理会她的话,一个很是迅速的快步绕到了她身后,伸手勒住晓桥的脖子,另外一个手里的弹簧刀弹出了刀刃,贴近晓桥,一下子扎在了她的大腿上。

整个过程进行的极为迅速,晓桥猝不及防,连日的劳累困乏,让她失掉了快速的反应能力。不远处的霍斌低着头看车,根本就没有发现这意外。

刀拔了出去,血猛烈的喷了出来,勒住晓桥脖子的那个在她的耳朵边恶狠狠的放话:

“让你以后再多管闲事!!”

随后松了手,两个人迅速的跑回车里。霍斌这才看见这边的情况,拔腿就往这边跑,

“你们是干什么的!!?”

桑塔纳发动起来,迎着霍斌就冲过去,眼看就要撞上,霍斌不得不停下往旁边躲闪,人和车擦身而过。霍斌掉转头,又朝着车开走的方向追,试图看清车的牌号。

乔晓桥踉跄了两步,终于站不住,坐了下去。两只手死死的压住伤口那里,试图阻止鲜血的喷涌。匪徒显然是老手,准确的扎中了腿上的动脉,伤口不大,可是那些血就像不再是自己的,喷泉一样的往外冒。

霍斌追不上车,又跑了回来,到了晓桥身边看见,吓得声音都在发抖。

“头……头儿……这……”

晓桥咬着牙,“打急救电话!”

“呃!好,好好!”霍斌答应着,又跑向车里去拿电话。

晓桥觉出益发的冷,空气好像不够用了,急促的呼吸也缓解不了,那种寒冰一样的温度像是从内心里面传来的,温热的血从她的指缝之间源源不断的流着,染红了路面,伴随着恐惧,一点点蔓延开来。

远处,霍斌大声的喊着,声音却是哆嗦的,

“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有人受伤了……你们快点来……拜托……”

支持不住,晓桥躺了下去,躺在陌生而冰冷的马路上,仰面看到昏黄的路灯,照的她眼前一片的模糊。好累啊,想闭上眼睛,可是,似乎有什么事还没做。糊满了血浆的手摸索着伸进衣兜,掏出手机,摁下最是熟悉的号码。

酒会已经过半,进行的轻松而顺利。靳恩泰只在开始的时候露了一下面,随后就离开了。这些年轻人的聚会,他的存在只会显得别扭。

而欧阳聪出人意料的在宾客里得到了欢迎,很多人和她在一起,很是愉快的交谈。甚至姜夔,对她都露出了欣赏的神色。

靳语歌尽着主人之谊,照管一切,细心的把每个人都安排妥当。稍松了一口气,突然觉得有点饿。就走到了放食物的长桌边上,想选点什么充饥。

周姨看她闲了,轻轻地走近她,

“大小姐,我刚才路过你房间,就听见手机一个劲在响。给你拿下来了,你看看别是有什么事。”

因为穿礼服不方便,靳语歌没把电话带在身上。她的私人手机,只有四个人知道号码,奶奶、妈妈、欢颜和晓桥,其余三个人都在家里,响的话只有可能是那个人打来的了。

语歌接过来一看,果然是她的。屏幕上显示已经是7个未接来电,乔晓桥平日极少给她打电话,这次这么急的找她,让靳语歌有点奇怪。正想着,手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看看,依然是“黑猫警长”在闪烁,

“喂?”

没人应答,却传来一道淡淡的松了一口气的声音。靳语歌听了,心里莫名的一紧。

“喂??”音量提高。

“语歌。”

乔晓桥的声音,似乎很是疲惫。靳语歌皱了皱眉头,声音放低,口气仍然生硬,

“什么事?”

“想……听听你的声音,还有……”

电话里突然传来急促的呼吸声,靳语歌感觉出了异常,声音不自觉的高了,

“你在哪里?”

附近站着的几个人听见了,好奇的回头看了看靳语歌。

“语歌,有些话……我怕来不及说——”

“我问你在哪里?!”

靳语歌白了脸色,敏感的觉出发生了什么,声音控制不住,立刻打断了她。整个厅里的客人被她严肃冷冽的声音惊动,目光都集中了她的身上。靳语歌浑然不觉,注意力全在手中的电话上,

“语歌,”乔晓桥的声音越来越弱,间杂着极力压制的喘息,

“要是分开了……很多年后,你还会不会记得我……”

从来没有过的脆弱,甚至,带着几乎要哭出来的音调。靳语歌煞白的脸开始发出灰败的颜色,拿着电话的手也在抑制不住的发抖。半天,才从咬紧的牙里吐出了两个字,

“混蛋!”

有水雾蒙上她的眼睛,心口那里撕裂一般的痛。

“可是,混蛋很爱你的啊……”

乔晓桥的声音,低了,最后终于消失不见,仿佛隐去遥远的地方,再也抓不住。恐惧包围了靳语歌,心底里要失去全部的慌乱感觉透上来,逼红了她的眼眶。

她开始快步的往外走,一边对着电话几乎用吼的出来,

“乔晓桥!你给我听清楚!除非你留在我身边,否则我不会去记得你!不管是现在还是多少年后,你——”

电话断了,嘟嘟的忙音。靳语歌僵硬的像被一支利箭钉在门口,眼神茫然,再也找不到凝聚的焦点。

作者有话要说:2翘。

事好多,上火!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