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抢救

靳语歌的行动惊动了欢颜和欧阳。靳欢颜敛了笑容,放下手里的酒杯,也向门口那里走过去。

靳语歌两眼发直,呼吸浅而急促,忍着难以自控的心跳,努力的让自己平静。手机再拨回去,对方已经关机,恐惧和慌乱愈加强烈,却容不得她脆弱。

欢颜走过来,扶着姐姐的胳膊,

“姐,怎么了?”

靳语歌一下反手死死抓住欢颜的手腕,借着力量来强迫自己镇定。想了想,深呼吸一下,开始拨通手里的电话。

“喂?小关么?”

“是我。靳总?”

“卢大伟跟你在一起么?”

“在,您……”

“找他听电话。”

………………

“靳总?”

“大伟,乔晓桥今天去了哪里?”

“头儿?哦——她三天前就跟霍斌出差了。”

“去哪?”

“去广田市啊,我们的案子——”

“告诉我霍斌的电话。”

“嗯?哦,好,您记一下——”

………………

“喂?霍斌么?”

“你是谁?”

霍斌的声音嘶哑无力,好像意识都不清醒。

“我是靳语歌,乔晓桥跟你在一起?”

“是,在一起……”

“霍斌!你清醒起来,听我说!乔晓桥是不是受伤了?”

“是……受伤了……好多血……我压不住了……”

一刀入心,靳语歌就像被狠狠的剜了一下,咬紧了牙,忍着发抖的声音,

“伤在哪了?打急救电话了没有?你们现在在哪里?”

“腿……扎伤了腿,他们出车了……可是我不知道这是哪里,他们也找不到……”

“霍斌,你们在什么样的地方?”

“一条公路……没有路标……连个人影也没有……”

霍斌的腔调几乎是要哭出来了,靳语歌听到这仅有的一点信息,飞速的思考,

“公路,那你附近有电线杆或者路灯么?”

“有……有路灯……”

“霍斌,你听好,然后照我说的做。先找根绳子或者布带,绑在乔晓桥伤口以上的地方,尽量扎紧,先减缓流血。然后到路灯那里,看油漆在上面的号码,每根路灯都有固定号码,一定在你能看到的位置。然后打匪警电话,让他们联系市政,根据路灯编号确定你们现在的具体位置,通知救护车!听懂了没有?”

靳语歌快速清晰的话影响了霍斌,他也从失措中恢复过来。

“好好!我听懂了,我马上做!”

“我现在赶过去,有什么问题就打这个号码找我,我会随时联系你!霍斌,”

靳语歌停了一下,深吸一口气,“一定要救她!”

“好!我马上照你说的做!”

………………

电话断了,靳语歌抬起头来,遇上欢颜的目光。这些电话之后,靳欢颜大约也听出了一个大概。

“欢颜,你现在赶紧去第一人民医院,我会给一个姓李的医生打电话,你去跟他碰头,带上b型血足量的血红蛋白和血小板,要一辆设备最好的救护车,马上往广田市赶。”

“好!”

“我现在先走,有事打我电话,知道了具体的医院位置我再告诉你。”

“嗯!姐你快去吧。”

欧阳聪走过来,一言不发的递上了靳语歌的大衣。语歌看她一眼,接过来,未及道谢,就转身匆忙走了出去。

一切按照靳语歌的安排,当地的救护车顺利的找到了霍斌和乔晓桥。一上车,霍斌就打了电话给语歌。失血过多的乔晓桥已经昏迷,甚至开始胡言乱语。在电话里听着她的声音,想着刚才最后的那句“混蛋很爱你”,靳语歌的指甲,狠狠的陷进了掌心里。

两个小时的路程,一个半小时之后,靳语歌就赶到了广田市的一家医院。乔晓桥早已经进了急救室,霍斌一身是血的等在外面。

霍斌现在,对之前很是不忿的靳语歌印象已经完全改观。就凭着一根电话线,在百公里之外让乔晓桥得到了急救,这并非寻常人能做得到的。他虽然不知道她是如何得到的消息,但是,没有眼睁睁看着晓桥因为流血过多死在他面前,已经是万幸的结果。

“医生怎么说?”

靳语歌的心跳一直没有能平静下来,看着霍斌的这一身狼藉,更是触痛了她的神经。

“失血过多,让……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

“怎么个准备?”靳语歌的声音沉下去,掩不住的怒气,

“准不准备是我们的事,用不着他们操心!!他们要做的事是抢救!”

“他们说医院里储备的血量不多,我说可以抽我的,血型又对不上……”

好像是要响应霍斌说的话,急救室门打开,一个戴着口罩的医生出来,

“b型血已经不够了,有没有家属在?”

霍斌听见,脸色更加的惨白,求救一样的去看靳语歌。靳语歌呼吸不稳,紧咬着下唇拨通了电话,里面传出来欢颜沉稳的声音:

“已经进了医院大门,半分钟以后到。”

欢颜不但带来了救命的血,还有医术更高的医生。广田本来只是一个县城,这家医院设备条件又很简陋。而欢颜的救护车上,则是最现代化的抢救仪器。

戴着眼镜的李医生做过简单的消毒就进了抢救室,欢颜和欧阳陪着语歌在外面,传递着安慰。

仿佛熬过了很久之后,抢救室的门开了,乔晓桥被推了出来。一直坚强冷静的靳语歌在看到她之后终于失控,几步就扑到了移动床的边上。

毫无血色的脸,再也没有温柔的眼睛和快乐的笑容,白炽灯的光照着,一丝的生气都看不到。靳语歌的手颤抖着抚到她的头发上,看到发迹边沿沾的暗红血迹,烈火烧心一般的痛楚。

“情况不乐观,现在只是暂时维持住。”

李医生摘下口罩开口说道,靳语歌不抬头,眼睛只盯在晓桥脸上。

“前面的输血进行得太快,伤口处理也很粗糙,可能会引起脏器的反应。一旦有突发情况,眼前的急救设备应付不了。可是现在往回赶的话,又怕病人承受不了路上的颠簸。”

“留在这如果有突发状况,就没救了?”靳语歌的声音有一丝的嘶哑。

“基本是这样。”

旁边的医生开始表达不满,“你们是什么人啊?我们要对病人负责的,你们不能——”

“闭嘴!”欧阳聪出口喝斥他,果然,狠绝的表情和凌厉的气势吓退了那个医生。

“那就带她走!!”

靳语歌只有片刻的沉思,马上就做出了决定。时间分秒必争,没有任何迟疑的机会。她必须从死神手里夺人,失去乔晓桥,那是她没有想过也绝对不能承受的结果。

一番忙乱之后,救护车开动了。乔晓桥闭着眼睛安静的躺着,身上插满各种管子,口鼻罩了呼吸器,脸色苍白,仍旧的毫无生气。靳语歌坐到她的旁边,抓紧她空着的手,伏低身子贴在额头上,瘦削的肩头,在微微的抖动。

如果凑近她,就能看到她的嘴唇在翕动,轻到几乎飘散在空气中的低语,

“求你,求求你……”

怎样的要求我都答应,怎样的方式我都容忍,求你,不要推我到万劫不复,不要这样生生的撕裂我。不是说爱么,爱为何如此痛苦……

现实残酷,正应了李医生的推断。救护车在驶回他们所在的城市进了第一人民医院大门之后,输血方式的不规范,让乔晓桥开始出现了心衰的症状。抢救人员已经等在门口,医生护士围过来,把晓桥抬上移动床,直送手术室。

相关的权威医生相继赶到,各种先进的抢救仪器全部启动,大医院的优势这个时候显露无疑。短短几个小时之内,已经两进急救室的乔晓桥,又一次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界。

靳语歌也靠近了极限,连续的强烈打击来自不说不认也割舍不了的人,别人难以代替,她避无可避,只能生受着。站在急救室外,攥着手机的指节泛白,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几乎就要倒下去。欢颜站在她身边,半扶着她,让姐姐靠在自己身上,

“如果她敢这样对我,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

像是要抓住什么,靳语歌怔怔的说着发狠的话。可是,眼神里的惶恐已经全然不是平日里冷静自持的靳总裁。欢颜从来没有见过姐姐这样失措的样子,那些安慰的话此时也显得苍白多余,只是抓住了她的手,紧紧地握着。

不远处的欧阳聪靠着医院的墙壁,抬头望着走廊上的灯,眼神迷茫,不知道在想什么。霍斌蜷缩着蹲坐在急救室的门边上,抱着头一声不出。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已经迈过了午夜。走廊上安静的出奇,只有隐约的仪器发出滴滴的声音。静默这种时候带给人巨大的心理压力,在场的别人尚且好说,唯有靳语歌,心口仿佛压上一块巨石,心跳像重锤般一下一下落下来,砸的她头晕目眩,几乎要支撑不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急救室的门被滑开,李医生快步走了出来。语歌死死揪住欢颜的衣袖,不敢上前听个究竟,这于她来说,几乎是宣判人生的结果。

欧阳聪看了她们姐妹一眼,跟欢颜交换一个目光,走了过去。

“怎么样?”

李医生声音平稳,“暂时脱离危险,不过还要在icu观察72小时。”

靳语歌那口气一松,这才觉出腿虚软的站立不住,若不是欢颜搀扶,几乎要瘫坐下去。

一直抱着头的霍斌,满身血迹的铮铮铁汉,听到这里居然坐在地上,抹起了眼泪。

一个小时之后,乔晓桥的家人被公安局安排人接到了医院,同一时间,靳语歌和欢颜欧阳一起,坐上靳家的车,消失在了夜色里。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刺伤动脉抢救的问题,我咨询了几个医生和准医生以及医生的朋友家属,得到了大致相同细节不一的答案。文里写得可能有些不尽合理,不过也算说得过去。基于文的可看性考虑,就这样吧。

猪脚救回来了,不算卡文了,我再停一停哈。这样频繁更新我有点吃力,也影响质量。写着写着斑马线也终于写成了不伦不类不知所云的东西,我得想想后面怎么自圆其说。

晋江写手现在写手稿的不多了吧?很不幸我就是其中之一。手稿的好处是可以减少错别字和语句不通顺,缺点就是慢些,希望大家体谅哈。

为您推荐